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乡村小说 > 逆血真邪最新章节 > 逆血真邪最新章节列表 > 章一百六十二 人言机锋
    「朝凤楼」鬼气开散,阴雾森森。

    丝丝黑云笼罩在建筑之上,缠绕不清。

    打眼看去,还能见到丝丝鬼影纠缠其中。

    像是瞬间被拉长的人脸,三个骷髅空洞急剧放大,在冷风中飞散。

    风声宛若鬼哭,呜呜拍打身体。

    谢琅琊三人像是三只张开鳞爪的小兽般,一头凶火,冲入「朝凤楼」中。

    鬼气虽然散去,但阴森的寒气仍然漫天铺展。

    每一寸空气,仿佛都隐藏着一个游魂。

    谢琅琊身法最快,当先一转身形,成鹤立之形踏云而下。

    另外两道光影脱出人形,紧随身边。

    一股鬼气反弹的压力扑面而来,肌肤发出响亮的拍打声。

    淤青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在肌肤上鼓出血点。

    三人翻身落地,平地掠开一片灰雾。

    尘埃飞扬,眼前情景一片迷蒙。

    「朝凤楼」仿佛处处凝结雾凇一般,放眼看去,檐瓦俱是灰白色。

    树枝弯去,形成僵硬形状,花海片缕不存。

    满地都是灰白色霜晶,还有大片火灰般的厚积尘土。

    谢琅琊吸了口气,只是一吸气的动作,就让风中的鬼哭乱成一道短促的尖啸。

    「朝凤楼」那清雅的美景,算是毁了。

    “我说,”谢琅琊微微后倾了身子:“现在放眼所见的情景,都跟那个仪式所在地一样。”

    那片被人为隔离开来的进入之地。

    仿佛噩梦最深处的迷茫地带一般,无进无出,雾气森冷。

    连城雪转了转银眸:“的确。”

    “看来,”霍霜君抱起双臂:“就是那个仪式出了问题,散发了鬼气,将整个「朝凤楼」都弄成了这个鬼样子。”

    谢琅琊开动灵感,将感官扩大到虚空。

    空气中漂浮的灰白色颗粒,游游荡荡,像是细小的鬼火般漂浮。

    谢琅琊迈开步伐,每走一步,地上就飞扬出一片飞灰。

    满眼景象,更加迷蒙不清。

    谢琅琊凝起血瞳,一直走到围墙边缘。

    他抬起手指,触了触围墙,饱含能量结晶的围墙一片松软,仿佛只是一个空架子。

    他歪了歪头,仿佛一个认真思考的孩子。

    那模样诡谲莫名,让人一见,浑身发冷。

    突然,一道黑光渗出谢琅琊的经脉,飞速一冲,凝聚掌中。

    谢琅琊手上顿时黑光喷耀,夹杂丝丝血影,仿佛炸碎了血肉的烟雾。

    他伸手一推,黑光强力穿透了围墙。

    轰然一声,大地生生下沉了一分。

    围墙一路开裂,崩开碎石,散出无数碎光。

    噼里啪啦的轰塌声回荡在寂静的氛围中。

    「朝凤楼」仿佛生死两界中间的寂静之地般,到处扩散着骇人的回音。

    谢琅琊面无表情,血瞳凝寒,冷冷看着倒塌殆尽的围墙。

    界限骤然除去,「朝凤楼」的森冷景象无比开阔地展现眼前。

    谢琅琊抬了抬下巴,目光跃过凌乱飘落的沙尘:“周青玄。”

    那磁性冰冷的声音仿佛死神敲响的丧钟般,浑厚盘旋四周。

    另外两人听了,都禁不住打了个寒颤。

    谢琅琊眯了眯血瞳:“滚出来。”

    尾音仿佛夜枭鸣叫般,发出震颤的回声。

    在谢琅琊面前,广阔展开的雾影之中,其深处正对着周青玄所居的云楼。

    冷风吹来,挟带声声鬼泣,撩起谢琅琊的发丝衣袂。

    他单手叉腰,宛若冰雕。

    蓦然,他的血瞳微微一动。

    一道模糊人影从厚重的雾影中,缓缓脱形出来。

    沉重的脚步声渐行渐近,每踏一下,雾气中都卷出一道鬼影。

    谢琅琊岿然不动,紧盯着那道人影。

    “呼啦啦——”

