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乡村小说 > 逆血真邪最新章节 > 逆血真邪最新章节列表 > 章五十五 不能死的人
    谢琅琊的世界一片黑暗。

    失血过多的燥热感褪去,涌上来的是铺天盖地的酷寒,仿佛全身腐烂成了白骨。

    从黑暗最遥远的边界,荡开一片幻觉。

    谢琅琊怎样也看不清莲雅美丽的面庞,只看到一片夺命的锐利光芒刺向了她。

    这画面反反复复,在黑暗中梦魇似地旋转着。

    谢琅琊只能看到光芒爆炸后的一片血光,完全遮蔽了莲雅温柔的容颜。

    是她的血吗?

    她受伤了吗……

    谢琅琊拼命想起身,想去确定莲雅的安危。

    他像一条失水的鱼儿般,死命想张开嘴,呼喊师尊。

    但他什么也感觉不到,不知身体在哪里。

    极度沉沦的黑暗中,忽然炸开一声飘渺的幻听。

    “咕噜——”

    仿佛寂静无比的水面,突然吐出一个水泡般。

    随着这声“咕噜”,谢琅琊仿佛感觉到一声震动。

    这震动带来了抽丝般的痛觉,一丝丝疼痛很快扩大,沿着经脉骨骼的形状延伸。

    疼痛组成了身体的轮廓,还有剧痛不断涌起,将身体填充丰盈。

    无边黑暗中撕开一道裂缝,透进一丝微光。

    谢琅琊本能抓寻,一抬手,沉沦的黑暗被打破了。

    有一团柔软的东西趴在心口,“咕噜”的声音接连不断,就从那个方向发出。

    谢琅琊渐渐感觉到心跳,每跳一下仿佛就裂掉一根胸骨那样痛。

    “咳……”他发出一声溺水般的咳嗽,沙哑得像是咽喉里有一把沙尘:“咳咳!”

    柔软的东西顿了顿,加劲发出“咕噜”的声音,一股热流源源注入心口。

    谢琅琊身体的知觉不断回归,一道尖锐的刺痛冲上胸腔,几乎一下子就把他的心脏撑裂。

    他猛地一折身子,吐出一口浓稠的淤血,落地发出血腥的热气。

    吐出这口淤血,呼吸一下子通畅了,谢琅琊再度重重倒回去,全凭本能大口**着。

    冰冷的夜风滚滚灌入他的胸腔。

    他没有落地,而是落入了一个臂弯。

    柔软轻盈,被他压得一晃,但还是稳稳托住了他。

    一股清香钻进谢琅琊鼻息中,仿佛有通顺呼吸的奇异功效,他喘得更平稳了些。

    “琅琊?”莺声燕语忽远忽近,在耳边绕出耳鸣似的回声。

    “师……”谢琅琊张了张惨白的唇瓣,没有叫出来。

    不,不是师尊身上的清香……

    “喂,谢琅琊!”一阵拍打落在脸上,手劲不小,拍他的人肯定急了。

    谢琅琊艰难睁眼,眼睫上沾满了黏稠的碎血。

    一张清俏容颜映入眼中,渐渐清晰,焦急得要吃人似的莺声也清楚了:“吓死我了!”

    莺声不仅清楚了,而且有些震耳朵,谢琅琊被震得太阳**嗡嗡作响,反而被逼的清醒了。

    他又吐出一口淤血,手上胡乱摸了摸,才找到着力点,费劲地撑起身子:“……安子媚?”

    安子媚长长松了一口气,整个身子险些软倒:“我就知道……我就知道你不会死的!”

    她的声音里有纯粹的欣喜,没有一丝做作的成分。

    谢琅琊抹去眼睫上的碎血,使劲睁了睁眼睛,血瞳渐渐聚光。

    环视之下,周围一片草木折断、碎石狼藉。

    “那是……”谢琅琊定睛一看,崩碎了一半的断崖残景中,散落着大片扯碎的雪白筋肉,仿佛一滩滩腐烂的白肉。

    “我来的时候就这样了。”安子媚摇了摇头,扶起他的肩膀,玉手撑住后背:“我给你输送些真气,别动。”

    “你……”没等谢琅琊说话,一股暖流沿着脊柱扩散,融入经脉,僵冷的体温缓缓恢复。

    “哼,还不是看你一副找死的样子!”安子媚撇撇嘴,低下头擦擦眼角,掩去眼眶的微红:“伤这么重,竟然抛下众人就跑了。”

    谢琅琊坐在地上,有些失神地喘着粗气,头痛欲裂,拼命回想着方才的状况。

    他开动了兽爪,要杀小咕。两个怪物的武器碰撞到一起,炸开了一片强光……

    然后……

    “我踩空了……”谢琅琊紧紧捂住额头,突然拿开手:“我不是摔下断崖了吗?”

    安子媚心里一惊,十分后怕地看了一眼断崖:“要是真摔下去了,你连个骨头粉末都找不到……”

    夜风拂动谢琅琊纷乱的青丝,发冠早已断了,一头青丝都披散下来。

    心口上的一团柔软……

    谢琅琊灵光一闪,一把握住还扩散着暖流的心口,心跳的感觉淡淡传来。

    “……小咕?”他喃喃道,方才难以抑制的猛兽般的凶暴,在心口暖流的萦绕下,化作一片苍白的沉静。

    “哎?”安子媚双膝触地,躬身靠近:“你说什么?”

