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乡村小说 > 逆血真邪最新章节 > 逆血真邪最新章节列表 > 章四十九 目的
    “真的吗?”小咕从谢琅琊领子里冒出一个小眼珠来:“你从没见过掌门?”

    “真的啊。”谢琅琊步履轻快,也不是吃了多么补身子的好东西,只是跟莲雅相处,自己就哪儿都舒服了:“正如师尊所说的,掌门那可是一百年见不了一回,总是闭关清修,门派中事务一律交给四位导师打理。”

    小咕察觉到他一身轻盈,心里十分通顺,几乎都要哼着小曲儿了:“吃了藕夹就让你这么高兴吗?”

    谢琅琊从来都是行走如风,姿态冰冷,这回不仅轻快,而且是蹦上了屋舍前的台阶:“跟师尊在一起就高兴啊。”

    小咕眨眨眼珠,没有理会:“说起来,你们掌门既然百年不见一回,看来并没有起到什么掌门的作用,那为何要他?”

    谢琅琊嘶了一声,左右看了看,夜色清净无人:“我说,你的嘴巴老实点,还给我添话柄。”

    小咕搭在他领子边缘:“你怕了?”

    “倒不是怕,心存敬畏总没错。”谢琅琊换了正常姿势,走上台阶,伸手去摸腰间的玉佩:“「玄莲山庄」掌门,是传说中当年封印四大凶兽的七位高手之一,在「扶风大陆」高登神坛,敬畏他是应该的。”

    “四大凶兽……”小咕罕见地用了沉吟的语气。

    “古书里应该记载着吧?关于「扶风大陆」的历史。”谢琅琊握着玉佩,往门上孔洞中伸去。

    “你还问我,”小咕的声音微微放低,似是在沉思中抽空来损他:“看来到现在你还没有将天灵中的知识,全部梳理通顺。”

    “我已经在努力了,正在逐步完成。”谢琅琊撇撇嘴:“我要是也能把疲劳感转移给你,我也来个一夜读完五十本古书的壮举。”

    说话间,他手上的玉佩已经接触到孔洞。

    但是谢琅琊没有将玉佩按进去,动作一顿,眉宇间的笑意消失了。

    ……有动静。

    有真气微不可察的流动从屋舍中隐约散发出来。

    谢琅琊血瞳轻闪,侧耳一听,寂静夜色中划过一丝微弱的风声。

    有什么东西极轻极快地划过空气。

    谢琅琊耳廓一动,足下一转,闪电般转身面向一个方向。

    那声微弱风声正好擦过他耳边,晚动一步,就会擦肩而过,看不到了。

    谢琅琊反手将玉佩一抛,飞身而起,玉佩正好落入腰间。

    眼前一丝光影飞速掠过,他一步抢了上去,挥手一记拳击。

    这般速度下,谢琅琊用不着开动真气,单凭力气就可以了。

    “咣当!”

    那东西掉在地上,看来不重,响声只是一下。

    谢琅琊落在地上,凝眸四下看去,月下色风摇草木,远处松涛成影,落下连天黑暗。

    他眼角凝聚冷光,看着一片寂静的夜色,手指一勾,将那东西拉到手里。

    是那个人偶。

    谢琅琊探头一看,门窗都好好的,没有打开的痕迹。

    也就是说,这人偶是穿透了空间,凭空飞出来的。

    不,不是凭空。

    这个想法与一串细微的沙沙声同时出现,谢琅琊疾速转身,满眼都是夜风摇曳的树影。

    但即使都摇曳着,他也一眼看到了一处树丛有异。

    “那里有人。”谢琅琊一摆衣襟,如流星般高高划过半空。

    骤然响起的草木沙沙声,与周围声音都不是同一频率。

    这感觉,就像是那日自己与莲雅在浣衣房练功,门外花草中响起的躁动一样。

    谢琅琊在翻身落地时,心中已有了大概轮廓。

    “嗒嗒嗒——”

    一阵轻盈脚步快得不可思议,像是青蛇飞滑过树丛中。

    谢琅琊落地便追,一个弹跳,如叶间黄鹂般一步赶上。

    他一把抓住眼前一个人影,两人速度都太快,突然一个拉扯,彼此踉跄蹭了好几步。

    “行了。”谢琅琊凝起剑眉,虽是冷冰冰的,但是面对女孩子,他总是有些惯常的无奈:“你那点力气挣不脱我的,别闹了。”

    那人影一晃,转过一张苍白清俏的小脸,月光照亮一片怒气冲冲的神色:“放手!”

    “不行,放手你就跑了。”谢琅琊将安子媚拉了几步,避开夜风直吹的风口,那姑娘像个小鹿似地在自己手里胡乱挣扎:“你看你,说了你挣不脱,还白费力气。”

    “哼!”安子媚从僵硬的身体状态中恢复了很多,有了表情,头一个神色就是对谢琅琊报以要咬他一口般的嗔怒:“你的手是铁夹啊,抓这么紧!不跑就不跑,我又不心虚。”

    听着这与以往截然不同的语气,谢琅琊轻笑一声,松开手来:“哦,这个才是你原本的性格吧?看来你假装安子媚那样文静温顺的,也挺辛苦的。”

    安子媚的神情也是大有不同,眉眼间一股鲜活的清气,像是个高傲的小鹿般,随时都会拿鹿角撞人:“没空跟你耍嘴皮子。”

    她看了一眼谢琅琊手里的人偶,伸手要夺:“给我!”

