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乡村小说 > 逆血真邪最新章节 > 逆血真邪最新章节列表 > 章八十五 无形之敌
    在「长虹」的舔舐下,谢琅琊腿部翻卷的皮肉渐渐泛出暗粉色,改变了外绽的形状。

    谢琅琊单手勾着它的脖子,剧痛对他而言已经习惯。

    尽管如此,他的呼吸还是一颤一颤的,似是下一口气就接不上。

    谢琅琊缓了口气,额头上满是细密的冷汗,定定看着虚空。

    突然,他握起铁拳,狠狠砸在地面上。

    拳头正中一块碎石,形状本来还算完整,一击下去,崩成一片碎末。

    几块碎末喷洒在小咕身上,它动也没动,只是抬起大眼珠看他。

    “我要把能量晶石夺回来。”谢琅琊深吸一口气,胸腔里散开一团寂静燃烧的火焰,比愤怒更深的是悲哀。

    让他无法停下自己的悲哀。

    顿了顿,小咕淡淡道:“的确,如果你全身能量都在的话,不至于这样。”

    谢琅琊侧眸看了它一眼,眼角一闪,侧抬起头看向天际。

    一团银光如碎裂的陨石般落下,落地激起一环涟漪形状的光圈。

    “嗒嗒嗒——”

    一阵轻盈急促的脚步声快速接近,安子媚凌空飞跃了好几次,让这段距离再缩短。

    她赶到谢琅琊身旁,双膝着地,身子一下子前倾过去:“喂!”

    她一着急,声音里那股娇蛮劲头就挡不住,说什么话都像是要跟人打架。

    谢琅琊微微一缩身子,两人的脸险些撞上:“我没事。”

    安子媚急喘着,丰满的胸脯不停起伏,这个角度正好显出一痕雪脯、一点玉沟。

    谢琅琊收回视线,拍拍额头,她急切的目光热烈如火,看得自己也莫名发热:“我真没事。”

    安子媚喘了几下,呼吸一颤,硬生生吞下一点哭腔,猛地翻身坐在地上:“你死了才好!”

    谢琅琊微微一僵,挠挠额角:“呃……为什么?”

    女孩子急上心头,说的话往往娇蛮不讲理,没有任何逻辑可说。

    对着这般急火下催生出来的一声娇蛮言语问“为什么”,谢琅琊也是够了。

    安子媚咽喉一噎,狠狠白了他一眼,炸了毛的小鹿般一扬下巴:“让我自己离开,你装英雄啊?你也太小看我了,你说!你是不是心里一直看不起我的!”

    “我……”谢琅琊一愣,从方才寒流袭身的剧痛中抽离,便要对付女孩子的痴心:“没有没有。”

    安子媚目光一转,看到他腿上骇人的伤口,才觉自己情绪失控了,这种情况下无论如何不该吼他:“你……要不要紧?”

    “没事,异化的寒气已经流出去了。”谢琅琊拍拍「长虹」的头部,它贴过柔软的耳朵来一个劲儿蹭:“你真是吓我一跳。”

    安子媚沉下目光,看着手上滚滚缠绕的银丝。

    掌心交错着无数血红的勒痕,刚才真是用力过度了,那样一招极限的傀儡术,她真的很少使用。

    “不过也不算太惊讶,”谢琅琊动了动腿部,伤口撕裂的血肉已经基本重合,薄薄连成一层:“你这丫头听话才是奇怪了。”

    安子媚撇撇嘴,挪了挪身子,探头看他的伤口:“说的你好像很了解我。”

    “也算差不离吧。”谢琅琊轻笑一声。

    安子媚看着他坚毅的笑容,顿了顿,轻轻砸了一下他的肩膀:“笑笑笑,你的笑容也是凝固的啊?不知道疼吗?”

    “疼是疼。”谢琅琊揉揉「长虹」的皮毛:“但是我又哭不出来,那还不让我笑?”

    安子媚心里又是微疼,又是着恼:“你这人真是讨厌。”

    谢琅琊撑起身子,沉静调息,将全身错乱的真气压入血脉:“子洛怎么样了?”

    他转过头:“听说你把他整个扯碎了?”

    “没错。”安子媚握起粉拳,一砸另一边掌心:“虽然是下了诅咒的,但傀儡术操纵的人偶都异曲同工。沿着每一处关节将其撕裂,就算是内中灌注的精气也无法填补。”

    “这就是杀死人偶的要义?”谢琅琊微微挑眉。

    安子媚点点头,回想方才电光火石的瞬间,也有点后背发凉:“那种极限的傀儡术也算是一种禁忌,因为一旦有一点错失,就是自杀。所以我娘教了我之后,教导我不到万不得已绝不要用。”

    谢琅琊想了想,握住「长虹」巨大的狼爪,借力翻身而起:“你一点都没有辜负你娘的教导。”

    “哎?”安子媚抬起头来,银发随风轻舞。

    “你很优秀。”谢琅琊向她伸出手:“她会为你骄傲的。”

    安子媚看着他伸过来的手,眼神一闪,一丝微妙的光瞬息消失。

    她借着谢琅琊的力气站起来:“若说让她骄傲的话,等我夺回「碧月珠」再说吧。”

    “「碧月珠」。”谢琅琊眼神微凝,拍拍轻蹭着自己腿部的「长虹」:“我不要紧。”

    「长虹」睁着水汪汪的绿眸,巨大的身子比谢琅琊高出两头,却像个小狗狗一样温顺地贴着他。

    谢琅琊看了小咕一眼:“还是去看看比较好。”

    小咕抬起大眼珠:“你是担心子洛像上次那样逃脱吗?”

