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乡村小说 > 逆血真邪最新章节 > 逆血真邪最新章节列表 > 章二百八十九 病毒
    “撕拉,,”

    一股极其黏稠的蠕动声,从那个「鲛人族」的脑袋上传出。

    脑袋上鼓泡一样到处凸起的血疙瘩,像是虫卵一样,一个挨一个地扭动起來,发出湿嗒嗒的声音。

    谢琅琊血瞳凝寒,视线随着那不停高胀起來的肉瘤,渐渐抬高。

    “嗷啊啊,,。”

    那「鲛人族」的声音十分惨烈,像是被活生生剥皮剜肉的野兽般,巨尾猛力拍打着满地的碎血。

    围绕他周身的蓝光拱起裂缝,形成一圈形状扭曲的光晕。

    莫不归大袖一挥,倒退数步,凛声道:“退出去。”

    所有「鲛人族」鱼尾一摆,刷刷散成飞影,一窝蜂涌了出去。

    “全城警戒。”莫不归再喝一声,尾音忽被炸得粉碎。

    “轰,,。”

    那「鲛人族」的脑袋整个涨破,皮肉沿着分裂的缝隙撕裂开來,露出翻卷的筋肉横突的骨刺。

    果真是一个摔碎的西瓜之形。

    谢琅琊脑中画面汹涌,一咬嘴唇,强力稳住心神。

    那脑袋炸成一朵巨大的食人花状,肉瓣层层张开,每片肉瓣上都吐露出密密麻麻的尖牙。

    “刷,,”

    几十条巨长的血舌从中空的脖腔中窜出,顶端开裂,形成圆弧状的吞噬巨口,尖牙猛烈摩擦着。

    滚滚血腥热气喷洒如雨,那「鲛人族」半身都已经扭曲,露出卷成螺旋状的血红肌肉,一跃而起,巨尾猛地在地上扫出一圈碎涡。

    “呼呼,,。”

    巨尾直扫莫不归,骨刺根根突起,刮起一阵锋利飓风。

    莫不归身形一闪,周身化为虚影,瞬间躲过攻击。

    下一秒,诡魅的蓝光如流汇聚,在百步之外重聚人形。

    莫不归翻手凝起真气光球,面对那脖腔大开肉瓣狂舞的骇人怪物,眼神仍旧沉冷如冰。

    而在建筑之外,地狱般阴森的城池到处炸起雷鸣般的低轰,一团团幽蓝色光涡此起彼伏,统统向上拔起,在城池上空形成一片汹涌的光芒护罩。

    雷轰声不绝于耳,掀起无数错乱的水波。

    谢琅琊猛一挥手,打碎一团凶猛扑來的力道甚强的水泡。

    他的咽喉花纹,感应到了久违的燥热。

    这种感应是……

    “砰。”

    在少年眼前,莫不归已然强击一掌,将光球轰然推向那炸裂了脑袋的怪物。

    只听一阵崩爆之音,所有飞冲出脖腔的血筋纷纷鼓起血泡,又瞬间破裂,化为成排的宛如蜂巢般的眼珠。

    所有眼珠转扭不止,发出咯吱咯吱的摩擦声。

    这些眼珠四面八方乱看着,猛地一抻,将那怪物整个拔起來,顶着一朵猛烈咬噬的食人花冲天而起。

    光球一记扑空,划开一道强劲的分水岭,将满地黏稠的血肉炸成碎雨。

    碎雨扬起,立刻搅得更碎,化为飞扑的血雾噼里啪啦乱撞。

    在场所有人,身上都笼罩了一层血渣。

    谢琅琊侧头一啐,吐出粘在唇角上的血渣:“看來,这玩意不光是在「扶风大陆」东方蔓延了……”

    旁边的紫微公子妖瞳一动。

    谢琅琊按了按皮肉蠕动的咽喉,扭了扭脖子,身形下压,做出弹射之状。

    “你要干什么,”紫微公子虽是沉声发问,但沒有阻止他的意思。

    “比起这个问題,”谢琅琊冷冷道:“我更想知道,师父在害怕什么。”

    他的尾音倏然撞碎在风中。

    少年腾空而起,身形化影,直奔那怪物。

    那家伙的脖腔抻的巨长,所有飞舞的肉瓣轮廓一张,分裂出无数筋肉。

    每道血生生的筋肉当空一拧,顶端瞬间延长化形,化出无数锋刃來。

    有的是利刺,有的是比之谢琅琊的巨镰,其锋利程度也分毫不差的镰刀。

    寒光乍泄,烈烈刺激着谢琅琊的血瞳。

    他瞳子一瞠,迎面飞來数道锋刃,其下连接的筋肉极其灵活,半空中划开惊人的弧度。

    他引动身法,猛一侧身,周身邪光勃发。

    “锵。”