    谢琅琊更快,一抬手,让她扑了个空:“我说呢,能不开门窗就把这玩意弄出来,也就是傀儡术之类的了。”

    安子媚又一抢:“你怎么说话不算话啊!”

    谢琅琊身子一转,轻松躲开:“我?我怎么说话不算话了?”

    “你说过,那个女弟子没事了,你就会把人偶还给我!”安子媚扑了两次空,有些气结,**一扫,用力踢过来。

    虽是少女嗔怒动作,但这一记腿风迅捷有力,刮起一股力道不小的气流。

    谢琅琊闪身躲开,跟自己比,她的速度如慢放一般:“没说不还给你啊,我刚出了禁闭,这不是才喘一口气嘛。”

    “那女弟子痊愈的消息传了好几日了,我等了许久,你也没动静。”安子媚满口一说,全是她占道理:“你就是想耍赖!男人都不是什么好玩意。”

    “哎哎,”谢琅琊无奈一笑,虽然与她对峙,但心里没什么恶意,更像是逗弄炸毛的小动物:“越说越来劲了,那女弟子痊愈时我还在禁闭中,我也是出来了才被若叶导师告知的啊。”

    他抛了抛手里的人偶:“就这么几天,你性子也太急了。”

    “你多管闲事,牵制我的力量,现在还耍嘴!”安子媚挽了挽袖子,一副泼辣气势:“仗着你修为厉害欺负我是吗?姑奶奶不是好惹的!”

    好厉害的嘴!想来她从前假装安子媚,也曾言语如针,把自己呛得甘拜下风。这会儿这泼辣声口都出来了,看来是真急了。

    谢琅琊眼见她又挥过一只粉拳来,娇嫩嫩的却也不输力道,身形一侧,一把抓住她的手腕:“你现在能踢能打,身体没受什么影响啊。”

    一翻身,他退开三步,已经准备将人偶抛给她:“就急在这一时,你也真够说的。”

    “我最重要的日子马上就到了,岂能让你拖我的后腿!”安子媚跺脚道:“还给我!”

    “最重要的日子,说的你像是要出嫁了似的。”谢琅琊眼见她脸一红,这么容易害羞,看来也不过是个清纯少女。

    不过他心里微微一沉,准备抛去人偶的动作也停了一下。

    最重要的日子?

    她说过,她混入「玄莲山庄」中是为了一个心愿。

    为此不惜费这么大功夫,占据人身,伪装面容。

    谢琅琊心里火花一闪,将人偶半空中生生收回:“怎么,你实现心愿的时候要到了?”

    安子媚气恼地叹了口气,收回准备接着人偶的玉手:“谢琅琊,你要逼疯我是怎么着?我说过我不会伤人,你也当什么都不知道不就得了。”

    “说的也对,但是姑娘来头太大,我不得不多想想。”谢琅琊悠闲背手,走过她身边,这般距离下她都无从下手:“血统纯正的人形师,「扶风大陆」已经少有听闻了。”

    “知道我来头大,就别惹我。”安子媚嘴上说着高傲的话,对于任何方面都胜她不止一筹的谢琅琊,却一时毫无办法:“我虽然打不过你,但你若真误了我的事,我拼了命也不会放过你的。”

    有这么严重?谢琅琊心里吸了口凉气。

    虽是与她对峙着,谢琅琊的思绪一刻也没停过,将她话语中的点滴线索连成一片。

    最近能称得上大日子的……

    等等。

    谢琅琊脸色一沉,拿着人偶的手背在身后:“你这么着急,是因为七日后就是掌门的生辰贺典了吗?”

    安子媚眉眼突变,冷不丁被戳中心头,表情的变化是如何也掩盖不住的。

    她抽了抽唇角,立刻否定:“不是!”

    “否定太快,反而说明你心虚。”谢琅琊肩膀一错,碰碰她的肩膀:“你的所谓心愿,是不是跟掌门有关?”

    安子媚心慌意乱,被那个冷冷的少年连番问中心事,一着急,又急着否定:“才不是!”

    问到这里,谢琅琊已经心知肚明,看了一眼手里的人偶:“我说姑娘,你胆子太大了点吧?你这点修为对付我都难,更何况「玄莲山庄」的掌门?”

    “不……”安子媚结巴了一下,心里波涛涌动,声音微微变了,眼圈也微红:“不用你管!”

    “我还真要管。”谢琅琊一脸冷肃:“听着,现在不是跟你开玩笑。你改变形象混进来,目标跟掌门有关,肯定不是好意。你可别乱摸老虎屁股,就趁现在收手,离开这里,我就当什么都不知道。”

    安子媚胸脯微颤,气息急乱,仿佛忍着什么非常激烈的情绪:“我凭什么听你的?”

    “因为我不想看你白讨苦吃。”谢琅琊看她这般,心有些软了,抬起拿着人偶的手:“还给你可以啊,那你要马上归还这具身体,离开「玄莲山庄」。”

    “我不!”安子媚忍不住了,情绪一个喷发,声音带了娇嗔哭腔,仿佛一只受了委屈的猫儿。

    她一步冲上,对着谢琅琊一顿粉拳挥落:“我不会放过那个老贼的!你凭什么来多嘴多舌,烦死了!烦死了!”

    “喂喂喂……”谢琅琊倒是不在意这一顿粉拳,见她眼眶通红,落了满脸清泪,这才慌了:“你……你哭什么?”

    [就 爱中文,92中文,9爱中文!]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