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乡村小说 > 逆血真邪最新章节 > 逆血真邪最新章节列表 > 章三十五 洗衣服
    “不见了。”

    谢琅琊转遍了整个浣衣房,又在叠放衣物的房间里挨个格子架翻,连个人偶的毛毛都没找到。

    有人拿走了?

    他到底还是没找到,转身靠着格子架,抱起双臂:“这么看来,那个人偶是有人特意放在这里的。”

    小咕连着一道雪白的筋肉,站在比谢琅琊高一些的格子上,也抱着两只小手。

    两个怪物的动作倒是出奇一致。

    “浣衣房里放了个人偶,本来就是十分不搭界的事。”谢琅琊转身扶着格子,微微弓起腰肢,舒展乱转了许久的筋骨:“正常人会想到吗?肯定是有人特意放的。”

    “你觉得是安子媚?”小咕淡淡道。

    谢琅琊紧锁剑眉,他沉思的时候,眉眼间有一股让人绝对不敢开玩笑的寒气:“有可能,总之……她跟那个人偶一模一样,让我很在意。”

    想到安子媚那张清丽却总是毫无神情的脸,他的血瞳中掠过暗光:“而且她本身就像个人偶一样。”

    到底哪个是人偶……哪个是活人?

    心里骤然冒出这个问题,谢琅琊浑身一凛,摸了摸起了一片鸡皮疙瘩的手臂。

    左臂上缠绕着毒蛇般的花纹,隔着衣料也能清晰触摸。

    “若你真的这么在意,”小咕跳下两层格子:“那就多注意注意她。”

    谢琅琊跟女孩子相处本就有些别扭,更别说安子媚那个冰山一样的姑娘,跟她说一句话自己也要费不少劲。

    “不过,”他无奈地叹了口气,对安子媚确实存有很多不祥的疑虑:“也只能这样了。”

    “你可以偷偷跟着她,多观察她的日常行为。”小咕一本正经地提议:“我感应得到,她是个非常谨慎的人,轻易不会露出马脚,只能多多观察。”

    谢琅琊想象了一下自己躲在安子媚屋舍门外、探头探脑小心观察的画面,抽了抽嘴角:“这样的话……我会不会看起来像个流氓?”

    “流氓?”小咕眨眨眼珠:“流氓是什么?”

    谢琅琊瞥了它一眼,揉揉太阳**:“也对,古书里不会专门记载‘流氓’是什么意思的。”

    小咕绕了两圈,趴在他肩膀上:“你什么时候寻找女性伴侣?”

    谢琅琊正往外走,被问得没头没脑:“说什么呢?”

    “早就跟你说过,我对生物交配的过程很感兴趣。”小咕抖了抖柔软的筋肉:“我希望你找个女性伴侣实践一下,我好仔细观察。”

    谢琅琊真是一肚子火没法说,这怪物一点人情都不理解,怎么跟它说?

    “你歇歇吧。”他离开房间,从浣衣房满满挂晒的清香衣衫中穿出去:“这话题以后禁绝。”

    小咕趴到他眼前:“因为你找不到吗?”

    谢琅琊提了一口气,火都到嗓子眼了,实在没办法,又沉了下去:“我这一身怪物的东西还没掌握完全,你上赶着要我找姑娘去做什么?”

    小咕收回眼珠:“那你就是找不到。”

    “我就光棍一个可以了吧?”谢琅琊懒懒地瞥了它一眼,伸手轻轻撩开遮挡在眼前的一片衣衫。

    刚撩开,他就看见门开了,清光从门外透**来。

    一道雪白倩影探进来:“琅琊?”

    “咦?”谢琅琊愣了一下,连忙把手里撩着的衣衫啪啦一放,挡住自己,转身使劲拍咽喉:“小咕!回来回来!”

    小咕感应到有外人来了,早就一收筋肉,完美融入他的咽喉。

    恢复平整之前,它又把小眼珠伸了一下:“傻瓜。”

    谢琅琊没空理它,连连抚摸咽喉,只摸到一片花纹,松了口气。

    他这才撩开衣衫走出来:“师尊。”

    莲雅一身雪白襦裙,前襟上绣着淡粉色的牡丹,腰间只戴着两个小小的荷包,落落素雅,越发显得眉眼如冰雪般剔透。

    她夹着一个洗衣盆,歪了歪头,笑得宛若春风:“你刚才自言自语什么呢?”

