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乡村小说 > 逆血真邪最新章节 > 逆血真邪最新章节列表 > 章二百九十二 紫微公子的宠物

章二百九十二 紫微公子的宠物

作品:逆血真邪 作者:尘缘觉慧 字数: 下载本书  举报本章节错误/更新太慢

加入书签加入书架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推荐本书

    谢琅琊眸光一闪,心中涌起阴云。

    那样的东西……也存在于「扶风大陆」东方吗。

    谢琅琊收敛心神,只觉灵台一阵光芒透澈,感应到「黑鲲鹏」周身能量盈满,活气正在飞速上升:“从师父嘴里套话,真是困难。”

    紫微公子像是探囊取物般,神态悠然,整个手臂深入「黑鲲鹏」满是锯齿的口中,专心摸索:“不用转了。”

    “鱼烤好了。”谢琅琊认真地想了想,自己要不要催动「女娲神印」,命令「黑鲲鹏」合上巨口,将紫微公子的手臂整个咬断。

    紫微公子拽住了什么东西,手臂一收,带出一大串血红闪光的东西。

    那浓烈的腥甜气息卷成清晰的雾气,在风中冲刷出一片淡红色的雾影。

    谢琅琊一侧头,余光看去,只见紫微公子手中提着一串葡萄藤般的红色果子。

    ……长在「黑鲲鹏」口腔内壁上的东西。

    谢琅琊凝起剑眉:“我想,师父你不会打算一直呆在「风暴北海」吧。”

    紫微公子摘下一颗果子,咬在齿间,仿佛享受一颗清甜饱满的樱桃般,咬出一口浓甜的汁水。

    谢琅琊抿起唇角,斜眼看着他:“所以,下一步……”

    “咔啊,,”

    一声极度沙哑的像是咽喉里卡着一根长刺般的咳喘声,骤然打断了少年的尾音。

    谢琅琊御风立在血雾之上,双手负背,姿态冷傲如同雪松。

    他微微一侧头,开动感官,感应着声音传來的方向,满世界鼓吹的海风旋转出凌乱的回响。

    紫微公子则又咬了一颗红色珠子,齿缝染红,像是咀嚼猎物的野兽般:“你猜。”

    谢琅琊目光集中,寻找着那不祥的咳喘声的來向,声音沉冷三分:“「东方联盟」对你有所不利,这事不会就这样了结。我猜你会回到「扶风大陆」东方地域去,跟他们算账。”

    “算账。”紫微公子的声音在咀嚼中显得微微模糊:“真是个痛快的词,要是我能顺利做到就好了。”

    “咔啊啊,,”

    又一声清晰的咳喘声传來,不像是人类发出的,而像是一只被噎着喉咙的猴子。

    谢琅琊身形一侧,驾驭血雾绕了一个角度,血瞳凝聚寒光:“在你离开「风暴北海」之前,至少有一件事要解决。”

    紫微公子歪歪头。

    “莫不归那老人精,”谢琅琊开动法眼,眼运灵光,在冥冥中旋转闪烁:“还沒把「黑鲲鹏」的能量核心给你呢。”

    “当初追杀「黑鲲鹏」,那只是一个假象,我是为了开启掌控天下灵兽的计划。”紫微公子舔了舔唇角鲜血般的红色汁液:“莫不归接受了我的计划,作为「风暴北海」实际上的统治者,他保留了「黑鲲鹏」的能量核心作为砝码。”

    谢琅琊点点头,盯住「黑鲲鹏」那半张的幽深有如陨石坑的大嘴。

    有什么东西……

    在浓密包裹的红色珠子的光芒下,有一团极其幽暗的影子正在蠕动上升。

    “你不是说,凭你掌握的「女娲神印」,最终驾驭天下灵兽的人会是你吗。”紫微公子一斜眼角,目光与谢琅琊重合。

    两人仿佛共同等待着什么一般,想看什么东西从「黑鲲鹏」的嘴里爬出來。

    谢琅琊不动声色:“是的。”

    “不是。”紫微公子微微加重语气,干脆地削断了少年的尾音:“掌控如「黑鲲鹏」这般的灵兽,需要两个东西的重合,一个是你的「女娲神印」能量,还有一个是它自身的能量核心。”

    谢琅琊的血瞳微微一动。

    “这就是我非要向莫不归讨要「黑鲲鹏」能量核心的原因。”紫微公子冷声道。

    “哗啦啦,,”