    周青玄现形的一刻,风声骤乱,扬起尖锐鬼哭。

    “呜呜——”

    那哀泣声听得分明,仿佛有无数怨鬼,就盘旋在咫尺之内。

    谢琅琊红发胜血,周青玄青衣冰冷,两两对峙,沉默不语。

    气氛黏稠莫名。

    谢琅琊上下打量了周青玄一眼,他的青衣,像是披麻一般。

    这般不祥的模样,让这残余的鬼气更加尖锐刺人了。

    “你到这里来,”周青玄微微启齿,声音仿佛卡在咽喉最深处:“是因为自己要死了,提前体验一下死人之境的氛围?”

    “要体验的话,我自己发动阴鬼符咒,看看百鬼齐出的乱象就可以了。”谢琅琊淡淡道:“用不着费力,踏进这个肮脏的门。”

    “肮脏?”周青玄咳笑了一声,轻翘眉角,眸光凝聚成一片暗影:“谢琅琊,你与我,究竟谁肮脏?”

    那边,霍霜君按住刚要扬眉娇喝的连城雪,摇了摇头。

    谢琅琊不动声色:“你要交换我的阴鬼之力,我也给你了。你不但没有收回我的罪名,反而给我捅到「三教仲裁所」去。谁肮脏,一目了然。”

    “哦?”周青玄面无表情,仿佛困倦初醒的人般,只是懒懒地抬了抬眼帘:“那设在天宇之上的「天雷十三响」,是为你准备的坟墓了?”

    “「三教仲裁所」办事果然决绝,是不是?”谢琅琊微微一侧身子,看似漫不经心,真气却已然无形上涌:“我看到那份「黄金传信」了。”

    “怎样?”周青玄皮肉不笑,扯了扯唇角:“是我冤枉你吗?”

    “我自己都恍惚了,那样看起来,似乎真是我做的啊。”谢琅琊嘶了一声,貌似十分困惑:“我有个问题,还请周先生指点。”

    周青玄微微眯着围绕着黑眼圈的眼睛,仿佛一条死鱼般,那眼神令人非常不安。

    “那带有极致阴鬼之气的「亡灵书」,”谢琅琊道:“你是怎么得到的?”

    “那种东西,”周青玄淡淡道:“又不是只有你碰得。以我的修为,拿到那东西,不在话下。”

    “抽取死者的记忆和怨气,凝结成血色影像,以活人之体做这些事,肯定经脉大伤。”谢琅琊上下扫了他一眼:“周先生若真有这个本事,说明你能熟练操控阴鬼之力。既然如此,你还跟我做这个交易做什么?”

    周青玄沉默。

    “应是有人,”谢琅琊抬起独臂,将一束红发撩到肩后:“将那「亡灵书」准备好了,就等着有个冤大头一头撞见了,不管不问就给我扣上罪名吧?”

    周青玄微微握紧拳头。

    指节收紧的声音像是琉璃纸被揉皱一般,咔咔轻响。

    谢琅琊耳廓微微一动,平行转过视线:“死者的记忆是不会骗人的,不会有人想到,有人会给「亡灵书」造假。”

    周青玄道:“你再诡辩也没用。不过,你是不是「玄莲山庄」覆灭的凶手,跟我没关系。”

    “是啊,”谢琅琊拍了拍手:“周先生说过,对我这个人,你一点也不在意。”

    “我在意的是我们之间的交易。”周青玄皱起清眉:“你食言而肥,反咬我一口,是你自己找死。”

    “学狗咬人的,原来是我啊?”谢琅琊貌似恍悟,拍拍自己的胸口:“难道是我的阴鬼之力出现了什么问题,才将「朝凤楼」变成这样的?”

    周青玄的眉峰越皱越紧。

    “「照阳换阴」这种邪术,我可做不来,周先生太看得起我了。”谢琅琊一横眼角,暗中向连城雪使了个眼色。

    连城雪心领神会,无形提起真气,丝丝银光在指间浮现。

    她打开感应,四处搜寻着傀儡线的所在。

    也就是……

    “甄姑娘呢?”谢琅琊四面看了看:“听说「朝凤楼」突变,我心中很挂念啊。”

    周青玄的眼神几不可察地一变:“谢琅琊,你是什么时候发现的?”

