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乡村小说 > 逆血真邪最新章节 > 逆血真邪最新章节列表 > 章二十四 喂食
    一股血腥寒风砸在谢琅琊脸上,将他的呼吸狠狠堵了一下。

    “咳咳!”他本能向后闪躲,周身被猛地一挤,那玩意缠得更紧。

    舌头!

    所以这是……

    “锵——”

    食人花般的大口张得更大,一声摩擦,沿着每一道筋肉,吐出一排排尖锐的锯齿。

    “咕噜咕噜——”

    大口深处,仿佛是喉腔的地方,波浪拍打般滚动出连串水声。

    连舔舌头带吞口水……

    这肯定是要吃了我啊!

    谢琅琊想要抽出左手,却被缠得铁紧,一股被腐蚀般的酸痛弥漫全身。

    全身的毛孔都好像被针刺入,然后搅动皮肉向四面八方拉扯。

    被吸食的感觉!

    众多触手痉挛般抖动着,大片粘液如雨甩落。

    大口伸开锯齿,剧烈摩擦着,开成食人花状的筋肉猛地一拉,成吞食状包围下来。

    糟了!

    一阵腥风压顶,谢琅琊只觉身子被强烈吸食着,快要碎成千万片。

    “撕拉——”

    浑身都冒出细小的血孔,血腥弥漫。

    仿佛被这血的香味吸引,那玩意更加兴奋狂摆,照着谢琅琊的脑袋就啃了下来。

    “砰——”

    千钧一发之际,谢琅琊一直奋力上抽的左臂生生拔了出来,缠满黑色毒蛇般伤疤的手臂高高一甩,强大的惯性让它无法停下。

    手掌所化的斧状利刃一声猛撞,砰然划过那血盆大口。

    仿佛汁液饱满的植物被压烂了般,那玩意不停喷洒着暗红色的汁液,咕噜咕噜的声音搅得人快要发疯。

    扑哧一声,它裂开一道大口子,后折仰了回去。

    “呸!”谢琅琊被那腥甜的汁液溅了满脸,流进唇角,一阵酸痛。

    “嗷——”

    血盆大口长得更大,像只吃痛的猛兽,发出烈烈长吼,半空中狠狠拐了个弯,从更高的地方电冲下来。

    看准了这动作,谢琅琊不及抹开眼前糊着的汁液,左臂猛地一挥,手起斧落,砍中紧紧缠着自己的这一大圈舌头。

    柔软的舌头顿时开裂,裂痕迅速伸展,如飞爬的毒蛇般扩大。

    撕拉拉开裂的声音不绝于耳,一大圈舌头一松,软塌塌地散成大片藕断丝连似的断片。

    虽是被一下子砍开,但是这舌头立刻又要重组,一股压力迅速向谢琅琊周身围拢。

    谢琅琊眼疾手快,血瞳一闪,奋力将左臂向上一甩。

    筋肉瞬间延长,满手黑色伤疤如毒蛇扭动,包裹顶端的斧状利刃,高高一甩,刺进正在高空中乱甩的触手上。

    谢琅琊借力一跃,从舌头的包裹中一飞冲出,脏腑震动,头部的伤口又流下鲜血。

    忍着!

    谢琅琊在心里怒喝自己:“不管多痛都忍着!”

    借着那只触手的高度,谢琅琊瞬间被拉上高空,斧状利刃转了几圈,如钻头一般深深刺入。

    那怪物狂乱摆动,像一朵巨大的食人花般,舌头喷涌血柱,触手胡乱拍打。

    谢琅琊被甩的眼冒金星,脏腑都要挤碎了,一股气血上冲,吐出一口血来。

    满口腥甜反而让他清醒了些,耳边一阵风声迫近,触手拉着他甩向了一片坚硬。

    谢琅琊拼命扭动身子,握住左臂,生生拧了一圈,避开直接撞上碎石的方向。

    正在此时,一片雪白的东西从他眼前掠过,随即咽喉被狠狠一扯。

    谢琅琊的咽喉软骨险些直接被拽出,整个身子向上一掠,高高脱离了那触手。

    左臂被拉长到几乎断裂的程度,哗啦一声,卷碎了大片触手血肉。

    谢琅琊一甩胳膊,砰然一声,斧状利刃嵌入一片坚硬,大片碎石劈头盖脸滚落。

    “不是恶魔之臂吗……”谢琅琊借力翻转身子,一步登高,左臂拖着他全身上冲:“那就有点恶魔的样子!”

    “吼——”

    刚脱离了触手,谢琅琊全身伏在那貌似石壁的坚硬之处,一回头,一阵血腥猛地扑来。

    食人花般的血盆大口喷洒着漫天血雨,巨大一团,轰隆隆追了上来。

    “躲不开了……”眼看着那玩意已经迫近,谢琅琊被逼入最狭窄的死角,迅速一拽头,四面八方都被触手和舌头包围了。

    “花纹!”小咕的声音从咽喉处冲出来,嫩娃娃似的声音在激烈震荡的黑暗中诡异扩散:“你咽喉的花纹!”

