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乡村小说 > 逆血真邪最新章节 > 逆血真邪最新章节列表 > 章二十二 绝世林
    “呸!”

    小咕刚吃了一口野果,小白牙一咬,全都吐了出去。

    谢琅琊坐在一旁,靠着一棵果树,嘴里嚼着野果:“就这么难吃吗?”

    小咕一扯筋肉,转了个弯面向他:“无法形容的难吃。”

    谢琅琊哼了一声,貌似嫌弃,隐约却有些宠溺的感觉:“你自己说要尝试一下人的食物嘛。”

    小咕看他吃的挺开心,抬起大眼珠,仰望了一圈森森树海。一片绿树个个都是丈高,天空被枝叶错落遮挡,不时有一行飞鸟惊飞而起。

    “你要在这里呆四十九日?”小咕又左右环顾了一下,树林幽深,曲径百条,到处都是绿幽幽的阴影。

    谢琅琊又咬了一口野果:“跟若叶导师那个人,还有商量的余地吗?”

    小咕趴在谢琅琊脸上:“他们一句都没提到我。”

    谢琅琊动作一停,拿开嘴边的野果,眼中的笑意消散了:“大约是没看见你吧。”

    “你觉得这可能吗?”小咕静静地盯着他。

    每次被它这么盯着,谢琅琊就觉得心里发毛:“可能啊。”

    小咕扯开小手,啪地甩了他后脑一下:“我跟你完美一体,你心里的想法瞒不了我。”

    谢琅琊揉揉后脑:“喏,你这么厉害,还要我说?”

    小咕眨了眨大眼珠:“你也觉得他们有猫腻,是不是?”

    “虽然想不通,但就目前的状况来说,未尝不是好事。”谢琅琊丢掉果核,看了一眼,又伸手拿回来,捡起树枝在树下挖坑:“总不能说他们把我当怪物解决掉了,才说是好事吧?”

    小咕静静看着他的动作:“嗯……你有些变了。”

    “嗯?”谢琅琊蹲在地上,埋好果核,抬头看着参天绿树。

    “你的想法变得很合理,不像以前那么傻瓜了。”小咕歪歪头:“能正确考虑利弊,虽然不能显出你多聪明,但至少是进步了。”

    谢琅琊给了它一个弹指,柔软的大眼珠晃了晃:“我以前很傻瓜吗?”

    小咕干脆地点点头:“非常傻瓜。”

    谢琅琊噎了一下,苦笑着拍拍额头:“跟你犟嘴,我也是没事闲的。”

    他站起身来,伸展了一下还满身酸痛的身子:“找个地方结庐,夜里去「断情崖」的清泉边打坐。”

    “为什么夜里去?”小咕绕了一圈,伸出小短腿,站在谢琅琊肩膀上。

    “「断情崖」所有的岩石都是「明月岩」,能吸收月光精华,夜里的时候灵气相当高。”谢琅琊拍了拍手:“夜里去那里打坐,效果倍增。”

    小咕伸出小手摸了摸眼珠:“你知道的还不少,可是你从前不是废物吗?应该没有机会接触这些。”

    谢琅琊甩手把小咕拍下肩膀:“我不想再听到废物这个词了,还有,你就不许我教习课的时候好好听讲吗?”

    小咕筋肉一勾,轻易绕了个圈,又回到他肩膀上:“你已经开始翘尾巴了。”

    谢琅琊抬起左臂,毒蛇般的疤痕已经平复了许多,似是左臂自动修复:“翘尾巴不至于,有你每天讽刺我,我会随时保持清醒的。”

    他往前走,一边走一边四下环顾。

    “这可不是我的义务。”小咕突然延长筋肉,高高一甩,直冲高高的树顶。

    “哎?”谢琅琊身子一歪,好在他现在已经习惯与小咕一体,敏捷伸手抓住了筋肉底端:“小咕!”

    小咕的身子一跃埋进了森森树顶,一大团枝叶胡乱抖动着。

    “嘶——”

    谢琅琊隐约听到一声喷吐声,令人遍体生寒。

    “哗啦啦——”

    枝叶的抖动更剧烈了,好像有什么东西在树顶包裹中拼命翻滚。

    谢琅琊眼神一凛,小咕此刻散发的恶毒气息清楚传递给他。

    这怪物……在跟什么东西动手!

    他看了一眼粗壮的树干,几步跑了过去,左臂一伸,有力扣住。

    丈高的树干轰地一声,被震得连连颤抖。

    谢琅琊借力一跃,轻易跃至树干中央,并没有发动真气,单凭超人的体能和灵敏,再一步就跃上了一根粗壮的树枝。

    树枝上下摇摆,抖落无数细碎沙尘。

    谢琅琊蹲下身子,如潜伏在树顶之间的猎豹般,血红的瞳子寒光烁烁。

    “蹭——”

    忽闻一声剧烈摩擦,抖动不已的树顶突然整个歪斜,连片纠缠生长的粗壮树枝咔嚓一声断裂。

    一股森然冷风扑面而来,谢琅琊鼻息里全是植物的腥味。

    “什么东西……”他眼见整个树顶抱成团,连着断裂的树枝向自己倾压过来,其中轰然甩出一团黑影。

    筋肉随着那黑影猛地一扯,谢琅琊动作更快,已然转身,真气迅速聚集足下。

    “嗖——”

    谢琅琊一飞冲天,跃至黑影上方,毒蛇般的左臂猛地揪住它。

    一张血盆大口猛然裂开,森然白牙锋锐无比,一团血腥味道的寒气哗啦啦喷吐出来。

    谢琅琊赶紧一躲,那团寒气擦过鬓角,一股灼烧般的痛觉渗进发梢。

    ……有毒!

