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乡村小说 > 逆血真邪最新章节 > 逆血真邪最新章节列表 > 章二百零五 狂乱之种
    “哧——”

    谢琅琊身上爆开了第三道血口,是在周遭空间强烈挤压的压力下,生生破开的。

    凌乱的肉芽外翻出来,在狂吼的风中细碎摇摆。

    他的剑眉皱的更紧,脸上没有一丝表情。

    在谢琅琊身旁,霍霜君足下所踏的紫光已经沾染了淡淡的血雾。

    那小子身上也是一片裂痕,越是接近「风云战盟」门口,空间越是缩成枣核一般,带来难以想象的压迫。

    两个少年的脏腑,现在全都不在正确的位置上。

    若不是真气强劲,强行稳住身法,两人早就被捏成一把碎肉了。

    “轰隆隆——!”

    「风云战盟」门楼两旁,盘龙金柱上激光大盛,龙纹活了一般腾腾旋转,绕着柱子不停撞出轰鸣。

    万里雷轰,云霾无限,狂风宛如鬼吼,流雾盛若奔兽。

    没有一寸空气是稳定的,到处都是震荡出来的半透明碎涡。

    “嗷!”

    谢琅琊血瞳一亮,当即一拽霍霜君的肩膀:“「长虹」在那里!”

    一个壮若小山般的巨大黑影脊背弓起,巨爪盘云,烈烈低吼在狂风中依然听得清楚。

    霍霜君的身法已经摇晃不止,被谢琅琊当头一拽,正好借力一冲。

    这一冲,他正好从盘龙金柱之下擦了过去,那震颤不止的锋利金光,狠狠地扫了他一下。

    谢琅琊紧随其后,意念一动,满身云雾盘绕的「长虹」高高一跃,足下烈火迅猛升腾。

    它正冲着两个少年下落的方位,脊背一拱,将两人接住。

    它钢刀般坚硬的皮毛都被吹得狂摆,仿佛一片柔软的杂草般。

    谢琅琊被那皮毛啪啪打脸,肌肤上扫出一片细小血痕。

    他一撑身子,伏在「长虹」有力的宽颈上,手掌按住它仰起的头部。

    在「长虹」旁边,是高展巨翼的「太阳神乌」。

    在这般狂风之下,巨鸟引颈低鸣,鸟羽狂卷,尖爪死死扣住一团云霾。

    两只猛兽横挡在盘龙金柱前方,身后是一片狼藉的「风云战盟」。

    谢琅琊打眼一看,建筑矮了一半,到处都是被削平的残墙。

    浓烈的雾影满城里席卷,但是风沙并没有深入太多,没有形成魔兵之形。

    “嘎——”

    「太阳神乌」长鸣一声,巨翼一扇,高高扬起,笼罩在「长虹」上方。

    “琅琊!”鸟颈贴近,鸟头厚密的翎毛中露出一个倩影。

    谢琅琊一抬手,示意连城雪不要乱动。

    在这般强大的能量压力下,能保持住这般身形已然不错,胡乱动作的话,真气再度混乱就完蛋了。

    “那边的卫城被攻陷了!”连城雪俯下身子,借助长长的鸟羽挡住一部分狂风:“我抽身的时候,那个没有完全填土遮蔽好的地脉!一直在崩碎!”

    谢琅琊血瞳一动,与霍霜君对视了一眼。

    和他们那边的情况一样!

    两个卫城所镇压的地脉,在风沙的掩埋狂击之下,都已损毁了!

    那么「风云战盟」后身……

    “轰——!”

    一股震撼热风从谢琅琊身后袭来,由远及近,瞬间炸散。

    仿佛火山喷发一般,一股螺旋状的巨大火烟冲天而起,蘑菇云成千上万块浓烈飞涌。

    火烟中烈焰横生,激闪强光,狂风立刻被擦着,四面八方凭空烧起火光。

    整个「风云战盟」兜底一震,碎裂更甚,所有建筑再次下沉。

    围墙飞碎,崩起的碎块噼里啪啦狂乱砸下,如同暴雨般席卷过来。

    谢琅琊满耳都是风吼,尖锐的耳鸣错乱旋转。

    他用力甩了甩头,发丝间滚落大量火灰。

    他一抬血瞳,面前是万里汹涌的云霾,灰暗无边,风中满是火灰沙土,将呼吸死死堵住。

    谢琅琊提起一口真气,护住心脉,洞开法眼。

    “嗡——”

    云霾突然凹下一圈漩涡,疾速拉深,像是被吞噬的黑洞反向吸收了般。

    嗡嗡强震渐渐变得尖锐,眨眼间变成恐怖的高频率,宛如横刺般刺穿众人天灵。

    谢琅琊一阵反胃,被这强震声震得灵台混乱,脑袋仿佛融化成浆一般。

    “砰!”

