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乡村小说 > 逆血真邪最新章节 > 逆血真邪最新章节列表 > 章一百八十四 喘口气
    一道倩影闪烁银光,越过天际。

    银光细碎洒落,如同晶莹水珠一般,这使得倩影更像水中冲出的灵鱼。

    影子敏捷一转,飞身下落,踏在森森树海上。

    圆球状的树顶沙沙摇摆,枝干下压又瞬间弹了上去,那影子借力疾行向前。

    不远处,一团破碎的树顶剧烈摇晃了几下,错综的枝叶一开,顶出一个碎洞。

    一个脑袋忽悠一下子冒了出来,正对着那倩影飞来的方向。

    倩影紧急一刹身法,踉跄了一下,一记空翻跃入树顶。

    “啪!”

    月光照亮暗影,露出连城雪一张娇俏的小脸,她二话不说给了那脑袋一巴掌。

    “喂!”霍霜君还没来得及挥手,表示见到好友的欣喜之情,后脑先挨了一下子:“做……做什么啊?”

    连城雪单膝弯下,一身劲衣,束腰绑腿,线条极其柔美流畅:“突然冒出来,吓不吓人?我差点一头栽下去。”

    “我这不是听见大小姐你的动静,”霍霜君揉揉后脑,像个委屈的小动物般,撇了撇嘴:“赶着现身迎接你嘛。”

    “是你听见我的动静,”连城雪拨开一团树枝,身形一滑,落到一节横生的粗壮树枝上:“还是他?”

    树顶内形成圆球状的暗影,枝叶森森,发出细微不断的沙沙响。

    谢琅琊靠坐在枝干上,手臂软绵绵地耷拉着。

    即使在暗影之中,也能看到那手臂撕烂一片的轮廓。

    连城雪伸出玉手,掌心摊开,丝丝水珠般的真气涌出掌纹。

    真气聚合,向上浮游升起,形成一团浮动的波光。

    树顶内枝条凌乱,叶片厚密,光线被遮得一片昏暗。

    连城雪明眸一睁,倒吸了一口凉气:“琅琊,这条胳膊你也不想要了?”

    “想要。”谢琅琊阖眸调息,微微睁眼,露出一线妖艳的血色瞳光:“所以一直拿真气拽着它,不然骨头就整个脱落了。”

    连城雪**一错,交叠一处,稳稳坐在微微摇晃的大树枝上:“你们不是说,只是来监视一下「孔雀城」的动静吗?”

    “动静,”谢琅琊歪歪头,脸色沉静,略带一丝疲惫的笑意,反而更有魔性般的吸引力:“有点太大了。”

    枝叶剧烈摇摆了一下,顺着一阵哗啦啦的摩擦声,霍霜君也滑进树顶。

    他触了触平放在大树枝上的一团波光:“你没看错吗?”

    谢琅琊抬起血瞳,连城雪已经靠近他身边,一阵清香缭绕入鼻:“我只是伤了手臂,不会连视力也损及的。”

    “什么?”连城雪将随身的锦囊打开,这锦囊内部的空间由真气组成,虽只是小小一个,但却大有用处。

    她拿出了一个白玉瓶子,来回摇晃。

    “那个「式神」,”谢琅琊道:“是我们在「浣花剑阁」中见过的那个粉衣女子。”

    连城雪眼波一闪。

    “我想另一个被顾冷香干掉的「式神」,”谢琅琊想扶住眼角,手臂却已经动不得了:“应是那个蓝衣女子。这两个「式神」应是双生,总是同时出现。”

    “我说,”霍霜君指尖凝光,给托举着那「式神」的真气护罩,又加了一层能量:“你怎么非要抢救下这个「式神」?”