    谢琅琊一抬左臂,手臂花纹如同毒蛇般灼灼闪光,肌骨化为钢铁般的坚硬,强力挡住锋刃。

    强强撞击之下,锋刃高高一折,冲入高空,又旋转急冲下來。

    谢琅琊不想恋战,脑中讯息飞旋。

    怎样对付这该死的……

    寄生体來着,。

    他的咽喉花纹突然发出一圈清晰的热流。

    ……对了。

    谢琅琊脑中轰然闪过,对付「黑水玄龟」时的画面。

    用咽喉花纹所蕴含的的「黑暗之地」总源能量,來压制这怪物。

    然后……

    破坏宿主的身体核心,宿主死了,寄生物也就沒戏唱了。

    “咔嚓,,”

    谢琅琊刚打定主意,身后突然传來一声崩裂。

    他侧眸一看,莫不归被一片筋肉巨刃缠住,手上蓝火飞旋,道道凌厉劈斩。

    那家伙的模样,像是个精练又无情的屠夫。

    但是……

    “嘶拉拉,,。”

    所有被斩断的筋肉发出毒液腐蚀般的巨响,血筋翻转涌出,瞬间凝成更长的利刃。

    谢琅琊凌空转身,迎面被几片巨大的肉瓣包围过來,那上面满满黏附的眼珠成团转动,赫然挤到少年脸上。

    他一咬牙,身法向下反冲,赶着肉瓣合拢的速度,迅速抽身。

    肉瓣上丛生的锯齿狠狠刮了他一下,皮肉像是被踩烂的血色草丛一般,翻卷出无数碎芽。

    谢琅琊不及觉痛,一面飞冲,一面引动咽喉花纹。

    “咚,,”

    咽喉花纹应和心跳,发出一身沉沉的巨颤。

    一圈黑光沿着黑花纹路迸射出來,光晕所过之处,空间的存在感都被微微扭曲。

    黑光乍然冲入血雨之中,惊起一声长嚎。

    “嗷嗷,,。”

    那怪物高扬头颅,所有长着锯齿挥着巨刃的筋肉刷刷狂摆,抽打出无数混乱的风涡。

    它猛地侧身,大片利刃横直反射出來,绕过莫不归,直奔谢琅琊。

    咽喉花纹所发的黑光,像是致命的鱼饵般,吸引着怪物的攻击欲。

    另一边,提兰瓦蒂冷眼旁观,胸口急促地起伏着,仿佛窒息的美人鱼般。

    “那就是……”她透明色的眼瞳中,仿佛挖空了一块肉般,显出凹深的黑洞來:“「至邪之体」的力量吗……”

    “别砍了。”谢琅琊速度超人,在空中飞速折冲,绕出蛛网般迷乱的轨迹,就是要引得那些直追他的筋肉,统统混乱打结。

    少年一声厉喝,挟带难以形容的威慑邪气,直冲莫不归耳畔。

    莫不归高举手臂,猛力捏住一截直逼他额心的筋肉。

    筋肉顶端裂开的镰刀,只差一寸就能切开他的头颅。

    莫不归竟是徒手握住这截筋肉,周身蓝火喷耀,掠地荡成柱状飓风,狠狠扫开所有试图砍杀过來的筋肉。

    他以这种姿态,暂时停住:“你……”

    “你怎样砍杀,也比不上这怪物筋肉再生的速度。”那种沒完沒了的直要把人逼疯至死的重生速度,谢琅琊可是在「黑水玄龟」身上见识过:“杀了这个寄生体。”

    莫不归意味不明地眯了眯蓝眸,浓烈的黑暗遮住了眼光。

    谢琅琊的咽喉中仿佛卡着一块燃烧的火炭般,被來自「黑暗之地」的寄生物的感应,刺激得不停抽搐。

    他强力稳定呼吸,高高一冲,双臂同时反举,拽住两截想要夹击过來的血筋。

    血筋猛地撕裂开來,吐出两张钢夹般的锯齿大口,咔咔狂咬,就贴在谢琅琊侧脸两边。

    他倒头下冲,借着这逆向的冲力,将两截血筋全都抻断。

    这时,他正好斜向掠过那滚滚吐出血腥风暴的脖腔上方。

    少年血瞳一转,干脆疾转身形,猛地将两截血筋脱手扔出,直奔脖腔。

    “咕噜咕噜,,。”

    血筋裂开的锯齿大口一路猛咬,落入中空的脖腔之中,发出一阵激烈堵塞的搅动声。

    谢琅琊飞身上冲,腿风劲扫,猛力踹开一团扑过來的血筋:“快。”