    谢琅琊只是动了动眼皮。

    “我自始至终,”周青玄的手指又握紧了一分:“没有察觉到波动。”

    封锁禁地的结界,没有任何波动传给他。

    这就是他失策的地方,难以想象竟有人会使用化虚之法,完全无痕地穿过结界。

    就这样把他苦心隐藏的秘密,看了个通透。

    “果然。”谢琅琊笑了笑:“跟我分析的一样,布下那个仪式的就是你。而你自信那仪式不会走漏风声,就是仗着那个牢固的禁入结界。”

    他歪歪头:“只可惜,你碰上的是我。”

    周青玄的眼神中,漫起沉重的黑暗。

    “周先生把那个禁地,设在花园角门里面,外表看去,完全没有异常。”谢琅琊道:“这样做的目的,是为了将掩人耳目的戏码,完美呈现在「朝凤楼」内部吧?”

    他向前迈了一步,飞灰发出刺啦一声飞旋声。

    “连「朝凤楼」内部的耳目都要盖过,可是据我分析,贵门派好像一个真人都没有。”谢琅琊干脆将分析出的疑点一一抖出,借着这诡异的气氛,诈那老小子一诈:“一帮「式神」而已,全在人为操控之下,有什么可隐瞒的?”

    沉默,是周青玄现在唯一的武器。

    在谢琅琊的话锋之下,他说一句话,就有可能多一个漏洞。

    反正这臭小子……

    心里也有数了!

    “你要隐瞒的对象,”谢琅琊抬了抬血瞳,在阴暗雾光的映照之下,血瞳中错落的阴影十分诡谲:“是紫微公子吧?”

    “轰隆隆——!”

    应着谢琅琊的尾音,一声震撼雷轰穿破九霄,震荡阴云。

    漫天阴云滚滚流动,发出僵龙般扭曲的电光。

    谢琅琊的面容被电光瞬间照亮,再恢复阴暗。

    那颗血砂宛如一滴鲜血一般,妖艳逼人。

    周青玄的瞳子微微一瞠,涣散出一圈碎影。

    “哈……”他咳地笑了一声,嗓子干哑得几乎裂开,随即便是连串阴冷的长笑:“哈哈哈!”

    笑声回荡在风中,比细微的鬼泣声更加寒冷。

    “谢琅琊!你听到了吗?!”周青玄笑意阴寒,微微涣散的眸子,仿佛要将谢琅琊一口吞没:“是「天雷十三响」的声音!你!死期已近!”

    谢琅琊冷冷静立,看着他骇人的小脸。

    “你继续说!继续信口雌黄!”周青玄身形一晃,乱走了几步,骤然凝立,伸手抵了抵唇瓣:“再不说……可就没机会了……”

    “这混蛋……”另一边,霍霜君狠狠一握拳头。

    正在此时,连城雪的银眸中闪过一丝暗光。

    她仿佛触了电般,猛地一转身形,低声道:“琅琊!”

    谢琅琊只是动了动脖子,心领神会。

    傀儡线有反应了。

    连城雪疾步走近谢琅琊身后,踮脚靠近他耳后:“就在附近!只是,傀儡线传来的感应很奇怪……”

    谢琅琊血瞳一闪,同时,连城雪的声音戛然而止。

    霍霜君正要走过来,脚步也猛地停下。

    一道人影浮现在周青玄身后,比雾影更迷蒙。

    仿佛这铺天盖地的鬼影,都以那道人影为发源。

    谢琅琊面如沉冰,盯着那道影子。

    “咔嚓——”

    高空之上,电光瞬间爆裂。

    一片雪亮冷光轰然照亮四周。

    谢琅琊看到了甄如梦的脸。

    她就站在周青玄身后,歪头露出脸部,正在笑着。

    没错。

    笑着。

    甄如梦的两个唇角,一直撕裂到耳根上方,鲜红如血。

    [就 爱中文,92中文,9爱中文!]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