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乡村小说 > 逆血真邪最新章节 > 逆血真邪最新章节列表 > 章二百八十七 恶魔种族
    枯骨似的建筑之中,火光沿着千百道高拱的裂缝,灼灼闪耀出來。

    幽深极冷的海底,仿佛染上了地狱的颜色。

    谢琅琊紧握巨镰,斜擎身后,身形微侧,血瞳中凝起一片凌迟般的寒雾。

    他脑中轰鸣飞转着一个词,像是苍鹫一般,利爪大张,划出一道道裂痕。

    “小九”。

    那怪物……

    喊的是这个名字。

    谢琅琊左臂一抬,强健的肌肉反射着幽蓝色的微光,身形下压,巨镰斜挡身前。

    见少年有所动作,在场所有人都凝起同一个眼神:不许。

    “谢少侠,”提兰瓦蒂冷艳的声音幽幽传來,伴随着一声捏紧光芒的充满水分的蠕动声:“你是霜君的好友,我不想与你为敌。”

    “但是我若敢动那玩意,”谢琅琊冷冷接声,语气比她沉冷十倍:“你就会立即捏碎那条光芒,让我的「至邪之体」,永远缺失「女娲神印」的力量。”

    提兰瓦蒂歪歪头,微微上挑的眼角浸了一丝瘆人的艳笑:“所以,你最好退后。”

    谢琅琊沒有看她,而是抬起血瞳,看定高临于熊熊蓝火之上的莫不归:“我要确认一件事。”

    “嗷嗷,,。”

    应着他的尾音,被死死拉扯在蓝火之中的人形怪物,四肢大开,猛力一跃,生生扯碎了大团火光。

    空间嗡地巨颤了一下,莫不归翻转指形,将蓝火强力一拉,双指并起,斜举在脸庞前方:“你在引诱他攻击,快退后。”

    “这说明,”谢琅琊剑眉一压,血瞳如冰:“即使这家伙已经疯了,也记得我是个杀之后快的货色。”

    他一挺身形,身法凝聚,随时准备疾速化影:“他是沈秋枫,对不对。”

    “轰轰,,。”

    一声震撼轰鸣从洞天之中传來,汹涌一地的血光更显浓厚。

    整个建筑生生倾斜了大半,空间发出明显的扭曲裂痕。

    谢琅琊侧眸扫了一眼血光大动的洞天,轰鸣卷成回音,如劲浪般**涌出,越发强劲。

    那里……

    还有什么东西。

    “该死的……”谢琅琊轻咬牙根,心中暗道:“这个「鲛人族」,全是一些阴暗不堪的东西。”

    不是疯狂的人形怪物,就是咬得支离破碎的人鱼尸体。

    “嗷呜。”

    那人形怪物又嚎叫了一声,仿佛一声惨烈的呼喊般,将洞天中拼命涌动的东西呼唤出來。

    “呼呜呜,,。”

    血光紧紧一收,仿佛一个反吸到极点的气囊,又瞬间高高鼓起,猛力爆破出所有的气流。

    大片飞影迅猛冲出洞天,有的匍匐于地飞爬,那速度令人恐慌;有的旋空疾飞而出,巨尾拍打出激烈的风响。

    谢琅琊被这阵猛风直扑全身,身法一个不稳,被扫退了十几步。

    他迅速转身,巨镰疾速出手,斜向劈向身前。

    “撕拉。”

    一张覆满鳞片的脸在谢琅琊眼前撕裂,斜向爆开无数骨粉脑花。

    谢琅琊只觉巨镰切割得异常通顺,按理说「鲛人族」骨骼极其坚硬,应该会激烈地刮擦刀锋才对。

    可是这「鲛人族」的脑袋,仿佛自带着凹深的裂痕一般,迎着巨镰的切割疾速裂开。

    谢琅琊全身一冲,冲力再凝锋光,将对方的身体也一切为二,人身鱼尾对冲崩飞。

    无数疯狂哀嚎狂旋四周,震得他眼前微晃。

    又是那种气氛。

    这群「鲛人族」,全都是疯子。

    另一边,紫微公子真气加身,波澜不惊,连眼睫都沒有动一下。

    他只是并起双指,做了个最简单的指形,便有滚滚真气迸发出來,绕身形成一圈风柱。

    满地乱爬乱咬的「鲛人族」,一碰上这圈风柱,就被疾速旋转的锋利连根扫去皮肉,鱼鳞成片崩碎,眨眼便削出一个破裂的骨架來。

    “砰,,。”