    “所有守卫「孔雀城」的「式神」都被一锅端了,而这个「式神」却一定要脱身。”谢琅琊道:“一定有什么理由。”

    霍霜君转了个圈,换了个方向观察那「式神」:“若是方才我们不抢救下它,它现在也是一堆纸片碎末。”

    这时,连城雪将瓶中的「神农泪」化开,倒在掌心,细细**开来。

    她小心地观察了一下谢琅琊的伤口,选了个能下手的地方,掌凝真气,涂抹上去。

    这一抹,她清楚感觉到碎裂的筋肉一团团粘连,刮着她的掌心。

    “小雪,”谢琅琊侧头看了手臂一眼:“你手劲这么轻,药膏渗不到经脉的。”

    “我要是再用点力,”连城雪嘴上是娇蛮的冷哼,眉心早已心疼地凝起疙瘩了:“你这手臂就彻底成了烂泥了。”

    “我用真气托着呢。”谢琅琊安慰地抬了抬下巴:“你使点劲,我的经脉都没感觉。”

    连城雪无奈地叹了口气,靠得更近,专心给他上药:“你能悠着点吗?这是最后一瓶「神农泪」了,你再把自己搞的满身血,都没药治了。”

    “啊?”霍霜君在那边埋头观察「式神」:“已经用完了?这小子真败家。”

    “不至于没药治,只是药效没有这么好,有点可惜。”谢琅琊轻咬牙根,忍住痛楚,不作**。

    连城雪瞥了他一眼:“牙根都打颤了,疼就出声呗。”

    “能忍住,我就不会乱叫。”谢琅琊话虽这么说,但是疼痛已经到达一个界点,这大小姐说是多用点力,手劲真的很给力。

    他还是忍不住轻“哎”了两声:“稍微……别太使劲了。”

    “姑奶奶不伺候你了。”连城雪娇唇一瞥,尖尖玉指推了推谢琅琊的额角:“你不顾及自己,还要我瞎操心啊?”

    谢琅琊任凭她撒娇,歪头看了看,只见光晕映照下,连城雪娇媚的面容上有一丝倦容。

    她的眼眶周围有一圈淡淡的黑晕,连眼角漂亮的牡丹印都微微失色了。

    “你是不是正在睡觉?”谢琅琊想起来了,自己拜托她去观察「朝凤楼」的动静,这事也够折腾的。

    连城雪接到谢琅琊的心音时,的确正在进行深层调息,相当于深眠状态。接到消息,她二话不说赶了过来,现在浑身哪儿都是酸痛的。

    “可不是。”她**一声:“我现在有起床气,你老实听话,不然我打你啊。”

    “听听听。”谢琅琊心知肚明,这丫头真的很值得信赖,说有什么事,总是不含糊。

    他的心中突然涌起一股鲜明的渴望。

    要尽快让左臂重生。

    至少要有一只手,可以去抚摸连城雪的头顶。

    像是安慰一只娇蛮的小鹿般。

    谢琅琊的心,几乎被这瞬间涌上来的温柔烫伤。

    他收回精神,看见药上的差不多了,动了动手臂,暗运真气冲刷血脉。

    连城雪倒扣着药瓶,磕着掌心,还想把粘在瓶子底部的药膏也用上。

    “哎?”她见谢琅琊自己开始活动,轻皱柳眉:“不再上上药了?”

    “这样就可以,我用真气通顺了血脉就好了。”谢琅琊血瞳一转:“小雪,你去看看那个「式神」。它的损伤不轻,我担心它撑不到「浣花剑阁」。”

    连城雪已经点头起身,轻盈一跃,刚转向霍霜君的方向。听到这话,她侧过头来,眨眨明眸:“「浣花剑阁」?”

    “这是「浣花剑阁」的「式神」,”谢琅琊弯起手肘,忍痛感受真气的流向:“这个「孔雀城」也是「浣花剑阁」的附属。这场风波,应是「浣花剑阁」策划的。”

    “你是说,”连城雪身形一闪,来到真气护罩旁边,身形映照出半明半暗的线条:“是冷媚娘策划的?”