    谢琅琊满手血腥,一把捂住咽喉。

    “咚!”

    花纹贴着他的指腹,如强勃的心跳般重重跳了一下。

    对了!

    谢琅琊用力一掐咽喉,一股与他浑然通体的感应连通那朵花纹,不用真气精确的调动,就这样震颤起来。

    感应到他所遭遇的威胁,以及心里涌动的那……

    恶毒的战意!

    那朵黑色花朵,就会盛开!

    “嘶拉拉——”

    左臂猛然产生反应,血脉里仿佛流动着熔岩般滚烫。

    所有肌肉都发出嘣嘣的扩张声,大片黑色纹路旋转延伸,冲向手部。

    谢琅琊只觉五指一炸,疾速生长开来。

    一只兽爪猛地张开,五个爪子如同刀刃一般,一股流毒般的黑光飞速环绕。

    谢琅琊猛地侧过头,血瞳骇人,死死盯着那食人花似的怪物。

    血脉如沸,心中的恶意亟待发泄!

    “来!”谢琅琊猛地拔出左臂,恶魔之臂破风挥舞,兽爪一张,刀刃吐露寒光。

    咽喉花纹黑光喷耀,猛地发出一团刺眼欲盲的强光。

    “轰!”

    兽爪将所触碰到的一切都撕裂开来,铁灰色的筋肉剧烈鼓动着。

    谢琅琊睁大血瞳,一股强大的压力被他生生撕开。

    那玩意所有的触手都被砍断,满口的锯齿根根碎裂,形成一股尖锐的飓风。

    锯齿碎片不停扑打在谢琅琊身上,顿时血痕密布。

    越是流血,身子越是滚热!

    谢琅琊的血瞳中上涨了嗜血的气息,抽回左臂,再张兽爪,想要再来一击。

    感应到他这股恶魔般无法停止的凶暴,咽喉处突然一个开裂,伸出两只触角,猛地扣住了谢琅琊的头侧。

    “小咕!”谢琅琊眼神一紧,瞳中血光四溅,让人不敢面对:“放手!”

    “你的状态很混乱,”小咕永远是那么淡然:“这力量你还不能完全控制,不要反而让它侵蚀了你的心智。”

    “别啰嗦!”谢琅琊吼道:“我现在满身像是火烧一样!我非要撕碎了这玩意不可!”

    小咕却是把他扣得更紧:“就是这种状态最不妙了,你马上停手!”

    “信不信我连你一起砍了?!”谢琅琊眼眸血红,怒吼一声,咽喉黑光激荡。

    他一收左臂,兽爪倒转,张开五个巨刃,真的扑向了小咕的方向。

    小咕猛地一睁大眼珠,眼皮撕裂,筋肉迅速裂开。

    无数细小光线从裂口中冲出,仿佛带刺的线虫一般。

    谢琅琊未及反应,咽喉剧痛,呼吸一下子堵住了。

    小咕把几道光线刺进他的咽喉,花纹的震动猛然一停,黑光凝固。

    “只能用这种办法,暂时压制你的失心疯了。”小咕裂成两半的小白牙同时蠕动着:“这力量太强大也太危险,像你这样胡乱使用,我迟早会给你陪葬的。”

    “呃……”谢琅琊仰起头来,咽喉猛地抽出一团利刺,没流一滴血。

    但是那股剧痛直冲天灵,破开一团混沌,骤然清澈了不少。

    “咳咳咳!”他痛痛快快吐出几口血渣:“我的脑袋乱得快裂开了……”

    小咕啪地甩了他一个不轻不重的耳光:“看着我。”

    “你……”谢琅琊捂住满是血痕的脸,一抬眼睛,惊讶地看着那沾满血腥的恶魔之臂。

    “过后再跟你细说。”小咕掰着他的脸面向自己:“跟着它走。”

    “什……”谢琅琊的脸又被它一推,看到那怪物卷起破烂的舌头和藕断丝连的触手,发出阵阵哀鸣,呼啸着向黑暗深处推进。

    “我的同类。”小咕用最平淡的语气说着最炸雷的话:“那东西是我的同类。凭我对于同类的本能感应,我觉得跟着它能找到脱离这片黑暗的路。”

    “你这混蛋,不是在开玩笑吧?!”谢琅琊浑身残留着毒辣的灼热,气喘吁吁。

    “谁有功夫跟你开玩笑?”小咕又甩了他一个暴栗:“我会害你吗?那等于自杀,我绝对不会威胁自己的生命!”

    [就 爱中文,92中文,9爱中文!]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