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乡村小说 > 逆血真邪最新章节 > 逆血真邪最新章节列表 > 章二百零八 生天
    「人面曼陀罗」?

    谢琅琊脑中寒光一闪,却不及眼前横扫而来的寒光刺眼。

    “嘶拉拉——!”

    狂扑的长刺气浪渐聚形状,阴影铺天盖地,发出浪潮般的激烈摩擦声。

    谢琅琊一转血瞳,只见满满包围而来的是数量惊人的花海,聚成狂潮之势,花朵个个两人身高,在气浪的强烈推动下狂摆。

    那喷射的寒光,全都是巨大的花蕊中央吐露的尖牙。

    每个巨大花朵上都长着一张人脸,脸色惨白,或痛哭、或狂笑,表情夸张骇人。

    它们的嘴巴撕裂大张,尖牙呈锯齿状密布,不停摩擦,咬噬过来。

    「长虹」和「太阳神乌」越是刹不住速度,气浪越是滚滚击打过来,众人深入食人花海也越深。

    眼看两头猛兽无法控制方向,在气浪的压迫下胡乱冲撞,已然一个倒仰,向下掠冲。

    下方更是寒气狂扑,咬噬之声如同狂涛拍案般,光是听到那剧烈声音,耳朵就仿佛被咬烂般撕开血雨。

    在这般食人花海的包围下,众人紧急俯身,紧贴在兽背之上,饶是如此还是满身刮开血痕。

    沈子夜却是健躯一抬,迎着锋利气浪站起身来。

    谢琅琊血瞳一闪,用力扣紧鸟背。

    这家伙……

    “锵——!”

    只见沈子夜翻转右臂,健壮的手臂如同剑鞘般,迅速吐出剑光。

    四大妖剑之一的「天狼」凶光大盛,这般光芒照耀下,剑身显出完整形状。

    “那是……”谢琅琊目如烈炬,一眼看见剑光中一点刺眼的黑影。

    那剑刃……

    崩开了一个裂缝!

    沈子夜一提剑锋,长剑掠开分水岭般的光流,轰轰旋转开来,扩散成一圈光涡。

    光涡横扫,持续扩大形状,所到之处一片撕裂之声。

    凡是碰上剑气光涡的「人面曼陀罗」,不是被一劈两半,就是被挖空破洞。

    高空之上,一片粉碎的人脸和着植物碎末噼里啪啦飞落,势如暴雨。

    在这般情状下,两头猛兽持续飞滑,速度越快,被绞杀的「人面曼陀罗」越是粉碎成雨,哀嚎震天。

    “嗷嗷嗷——!”

    凄厉的狂叫旋空炸开,气浪劈碎,胡乱冲击着众人身体。

    沈子夜傲然挺立,手指一紧,再起剑锋。

    “喝!”他一声清喝,剑锋逆向一转,将剑气漩涡整个反向一推。

    漩涡迎风扩大,强力逆冲,光芒瞬间扩大到「长虹」前方。

    剑光迅速稀释,布成流光大网,将所有人团团罩住。

    “嗡!”

    剑气洒落的能量碎末,如同滚烫的火花般不停砸在谢琅琊身上。

    他的肌肤被烫出无数焦黑的小点,仿佛捏碎的竹炭一般。

    “「长虹」!”谢琅琊不及觉痛,感应一扩,只觉两头猛兽疯狂的惯性飞冲,被沈子夜所发的剑气光涡拉住了些:“减速!”

    他的咽喉花纹骤然一跳,皮肉拧成细小螺旋,冒出一圈黑光。

    这股只需意念引动的能量终于顺利冲出,直达「长虹」的躯体。

    “嗷——!”

    「长虹」仰天长啸一声,巨爪猛地一压,激烈摩擦空气,凭空燃起滚滚火烟。

    「太阳神乌」也强力收翅,鸟爪前倾,形成抓地的姿态。

    再加上沈子夜剑气护罩的托举,两头猛兽强行减速,皮毛刷刷倒飞摩擦。

    一片极其坚硬的气息扑冲而来,大团黑影疾速扩大,逼人窒息的泥土味道堵住众人鼻息。

    众人开动真气,护住心脉,一股连根倒拔头皮的反向压力,当头挤压过来。

    “轰轰——!”

    两头猛兽一个踉跄,狼爪弯折、鸟背斜拱,倒头撞在了地面上。

    这倒冲撞地的姿势,几乎将所有人的脖子连根拧断。

    “咕咚咕咚!”