    漩涡拉深到极点,已经形成一个尖锥形,突然一弹,凌空撞击出一圈飓风。

    一股强压直冲谢琅琊脸面而来,已经将空间生生刮皱的狂风竟然再烈一层,嘶吼着狂飞漫天。

    “嘶嘶——”

    两只猛兽死死扣紧巨爪,迸发的能量直接将空气抓出虚空的裂缝,连空间都抓出裂痕来。

    饶是如此,它们还是被生生推后数步,「长虹」刚硬的皮毛蹭过盘龙金柱,刮碎了一圈金色碎光。

    谢琅琊整个匍匐在「长虹」背上,那股强压越来越近,已经逼到天灵。

    他的感官骤然一亮,感应到一股震颤的气息。

    是人身散发的能量气息!

    因为瞬间的强冲力道,变得异常混乱震撼!

    “那是!”谢琅琊不顾脑袋开裂般的压力,一抬血瞳,眼角立刻撕开碎血。

    一团流云迎风撕裂,随之撕裂的还有无数道粉碎的剑光。

    “嗷——”

    云霾形成的漩涡高高弹起,一记撕裂,中心裂开巨大的黑洞。

    一个庞然阴影探出大半身子,御狂风、驾烟霾,自高空向下俯视,发出烈烈长吼。

    ……嗯?!

    谢琅琊震然一惊,瞳子瞠大。

    那是……

    「黑水玄龟」!

    方才那撕裂般将空间压力顶到最烈的中心点所在,就是这个大家伙!

    “怎么回事?”谢琅琊极目看去,只见「黑水玄龟」那平和雍容的姿态完全不见,巨眼大睁,释放出刺眼欲盲的盛大血光。

    它张开巨口,嗷然长吼,口中喷吐出剧烈的狂风腥气。

    此时,谢琅琊天灵一颤,那团破碎的流云破风逆云,已经砸到眼前。

    “琅琊?!”霍霜君眼前一闪,「长虹」刚硬的皮毛都被谢琅琊迅猛冲起的身法,强力刮碎了一片。

    谢琅琊不顾其他,竟是顶着这般风力冲天而起,身上爆裂的血口流出骇人的断筋血皮。

    他翻身一跃,再踏狼头,强行借力,笔直飞冲而上。

    “撕拉!”

    谢琅琊一把撕开流云,残碎的剑光仍然锋利,将他的虎口纵向割裂。

    “啪!”

    少年猛一挥臂,臂弯宛如钢夹般,虎劲惊人,用力接住一个倒冲而来的人影。

    “「长虹」!”谢琅琊被那人顶的飞速后退,根本提不起身法,后背被尖利的狂风刮去一层皮肉。

    「长虹」应声一跃,逆风而上,高高划出一道虹弧。

    谢琅琊倒头摔在狼背上,「长虹」一声长啸,巨爪伸展到极限,狠狠扣在狂风之上。

    足下烈焰猛涨一倍,形成巨大托力,好容易将谢琅琊稳稳接住。

    这一动作,「长虹」的皮毛连根拔起了一片,脱落出血丝纵横的筋肉。

    谢琅琊弹了几下,先撞肩膀,再撞后脑,滑落到狼背中下方方才停住。

    “谢琅琊!”霍霜君逆风回头,脖子都快被狂风打歪了:“你找死吗?!”

    谢琅琊也是这么觉得,方才若不是动作飞快,肯定被空间压力当头压碎了。

    这么强大的压力!果然是「黑水玄龟」那样的大家伙才能发出的!

    可是为何……

    谢琅琊臂弯一痛,被一只有力的手掰开三分,肌肤抠出血洞。

    “放手……”一声沉闷的男音传出来,那沉厚的声色虽然低沉,却连风声都没将其打乱。

    谢琅琊凝起剑眉,松开臂弯。

    霍霜君正瞪着那小子,看见从他臂弯夹角中抽身显现的人影,眼神顿时一僵。

    “沈子夜!”连城雪的娇喝,从「太阳神乌」头顶上高高炸了下来:“我已经乘着「太阳神乌」来接你!你还往前冲!”

    谢琅琊侧抬起血瞳,眼角血砂更显妖异。

    “我刚才过来的时候!风沙刚刚退去,卷走了漫天尸骨!”连城雪扬眉怒喝:“状况已然非常不利!我要这家伙坐上「太阳神乌」以避压力,就像要害他一样!”

