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乡村小说 > 逆血真邪最新章节 > 逆血真邪最新章节列表 > 章二百三十一 再来一击
    嗯……?!

    谢琅琊听着耳边震颤回旋的魔音,剑眉紧皱,眼中涌起妖艳的血光。

    这话什么意思?

    “欧阳徵之前所说的,「天火神盾」无法开启的缘由……”谢琅琊的脑速堪比满世界席卷的狂风:“是能量没有积满!”

    是什么导致了能量无法积满?

    那男声口中愤怒诅咒的“老女人”是谁?

    谢琅琊一转血瞳,眼角冷光如锋,扫了霍霜君一眼。

    对!之后要问问这小子,「天火神盾」到底有什么问题!

    而眼下……

    “琅琊!”霍霜君撕开一片浓雾,足踏法阵飞身上冲。

    谢琅琊收回精神,抬手将一束连根拔起的红发干脆扯下,扔在狂风之中:“你去帮欧阳徵!”

    他血瞳迅速一瞥,只见欧阳徵凭空悬浮在高空之上,周身只有飞速流转的半透明气流层层围绕,指尖光芒激闪,眼中旋转法印。

    那家伙在全力操控「天火神盾」的能量!

    谢琅琊一眼看见欧阳徵双臂崩碎的血痕,筋肉外翻着,鼓起一片血肉模糊的小丘。

    “我担心他脱力,影响到「天火神盾」的推进就糟了!”谢琅琊用力一拍霍霜君的肩膀,与他方向相错,催动血雾:“我去跟着「金蹄兽」!”

    两人相视一点头,肩膀一错,飞向相反的方向。

    高空之上,血影紫光碰撞击碎,散开一片狂旋的光流。

    光流崩散无数滚烫的火星,呼啦啦落在谢琅琊身上,将他的红发烧得微微焦黑。

    谢琅琊无暇旁顾,身法再快一层,周身化光,血雾滚滚将他裹住。

    “嗷呜——!”

    血雾再破,一声狼啸尖锐冲天。

    「长虹」化出形态,足踏烈火,迅猛飞奔。

    谢琅琊倒转方向,倒头冲破血雾,稳稳落在狂速飞冲的天狼背上。

    在他身下,大地仿佛要连根拔起一般,不停发出震耳欲聋的轰鸣。

    那轰鸣的气流层层上冲,空间裂开明显的断层,呈水平状生生倾斜三分。

    气流扑打在谢琅琊身上,每一下都刮开一寸血痕。

    谢琅琊的脸上也着了几道,一勾舌尖,如雪狼舔血般抿去唇角鲜血。

    他的手臂始终蓄力,黑光喷耀,缠绕周身。

    他一横法眼,只见「金蹄兽」烈烈奔腾,几乎要将地核震碎一般,烈焰狂燃,哀鸣撕裂。

    “轰轰——!”

    「金蹄兽」头顶盾牌,锋利的犄角寒光成潮,一头冲入风沙之中。

    同时,山谷中崩开一道冲天气柱,底部炸开一圈紫光法阵,法纹繁复旋转,将气柱疾速托举起来。

    气柱刺破天际,逆向飞转,层层刮破形状。

    刮破开来的气流凝成碎光,如同暴雨般飞射而来,全部冲向「天火神盾」。

    随着最后一排「金蹄兽」冲入风沙,那碎光也全都融合进去,所有盾面强光爆裂,爆发出一团震撼的龙吟。

    “嗷——!”

    就在谢琅琊眼前,成海啸状高高拱起的风沙一记倾斜,形成一个铺天盖地的巨大平面。

    “砰——!”

    整个平面从底部开始,轰然一撞,卷出一个万丈褶皱。

    就像是全世界的地皮被连根撕起,形成一个厚厚的表面,然后砰然向上一甩,打出无限狂风。

    谢琅琊的身形已经够高了,即使这样,还是当头被那风沙卷碎的反冲力,狠狠抽中。

    “撕拉!”

    他侧身处立刻裂开一个纵深的口子,再进一寸就能露出白骨。

    他立刻一夹双腿,策动「长虹」拉高,直冲云端。

    云霾激流,汹涌扑面,将他的鼻息堵得倒流。

    谢琅琊**一口真气,拽住「长虹」颈子上的刚硬皮毛,用力一扭。

    「长虹」会意,立刻扭动狼头,身形向下倾斜,头部顶破一团风云。

    谢琅琊法眼一亮,只见风沙掠地卷起的平面,整个倒冲过去,形成两面折合的形势,猛地拍打在风沙狂潮之上。

    风沙当即一记对折,内部那混乱狂冲的魔兵之影,几乎肉眼可见。

    “嗷嗷嗷——!”