    “啊,这个……”谢琅琊摸摸后脑,眼神游离看向别处:“师尊是不是……听错了?”

    莲雅笑着走过来,弹了他额头一下:“你这孩子真奇怪。”

    谢琅琊含糊其辞地点头,岔开话题:“师尊,您这是……”

    “本来想准备好了再叫你过来的。”莲雅拉着他的手臂,姿态袅袅,带他出门:“你正好在这里,也是巧了。”

    “哎?”谢琅琊走出来,漫天飞光,云影无瑕。

    浣衣房外的空地上,一排晾晒着成排的素色衣衫,另一排是艳色的,下方放着洗衣盆,每个盆中都透出盈盈蓝光。

    那是饱含灵气的香块,融于水中,可以蒸腾出带有灵气精华的光雾。用这东西给衣衫熏香,可以使衣衫携带仙气,不同于凡人俗物。

    莲雅放下洗衣盆,将两个小凳子隔着盆相对摆放:“过来。”

    谢琅琊坐在小凳子上,凳子略矮了些,他身形修长,长腿只得微微岔开放。

    他看了一眼对面的莲雅,总觉这姿势尴尬,便又把腿别扭地收了收:“师尊,您亲自来洗衣服?”

    莲雅把几件白纱小衫放进洗衣盆中,挽起袖子,露出两段雪藕似的玉臂:“教你练功,顺便洗衣服。”

    “练功?”谢琅琊左右看了看,这浣衣房怎么看都不像是练功的地方。

    “没错。”莲雅将玉手伸进水中,搓了几下衣衫,动作熟稔,并不有损她一身华贵气质:“琅琊,还记得师尊的教导吗?一切修炼的基础是什么?”

    谢琅琊连忙端正坐了:“是对真气的运用和控制。”

    “那么对真气的运用和控制,又有何种要素?”莲雅当真洗起衣衫来,美丽的脸庞始终温柔含笑。

    这副笑颜是谢琅琊最喜欢的,每次一见,便觉天地间都是春光:“是双手的咒法。”

    “没错。”莲雅抬起两只玉手,晶莹水珠滴下:“这双手要非常灵活,操纵真气如行云流水,才能熟练运用各种咒法,形成强大的修为。”

    谢琅琊与她对视,压了压下巴:“师尊,所以……?”

    “所以,”莲雅伸手捻起一块滑软的皂角:“师尊就教你练就最灵活的双手。”

    谢琅琊看了一眼皂角,那小东西是用「玄莲山庄」里专做皂角的一种仙草做成的,虽不起眼,但却饱含灵性,更是出奇的滑。就算好好拿,十次也有九次脱手了,因此弟子们洗衣服时干脆都用真气勾了皂角使用。

    莲雅玉指一掐,完全没有动用真气,单用指法就稳稳拿住:“从我手中抢到这个皂角,你就算学成了。”

    “这样就算……”谢琅琊理解了莲雅的用意,挽了挽袖子,活动活动手指。

    莲雅一转目光,静静瞥了一眼他左臂上诡异的黑痕:“万事都在基础,一窍通则百窍通。你练就了至上的指法,练成一切功法只在朝夕。”

    “原来如此。”谢琅琊爽朗一笑,做足准备:“师尊,那我开始了。”

    莲雅玉指一转,滑腻的皂角在几个指节间极其灵活地转动,令人眼花缭乱:“可以。不过琅琊呀……”

    “嗯?”谢琅琊血瞳凝光,全神看着那皂角,已经准备出手了。

    “你是「玄莲山庄」创立以来罕见的优秀弟子,所以不能这么简单。”莲雅眼睑微低,看了洗衣盆一眼,眼神牵动真气,哗啦一声,掀起大片细碎水光。

    谢琅琊没有躲,血瞳凝得更深。

    他眼看着大片水花凝固空中,每一滴水珠都清清楚楚,整个空间仿佛停止了一般。

    那就是莲雅炉火纯青的修为,其真气的流动能够影响到整个空间的状态。

    莲雅微微一笑,眨了眨眼睛,水花都波动起来,发出晶莹亮光:“你的身上,不能有任何一处被水沾湿。”

    [就 爱中文,92中文,9爱中文!]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