    “强大的不是他,是他背后的操纵者。”谢琅琊沉声道,试着迈了迈脚步,剧痛沉淀到每一寸筋骨深处,但行动无妨。

    他领头走向那个陨石坑般的巨大碎纹,站在边缘,顺着扭曲的弧度探头看去。

    碎石乱沙之间,散落着无数的碎块,浓烈的腐烂木头的腥气简直要夺走呼吸。

    每一个碎块上都扎着凌乱的丝线,乱糟糟缠了无数。

    “已经完全不是人体了。”谢琅琊身形一转,轻盈地顺着大斜坡滑向坑底:“你还能判断出他是否被干掉了吗?”

    小咕绕着他的肩膀一起下来:“好像有点困难。”

    安子媚立在漩涡边缘,抱臂道:“没问题的,只要是中了傀儡术的人偶之身,用这种方法击中后必死无疑。”

    她凌空一跃,落在谢琅琊身边:“操纵人偶的精魂就在于这无数丝线,丝线全都扯开了,操纵者手中的线也会失去能量。”

    谢琅琊定定盯着满地狼藉:“听起来像是万无一失。”

    小咕歪了歪眼珠。

    谢琅琊耸耸肩:“不过‘万无一失’这种词不要说,太过自信一定吃亏。”

    安子媚咀嚼着他的语意:“现在还怀疑子洛是否逃脱了,是不是有点杞人忧天?”

    谢琅琊目光停留在满地碎块上,转过身去:“多小心总没错。”

    他一转身,守在坑洞上方的「长虹」突然一声狼嗥,朝着一个方向迅猛奔去。

    谢琅琊迅速和其他人对视一眼,快不及眼间已经跃身上去。

    安子媚紧跟其后,不禁惊叹:“你受了伤还这么快!”

    谢琅琊头也不回,紧跟着「长虹」的影子,只是冲她打了个响指示意赶快。

    「长虹」足踏疾风,已快奔跑到断崖边缘,突然凌空一跃,猛地扑向一团黑暗。

    夜色仿佛抽动了一下,残余在风中的鬼哭般的声音忽高忽低,来回冲撞。

    “嗷呜!”

    「长虹」猛合利齿,发出一声巨大的咬合声,将什么东西一口咬得撕裂。

    它扑住的地方明明只有一片黑暗,连个鬼影子也不见,它却低吼连连,坚决不松。

    谢琅琊身影一闪,迅速赶到身旁,刚再近一步,忽觉风向有变。

    他猛一抬手,拦住旋转落下的安子媚:“等等。”

    安子媚被他一拦,轻盈飞步差点没收住,踮起脚尖微微一晃,向后一退:“做什么?”

    谢琅琊耳廓微动,血瞳凝寒,缓缓转动头部。

    风向细微的变化被他捕捉到了,但这变化忽近忽远,方向不停摇摆,让他无法锁定变化的来向。

    就在谢琅琊眼前,「长虹」死死咬着一团虚空的黑影,刚才虽然传来了清晰的撕裂声,但夜色仍是浓黑。

    没有血滴喷洒。

    “「长虹」!”谢琅琊只觉不对,这景象太诡异:“松口!”

    「长虹」正爆发了野兽扑食的本能,口中发出嘶哑的低吼,身子不停甩动,像是有东西激烈发力,想要将它甩开。

    此时,风向细微游离的变化形成了混乱的响声,扑打在谢琅琊耳朵里,像一团团纠缠不清的鬼泣。

    谢琅琊满眼只有夜色,到现在他也不知道「长虹」到底咬住了什么。

    看不见的对手!

    这才让谢琅琊浑身发冷,连头皮都微微发麻了。

    “松口!”他扬眉一喝,身形化光,轮廓一个模糊,眨眼间已经抢上前去。

    居然有东西比他更快,谢琅琊身形一闪的瞬间,一道半透明的气流迅猛划过空气。

    没有光亮,只是一道半透明的气流,似是月光反射造成的幻觉。

    “撕拉!”

    一股热血迸溅开来,糊了谢琅琊满眼。

    他几乎被这热血灼伤,胡乱一抹,只听「长虹」痛号一声,巨大的身子飞弹开来。

    谢琅琊身子一顶,恰恰被它迎面撞上,抱成一团,疾速摔飞。

    他在地上划出一长条痕迹,碎石将他后背磨得血瘀一片。

    “琅琊!”小咕的声音猛地传来,只是一声极其短促的呼唤,这尾音居然都被截断了。

    谢琅琊翻身而起,迅速按住「长虹」的皮毛,一股热血如流渗出,将他的肌肤都灼伤了。

    他一抬头,截断小咕尾音的是又一段半透明的气流,在惨白月光的映照下,几乎就是幻觉。

    擦的一声,谢琅琊鬓边寒风一掠,侧脸撕开一道血痕。

    血珠凌乱滴落,风中扯碎。

    这是……锋刃!

    谢琅琊微微一愣,血瞳现出一圈混乱的漩涡。

    他还是什么都看不见。

    完全看不见的对手!

    [就 爱中文,92中文,9爱中文!]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