    地面之上,「鲛人族」涌动如潮,身体崩裂的声音崩成乱流。

    谢琅琊眼前不停飞划过断骨,那些骨头又被他手中疾挥的巨镰击成更碎的残片。

    在这一片混斗中,只有提兰瓦蒂沒动。

    她周身笼罩在一层巨大的光环中,光环周围飞舞着奇异的法纹,旋转发出沉沉的低鸣,像是低声延绵的吟唱。

    她静静看着眼前这一幕,三个修为强大的人,个个面无表情,像是切菜般砍杀着她的族人。

    那些疯狂的张着锋利锯齿到处乱咬的「鲛人族」……

    和她一样人身鱼尾本应受她庇护的人……

    提兰瓦蒂眼神凝静,眼睛像是两个惨白的琉璃珠子,沒有一丝波光。

    蓦然,她微微勾唇,露出一丝妖艳的笑容。

    也许这才是对的。

    提兰瓦蒂抬起头來,长发在脑后纷飞如浪,心中的魔音在虚空中回环扩散:“毁灭与杀戮,才是正确的。”

    “叮。”

    谢琅琊心头狠狠一撞,仿佛被冥冥之中的什么乱波冲击了。

    但他不及细想,翻身一跃,倒向下冲,巨镰垂直下落,一路划开巨大的水泡分水岭。

    “咔嚓。”

    一个「鲛人族」迎面上冲,锯齿大张,正好露出最坚硬的牙床。

    两道牙床形成一个强力的钳夹形状,猛力一顶巨镰刀刃,竟是瞬间卡住,双方死死对峙在高空之上。

    谢琅琊一捏手指,沒有猛力下划,直接破开那家伙的头颅。

    他血瞳一闪,法眼光耀,借着这短暂对峙的瞬间,将对方看得通透。

    这家伙……

    “咔啦。”

    巨镰一滑,刀锋陷进一道凹深的裂缝,不可阻挡地将对方头颅斜向崩裂。

    这「鲛人族」自带的裂缝原來是……

    谢琅琊瞳子一瞠,脸色更显煞冷,双臂同时使力,将巨镰向上一挑。

    “哗啦,,。”

    「鲛人族」被刀锋一挑,整个碎成骨块碎肉,在空中激烈拍打,仿佛暴雨般哗啦啦落下。

    谢琅琊足踏血雾,昂首立在这片腥风血雨之中,手指将冰冷的巨镰棍身握出咔咔轻碎之声。

    他血瞳迅速一转,咬紧了牙关。

    所有的「鲛人族」,头颅两侧都有纵深的裂痕,直达太阳穴。

    有的裂痕已经露骨,有的还粘连着血生生的碎肉,往外淌着浓血。

    这样的伤痕……

    “明显是刺击太阳穴,”谢琅琊一侧血瞳,瞳子中阴影弥漫,仿佛一只亟待扑食的雪狼般:“导致颅骨开裂,损及神智的伤痕。”

    这些疯狂的「鲛人族」,都是被外力弄成这样的。

    谢琅琊眼神一紧,盯住斜上方驾驭蓝火的莫不归。

    那家伙一派居高临下的姿态,双手托举蓝光,就像掌握着这幽暗海底的唯一光明。

    可是,他口中所说的“试验”……

    谢琅琊感到一阵厉风击向身后,看也不看,直接斜举巨镰,向身后反手一划。

    一声崩裂在他身后炸开,随即被一阵飓风扫得更远。

    紫微公子的声音出现在少年身后:“你确定那东西,是沈秋枫吗。”