    几道人影被强烈的反冲力甩出去,有的撞在坚硬的树干上,有的滚落碎石密布的地面上,撞出骇人的咚咚响。

    就算是巨石砸落地面,恐怕也就是这个力道。

    “呼呼——”

    一阵混乱的飞滑撞击声过后,漫天里扬起一股腐蚀般的气流声。

    两头猛兽身上冒着剧烈燃烧般的黑烟,那是强力使用能量过后,散发的残气。

    气流卷成烟柱状,颓然散碎四方。

    影子横七竖八,趴了一地。

    最先起身的是一片如火的红影。

    谢琅琊胜火的长发,在浓烈至极的森林气浪中飘飞。

    他脸上沾满了碎血,却还是遮不住眼角那颗妖艳的血砂。

    “喂!”谢琅琊咳了一声,吐出卡在咽喉处的血块。

    他鱼跃而起,周身一片筋骨弯折的剧痛,每个关节都像是揪断了般软绵绵的。

    但是他很快调节身法,让四肢百骸都蓄起力来。

    “啪!”

    一片碎石乱沙被猛地掀开,扔在地上,又砸开一片飞烟。

    “咳咳!”霍霜君的暗紫色长发,即使沾满了飞沙依然显眼。

    他从一个腐蚀塌陷的地坑中爬出来,单手支撑在坑洞边缘,一口啐出胡乱粘在唇上的碎沙。

    谢琅琊扭了扭肩膀,冲那小子抬抬下巴:“怎么样?”

    “还能活着。”霍霜君声音低哑,呼呼低喘的声色显得很有男人气息。

    谢琅琊点了点头,在一片碎枝乱草、浓烟飞雾中四下乱转:“小雪!”

    连城雪没有应声,倒是「太阳神乌」横铺在地的巨翼动了动。

    鸟儿咯吱一声抬起翼骨,巨大的羽毛下钻出一个影子来。

    “琅琊!”连城雪满身都是碎羽,猛一看像是个成了人形的鸟仙般。

    谢琅琊大松一口气,差点把心肺都吐出来,一闪身到了她身边。

    刚被摔得这么七荤八素的,他还能使出身法来。

    连城雪胡乱扑打了一下身上,头上突然多了一只温暖的手。

    谢琅琊摸摸她的头顶,顺便帮她拂去发丝间的碎石:“你还好吗?”

    连城雪跌坐在地上,她可保持不了双手撑地的姿势,举了举一双撕烂得不成样子的玉手:“似乎不太好。”

    “谢琅琊!”霍霜君气结的吼声从另一边传来:“拉我一把!这儿还有个在坑里的呢!”

    谢琅琊揉了揉凌乱的红发,身形再动,一把拉住霍霜君的手臂。

    这一拉,他只觉力道一记扑空,差点把霍霜君的肩胛骨都扯下来。

    那小子的手臂脱节了,肯定是强力控制「长虹」的时候被撅的。

    “大爷的!”霍霜君吃了剧痛,干脆借力一跃,抽出地坑。

    他转身就踹了谢琅琊一脚:“你这混蛋!”

    谢琅琊也不躲,他可没这份力气:“你还能张牙舞爪的,看样子没事。”

    霍霜君捂住胳膊,皱起剑眉:“什么样叫有事?我摔下来的时候,可是狠狠被「长虹」那个大家伙砸了一下!”

    谢琅琊轻吸一口气。

    好在这小子功体不差,若是稍微差点的骨骼,肯定被「长虹」压得稀碎。

    谢琅琊收回精神,扫了一眼鬼域般幽黑无边的巨树林。

    到处都是撞破的碎洞,有的巨树横劈倒下,胡乱倒了一圈。

    点点黑紫色的残光映入少年血瞳。

    谢琅琊灵光一闪,面色瞬间结冰。

    他一侧身,冷声喝道:“沈子夜!”

    另外两人各捂伤口,面色也是一沉。

    “嗷……”

    侧翻倒地的「长虹」动了动狼头,巨齿一开,吐出一声沙哑的低啸。

    谢琅琊转过视线,几步跑了过去。

    他刚到狼头旁边,一道人影便扶着巨大的狼颈,闪身出来。

    沈子夜走出「长虹」身后,右臂抬起,扶着它的下颚。

    「长虹」锋利的尖牙半张着,就抵在沈子夜手边,他却一点也不怕被咬。

    谢琅琊血瞳凝起,与沈子夜距离极近,冷冷对视。

    在他们中央,「长虹」不停喷吐出寒雾。

    谢琅琊抬起手,如同安抚一只小狗狗般,轻抚它疲惫半眯的巨眼。

    沈子夜面无表情,淡淡看着少年的动作。

    “能把这样一头猛兽驯服成这般,”他抬了抬下巴,声音沉如冰湖:“你也不差。”

    谢琅琊沉吟。

    他又摸了摸「长虹」的头顶,一侧身,微微后倾,靠在狼头上:“这一战,你算是全军覆没吗?”

    沈子夜的表情,仍无一点变化:“配有「风雷甲」的精兵几乎不剩,守卫主城的兵力也折损许多。这样看来,你说的对。”

    那一边,霍霜君单膝跪地,守在连城雪身边询问伤情。

    谢琅琊看了那边一眼,精神仍在沈子夜身上:“「白泽灵脉」呢?”