    战车轰鸣、魔兵鬼啸、刀兵撞击,声声魔音荡成狂潮,天地翻卷,空间不存。

    这股强大的反冲力狠狠打在风沙之上,自身能量的对冲之力,果然厉害非常!

    谢琅琊扶住耳廓,强行稳住感官,放大感应。

    他超人敏感的感应,在狂风中支离破碎地展开圆弧。

    “对冲成功了!”谢琅琊血瞳一睁,唇角勾起一丝邪气毒辣的笑意。

    没错!

    风沙像是一张兜头对折的厚重大毯,自己将自己拍得粉碎!

    “轰轰!”

    此时,一阵力道千钧的旋转声轰鸣炸开,带着一股回光返照般的巨大愤怒感,高高刺破云霾。

    一片海潮般的情况撕裂天际,成腐蚀状剧烈弥漫,斜斜照耀在谢琅琊身上。

    他本能抬手一挡,光芒所过之处,血肉融化般破开竹炭似的细密小孔,鲜血喷涌如注。

    “嘶!”谢琅琊已经习惯了剧痛,但这种周身仿佛烂成海绵状一般的剧痛,还是让他浑身一颤。

    这一痛,他的心里立刻爆开一团毒辣的戾气。

    疼痛是愤怒的来源,愤怒催生强烈的攻击欲!

    谢琅琊冷笑一声,猛挥手臂,快不及眼间捏了个指形:“看来,人与动物没什么区别!”

    “锵——!”

    一团黑光涌出他的手臂,迎风化形,锋利寒光如流倾泻,残月状的巨大刀刃直指天际。

    谢琅琊反手握住巨镰,身形微压,强聚身法,在这般烈烈天风之中傲然而立。

    他一眼盯住强光来源,正是那颗狂速旋转的「碧月珠」!

    珠子周围裹着一圈庞大的光环,随其猛烈飞转,凝成中心凹深的锋利气涡。

    这气涡令人无法近身,单是被其崩洒的碎光溅在身上,便已快腐蚀成海绵状了。

    谢琅琊剑眉凝寒,手指再紧三分。

    「碧月珠」高高悬挂在风沙之上,喷洒出混乱的水汽精华,却怎样也无法凝起一道完整的能量。

    谢琅琊心中一动,血瞳在强光的反射下,失却了瞳子的形状:“若无水汽能量的阻挡,我可以直取「碧月珠」!”

    打碎它!

    这帮混蛋就失去一个强大的法宝,戏也唱不得了!

    不过……

    谢琅琊用力摇了摇头,灵光一碎。

    不行!

    连城雪还要夺回「碧月珠」,他不能损毁她的东西!

    谢琅琊横过巨镰,斜挡身前,狂风将刀刃打得激烈鸣颤。

    “只要再给这「碧月珠」一击!”他不能放过眼前的大好机会:“他们就更完蛋了!”

    不能直取「碧月珠」,那就……

    “「长虹」!”谢琅琊一转血瞳,盯上了「碧月珠」周围狂旋的巨大光环。

    他压下身子,法眼一扫,锁定了角度。

    “往下去!”他用力一磕狼头,身形偏转,以极其危险的姿势斜向下滑。

    既然正面不得近身……

    「长虹」飞速斜滑,将狂风破开一道扭曲的分水岭。

    谢琅琊一扬身子,那光环高高蹭过他的天灵,扯去一片细碎的血肉。

    他一转手臂,手指灵活飞转,将巨镰斜向一提,直刺向上:“那就在底下破个洞!”

    “刺啦啦——!”

    巨镰迅猛一划,将光环斜向劈裂,刀刃与强光强力摩擦着,崩闪出暴雨般的滚烫火花。

    谢琅琊虎口震裂,整个手臂都要被这摩擦力带的扭曲,却还是紧紧握住巨镰,霍力一刺。

    “嘣——!”

    光环整个向上一拱,拱出一个突刺状的光柱,准准地击中「碧月珠」。

    “哗啦!”