    莫不归双手运转,掐起奇异的指形,眼神幽暗无边,从谢琅琊身上缓缓抽离视线。

    视线完全抽离的瞬间,他瞳子一定,掌心爆发出熔浆般刺眼欲盲的蓝火。

    在他面前,那怪物筋肉狂挥,像是一朵狂野扑食的食人花般,整个头部的攻势都被谢琅琊搅乱。

    而它的身体,那长着尖锐骨刺的巨大鱼尾的身体……

    轰然一划,冲向了莫不归。

    莫不归就等着这一刻,迎头一冲,手上蓝火飞转成风车般的锋面。

    他沒有攻击对方貌似要害的地方:心口,或是还剩一截的脖腔。

    而是身形一错,将蓝火狠狠刺入了对方的侧腰处。

    莫不归与那怪物迅猛一错,手臂一推,顺势将整个锋面卡进对方侧腰中,立刻发出一声沉闷无比的钝响。

    锋面横向一刮,锋光裂成三道,准确刺进三道经脉。

    经脉崩断,登时爆破开三道鱼鳃般的裂口。

    “咔啊啊,,。”

    那怪物猛地一仰身子,所有筋肉卷成一团巨大肉瘤,轰然向上一扫,发出海啸之音。

    谢琅琊翻身猛跃,血雾紧急聚成漩涡,将少年身形狠狠向上一抛。

    电光火石间,他躲过了身下剧烈的崩爆气流,无数碎肉断筋炸成碎末。

    从飞崩的血浪中,无数蓝火扭成毒蛇般的光柱,冲得更高。

    谢琅琊长发猎猎飞扬,凌空翻转,落地瞬间与莫不归狠狠一撞肩膀。

    两人身法互错,足下电火飞闪,滑出了百步之远。

    在他们身后,那怪物轰然倒下,所有血红色的筋肉迅速枯萎,发出腐烂般的灰黑色。

    激烈鼓胀的肌肉线条统统萎缩,倒地化为一滩烂肉,无数眼珠痉挛支楞起來,发出极其僵硬的颤抖。

    “咕噜,,”

    谢琅琊一甩衣襟,转身一看,那家伙还在动。

    大团支楞起來的眼珠还沒有倒下,摊成一坨的皮肉下面游走着无数疙瘩,像是飞爬的蠕虫。

    这些疙瘩迅猛聚合着,沿着勉强可见的经脉轮廓飞速游动。

    谢琅琊一眯血瞳,五指一捏,做出兽爪之形:“这家伙……还想再生。”

    早就听说「鲛人族」身体构造奇异,天生拥有极限的自愈能力,所以其身体常被用來做长生之物玄妙之药,比如那永不熄灭的不祥的「鲛人长明灯」。

    这种自愈能力,在被「黑暗之地」的寄生物侵占身体了之后……

    反而发挥更强。

    “可恶。”谢琅琊也顾不得了,反手一推莫不归的肩膀:“快阻止。”

    莫不归闪身躲开,像是极其厌恶别人碰他般,剜了谢琅琊一眼。

    那厌恶的眼神,让人从头凉到脚底。

    莫不归握紧手指,看着那一滩不停蠕动的滚满了血疙瘩的烂肉,沒有动作。

    谢琅琊用更可怕的眼神剜了他一眼,刚要说话,眼角闪过一道飞影。

    他转眼一看,只见提兰瓦蒂摆动鱼尾,纤腰婀娜轻扭,瞬移到了那怪物烂肉前面。

    提兰瓦蒂俯下身來,伸出玉手,移到那怪物的头部。

    那摔碎西瓜般的脑袋,已经烂成无数软泥,翻卷出大片支离破碎的尖牙。

    她却像抚摸一个婴孩般,抚摸着这摊烂肉,玉指摩擦出黏稠的声音。

    随着她的抚摸,丝丝流光顺着指尖渗入烂肉。

    谢琅琊撩开一缕挡在眉睫处的红发,冷冷看定她。

    那个妖艳的宛如一尊充满怨念的黑女神的女子……

    在这一刻,当真像个圣女。

    祥和沉静,充满母性,让人依恋。

    提兰瓦蒂眼神温柔,指尖渐渐浸满了腐肉色的光芒,像是一团浓厚的灰尘。

    她轻启娇唇:“睡吧……”

    “叮,,。”

    腐肉色的光芒完全缠绕上她的指尖,同时,所有穿梭于烂肉之下的血疙瘩,全部停止了游动。

    像是密密麻麻的蚁群,突然停止了一般。

    提兰瓦蒂玉指轻捏,转了转指间那颗小珠子般的光晕。

    她幽幽回眸,看向一脸冷凝的莫不归。

    在她身后,紫微公子双臂环抱,雪发如瀑垂落,遮住了眼神。

    “我早就说过,”提兰瓦蒂微微用力,像是捏碎一颗豆子般,捏碎了那团光晕:“「鲛人族」是恶魔的种族,迟早……会从你的奴役下反扑。”

    ...</p>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