    谢琅琊平行一转视线,沈子夜单膝支撑身形,扶住狼背急喘。

    他每一下**,都似是要吐出心肺。

    谢琅琊血瞳一转,只见沈子夜右臂撕开白骨,肘部反向刺出几根粘连着血筋的骨刺。

    那柄黑紫色的长剑还紧握在他手中,看得出他霍力擎剑,每个指节都破裂开来。

    “我说过,”沈子夜深吸一口气,吞下一口热血,冷冷道:“不需要你这种小丫头来卖我人情。”

    “你!”连城雪气结,忽见谢琅琊抬了抬手指。

    他做了个收声的示意,冷冷盯着沈子夜。

    狂风呼啸,风沙蔽月,天地间一片无边昏暗。

    在这样的氛围中,谢琅琊直直面对断他一臂的仇人,眼神却如冰平静。

    “「黑水玄龟」反水,在你意料之外对吧?”谢琅琊沉声道,嘶哑的声线像是猛兽舔伤时的低吼:“它带起了这么厉害的空间压力,助涨了风沙的力道,情况才会恶劣到这种地步。”

    沈子夜看都没看他一眼:“我三面布防,没想到还是吃亏。谋不如人,没什么可说的。”

    他一握剑柄,强健的身形一撑,肌肉蓄力鼓起:“但我是「风云联盟」的主人,此战绝不能退!”

    “嗷呜!”

    「长虹」感应到背上猛然一沉的压力,一声长啸。

    沈子夜已然要发动身法,真气将「长虹」的皮毛扫出一圈凹坑。

    谢琅琊的齿缝之间,挤出一个极度冷酷的“啧”。

    他动了动意念,「长虹」立刻一记跳跃,向后一退,脊背荡起一个巨颤的弧线。

    沈子夜身形一歪,身法被砰地打破,横过烈眸,眼神酷寒地瞪着谢琅琊:“你这小子……”

    “你再冲的话,”谢琅琊眯了眯血瞳:“只会让「风云战盟」受损更甚!不仅「白泽灵脉」被损坏,连盟主也完蛋了!”

    “闭嘴!”沈子夜喝声打断:“用不着你来对我指手画脚!”

    “「黑水玄龟」已经狂乱了!”谢琅琊喝声更厉:“加之空间压力这般大,你去送死吗?你就算死,也应该是我来找你算账!”

    沈子夜瞳子微微一瞠。

    “都别乱动!”谢琅琊血瞳冷扫,声音酷寒逼人:“风沙正在退去,至少少了一道攻势!我们见机抽身!”

    那两人听了,各自按住猛兽的头部,全神集中。

    谢琅琊抬头看向风沙反向涌回的方向,天际线一片灰暗,隐约还能看到魔兵张狂乱舞的轮廓。

    在天际中央,万顷云霾包围之下,是巨眼血红、震撼长啸的「黑水玄龟」。

    “咔啦——!”

    突然,一声巨大的开裂声冲破风吼。

    谢琅琊一咬牙关,寒气漫到牙根。

    只见「黑水玄龟」高昂的头部一个歪扭,裂开一道深深的裂痕。

    沈子夜也眼神一动,凝聚的身法微微一松。

    “咔啦啦!”

    开裂声更烈一层,从「黑水玄龟」头部的裂痕中,充气般鼓起一个高高的凸起。

    一个骇人的瘤子眨眼成形,将「黑水玄龟」粗壮的脖子都压歪了。

    谢琅琊眼瞳微微涣散,死死盯着那个蠕动不止的瘤子。

    开裂声仍在继续,瘤子一记巨颤,炸开花般猛地裂开无数瓣。

    像是一个摔碎的西瓜。

    无数根光线在瘤子中激烈闪光,腐蚀般的嘶拉拉的黏稠声音,将狂风都盖过。

    “大爷的……”霍霜君的声音都有点发抖了:“那是……什么鬼东西?!”

    “嗯——”

    此时,一声极其稳重的沉吟声从高空落下,发声之人仿佛高高立在玄天之顶,俯瞰这一切乱象。

    听到那个声音,谢琅琊心头重重一撞。

    “寄生到「黑水玄龟」的身上,竟然还有排异反应。”那声音只能勉强听出是个男音,回音极其震撼,回环冲撞,震彻长空:“不能浪费了这样一个试验品,想办法压制住变异。”

    那回音的气波撞到盘龙金柱上,打碎了无数片龙鳞刻纹。

    龙纹吃痛般扭动着,发出错乱的金光。

    风云更烈,在「黑水玄龟」扭动长啸的方向,传来一声恭敬的应答。

    “用一个修为超强的人体,为变异之瘤喂食,两相对冲,应可镇压。”

    是顾冷香!

    顾冷香的声音也带着强力回音,却能听出万分恭敬:“军师放心,我这就将在场修为最高一人,喂给「黑水玄龟」吃。”

    [就 爱中文,92中文,9爱中文!]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