    “差不离。”谢琅琊微阖血瞳,精确操控真气,化为游丝钻入经脉,散发热流:“刚才的事件,我们从头捋一下。”

    霍霜君拍拍手,从刚才开始他就一心观察这「式神」,现在眼神那么亮,就像发现了糖果的孩子似的:“小雪小雪。”

    连城雪一抬头:“哎?”

    霍霜君指了指「式神」身上:“我怕碰碎了这玩意,所以你来看。”

    他站起身来,沿着树枝轻敏滑向谢琅琊的方向,目光还停留在原处:“那里好像有东西。”

    谢琅琊抬起长腿,用脚尖顶住霍霜君的身形:“你这是要压扁我的意思啊。”

    霍霜君转头一看,要不是谢琅琊顶住他,他就直接把谢琅琊整个压贴在枝干上了。

    他甩手拍开谢琅琊的小腿,翻身坐下,潇洒盘起腿来:“我这不是赶着过来听你的脑洞吗?”

    “刚才的情景已经分析过了,那就是那些个门派覆灭的过程。”谢琅琊缓缓活动着肩膀:“顾冷香化身光球,操纵风沙,利用沙土形成的魔兵进行屠杀。”

    霍霜君狠狠一咬牙:“真想剐了那混蛋。”

    谢琅琊给了他一膝盖,继续道:“「孔雀城」伪装成空城,是为了让顾冷香放松警惕。你也看到了,开始时,风沙只是填满了整个城池,并没有立刻出现魔兵。”

    “那小子察觉到「式神」扑进风沙深处,才反应过来。”霍霜君轻抚下巴。

    “对,这就是「孔雀城」安放大量「式神」的原因。”谢琅琊道:“一是避免活人伤亡,二是「式神」有伪装性,速度也更快,可以深入到风沙中去。”

    “目的是不是,”霍霜君一歪头:“想看穿这风沙魔兵究竟是怎么操纵的?”

    “所以它们深入到了风沙的最浓处,只有在那个方位,顾冷香才能操纵风沙。”谢琅琊吸了口气,缓缓压下,让真气更深入地流入血脉:“那混蛋反应得不慢,那些「式神」很快都被反扑撕碎了。”

    霍霜君扭头,示意了一下连城雪的方向:“那个「式神」也深入到了顾冷香所在的位置,这样不顾一切地想要脱身,是不是因为采集到了什么讯息?”

    “我想,这就是安放这些「式神」最重要的目的。”谢琅琊点点头:“采集到有关这风沙的讯息,然后带回去。”

    “带回……”霍霜君眯了眯眼睛:“「浣花剑阁」?”

    “我想冷媚娘,此刻应是焦急等待着。”谢琅琊血瞳一闪,每次他眼中出现这种闪光,那就是在盘算坏事:“我们救下了这个重要的「式神」,想来有资格,堂堂正正进「浣花剑阁」的门。”

    “你小子,”霍霜君瞪了他一眼:“又想做什么?这「式神」到底有没有用,还八字没一撇呢。”

    谢琅琊与他对视一眼,视线移开,看向连城雪。

    连城雪背影秀丽,全神贯注,正在「式神」身上做什么动作。

    “霜君,眼神不错啊。”她专注于手上动作,并不回头,但是声音娇媚含笑:“我都看了半天才看清楚,你有当人形师的天赋嘛。”

    “又是人偶又是纸片的,我还是歇了吧。”霍霜君耸耸肩膀,但还是眼神一亮,倾身往那边探头:“真的有东西?”

    连城雪玉指一捻,小心转身,仿佛怕拽断了什么细小的东西。

    两个少年都凝眸看去,她的指尖夹着一根细细闪光的丝线。

    丝丝流光像是注水的波影一般,一股股流转着。

    “这是「梦魇丝」,能将各种讯息以光影状态吸入,由人偶带回给操纵者。”连城雪吐了口气,银眸在暗影处闪闪发光:“看来这「式神」,的确跟人偶异曲同工。”

    [就 爱中文,92中文,9爱中文!]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