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乡村小说 > 逆血真邪最新章节 > 逆血真邪最新章节列表 > 章四十五 血印合一
    一团蓝色鬼火似的冷光在黑暗中幽幽显现,仿佛包裹着一个漂浮的怨灵。

    冷光渐渐照亮了一片轮廓,露出被光线映照得失去棱角的脸庞。

    眼窝黑暗,没有眼珠,嘴巴动了动,似是两条蠕动的肉虫。

    周围寂静无声,只有淡淡的**从黑暗的每个角落传来,像是潜伏着无数野兽。

    “苦啊……”幽冷的声音飘散开来,尾音微微颤抖,像是地狱最深处的声音。

    黑暗微微波动起来,像是一团蠕动的黑色**。

    “咚!”

    人脸被头顶上一个暴栗甩的一沉,冷光一散,扯成无数细小的流光。

    一团雪白的筋肉一弹,落在被浮游流光些微照亮的桌案上:“你哪根筋搭错了?”

    谢琅琊站起身来,揉着被敲了一下的头顶,没了冷光映照着脸庞,他俊朗的线条一下子正常了:“脑子已经连轴转了好久了,少说三天三夜。”

    他走过来,抛掉手上一团鬼火似的冷光,黑暗中浮游的流光又多了些:“没日没夜的,我自己找点乐子放松一下。”

    “你有时会表现出这种蠢到没法形容的样子,我真想吃掉你。”小咕抬起大眼珠,小白牙咧开一个无比嫌弃的讪笑:“我知道你很辛苦,已经很久没有停下来休息了。”

    它跳上摊开的古书,小短腿点了点:“可是在这片黑暗中能做什么?正好趁着寂静多多用功。”

    谢琅琊撇撇嘴,自己偶尔卖个傻自娱自乐都不行:“这古书我已经用各种方法研读了。”

    他掰着修长的手指数着:“真气包围也不行,开动法眼也不行,书页上就是一个字都没有啊。”

    “但是在这过程中间,你的指法以及真气的应用不是已经更加精纯了吗?”小咕瞥了他一眼:“而且你也间歇性地停下来,打坐调息了啊。”

    “打坐调息是另一回事,我现在想倒头睡个三天三夜。”谢琅琊虽然这么说,但却没有睡意,长时间的精神集中反而让他累过了劲儿,精神了起来。

    刚才还有力气扮鬼自娱,他也觉得自己有点意思。

    “不卖蠢了。”谢琅琊双腿一跨,坐在桌案边:“这本古书还有深厚的灵气,我也觉得其中还有内容。但不管怎样就是不显现,我可看不懂无字天书。”

    “我对这本书很在意。”小咕盘着小短腿坐在书上:“不过你也确实用尽了办法,那就这样吧。”

    它把古书一推:“再试试,若是还不行就放弃。”

    “放弃?”谢琅琊手肘支在桌案上,撑着侧脸的手压出一个窝子:“真稀奇,头一次听你说放弃。”

    “必要的放弃也很有用。”小咕将小白牙扯成筋肉,形成一个漏斗状,从中吹出一道柱状的气流。

    气流打散了流光,分成更加细碎的光晕,笼罩一处,更亮了些。

    亮光一扩大,小咕身旁又出现一个轮廓。

    谢琅琊有些懒懒地转眼,冷不丁一看,浑身一个筛糠。

    他针扎了一下坐直,缓了一口气:“这玩意冷不丁看到,还真吓人。”

    小咕看了一眼旁边的人偶,姿态如生,却完全是个冷酷的平面:“你大部分时间还算勇敢,但你恐惧的东西有点奇怪。”

    “喏,让它盯着你看。”谢琅琊把人偶一转,面向小咕:“看看那眼神会让你舒服吗?”

    小咕挪开眼珠不去看:“你太幼稚了。”

    “你也不舒服不是吗?”谢琅琊心里笑它扯开话题,**一口气,说话的声音满满是无奈叹息:“看看看,继续看一本大白纸。”

    “咕噜——”

    谢琅琊刚翻了一页,听到黑暗中传来一声响动。

    他侧过头,找了找方向:“「长虹」?”

    两点绿光移动过来,化成一团毛球,跃上了桌面。

    虽然还是迅捷灵敏,「长虹」却已然一副委屈的小狗狗的样子,口中发出可怜巴巴的呜咽,趴在谢琅琊手边。

    “又饿了?”谢琅琊伸手抚摸它暖融融的皮毛:“你说我去伙房给你拿吃的,也不能出去太勤,总是波动这片结界会被察觉的。”

    “若叶那个人一定会抓把柄。”小咕淡淡道。

    「长虹」耷拉着柔软的耳朵,绿眸半眯,整个头部趴在桌子上。

    谢琅琊宠溺地把小家伙抱起来,在手里悠了几圈逗它:“好了,我把这本大白纸处理完就给你找吃的去。”

    小狼看着他的眼睛,满眼水光地点点头。

    “你看,”谢琅琊把小狼放在手边:“你要是也这么乖巧,就不会那么讨厌了。”

    小咕抱起小手:“我汲取你身体的营养就可以,又不用跟你讨食。”

    “所以这个叫宠物,”谢琅琊揉揉「长虹」的耳朵,冲小咕嫌弃状撇撇嘴:“你只能叫寄生的虫子。”

    小咕的语气里,现在最丰富的成分是对谢琅琊的嫌弃:“傻瓜。”

    “所有方法都试过了,那我再试试调动真气融入书页看看。”谢琅琊哼笑一声,弹了小咕一下,转身正了正书本。

    “嘶溜——”

    谢琅琊还没等收手,一个湿润的声音划过古书。

    他愣了一下,自己就算反应灵敏,也总有比自己还快的意想不到的东西。

    小咕也未及反应,湿润的声音响起后,它才转过眼珠来:“真是意料之外的举动。”

    “对你来说是意料之外……”谢琅琊抽了抽嘴角,眼神微僵,满脸黑线:“对我来说想到没防到啊……”

    他一把抱起「长虹」,抓狂地晃着:“你真是萨摩犬啊,这么爱舔东西!”

