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乡村小说 > 逆血真邪最新章节 > 逆血真邪最新章节列表 > 章一百三十五 神医
    “我就说周青玄得耍耍花招。”霍霜君飞扬的暗紫色长发洒落霞光,点点鱼白在发丝间闪烁。

    此时,三道风姿卓然的身影正踏风疾走在汉白玉大道上,前方是「风满楼」的最后一道真气围墙。

    东方初露鱼白,朝霞如丝,万里清光。

    谢琅琊拨了拨红发:“他只不过是说,待他的目的达到了,自然会给我解除「黄金传信」的罪名。”

    “这拖延的伎俩还需要使得更明显点吗?”霍霜君瞪了他一眼。

    谢琅琊耸耸肩膀:“霍少侠真是好生关怀我,这样着急。”

    “你再说,”连城雪笑道:“他真的要抡你鞭子了。”

    谢琅琊笑了笑,站在真气围墙下方,回头看了他俩一眼:“我是把卷轴交给他了,上面也浸满了阴鬼之力。”

    那两人也停了下来。

    “但是,他会耍花招,”谢琅琊眨眨一只血瞳:“我也会耍。”

    霍霜君皱眉打量了他一眼,不由笑了:“你小子又暗中使什么坏了?”

    “如果他敢反咬一口,”谢琅琊敲了敲额角:“我会让他知道的。”

    三人开动身法,穿过真气围墙。

    在此之前不久,「风满楼」传来消息,有手段非凡的神医驾临,来为小九看病。

    三人趁着「朝凤楼」暂时没什么动静,赶回来看一眼。

    谢琅琊对小九的怪病很在意。

    那孩子怎会突然异化,形态接近「鲛人族」的样子?

    「风暴北海」离「追风城」何止万里,想来想去,那孩子没有接触「鲛人族」的机会。

    想到这里,谢琅琊又记起霍霜君说过的话。

    沈秋枫与「鲛人族」有亲戚关系,但谁也不明详细。

    谢琅琊心中暗道:“按照「扶风大陆」地理志记载,「鲛人族」是不与外族通婚的,只保持本族纯粹的血统。沈秋枫完完全全一个人类,怎会和「鲛人族」有亲戚关系?”

    从霍霜君当时的表情来看,这是个禁忌的话题。

    想来,应是对他无微不至的教母所说的,也只是点到为止。

    “无论如何,”谢琅琊迎风前行,露出一半肩膀的长袍风中翻卷,左臂妖丽的花纹在天光下闪闪流光:“先去看看情况。”

    思考间,三人已经走入了「风满楼」议事大堂。

    沈秋枫已派了人在此迎接,谢琅琊打眼一看,正是林世宁。

    林世宁将三人引入后花园,沿着曲折回廊直入深宅。

    谢琅琊道:“你们家小少爷的病究竟如何了?”

    “公子没有往外传,秘密请了能人前来医治。”林世宁一直恭敬颔首。

    谢琅琊歪歪头:“哪里的能人?”

    “奴才不清楚。”林世宁倒是不多嘴多舌,将三人带进锦绣一片的内院,便退到一旁了。

    这是一处小小的三进出的院落,到处鸟语花香。

    谢琅琊眼角微光一闪,抬头看去,一只松鼠从树间窜过去。

    “好大的蛐蛐儿啊。”霍霜君探了探头,只见草丛中纷落着许多的草绿色的光点:“这里小动物倒是不少。”

    “在别处都没见,看来沈秋枫真的很疼他弟弟。”连城雪道:“小孩子嘛,自然多弄些小动物什么的,陪着玩耍。”

    谢琅琊面无表情,只是微微一动血瞳。

    那两人都没见过小九是怎么杀死那些小东西的。

    沈秋枫在他的院落里特意多放了小动物,是为了顺应他弟弟那纯真而残忍的爱好吧?

    想来这不仅是疼爱,简直是纵容无度了。

    三人走进屋子,满屋药香,到处都是小孩子的玩意儿。

    果盘里盛满了糖果,桌案上摆着一溜不倒翁。

    “三位。”沈秋枫沉冷的声音仿佛幽冷的钟声,透过袅袅青烟传来。

    谢琅琊转过头,正对上沈秋枫一双黑眸。

    他还是往常翩翩文雅的模样,只是见了憔悴。

    淡淡的黑眼圈包围下,他的眸光毫无波动,仿佛封冻的湖面。

    沈秋枫与谢琅琊对视,那双眼睛莫名透出死鱼般的令人极不舒服的寒意来:“里面请。”

    三人跟随进入里间,房间一片锦绣团簇,器具皆是上好的,连架水壶的架子都是青玉做成。

    沈秋枫头也不回,径自走到床边:“先生,我的几位好友前来探望,不影响吧?”

    “无妨。”一个淡漠的男声从巨大的床帘中传出。

    一道隐约人影映在帘子上。

    谢琅琊血瞳一动,上前几步,立在床边:“孩子的病如何了?”

