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乡村小说 > 逆血真邪最新章节 > 逆血真邪最新章节列表 > 章一百二十六 砝码
    “就凭你那一夜没把我卖了,”霍霜君双手举起,作发誓状:“我认你为朋友,所以你就放心告诉我吧。”

    谢琅琊手肘支在膝盖上,轻抚下巴:“也罢。”

    霍霜君弯腰折下一根草叶,抖去上面的霜花:“反正那姑娘一跟你商量「黄金传信」的事,我就知道你是谁。”

    “你只是想听一句,”谢琅琊接声道:“那事到底是不是我干的,好确定是与我继续为友,还是转作敌人。”

    霍霜君瞥了他一眼:“我要是想的这么简单,直接站在这里跟你摊牌,是不是太蠢了?”

    谢琅琊反咬了一下下唇:“那霍少侠是怎么想的?”

    “我跟你说,别以为世上就你聪明。”霍霜君甩着草叶,抬头看着万里朝霞:“「朝凤楼」是「扶风大陆」上最神秘的门派之一,从不管江湖风闻,更别说主动发出什么「黄金传信」。单凭这一点,我就觉得奇怪。”

    “那意思,”谢琅琊道:“就好像巴不得我扣实了这罪名是不是?毕竟那般名门说话,有谁不信。”

    “所以,”霍霜君一按膝盖,凝眸盯住他的血瞳:“真不是你做的?”

    谢琅琊摇头。

    就这么一个简单的动作,他甚至没有说个不字。

    霍霜君凝眉,倏然一松眉角,直起身来:“就算我相信你,那也不顶用。你的罪名在整个「扶风大陆」都已经传开了。”

    他走了几步,站在谢琅琊身边,转头看向霞光辉映下的议事大堂:“在这种状况下,你真的要去「朝凤楼」?”

    “其实,凭「朝凤楼」的神通,想逮住我不在话下。”谢琅琊淡淡道:“此事拖到如今,是他们在给我**的空当。”

    霍霜君沉吟。

    “他们的真正目的,”谢琅琊站起身,衣摆扫落青石上一片落花:“只有接近他们才能了解。”

    “你之前一直拖延,不去「朝凤楼」,”霍霜君挠挠额角:“是在观察动静?”

    “目前看来,「朝凤楼」没什么其他动作。”谢琅琊歪歪头:“他们在耗着,看我什么时候先有动作。”

    霍霜君一扔草叶:“这样拖下去不会有头的,你只好硬着头皮上了。”

    “当然,”谢琅琊微微一笑:“我不会空着两手撞上去的。”

    霍霜君打量了他一眼:“你小子是很厉害不假,但别仗着聪明跟「朝凤楼」耍什么花招。”

    他微微侧身,与谢琅琊耳语道:“那个紫微公子不是什么善茬。”

    谢琅琊嘶了一声,貌似很感兴趣:“何以见得?”

    霍霜君脸色一沉,摊开手掌:“我不白给你做百事通,快贿赂我点什么。”

    “合力揪出沈秋枫的猫腻,”谢琅琊按住他的拳头一推:“就是我给你的贿赂。”

    霍霜君耸耸肩膀:“紫微公子曾经单枪匹马闯入极北之地,将「鲛人族」屠杀到几乎绝种。”

    谢琅琊血瞳一沉。

    “这件事被压下来,「扶风大陆」少有耳闻。”霍霜君道:“是我的教母告诉我的,你想想,这种事他们本族能忘记吗?”

    “原因呢?”尽管心中有所触动,谢琅琊的脑筋还是第一时间开动。

    “紫微公子修为绝顶,曾立誓斩尽天下妖兽。”霍霜君数了数手指:“在追杀「黑鲲鹏」时,那妖兽化为鲲鱼之形藏入「风暴北海」,紫微公子一力杀去,结果波及了「鲛人族」。”

    “所以不是他刻意屠杀「鲛人族」,只是殃及池鱼了?”谢琅琊道。

    “不管是因为什么,”霍霜君冷冷道:“他险些造成「鲛人族」灭绝,这是事实。”

    不知为何,谢琅琊突然想到「追风擂台」上,那满满一大缸的「观音鱼」。

    这玩意他是怎么弄到的?

    「风暴北海」是「鲛人族」的势力范围,紫微公子若以「朝凤楼」的名义去要,连个鱼鳞都拿不到。

    如今紫微公子高登神位,在「扶风大陆」德高望重,再干什么强抢明争的事也不大可能。

    是不是有个中间人?

    谢琅琊突然想起了什么:“哎,你不是跟我说过一嘴吗?沈秋枫跟「鲛人族」有亲戚关系。”

    霍霜君抵了抵唇瓣:“这件事不要多嘴,我也只知道这点。”

    “具体是什么亲戚,”谢琅琊与他对视:“你不知道?”

    霍霜君摇摇头。

    “这个「鲛人族」,”谢琅琊心中暗道:“藏了好多秘密啊。”

    这时,一颗小石子凌空飞来。

    虽只是小小一块石子,却带了不俗的力道,卷起一道半透明气流直冲谢琅琊而来。

    谢琅琊一歪头,手啪地一挡,顺势将石子握住。

    他在掌心抛弄着石子:“怎么样?”

    花草沙沙一动,一道光影旋转落地。

    连城雪拍拍玉手:“我觉得可以。”

    谢琅琊走过去:“一定要一次成功,那姑娘修为不低,失手一次可就糟了。”

    连城雪撇撇朱唇:“你不相信我,还拜托我做什么?”