    小狼无辜地看着他,又看看被它的舌头浸湿了好几层的书页。

    “完了完了。”谢琅琊站起身,拎起古书甩了甩,几滴细碎的晶莹水珠滴落下来:“「长虹」的口水也太丰富了。”

    “应该是它的饥饿感造成的本能反应。”小咕躲开甩过来的水珠:“好在它认你做主人,不然应该发出猛兽的本性来猎食了。”

    “现在不是说这个的时候。”谢琅琊扯过衣袖,擦着被口水浸湿的书页:“把古书变成白纸了不说,还附带一片口水印,师尊一定会很高兴的。”

    小咕只是静静看着他的动作。

    黑暗突然变得黏稠起来,漂浮的流光仿佛死掉的流萤般掉落了大片。

    “嗡——”

    一丝震颤传入谢琅琊脑海中,毫无征兆,宛若平地狂风。

    “嗯?”谢琅琊收起衣袖,血瞳凝起寒光,褪去刚才卖蠢的神色,换成一脸冰霜:“这种波动……”

    他只觉血脉深处的真气都被不停撩拨着,形成一圈圈漩涡。

    在他眼前,被浸湿的书页发出幽幽黑光,似是浸染的水墨般蔓延开来,渐渐浸透了整个古书。

    “琅琊。”小咕一跃而起,大眼珠被黑光映照出流动的碎影。

    谢琅琊一抬手,示意它安静,冷冷盯着这团黑光。

    “撕拉——”

    他的左臂抽动了一下,每一道疤痕深处都传来连绵的痛觉,发出细小的撕裂声。

    接着是咽喉蠕动了一下,他几乎能感觉到那朵花纹缓缓张开,又开出更繁密的花瓣。

    体内的真气渐渐升温,充盈了血脉,周身上下一股充水般的鼓胀感。

    谢琅琊微微抬起下巴,吞了吞咽喉,胸中一团热流已经开始冲撞:“这黑光……”

    与自己的身体发生了连通的感应!

    “滋滋滋——”

    咽喉的皮肉发出一阵琉璃纸揉皱般的声音,每一道肌肤纹理都在伸展。

    的确是……

    花朵盛开的感觉!

    谢琅琊一把捂住咽喉,花纹蠕动蹭着他的指腹,疤痕表皮裂开,凝成细碎黑光落下。

    “琅琊,”小咕盯着黑光波荡的古书,缓缓抬手一指:“你看。”

    谢琅琊被咽喉的压迫感牵扯着脖子,只能微微后仰,垂下目光勉强看过去。

    ……那是!

    谢琅琊猛地睁大了血瞳,在一片黑光喷耀中,一个血红色的印记出现在书页上。

    仿佛深深水面之下映射的投影,波光涌动,一圈碎光勾勒出这印记的轮廓,在黑暗中闪烁。

    那印记……

    和咽喉的花纹一模一样!

    一声声仿佛来自最遥远天际的震动声,不停在谢琅琊脑海中轰鸣。

    连绵不绝,仿佛固执的信号,坚决要给他带来什么讯息。

    谢琅琊**渐渐急促,血温升高,周身气息激荡。

    “压住……”他感觉到自己的真气被那血红印记牵扯得混乱,一咬牙关,强令自己回神:“压住这波动!”

    说着,他双手已然本能翻转,凝聚法印,真气迅速流遍四肢百骸。

    他丹田一沉,形成一股沉重的核心压力,稳住周身经脉。

    “咚!”

    在这强力的压制下,谢琅琊的心脏要撞破心口似地跳了一下。

    随着心跳,那血红印记也颤了一下。

    脑中的轰鸣声渐渐平息,沉淀了下来。

    那血红印记的颤动,与渐渐平稳的心跳完全同步,合二为一。

    谢琅琊只觉一股不同寻常的热流贯穿了心脏每一根血脉,深呼吸一口,血瞳中精光闪耀。

    黑光缓缓下沉,仿佛退潮般。

    谢琅琊头晕脑胀,这变化来得太突然,瞬间他压住了一股太强力的牵引,周身血脉发麻。

    他捂住脸庞,用力搓搓。

    “琅琊。”小咕的声音传来。

    “等等,”谢琅琊的声音闷闷的:“我现在头晕。”

    “别晕了,过来看看这个。”小咕语气平淡,不容置辩。

    谢琅琊拍拍额头,靠近桌面,古书上残留的黑光映照他的脸庞。

    他的脸色比刚才自娱自乐扮鬼时,苍白得多。

    “这……”他的血瞳微微涣散,满眼繁复的花纹:“这是什么啊……”

    小咕和他一起看着满书页的鬼画符,虽然纹理十分妖异,但是一片片整齐分开。

    “是符咒。”小咕道:“隐藏在这本古书里的,经过你身上「黑暗之地」的法印开启才显现的符咒。”

    [就 爱中文,92中文,9爱中文!]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