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乡村小说 > 逆血真邪最新章节 > 逆血真邪最新章节列表 > 章一百二十五 线索
    “被人叫太阳仙子,”谢琅琊俯身靠在窗台上笑道:“感觉如何?”

    连城雪一面整理手上的护甲,一面撇着朱唇道:“烦死了,你又露出那种笑。”

    霍霜君在一旁横躺在细细的青木栏杆上,身形十分稳定。

    他再一次在心里感慨:“那小子也就对姑娘笑。”

    三人都在「风满楼」的水榭上,经历了一番折腾,眼下不由感慨。

    那边有地方整村整村地毁灭,血流成河。

    而这里还是曲水静静、明月当头的静谧景象。

    这「扶风大陆」远不像表面看去的那样平静,是什么修炼圣地、神仙之所。

    无数血腥与罪恶,正埋藏在黑暗之处,渐渐酝酿成形。

    现在,谢琅琊是再清楚这点不过了。

    方才安顿好了幸存的难民,沈秋枫邀请三人都暂住「风满楼」中。

    谢琅琊拦住了连城雪,关于他们所见的一切,只做了简单说明。

    他略过了那个戴着半面面具的男子,以及山洞中所见的骇人景象。

    想来那个头盖骨已经撤退了,虽说巡卫的鬼影子被连城雪消灭了大批,但那种东西如同「影卫」一样,肯定是随手一把。

    谢琅琊脑中闪过那个头盖骨呼啸飞离的场景。

    一只玉手在他眼前晃了晃:“好久不见,你还是这样。”

    谢琅琊回过神,连城雪**一搭,坐在窗台上。

    “还是怎样?”他笑道。

    “像块冰一样,虽然什么都想的明白,但是偶尔流露的傻样真是够了。”连城雪噗嗤一笑,多看了谢琅琊的血瞳两眼。

    谢琅琊撑着侧脸,看定她眼角的牡丹印,还透露着微微的血色:“那个印记……没痊愈吗?”

    连城雪抬手摸了摸眼角:“这样就算痊愈了,这花纹一旦被破坏,就无法恢复完整的形状。”

    一旦被破坏,就无法恢复完整。

    不知怎么,谢琅琊多咀嚼了这句话几次。

    “不过上次跟你分别时,我所说的目标都已经达成了。”连城雪换了话题,眨眨眼睛,凑近了一点:“我在我娘的墓前说了,要出来找你。”

    “这般牵挂,”谢琅琊笑道:“愧不敢当。”

    连城雪白了他一眼,伸手捻起他一缕血色的长发。

    谢琅琊头皮一疼,一股凝结的血茬沿着发丝滑落。

    连城雪搓了搓指尖:“听你所说,造成这一系列劫难的元凶,就是那个被养在血水里的骷髅头?”

    谢琅琊揉了揉头发:“没错。”

    连城雪想了想,拍了他肩膀一下:“你倒是把你最近所经历的事都说了,我们也按照你和那怪物的方法,把所有的事都捋一遍。”

    “要是捋一遍的话,”谢琅琊眸光一沉:“有些事就不好说了。”

    他一斜眼角,看向霍霜君的方向:“喂,过来谈谈。”

    “不去。”霍霜君双手垫在脑后,看着月光:“我可不影响别人谈情说爱。”

    连城雪脸色微红:“我才看不上他呢。”

    谢琅琊弹指一道真气,凝成一段气流,不轻不重拍在霍霜君脸上:“赶紧,有正事。”

    霍霜君偏头一躲,整个身子滑下栏杆,落向水面。

    连城雪目光一闪,连忙探头看去:“他摔下去了!”

    “没有。”谢琅琊不紧不慢,再一抬眼,眼前人影乍现。

    “姑娘太小瞧我的身法了。”霍霜君化形出来,随手拎了个青竹凳子坐下。

    连城雪又气又笑:“你怎么也跟他一样,神神叨叨的。”

    “说起来,”霍霜君搭起二郎腿,看定谢琅琊的眼睛:“是不是该交底了?”

    谢琅琊不动声色,仿佛专心看着窗台上的青竹纹路:“交什么底?”

    “别当我傻。”霍霜君给了他一拳:“冰块脸三个字就想糊弄我?”

    “这小子,”谢琅琊看向连城雪,点了点手指:“一直对我的来头穷追不舍。”

    连城雪拍拍手,瞬间想起了什么:“哎,我也看见「黄金传信」了。”

    “看样子散的很广啊。”谢琅琊并不奇怪。

    连城雪沉思了一下,大致明白了谢琅琊现在的处境:“可是你瞒不了多久,我听「追风城」里说,有个红发的少年赢了这一次的擂台,要被「朝凤楼」收走。”

    “而且是直接归入紫微公子的帷幕。”霍霜君道:“要是见了这小子一脸不愿意的样子,肯定有很多梦想进入「朝凤楼」的所谓好汉,会群起揍他。”

    连城雪看了霍霜君一眼,这小子说话倒很有些趣味:“那你现在究竟是怎么打算的?”