    谢琅琊的眼神凝固着,残留着失神的灰白,四下乱看,只看到碎石中间的筋肉碎片:“难道……”

    刚才自己的确是要杀它,铁了心的。

    但是当正常的思维回归后,谢琅琊对它的反应不是残留着狂暴和愤怒,甚至连责怪的感觉也没有。

    而是担忧,发自心底的深深的担忧。

    “你……”安子媚叫了几声他都不理:“你在找什么啊?”

    “他在找我。”

    一个嫩娃娃似的声音传来,谢琅琊后背一挺,仿佛隔了一世都没有听到这个声音了。

    安子媚循声看向他身后,惊讶地一屁股坐在地上:“这……这是什么东西?!”

    谢琅琊缓缓转过头,残留着血痕的脸庞看上去坚毅而沉静:“小咕……”

    小咕的身体比原来小了一半,形态也有些扭曲,只有大眼珠依旧纯澈:“我不会让你死的。”

    谢琅琊微微睁了睁血瞳:“是你……把我从断崖下拽上来的?”

    小咕点了点眼珠:“我只是担心我自己的生存,你死了我也完蛋了,所以我不会让那种事发生。”

    谢琅琊静静与它对视,沉静的眉眼渐渐弯起,眯起眼睛,发出来自心底最深处的苦笑:“哈哈哈……”

    他扶住额头,眼眶有些微热:“你这混蛋……”

    安子媚好奇大过惊讶,试着靠近,伸手碰了碰那柔软的小东西:“你……你是什么有神性的动物吗?典籍我也读过不少,从来没见过……”

    “除了他,”小咕扭过眼珠:“你是第一个看到我形态的人。不知道这样安不安全,必要的情况下,我会解决掉你的。”

    “啊?”安子媚瞠目,忽然恍悟地砸了砸粉拳:“哦!这个声音……不就是那次在我身后……”

    “我跟你摊牌的那次,”谢琅琊的声音始终清淡平静,仿佛大难过后的云淡风轻般:“在你身后的就是它。”

    “是……”安子媚蹲在地上,仔细瞧着那柔软的小家伙:“是你的宠物吗?”

    “这玩意只能叫寄生的虫子。”谢琅琊斜眼看着小咕:“喂,你不知道刚才我要杀你吗?”

    “那种情况下还能不知道吗?”小咕用小短手掐着身子:“但是没用的,你再怎么狂乱,我也不会让你死,当然更不会让我自身受到损害。”

    谢琅琊拨了拨凌乱的发丝:“真是败给你了……即使要杀你,最后还是这样跟你促膝说话……”

    缓了下神,他抬起头来,看向安子媚:“真想不到你会来。”

    安子媚站起身,背着双手:“别自作多情了,我只是……”

    见她微微红了脸,谢琅琊压低了下巴:“只是什么?”

    安子媚瞪了他一眼,轻轻踢开一块碎石子:“那个若叶导师领人到处感应真气找你,还没感应到呢。你别再发神经了,赶快去治伤。”

    “那你是怎么找到我的?”谢琅琊不紧不慢,生死一线他刚才都尝过了,现在什么也不着急。

    “我对人的气息有天赋的感应,即使没有真气辅助的情况下也能准确定位。”安子媚抬头看了看淡红色的月亮:“更何况你与我的人偶呆在一起很久,有了人偶做媒介,我就更清楚了。”

    “呵,”谢琅琊撑起侧脸,淡淡一笑:“血统纯正的人形师,真是名不虚传。”

    他沉了沉血瞳:“你的心愿呢?忘了自己的大事了吗?”

    “当然没忘。”安子媚白了他一眼:“别以为你自己多重要,我才不会为你影响我的大事。那老贼陪同三个贵客去另一处阁楼密谈了,云楼还在收拾残局。来往人太多,我现在就算下手也不好动作的。”

    谢琅琊沉吟了一下,映着月光坐在一片狼藉中,那模样落寞孤绝:“还是那句话,我不会阻挠你,你自己小心。”

    “哼。”安子媚眼神一闪,连忙眨眨眼睛,转身走出几步,侧头冷笑道:“你就算想阻挠我,就你现在的状态,可能吗?”

    “还是绰绰有余的。”谢琅琊淡淡道。

    虽然重伤,但是咽喉的花纹与他生命同体,即使不用真气照样可以开动。

    它喷发出的是恶魔的力量。

    安子媚抿唇不语,蓦然一甩衣袖,疾步离开,但是回头看了好几次。

    “喂!”她远远喊道:“还不快去治伤,真的等死啊?!”

    谢琅琊静静看着月光,只是哼笑了一声:“这丫头……”

    “她给你输送的真气还是很有用的。”小咕看她走远:“帮你稳定了血脉。”

    “小咕。”沉默了一下,谢琅琊轻唤道。

    “什么?”小咕侧过眼珠。

    “我们谈谈吧。”谢琅琊的血瞳吸收了月光,一片阴影:“关于我师尊。”

    “你现在冷静下来了吗?”小咕道。

    “嗯。”谢琅琊淡淡点头:“我失去了七条经脉的血量,现在冷静得很。”

    [就 爱中文,92中文,9爱中文!]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