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乡村小说 > 逆血真邪最新章节 > 逆血真邪最新章节列表 > 章九十七 错失
    供养之水?

    谢琅琊刚感应到圣水池内的波动,眨眼便已是水龙冲天,空气中立刻喷满了水汽。

    东华的速度何时这么快了?

    谢琅琊不及细想,拉住安子媚飞身一退,躲开崩碎急落的天顶碎片。

    大片水汽精华扯成大雾,弥漫空中。

    黑色水龙冲天而来,形成一道逆向螺旋,向着东华张开的手掌而去。

    东华眼中符咒震荡,掌心聚起强力,将水龙飞快吸引而来。

    温人凤被两面牵制,一时不能动弹,眼看着水龙冲来,湿润水汽泼洒满身。

    他一转眼,冷冷盯着东华的瞳子:“竟然卖身给邪魔……”

    东华轻咬牙龈,抬起下巴,那种以下巴看人的毒辣傲气周身围绕。

    “你的命真够低贱!”温人凤恨声一笑,周身灵光迸发,一团无形气流袭向东华。

    “刺啦!”

    东华周身绽开血雾,立刻着了百十道剑伤。

    他却完全不觉疼痛般,强吸水龙,眨眼已到了头顶。

    黑水狂乱落下,仿佛一把打翻了江河。

    东华的尾音埋没在激烈的水声中:“是你们!一直看不上我!”

    “哗啦啦——”

    天地间一片水光喷涌,平地奔腾狂涛。

    谢琅琊翻身而起,身下一声狼啸,旋转落在腾空而起的「长虹」背上。

    「长虹」乘风高飞,大片水柱激烈冲下,当时浇了个透湿。

    水花四溅,破开一道人形,飞速落在谢琅琊身后。

    安子媚一把抓住他的肩膀:“原来是这个!”

    “啊?”谢琅琊眼前水光直扑,打得眼眶都泛起红肿。

    “「碧月珠」需要饱含能量的水汽精华来供养,方能保持其纯净!”安子媚一张口,满口灌了冷水,狠狠呛了一下。

    她一下子伏在谢琅琊肩膀上,一面呛水一面强声道:“我还以为是那个「蝴蝶泉」呢!”

    谢琅琊脑中电光一炸。

    “怪不得!”谢琅琊想起初见她时,她还是一张僵硬的伪造的脸:“你盯着「蝴蝶泉」说了句‘不是’!”

    “可恶!”经过连番激战,安子媚的身体已经到达界点,方才在圣水池中浸泡那么许久,都没有捕捉到那灵气:“将供养之水以极限的水量瞬间灌注「碧月珠」,会让它爆碎的!”

    “爆碎?”谢琅琊一拉「长虹」,凌空旋转,冲进狂瀑般的大水:“那不是毁掉了吗?”

    “不!”安子媚紧紧一握粉拳,浑身透湿,此刻也不顾了,盈盈胸脯紧贴在谢琅琊身上:“「碧月珠」只要灵气不散,爆碎了亦能飞快重组!”

    谢琅琊一甩头,崩开大片细碎水珠:“东华那混蛋!”

    他瞬间明白了,法眼中神光流转,在凶猛大水中飞快穿梭:“他是想用这个方法,让「碧月珠」抽离温人凤的掌控!”

    要不然那珠子始终悬浮在温人凤身边,想动手实在牵制!

    谢琅琊驾驭「长虹」,再冲一道狂流,迎风破开大片水花。

    迎着他的血瞳,一片光明形成圆弧状,极大鼓胀起来,砰然一碎。

    强风挟带滚滚碎片直冲过来,将谢琅琊拍打得仰起下巴,骨骼阵阵作响。

    他肩膀上忽然一重,睁眼一看,安子媚暂借他肩膀的力道迎风站起。

    “喂!”谢琅琊一张口,疯狂的水柱纸冠气管。

    “就看谁能抢到重聚的「碧月珠」了!”安子媚微微躬身,纤腰抬起,作箭矢之形:“借我一分力!”

    这丫头真是好大的执念!