    谢琅琊扶额笑道:“大小姐,脾气一点都没变。”

    一颗脑袋突然出现在两人中间。

    霍霜君左右扫了他们俩一眼:“昨晚上密谋很久,你们两个商量什么坏事呢?”

    谢琅琊拍拍他的肩膀:“这个不叫坏事。”

    连城雪道:“就是坏事,你干的没好事。”

    谢琅琊摊开手:“这是为了以防万一,我说过,我不会两手空空撞进「朝凤楼」的。”

    霍霜君一拨长发,一拳头甩过去:“你是不是想对甄如梦下手?”

    谢琅琊摆摆手:“你说的太严重了,我只是想给自己增加一个砝码而已。”

    他侧过身,走向议事大堂:“紫微公子是不会出现的,我看周青玄也够呛能露面。能为我们所用的,也就是这位甄姑娘。”

    连城雪动了动手指:“你确定能套出她的话来?”

    “套不出来的话,”谢琅琊道:“你就直接抽取她的记忆。”

    连城雪叹了口气:“好在那位姑娘修为不低,即使中了傀儡术也能很快恢复。若是对她有伤,我才不平白无故动手呢。”

    一阵沙沙响声从那边花丛中传来,又有一阵紧跟的脚步声。

    谢琅琊侧过血瞳,压下一杆花枝:“我也是没办法,总不能放任自己麻烦缠身啊。”

    一个小小的身影跑过来,踩过花草,追赶着一只蝴蝶。

    朝霞之下,这副场景纯真美好。

    谢琅琊眯起血瞳,看着扑蝴蝶扑的很开心的小九。

    “那孩子就是爱玩。”霍霜君抱臂笑道,一侧头看着连城雪:“你们到底要做什么?”

    “给那位甄姑娘下一记无伤大雅的傀儡术。”连城雪道:“我们已经商量好了,看能否从她口中套出「朝凤楼」的真实目的。”

    “你们俩就摸老虎屁股吧。”霍霜君哼了一声:“万一惹到了「朝凤楼」,今后可就寸步难行了。”

    “我们已经计划完备了,无须担心。”谢琅琊一直盯着远处跑闹的小九,那个管家林世宁守在他旁边,不时一伸手,以防小娃娃摔倒。

    小九一扑,终于把蝴蝶扑住了,开心地在地上打滚:“抓到啦!”

    谢琅琊等着他的动作。

    果然,那孩子扯下了蝴蝶的翅膀,又去揪触角。

    那边两个人正在低声商量,没人注意这边。

    谢琅琊也觉得自己神经过敏,但是他总是想到小咕的话。

    小孩子是最危险的。

    “咚——”

    此时,议事大堂檐下传来洪亮的钟声。

    沈秋枫与甄如梦先行会见完,现在召集谢琅琊等人过去。

    谢琅琊收回思绪,跟连城雪使了个眼色。

    连城雪暗地里做了个“没问题”的手势。

    几个人踏上台阶,走进议事大堂。

    鱼白光辉洒落眼角,大堂内一片光明。

    几个人行礼过后,甄如梦仍是一如既往的冷艳:“听沈公子转达,这位少侠的意思是,想与两位友人同行?”

    “我不敢直接攀附「朝凤楼」,先去游历一周,若前辈认为我行,我自然乐意。”谢琅琊看了看那两人:“「追风城」周遭村庄的事件,姑娘想必是知道的。”

    “他们两人的侠义之举,我很佩服。”甄如梦冷冷的声色,一点都不像夸奖。

    “踏入「朝凤楼」的门槛,且不说能否留下效力。”谢琅琊道:“姑娘看,能否给个机会?”

    甄如梦垂下眼帘,眼神藏进黑暗之中。

    她再抬眼:“那就如少侠所说,三位先入「朝凤楼」经受试炼,是否留下,待结果而定。”

    沈秋枫一直沉默,听到这话,眼神微微一动。

    谢琅琊暗中瞥了他一眼。

    沈秋枫微微一笑,示意三人:“还不谢过甄姑娘?”

    谢琅琊三人行礼,甄如梦起身道:“事不宜迟,三位这就随我进入「朝凤楼」。”

    她径直往外走去,走过谢琅琊身旁时,侧眸打量了一眼:“「朝凤楼」内外三层,你们现在只能进入第一层。”

    谢琅琊点点头,待甄如梦转身,暗地里用手肘碰碰连城雪。

    几人走出议事大堂,沈秋枫陪同出来:“这回你的侠义之举,于你父亲而言,倒成了不得不放你闯荡江湖的理由了。”

    霍霜君看了他一眼,目光有些复杂,只是回道:“无论如何,承蒙你照料了。”

    沈秋枫微微颔首:“愿三位在「朝凤楼」中,一切顺利。”

    几人道别,各持身法,一片祥云涌入高空。

    甄如梦临风立在最先,身法平稳快速,一直背对着他们。

    除了御风飞行的身法,谢琅琊没有感应到她发动其他能量。

    他跟连城雪对视一眼,点了点头。

    连城雪玉手背后,一扣手指,一丝银线闪入风中。

    甄如梦微微动了动脖子,似是被风吹得轻痒。

    连城雪再动了动手指,双手自然垂下,一派云淡风轻。

    她扶住颈子,转了转舒展筋骨。

    突然,她一闪身与谢琅琊双肩相错。

    谢琅琊眨眨眼睛,做了个“怎么了”的口型。

    “傀儡术是注入了,”连城雪虚声道:“但是没有活气的反应。”

    [就 爱中文,92中文,9爱中文!]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