    谢琅琊抬起头:“至少要把那件事查明。”

    “那个祭坛?”霍霜君揉揉额角:“基本上可以确定,「追风城」周边村庄的劫难,就是为那个祭坛准备祭品。”

    谢琅琊点点头:“「长虹」看过了,那几个山洞已经全都空了。”

    “这么多人,”连城雪凝起柳眉:“要怎么运过去?”

    “连接那个祭坛的地方,只有那个酒楼和「风满楼」。”谢琅琊眯起眼睛。

    “你不是说过,那些祭品是用特殊的方法运送进祭坛的吗?”霍霜君甩了他肩膀一下。

    “特殊的方法……”谢琅琊的眼神陷入虚空。

    一团大红色闪过眼前。

    “那个「血珊瑚」花瓶。”谢琅琊突然一拍手,那两人都吓了一跳。

    “「血珊瑚」是极北之地的特产,质地非常通透,经常用于传送能量。”霍霜君轻抚下巴:“任何气息,无论是真气、魔气还是阴气,只有是能量形态,就能通过「血珊瑚」传送。”

    “比如这样,”谢琅琊连着拍了他几下:“将一大批祭品化成阴气形态,通过「血珊瑚」花瓶送入祭坛。”

    霍霜君眼神放空,微微点头:“你脑洞真大。”

    “但是很有可能。”谢琅琊开动他那比常人大一万倍的脑洞:“那个祭坛一切条件都具备,所差的就是运输祭品的通道。那两个「血珊瑚」花瓶摆在那里,你不在意吗?”

    连城雪在一边听着,搓了搓脸:“你果然一点都没变,脑筋能转到这个份儿上。”

    “全都是被这家伙带的。”谢琅琊拍了拍咽喉:“我们就这样推测:沈秋枫跟那个头盖骨所属的势力有联系,在「追风城」的掩护下进行这种祭祀,目的是为什么东西积蓄能量。”

    “就是那个该死的头盖骨吗?”霍霜君眼神一亮:“它不是说要恢复肉身吗?”

    “差不离。”谢琅琊一歪头,又有一束红发被连城雪捻了去。

    连城雪继续给他清理发丝上沾染的血茬:“沈秋枫可是名满天下的名门正道,暗地里做这种事,说出去谁会相信?”

    “就是因为他那个光辉的名门正道头衔,”谢琅琊道:“他背地里搞动作才会安全。”

    霍霜君看着虚空,一脸沉思。

    谢琅琊靠近连城雪,虚声道:“沈秋枫是这小子的好友,也是他父亲很看重的后辈。打从一开始发现这件事,他就这幅表情。”

    连城雪做了个恍悟的口型。

    “若是把这件事凭空告诉我爹,”霍霜君闷声道:“他也不会相信的。”

    谢琅琊压了压下巴,投了个探寻的眼神。

    “所以我们自己来查。”霍霜君一把揪住他的肩膀,眼神坚定:“一定揪出沈秋枫的猫腻!我爹那么信任这小子,他背地里却干这种事,不能原谅!”

    霍霜君说“不能原谅”时,眼睛几乎要喷出烈焰来。

    谢琅琊轻翘眉角,点了点头,拍拍他的肩膀:“霍少侠,冷静冷静,你都要着火了。”

    连城雪忍笑道:“喂,说正经的。这次只救回来这一批少女,其他的祭品全都不见了。你们说,会不会就用「血珊瑚」花瓶为媒介,运入那个祭坛了?”

    “闹出这么大动静,他们还要照常祭祀?”霍霜君摇了摇头:“沈秋枫为人谨慎,不会这么做。”

    谢琅琊盯着虚空,沉默不语。

    “我想沈秋枫肯定会忌惮你们两个。”连城雪指了指他们俩:“小心点,可能会被灭口。”

    谢琅琊噗嗤笑道:“灭我的口有可能,他绝对不敢动这小子。”

    连城雪道:“也对,他来头太大了。”

    “我们要是在这里,”霍霜君拍拍窗台:“沈秋枫肯定会收敛动作,我们难道就这样等着?”

    “最好让他放松警惕,照常进行那个祭祀。”连城雪一握手指:“逮个正着,直接用「黄金传信」给他散了。”

    谢琅琊来回看了他们俩一眼,两人都是一头热火的样子:“你们俩还真是侠气逼人。”

    他支起身子,长呼一口气,推着窗台舒展筋骨:“让他放松警惕,我们还真不能就这样赖在「追风城」。”

    两人都盯着他。

    “甄如梦明日会来,询问我的答复。”谢琅琊转了转血瞳:“怎么样,要不要去见识见识「朝凤楼」?”

    [就 爱中文,92中文,9爱中文!]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