    谢琅琊血瞳一转,眼下情况分明是莲雅与东华一伙,背叛了温人凤。

    他们所属不知是何势力,肯定不是好鸟。

    若威力无穷的「碧月珠」落在他们手里……

    谢琅琊剑眉一凝,肩膀蓄力,宛若铁石:“去吧!”

    安子媚咬紧唇瓣,猛地一按他的肩膀,借力冲向滚滚大潮。

    娇小倩影立刻埋没水中,只剩下一团被水光击打粉碎的影子。

    这片暴雨铺天盖地,仿佛永不停息般,谢琅琊被浇得睁不开眼睛。

    他已握了许久的拳头,呸地啐出一口水,化拳为掌,扬手就是一道黑光。

    黑光遇水而炸,扯成无数光线,团团围绕住「长虹」。

    这个暂时的真气护罩发出巨大闷响,被大水冲刷得震颤不止。

    谢琅琊超人的感官也一阵飘摇,真气感应忽近忽远,来回乱撞。

    他一抬眼,只能看到一片狂乱水柱:“这丫头冲到哪儿去了!”

    “嗡!”

    正在此时,小咕从他脑后一伸眼珠,啪地贴在他眼前:“这水不对!”

    谢琅琊正被巨大闷响弄得阵阵耳鸣,这圣水池的水能量蕴含有这么大吗?将他的感官搅得一团乱!

    “什么?”他大声道,仿佛耳聋的人般。

    小咕伸出两截触手,将谢琅琊的脸一拉,啪地与眼珠相贴:“能量太强了!跟上次所感应到的圣水池水不一样!还有!”

    它知道谢琅琊现在耳鸣激烈,干脆扯了他的耳廓,贴近吼道:“正在凝结成块!”

    还没等它说完,只听轰的一声,「长虹」狠狠地撞上了什么坚硬的东西。

    「长虹」痛吼一声,身子一歪,斜斜地蹬弄四肢,强力拉扯回正。

    刚一回正,「长虹」又是迎面一撞,被弹开百十步。

    「长虹」兽性爆发,当时急了,烈吼一声,奔着前方撞击过去。

    “「长虹」!”谢琅琊奋力一拉,真气凝成一条劲绳,勒住「长虹」往后一撤。

    天狼微微一斜,划了个圆周,正好把谢琅琊侧身对向撞击方位。

    一道坚硬触感疾速擦肩而过,冰冷彻骨。

    谢琅琊身子一个前折,抓紧「长虹」刚硬的皮毛。

    他定睛一看,周围结了无数道冰川般的巨大冰柱。

    一股剧烈挤压的压迫感袭来,谢琅琊一侧肩膀,避开直接被压扁肩胛骨的角度。

    没错!

    大水正在飞速凝结成块!

    眨眼间,空间越来越小,空气也如枣核般剧烈收缩。

    谢琅琊一偏头,额角挤破一丝血痕:“不好!”

    他策动「长虹」,向着还没完全结成冰川的水瀑处冲去。

    结冰的速度紧贴着谢琅琊的速度,他猛地一拽天狼,斜过身子,成平行之形从水瀑中一线穿出。

    就贴着他的后颈,冰柱猛地合并,合成一片寒气森森的坚硬柱子。

    “呼!”谢琅琊猛呼一息,真气一扩,将声音扩大到虚空范围:“安子媚!”

    到处都是不可抑制的结冰声。

    不过瞬间,谢琅琊再环视四周时,已被冰川包围了。

    他急切搜寻安子媚的影子,寒气猛扑侧脸,仿佛利刃刮割。

    “叮!”

    谢琅琊猛一转头,只见冰川闪闪之处,一片刺眼欲盲的雪白反光猛然炸开。

    几道纷乱影子围绕着一颗布满碎纹的光球,破风疾速冲出。

    “过去!”谢琅琊眼瞳一睁,立刻催动「长虹」赶了上去。

    还没到眼前,纷乱的影子乍然分开,如同一团抱成团的蛇被沸水迎头一浇般。

    谢琅琊迅速起身,踏着狼背直冲而起,一把将一道倩影接在怀中。

    他旋身下降,疾风将他凌乱推出。

    一声狼啸迅速赶上,「长虹」看准方位,猛冲了一个弧度,将谢琅琊接住。

    谢琅琊灌了满口水风,又被冰川锐利的寒气刺伤眼角:“安子媚!”