    谢琅琊心里一紧,眼见那张血盆大口狂乱开合,锯齿咔嚓咔嚓不停摩擦,向着自己咬过来。

    黑影整个甩开,黏稠响声响彻树海。

    谢琅琊一抬头,满眼一黑,被一片极其粗糙冷硬的东西重重刮过脸颊。

    “呃!”他抬手一摸,脸上一片血痕,几片细碎鳞片粘在指腹上。

    “小咕!”谢琅琊灵光一闪,扬起左臂,左手五指成兽爪状,虽未变形,却已是黑光喷耀。

    嘶啦一声,他猛地击中了那东西的身子。

    “吼——”

    一声怪吼,那条至少五丈有余、能将一大片树顶盘踞满满的黑花大蛇仰天长啸,倒摔下去。

    蛇身剧烈摆动,掀起狂风,冰冷的鳞片胡乱闪烁着利刃似的寒光。

    一道雪白筋肉一跃而起,两道巨大镰刀猛地劈砍下来,正中蛇身。

    大蛇吐出黑紫色的蛇信子,狂乱喷吐,带毒的寒气形成气流,四面横冲。

    谢琅琊灵敏闪躲,躲开狂乱扭动的蛇尾,五指深深嵌入蛇身,压着它飞速下落。

    “你这怪物!”他灌了一口风,吼道:“突然招惹这东西做什么?!”

    “不,”小咕的声音依旧嫩嫩的,没有波动:“我感应到这玩意的邪气,它潜伏在树顶,盯着我们很久了。”

    “砰!”

    地面被砸出一个大坑,旋涡状裂开的裂纹,将周围树木的根底都掀开些许。

    “呼……”谢琅琊周身震得生疼,打散眼前混乱的烟尘,呛了好几口:“这玩意监视我们?”

    小咕看着不停抽搐的大蛇,经受两次重创,再这么狠狠摔落高空,命没多久了:“没错。”

    “「绝世林」中猛兽潜伏,各个都有通灵之性。”谢琅琊喃喃道,天灵中清光流动,照亮灵台中一片符咒:“都不是普通的动物,怀着人一般的算计。”

    “你已经能看到你天灵中的内容了吗?”小咕伸过眼珠。

    “惹出点头痛来,不过不妨事。”谢琅琊点点头,抽出左臂,左手上黏了大团黑紫色血腥,如雨滴落:“不过这些玩意都是潜伏着,「绝世林」中从没听说过有动静……”

    小咕看看垂死的大蛇,抽出镰刀,戳了戳它的眼睛:“这里不安全。”

    谢琅琊出神地看着满手血腥,闻言斜过眼睛。

    小咕继续道:“这里能量深厚,但邪气更重,到处潜伏着不安的因子。”

    这条一直潜伏在暗处的大蛇,盯了自己那么久……

    谢琅琊环顾四周,到处都是幽深的曲径:“还有多少……”

    “他们罚你来这里,”小咕一跳,勾住谢琅琊的脖子:“真的是让你来面壁思过的?”

    他冷哼一声:“可是当时我若拒绝,等于承认自己有猫腻。”

    “那就撕破了他们故意放你一马的脸面了。”小咕淡淡接话。

    谢琅琊心里咯噔了一下,眼珠转了转,压低声音:“什么声音?”

    “嗯?”小咕自己都没感觉到什么,这小子的感官越来越敏锐了。

    谢琅琊侧耳听了听,锁定方位的一瞬间,从那个方向凭空掠来一股强风。

    他已经转过头去,正好撞上,眼前白光一闪,一股极度黏稠冰凉的痛觉迅速滑到腰际。

    “什么?!”谢琅琊霍然起身,一把按住腰际,触手一片刮擦的痛觉。

    痛觉瞬间抽离,有一道黑影嗖地从他腰间飞射出去,如箭矢一般。

    那玩意落地便跳,一跃百步,迅速滑行逃远。

    谢琅琊张开手,满手密密麻麻的血痕,几乎扯掉了一整片皮肤。

    “啊!”他连忙一摸腰间:“玉佩!”

    小咕咔嚓一声张开两支大镰刀:“是那条蛇。”

    谢琅琊已经飞追上去,足下一团真气激荡,速度胜过御风:“蛇?”

    “我看见了,那条死蛇的头部裂开了,冲出了黑影。”小咕柔软的身体在风中泛起皱纹:“好奇怪的生物,我们就这样贸然去追……不太妙啊。”

    [就 爱中文,92中文,9爱中文!]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