    “承蒙少侠想着。”沈秋枫声音淡淡的,也不看他一眼:“先生正在全心医治。”

    一只手伸出床帘,微微一撩。

    谢琅琊对上男声传来的方向。

    床帘掀开一角,露出的是顾冷香的脸。

    依旧清冷如玉,不着表情。

    那边的霍霜君短促地倒吸了口气。

    顾冷香与谢琅琊目光相对,只是瞥了一眼,便转过视线:“天佑,药可好了?”

    他的视线落在床边的小门那里,里面是一个小小的隔间。

    隔间的帘子被撩开,身形高健的桓天佑仍是沉默如冰,端着一碗热气腾腾的汤药过来。

    “先生。”桓天佑把碗递到顾冷香手上。

    顾冷香捻了勺子,轻搅汤药:“不想少侠竟是沈公子的友人,「追风擂台」上真是多有得罪。”

    “哪里。”谢琅琊乐得跟他比谁更沉得住气:“擂台之上,只见识了先生非凡修为,不想先生医术也是高超。”

    “能为沈公子效力,是我的荣幸。”顾冷香翻起眼白,皮肉不笑,看了谢琅琊一眼。

    沈秋枫身影一闪,探向顾冷香:“先生,这药可有效?”

    “暂缓病情没问题。”顾冷香道:“至于除病根的法子,我已跟沈公子说明了。”

    沈秋枫点了点头。

    顾冷香看定他憔悴的黑眸:“没问题吧?”

    沈秋枫探手,给床上小小一团身子掖了掖被角:“为了小九,我什么都愿意做。”

    顾冷香感慨道:“真是令人动容的兄长之情。”

    说着,他转身放下床帘,给小娃娃喂药。

    谢琅琊耳廓微动,听到了细小的抽泣声。

    是小孩子特有的极不情愿的低吟,但顾冷香没有停下动作。

    谢琅琊侧过血瞳,透过纱帘的缝隙,看向床上的情景。

    在顾冷香手影的缝隙下,赫然出现一片银绿色。

    谢琅琊目光敏锐,再一眨眼,便看到那银绿色是一片片整齐分割的,形成一排排纹路。

    鱼鳞。

    是鱼鳞的形状。

    “呜呜……”这时,小九发出一声清晰的哭泣。

    一声液体洒落的声音传来,顾冷香身影一动。

    桓天佑鞠躬道:“先生?”

    顾冷香站起身来,拍打着雪白衣襟上洒落的水渍,皱眉道:“没事。”

    小九打翻了汤药,洒了他一身。

    谢琅琊冷眼一看,顾冷香眉心的疙瘩凝聚着极深的厌恶神色。

    沈秋枫站起身来,从顾冷香手里接过碗:“麻烦先生了,还是我来吧。”

    “这药是苦了点,不怪小少爷不喜欢。”顾冷香掏出手帕,擦拭着身上的水渍:“沈公子可别一时心疼,就不喂了,那可是会耽误病症的。”

    沈秋枫侧身坐在床边,一心全在小九身上,即使顾冷香跟他说话,他也没有转开视线:“不会的。”

    在他眼里,现在满世界只有他的弟弟。

    谢琅琊仍站在床边,血瞳不动声色地轻扫,将小九的模样看了个大概。

    最刺眼的,就是小娃娃那圆润的额头上,突兀生出的一小段小角。

    小角成三角尖形,颜色透明,发出纯白的微光。

    看起来,像是一截鱼的软骨。

    谢琅琊凝起血瞳。

    “三位在「朝凤楼」中也多受历练了,回到这里,暂请休息几日。”沈秋枫看也不看别处:“待小弟病好了,我再补怠慢之礼。”

    谢琅琊看着他冰冷的侧脸,转身离开床边:“多谢了。”

    “我已安排林世宁为三位打理。”沈秋枫道:“三位先请休息去吧。”

    谢琅琊微微颔首,不作回答,转身就走。

    回头瞬间,他与顾冷香目光一错。

    他血瞳再扫,看了一眼沉默恭顺的桓天佑。

    另外两人跟上来,连城雪迈出门槛,便揪了谢琅琊的臂弯:“那个什么天佑,我看着他很眼熟。”

    谢琅琊轻翘眉角:“你仔细想想。”

    连城雪凝眸沉思,突然一捂唇瓣。

    谢琅琊立刻抬手,做了个噤声的手势。

    “是他吧?”霍霜君急急低声道:“在那个混蛋头盖骨手下做事的,不就是那个桓天佑吗?”

    谢琅琊没有回答。

    “琅琊!你怎么不说话?”连城雪急了:“这样看来,那两个人很有可能是屠杀祭品的共犯!喂,你不是分析了吗?连接那个祭坛两端的虚空,跟莲雅所使用的一样。莲雅不是冥界或者魔界的势力吗?所以说……”

    “女侠。”谢琅琊淡淡打断:“你们的想法我都明白,但是你们想要怎么做呢?”

    他转过身,静静扫了他俩一眼:“去把那两个人揪出来吗?平白这么一说,不是自找麻烦吗?”

    两人沉默。

    霍霜君动了动眼神,示意谢琅琊看身后。

    谢琅琊一转身,林世宁站在身后,满面恭敬:“三位的房间已备好了,这边请。”

    [就 爱中文,92中文,9爱中文!]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