    沈子夜微微一侧眼角:“你知道的还真不少。”

    谢琅琊冷笑一声:“顾冷香知道的更多,所以才定下这样的进攻计划。”

    沈子夜走了几步,挺拔的姿态略显僵硬。

    谢琅琊瞟了他一眼,看到他腰间横向撕裂的凹深血口,泛紫的浓血滚烫流出。

    沈子夜却不在意:“先在粮草存放地放了把火,不仅烧毁粮草,而且形成火攻之势,扑向主城背后的「白泽灵脉」。”

    “这样一来,你就会紧急从两个卫城分出兵力,去救那里的火。”谢琅琊淡淡道:“而两个卫城撑不住,只是眨眼间的事。”

    “如你所说,”沈子夜道:“两个卫城埋藏的灵脉分段,确实损毁了。”

    谢琅琊看着对方冰冷的侧脸。

    “但是主城后身的灵脉分段,”沈子夜沉声道:“挡住了火海。”

    谢琅琊的瞳子微微一动:“你是说,那一段灵脉保住了吗?”

    “只要有一段保住了,”沈子夜道:“「白泽灵脉」就有全体修复的希望。”

    他顿了顿,看向谢琅琊:“是你守在粮草存放地,先行挡住火海的?”

    谢琅琊的表情比他更冷:“你的防卫,其实算得万无一失。我只是有个坏毛病,太过在意可疑的细节,不肯放过粮草存放地,就多看了一眼。”

    沈子夜一勾唇角,皮肉不笑:“‘多看一眼’,这可是好大一个人情啊。”

    谢琅琊抬了抬手掌,做了个停止的示意:“我不稀罕。”

    “喂,冰块脸。”霍霜君远远喊了一嗓子。

    谢琅琊横过目光。

    “我们是抽身了,”霍霜君晃了晃头:“可是那帮混蛋撤了没有?我们不知道那边的状况,留下「风云战盟」一座空城,要是他们再闹出幺蛾子怎么办?”

    “不会。”谢琅琊语气轻淡。

    霍霜君皱眉看着他。

    “我施加给「碧月珠」水汽能量的反冲力,”连城雪沉声道:“会让整个风沙都混乱一阵。顾冷香那混蛋全身投入风沙之中,肯定大受影响。”

    “而且「风云战盟」已经被打成那样,他们没有恋战的必要。”谢琅琊道:“再加上「黑水玄龟」排异反应强烈,他们定然不会久留。”

    沈子夜静静听着。

    蓦然,他一转健壮的身子,背影如冰:“这一次,还真是名声大损啊。”

    “你在乎的是名声,”谢琅琊冷冷道:“还是你整个门派的存亡?”

    “轮不到你这种小鬼教训我。”沈子夜侧过眼眸:“不管你是哪里得到的消息,你横插一手,倒是对我有所帮助。有些事情,我懒得深究。”

    “你看这位好前辈,”霍霜君哼了一声:“他才不会领我们的情。”

    领不领情的,谢琅琊并不在意。

    “我的备用兵源,不久就会补足上来。”沈子夜扫了那些小鬼一眼:“联盟帮派不日也会聚首,探讨战况。剩下的事,与你们无关。”

    谢琅琊眼帘上翻,投出一道极冷的目光。

    他的血瞳,像是两潭结冰的鲜血。

    “我觉得,你败得有点过于凄惨了。”谢琅琊动了动唇角。

    沈子夜一翻眼白,冷冷与他对视。

    “你至少有两万配有「风雷甲」的精兵,就算他们在守卫「白泽灵脉」时,被风沙魔兵尽数吞噬了。”谢琅琊道:“那你的主城里,应也布下了严密的兵力,何至于此?”

    沈子夜的眼神微微一动。

    “「黑水玄龟」反水,的确在所有人意料之外。”谢琅琊一抬下巴,他虽然比沈子夜年轻许多、修为也低,气势却一点不输。

    他知道,要撬开沈子夜这种人的嘴,自己便不能有一点动摇。

    “除了「黑水玄龟」之外,”谢琅琊眯起血瞳:“是不是还有其他因素,让你所遭遇的状况更加恶劣?”

    那边两人相视一耸肩:谢琅琊的脑洞开得真快。

    “看到「风云战盟」这般惨状,你们心里都在暗笑吧。”沈子夜哼笑一声,唇角罕见地明显勾起:“若不是主城内的守兵突然出现问题,内部骚乱起来,我沈子夜怎样也不至于如此。”

    “出现,”谢琅琊一字一顿:“问题?”

    “有的士兵,”沈子夜转开视线,淡淡道:“突然开始咬人了。”

    [就 爱中文,92中文,9爱中文!]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