    裂纹再碎的声音尖锐入耳,一下子撕裂了谢琅琊的耳垂。

    谢琅琊不及停留,当即催动「长虹」,就保持着这个斜向下滑的姿势,破风拉开距离。

    在他身后,光环层层碎裂,碎光浪潮一环高过一环,全部崩塌成乱流风云。

    在这团乱流中央,「碧月珠」从底到顶,裂开一道竖直贯穿的深纹,旋转速度立刻慢了许多。

    珠子偏转方向,强光黯淡下来,仿佛一只疲倦打架的眼睛。

    它绕了一个巨大的圆弧,猛一转向,冲着遥远的天际线飞滑过去。

    谢琅琊血瞳一转,一提身法,「长虹」呼啸着转头直追。

    两方都划开长长的光弧,两面一并,谢琅琊正好迎头赶上「碧月珠」。

    「碧月珠」划出长长的拖尾,浓烈的水汽碎光凶猛扑来,一时将谢琅琊打得身子后仰,身法凌乱。

    他猛力一正身子,引动真气,周身黑光凝成强流,当头一扑。

    “扑啦啦——!”

    水汽被撞碎的声音细碎不绝,四面八方旋成尖啸。

    谢琅琊破开水汽,速度再快一层,猛追那颗该死的珠子。

    「碧月珠」不停喷吐着灰白色的碎光,像是心跳的频率般,发出咚咚巨响。

    谢琅琊眼神微变,捕捉到那巨响渐变的频率。

    仿佛是某种讯号般,「碧月珠」喷吐碎光的巨响声声重叠,交错成巨大的回音。

    “嗡嗡——”

    巨响渐渐拔高,尾音化作激烈的鸣颤。

    谢琅琊只觉头顶一重,一股能量压力骤然破开,险些直接压断他的脖子。

    他要是再保持猛追的身法,头顶的压力就会横向将他割成两半。

    他血瞳一冷,果断翻转身形,「长虹」逆向一转,倒头朝下飞速掠去。

    待拉开一定距离,谢琅琊再正过身形,抬头一看,云霾中撕开一个深深的黑洞,一圈庞大气涡已然成形,正狂力喷吐出来。

    ……气涡!

    谢琅琊顿时明白了,狠狠握紧巨镰,指节几乎破开白骨。

    在他眼角的余光下,满身碎痕的「碧月珠」呼啸奔逃,留下这个气涡断后。

    断后的是……

    “嗷嗷——!”

    气涡中心一个凹陷,吐出一个遮天蔽日的黑影。

    这一次,谢琅琊离「黑水玄龟」距离很近,能看到它狂张的巨口中横生的倒刺。

    「黑水玄龟」仰高脖子,头部狠狠一折,冲着谢琅琊吐出狂吼。

    谢琅琊意念一震,拉动全身真气高涨起来,形成强光护罩,狠狠顶住这狂吼掀起的强流。

    “咔啦——!”

    没等谢琅琊收回强光,再开视线,一声尖锐的破裂声已然炸开。

    “咔啦咔啦!”

    紧接着,就是海浪般源源不绝的碎裂声,其中夹杂着令人牙酸的黏稠蠕动声。

    这声音就像是一只肥胖的、充满了粘液的虫子……

    在不停开裂,碎成千万片一样!

    谢琅琊后颈一凉,洞开放眼,破风望去。

    只见「黑水玄龟」头部整个裂开,像是一朵炸烂的食人花,裂开数十个巨大的肉瓣,中间张开一个凹深的血洞。

    它那血红的巨眼、生刺的巨口,全都被挤压碎烂,看不到一点形状。

    这才真的是个……

    摔碎的西瓜!

    谢琅琊咬紧牙关,只觉细小的寒气像是灵活的虫子一样,深深钻进自己的牙根。

    “嘶嘶——!”

    所有的肉瓣同时开裂,顶端张开锯齿横生的血盆大口,口中伸出长长的血筋。

    血筋一声崩碎,吐出密密麻麻的大眼珠来。

    那眼珠,一个个滚圆清澈,反射着诡异的血光。

    而在谢琅琊对面,肉瓣团裹中央,一根粗壮的血筋冲射出来,高高一扬,化成一柄锋利的镰刀。

    肉瓣咝咝作响,血筋逆风弹动,大团眼珠则激烈摩擦着,发出令人狂乱的咯吱声。

    这朵骇人的巨大食人花,冲着谢琅琊展开了全形!

    谢琅琊微微瞠目,微张的口中灌满了寒风。

    “琅琊。”

    他咽喉一烫,皮肉迅速扯动聚形。

    一道雪白筋肉延伸开来,伸到谢琅琊侧脸边,裂开眼珠:“我终于看到了。”

    “什么?”谢琅琊死死盯着眼前这个死怪物,眼球像是两颗血色的冰石一样僵硬。

    “完整形态。”小咕伸开筋肉,也化出巨大的镰刀:“「黑暗之地」的寄生物成熟之后,所展现出的完整形态。”

    [就 爱中文,92中文,9爱中文!]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