    生满「黑鲲鹏」口腔中的红色珠子成串摇摆,像是浓密的葡萄藤般,发出一阵风声似的沙沙响。

    谢琅琊眯起血瞳,心中飞快盘算。

    紫微公子的意思是……

    如果灵兽的能量核心沒有同时掌握在自己手中,即使有「女娲神印」的能量,也不能做到完全掌控猛兽。

    “我与这家伙的目的相悖,他要成为天下灵兽的掌控者,而「女娲神印」却偏偏只有我的「至邪之体」可以掌握。”谢琅琊心中暗道:“如果他想存有砝码的话,那就是……”

    让灵兽的能量核心分离,不给自己完全掌握的机会。

    这样,这对同为猛虎绝非善类的师徒,日后才有谈判的余地。

    谢琅琊揣摩出紫微公子的深意,脑中又掠过莫不归那张寡情多谋的冰冷脸庞。

    少年不得不怀疑……

    莫不归真的沒有把「黑鲲鹏」的能量核心,交给紫微公子吗。

    那妖狐般的男子,可能正暗笑着藏起來呢。

    “咕噜咕噜,,”

    一阵黏稠浓液煮沸滚泡的声音,已经离谢琅琊很近了。

    少年思绪一收,挠了挠额角,引动一缕意念。

    “呼,,”

    风声逆向一拍,「黑鲲鹏」小山似的身体被整个推了一把,惊起一片涌动的水涡。

    紫微公子跟着晃了一下,嘴唇上沾染着鲜艳的红汁,天光倾洒,在他脸上映照出诡异的逆影。

    那一瞬间,他看起來就像是个食人未尽的艳鬼。

    他瞟了谢琅琊一眼,又看了一眼被拨得凌乱拍打的红色珠子:“这家伙是寻着「黑鲲鹏」的血珠香味出來的,真是贪吃。”

    “撕拉,,。”

    应着紫微公子的尾音,仿佛瀑布般铺满了「黑鲲鹏」口腔的红色珠子,被一把扯了个干净。

    一团阴影半明半暗,架在「黑鲲鹏」高耸的牙床上,发出一阵恐怖的吸溜咀嚼声。

    那声音酣畅淋漓,宛似饿鬼取食般。

    谢琅琊面沉如霜,思绪却在飞快闪动。

    “咕噜咕噜。”

    那黏稠的声音更响了,混合在无比湿黏的口水声中。

    谢琅琊觉得那声音有点熟悉。

    “叮。”

    突然,他脑中灵光一炸。

    “师父,”谢琅琊淡淡开口,邪冷的声音虽然平淡,冷不丁却似炸雷落地:“我沒猜错的话,这玩意上一次爬出「黑鲲鹏」的嘴,是想咬我吧。”

    紫微公子扔开葡萄藤似的红色珠串,舔了舔上牙龈,淡淡的血色映得他妖魅的紫眸,更显妖气逼人。

    “我跟「黑鲲鹏」的血珠相比,”谢琅琊挑起剑眉,眉眼间弥漫着危险的寒气:“哪个更美味啊。”

    “呼呼,,。”

    正在此时,那浓密的少说几千颗的红色珠子被囫囵吞了个尽,咬得残破零落的藤串被猛地一甩,飞出「黑鲲鹏」的嘴。

    一道阴影紧跟而來,四肢匍匐,作青蛙起跳状猛地窜飞起來,眨眼间逼到谢琅琊眼前。

    好快。

    谢琅琊那句冷谑的言语,甚至还沒有完全落地。

    他立刻一偏身子,血瞳微瞠,清楚看到一张长满细小银绿色疙瘩的颅骨凸出成三角状的怪脸,在眼前忽悠一下子放大。

    那玩意眨眼飞绕了一圈,冲力甚强,穿破了高空之上厚积的云光。

    它一个倒折,高高飞跃下來,再逼谢琅琊身后。

    谢琅琊剑眉凝寒,感官集中,真气迅速冲着厉风逼來的方向,凝成攻势。

    但是他的眼神,却一直停留在紫微公子身上。

    紫微公子妖瞳闪光,脸上微微显出几片交错的细小血脉,发出不祥的血紫色。

    谢琅琊与他直直相对,不用回头,左臂高高一扬,手臂花纹鼓动出一声岩石崩裂般的震响。

    “砰,,。”

    谢琅琊左臂光芒勃发,真气眨眼凝成气涡,狠狠撞了那玩意一下。

    少年顺势一扫健臂,五指作兽爪之形一收,像是凌空抓捕猎物的鹰爪般。

    “嗷嗷,,。”