    师徒二人各御身法,血雾黑光滚滚缠绕,彼此的目光都如深渊一般。

    谢琅琊眯起血瞳,反手用拇指蹭去脸上迸溅的碎血:“就凭他要我将小九还给他……”

    少年想起毁掉「风满楼」地下祭坛的那一夜,沈秋枫抱着已经融化出银绿色黏浆的小九,还是不肯松开怀抱拼命要保护那孩子的模样。

    对于沈秋枫來说,非要揪出祭坛的秘密还要插手直至祭坛毁灭的谢琅琊,就是夺走小九的凶手。

    即使他成了那种模样,那种只能称为“人形怪物”的形态……

    这份仇恨,也是他身份的最好证明。

    谢琅琊心中涌起一股邪火,眼见那人形怪物冲不出蓝火包围,反而被烧得越发像是焦炭,不停反吸入蓝火中心。

    他刚要动作,肩膀忽被按住。

    紫微公子收紧手指,脸庞被妖异的蓝火映得大明大暗:“别动。”

    谢琅琊眼角一横。

    紫微公子与他对视,唇瓣微动,吐出沉郁的声音:“不管那怪物究竟是谁,至少这一次,莫不归不会杀他。”

    谢琅琊血瞳一转,扫了一眼那沐浴在碎肉飞血之中的提兰瓦蒂。

    那个高贵的负责守护「鲛人族」的圣女……

    面对这般杀戮,却是一动不动。

    谢琅琊扫了一眼她手中提着的,肠子一般的光芒。

    “呼呼,,。”

    盈满空间的幽蓝色火光汹涌回收,惊起一阵逆流的狂风,四面八方卷成漩涡,聚向一处。

    谢琅琊收回视线,只见莫不归双臂交叉,双掌不停翻转,做出拨浪划水之形,滚滚蓝火围绕掌心旋吸回來。

    在他身下,那个焦炭般的人形怪物已经被蓝火团团围住,成蚕茧之形悬浮在漩涡中央。

    那蚕茧就像是一个被包成木乃伊的活人般,越裹越厚,挣扎渐渐停止。

    终于,那挣扎戛然而止。

    同时,莫不归睁开眼睛,瞳子放射出妖异的蓝光。

    那光芒不像是人,而像是某种潜伏于幽暗深海的能将海洋都整个吞噬的怪物。

    谢琅琊静静地盯着他。

    “你和莫不归,”紫微公子收回按住少年肩膀的手:“其实很像。”

    谢琅琊并不看他,淡淡道:“师父是在夸奖我吗。”

    “你们两个的眼神,”紫微公子身形一闪,飘忽的冷音拂过谢琅琊耳畔:“更像野兽,而不是人。”

    谢琅琊顿了顿,反手提起巨镰,刀刃迅猛划破一道风痕。

    巨镰顶风化为血光,层层旋吸回收,将少年左臂花纹染得鲜红。

    谢琅琊动了动左臂,手肘成直角,将手举在侧脸旁边,锋利的指节摩擦出咔咔响声。

    高空之上,一道蓝火如同流星般,拖出长长的碎光,倾身翻跃而下。

    “嗖,,”

    莫不归的身形,在满地「鲛人族」碎尸断骨之上,掠开一片坑涡。

    他一收身法,冷冷抬眸,与提兰瓦蒂对视。

    谢琅琊也落下來,踩在黏稠成流的鲜血上,俯身拎起一颗还算完整的头颅。

    这头颅还大张着锯齿,仿佛要咬碎少年一般。

    少年一手负背,一手拎着头颅,手指一晃,将其转了个圈。

    那刺穿太阳穴的痕迹,直刺人眼。

    建筑之内,突然陷入了沉寂。

    只有猛风呼啸的余音,如鬼哭般盘旋在诡异的蓝火碎片之中。

    “尊贵的圣女大人,”莫不归淡淡开口,声音仿佛一直沉到黑暗深处:“若你对「鲛人族」还存有一丝祝福与责任的话,现在就把你手中那截该死的肠子放开,交给他们。”

    ...</p>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