    安子媚紧紧捂着眼角,眼珠沁血,红了大半。

    “混蛋……”她的声音微微发抖:“温人凤那个老不死的……”

    “你怎么了?”谢琅琊见她指缝沁出血花,不像是大伤,可是一搭她的手腕,气息混乱到无法遏制。

    “他竟然知道我的牡丹印……”安子媚眼珠转动,充血的程度甚为骇人:“他知道我的牡丹印,是诅咒的法门!”

    诅咒!

    谢琅琊头皮一麻,他想起来了,安子媚说过她的出生是被诅咒的!

    连她的名字也带有诅咒!

    这诅咒的法门,原来是在那颗牡丹印上?

    “三次……”安子媚声音微含泣音:“三次都失手……”

    她一心所抱的愿望,就像是被命运之手无情戏弄一般,连连错失。

    谢琅琊一见她眼中水光,本想这次看她能否夺回「碧月珠」,总不要让那珠子落进莲雅那伙来历不明的人手里,但是……

    无论如何,他可不想见女孩子哭。

    “「长虹」!”谢琅琊再不顾其他,血瞳一扫,看见一线最后遗存的水光:“冲出去!不然会被冰川挤碎!”

    「长虹」一声长嘶,染血的皮毛迎风狂舞,直奔那一线水光而去。

    谢琅琊抱着安子媚,压低身子,全身伏在狼背上,一声轰响直钻进他的耳膜。

    他耳垂滴下细碎的血珠,落在安子媚苍白的脸上。

    她被击中要害,比连番激战过后还要耗神,微微睁眼,清澈的银眸静静盯着少年:“你会笑话我吗……”

    莺声燕语,虚弱得像是受伤的小动物。

    “乱想!”谢琅琊猛一抬头,身边扑啦啦飞过去无数尖锐的冰碴:“我不会笑话你!”

    他扭头一看,冰川满世界扎起,仿佛是蛮荒时代冰雪不开的景象。

    “凝结成块……”谢琅琊喃喃,一咬唇瓣,吸了满口碎血。

    这个方法有效地让他冷静。

    “「碧月珠」……”他一开双腿,跨乘在狼背上,「长虹」已经冲上黑暗云端:“究竟是谁拿到了?”

    正在此时,远处冰川传来一声爆炸。

    谢琅琊掉转方向,迎面扯碎一片黑云,月光极冷,照耀在他冷峻的脸上。

    只见冰川之上猛地冲出一道巨大黑影,巨翼大开,发出极其凄惨的哀鸣。

    仿佛一只受伤的大鹏般,黑影猛地折倒,沿着轮廓扯开无数碎片。

    谢琅琊俯身低喝:“「长虹」,接近点!”

    「长虹」飞身冲出百丈,也不用太近,这般距离就能明晃晃看清。

    看清那沿着天际线汹涌涨起的血影,乌压压一片,成围死之态。

    两道人影悬浮高空,背后便是无边血影,沉沉一股压迫气势。

    其中一人手臂微张,托举出一团碎纹纵横的光晕。

    谢琅琊心里咯噔一下。

    “温人凤潜心修炼那东西,如今反而拖住他的手脚,让他的修为不得完全发挥。”黑云汹涌的另一端,谢琅琊听到莲雅的声音乘风扩散。

    “也不知他究竟图什么。”东华的声音虽然嘶哑,但充满了毒辣笑意:“尊者,这一剂「凤凰泣」下的好,化大水为冰川,气息瞬间压迫,那怪鸟肯定更拖温人凤的手脚!”

    “呵,此毒没能对付得了谢琅琊,也算遗憾。”莲雅声音沉冷,一声风响,拂袖侧身:“都没什么价值了,将这片地域全部化虚吧。”

    [就 爱中文,92中文,9爱中文!]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