    一团极其粗糙的沾满了黏糊糊的碎液的骨肉,被谢琅琊死死攥在手里。

    他一收手,侧眸看去,那玩意被自己提着脖子抓住,像一条窒息的的怪鱼般拼命扑腾。

    沒错……

    这种扭曲的凝聚了无限怨毒的人脸,肌肤像是被泼了浓酸般,到处凸出着腐蚀般的血疙瘩的模样……

    这家伙就是谢琅琊初见「黑鲲鹏」时,突然从它口中冲出來,让自己吃了好大一亏的怪物。

    “这是另一只同类生物,还是……”谢琅琊寒声喃喃:“当时那只怪物,又愈合重生了。”

    “啊啊,,。”

    那玩意不停尖叫着,满嘴血涎横飞,难以忍受的血腥气息扑面而來。

    谢琅琊凝眉看着它,五指收紧,勒得那玩意极限张大嘴巴,头部快要沿着嘴角劈开两半。

    这样近距离仔细看,这玩意还有点像是……

    谢琅琊脑中飞掠过当时被它攻击的情景。

    这玩意死死攀附在巨镰上,竟然沒有被那恐怖的刀锋所伤,脖子延伸巨长,像一条妖蛇般大弧度弯折,人脸上张开锯齿,不停咬噬自己。

    这样的攻击方法……

    不正是谢琅琊取得巨镰时,被附在其上的守护灵攻击时的情景吗。。

    “喂。”紫微公子的声音突然出现,仿佛隔着万里苍茫风声一般。

    如今,谢琅琊再听到他的声音,心中已经漫起了一层不安的寒气。

    仿佛越來越克制不住,一种尖锐的恶意……

    已经不仅仅是想揍紫微公子一顿,那样简单。

    谢琅琊冷冷一横血瞳。

    紫微公子凌驾法光之上,悠闲抬手,抹去唇角沾染的血一般的红汁:“别掐了,「食尸鬼」掐成肉酱也不好吃。”

    谢琅琊手指微微一松:“「食尸鬼」。”

    在他精熟掌握的几乎包含了「扶风大陆」所有知识的那五十本古书中,这都算是一个陌生的词。

    或者是……

    这个词,本不是存在于「扶风大陆」的古书中的。

    “我利用「黑鲲鹏」浓厚的尸气,还有结在它口腔中的能量饱满的血珠,好容易养出这么一只來。”紫微公子淡淡道。

    谢琅琊晃了晃手臂,那只「食尸鬼」皮肉松垮,坠下长长的满是疙瘩的肉皮來:“最开始,这家伙是被我的巨镰吸引出來的,并发疯一样地攻击我。”

    他血瞳一紧:“而师父你代我去「玄冰三千里」修炼的时候,留下守卫「黑鲲鹏」的,也是这玩意吧。”

    “抛开「食尸鬼」这恐怖的身份不谈,”紫微公子大大方方默认:“它真是个忠实的宠物,对不对。”

    谢琅琊面无表情,只是动了动剑眉。

    这一次,他在咀嚼自己所说的话。

    这玩意是被他的巨镰吸引出來的,而它的攻击方式,又和巨镰的守护灵那般相像……

    他看了一眼自己花纹诡异的左臂,巨镰化光潜伏在手臂血脉之中。

    其实他到现在都不知道,那威力非凡的巨镰,究竟是什么來历。

    “把它给我。”紫微公子拍了拍手:“终于养到成熟形态,可以派上用场了。”

    谢琅琊沉吟了一下,甩手一扔,臂力带起一股强劲风声。

    「食尸鬼」被卷入风涡,顺势飞滑,一头撞进紫微公子手中。

    紫微公子拎着它的肉皮,将它提了起來,就像是提着一个发育不完全的扭曲的婴儿般。

    「食尸鬼」不停发出猴子般尖哑的叫声。

    紫微公子像是抚摸宠物般,拍拍它长满血疙瘩的头颅。

    “所以,”谢琅琊暂时压下心中的疑问,甩甩手上的黏血:“师父所说的派上用场是。”

    “你刚才不是自作聪明地,替我分析了下一步的计划吗。”紫微公子并起双指,给了胡乱踢弄的「食尸鬼」一记弹指。

    那玩意在他手中,倒真像个宠物般,挨了一下便收敛许多。

    紫微公子似是十分喜爱般,來回揉弄着那松垮垮的仿佛结满了虫卵般的肉皮,弄得「食尸鬼」发出一阵恐怖的类似惬意的低吼声:“为了重回「扶风大陆」东方,跟那帮家伙算账……”

    谢琅琊凝起血瞳。

    他盯着紫微公子的手指,在那家伙不经意般的揉弄下,「食尸鬼」的肉皮上渐渐凝聚出一个瘤子般的凸起。

    紫微公子低垂紫眸,逆影流入他深不可测的瞳心中:“就由「食尸鬼」带路,我们去找一样东西。”

    ...</p>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