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乡村小说 > 逆血真邪最新章节 > 逆血真邪最新章节列表 > 章二百八十六 混乱的秘密

章二百八十六 混乱的秘密

作品:逆血真邪 作者:尘缘觉慧 字数: 下载本书  举报本章节错误/更新太慢

加入书签加入书架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推荐本书

    「至邪之体」必须将「上古八神」的力量完整掌握,否则将无法臻至顶峰。

    若非谢琅琊必须拿到控制「女娲神印」的上古巫咒,他倒是真不愿意來到这幽冷的海底。

    「鲛人族」这个种族,给他的感觉很不爽。

    谢琅琊揉了揉红发,只是一个随意的动作,却透着令人寒颤的邪气:“若是这样的话,我会很不高兴的。”

    莫不归横了他一眼。

    “我知道,我这种态度,前辈很看不上眼。”谢琅琊侧过身形,与莫不归肩膀相错,在他耳畔轻吹冷风:“但你不是很期待「至邪之体」的修成吗。「至邪之体」就长在我身上,恐怕前辈只能选择忍让我。”

    莫不归冷冷眯起蓝眸。

    谢琅琊收回身形,反手将「血珊瑚」碎片掖进腰带:“快解决。”

    一道紫光瞬息移动过來,在谢琅琊身侧现形。

    紫微公子撩起一束雪发,侧耳听着水风中越发浓重的鬼哭之音,声声哀嚎破碎缠绕其中:“莫不归,你是不是又在做什么奇怪的试验。”

    莫不归转眼盯着提兰瓦蒂,「鲛人族」的族王和圣女,本是牵连种族命运的最重要的两人,此刻却仿佛宿敌一般,站在彼此欲杀的立场上。

    “将「鲛人族」半人半鱼的身形改造了,成为完整的人身,这个试验,你不是说已经成功了吗。”紫微公子扫了一眼莫不归完整的人身,轻挑剑眉。

    莫不归并不看他:“与你无关。”

    “当然无关。”紫微公子道:“你请我來管,我也懒得。现在赶快哄好你们这位高贵的圣女,我们要拿走「女娲神印」的巫咒。”

    提兰瓦蒂身形浮游,向后一退,一晃下巴,示意身旁一座幽深的枯骨般的建筑。

    那里正透露出最黏稠的火光最凄厉的哭音。

    她眯起只有眼白般的透明眼眸:“是你逼我用这种方法的。”

    “轰,,”

    对峙的氛围还沒有解开,提兰瓦蒂身旁的建筑突然轰鸣了一声,地上震出数道微微凸起的粗壮痕迹。

    所有人的目光都转过去。

    “啊啊啊,,。”

    随着一声尖锐的嚎叫,本是平静如同薄膜的水光突然开裂,皱成一道道纷乱的水柱,胡乱冲涌着。

    那建筑发出一声更沉的轰鸣,枯骨似的檐瓦都震动起來,仿佛一具颤抖的骨架。

    莫不归眼神一闪,广袖一挥,衣褶发出猎猎声响。

    他身法一动,瞬间移动到建筑前方,迎头撞上一群飞掠而出的阴影。

    不光这个建筑,所有水影的逆光处,都惊起纷乱的影子。

    都是半人半鱼的「鲛人族」,它们扭动着巨大的鱼尾,骨刺在皮下蠕动的痕迹都十分清晰。

    “族王大人。”从那个建筑中涌出來的「鲛人族」疾速冲游,慌乱间鱼尾强拍,彼此都抽了好几下。

    “发生了什么事。”莫不归面无表情,目若冰霜。

    “破了。”「鲛人族」的声音本就沙哑,就像指甲刮擦粗糙墙壁一般,再七嘴八舌地一响,更加让人太阳穴作痛:“血水槽破了。试验品要爬出來了。”

    “一群废物。”莫不归甩手一挥,将那些身形强健的「鲛人族」一把拍开,像是拍散一群恼人的小鱼般。

    接着,他身形化光,猛冲进建筑之中。

    比他更快的是一道飞影,与他同时撞入建筑,幽蓝色火光铺天盖地包围过來,像是洞开了地狱的大门。

    提兰瓦蒂冲出飞影,巨尾一拍,周身鱼鳞片片立起,形成一片细密的倒刺:“等等。”

    “让开。”莫不归双手燃起蓝火,照得经脉通透,能见血液冲刷的流光。

    “你要是敢碰他。”提兰瓦蒂倾身一冲,紧贴着莫不归的脸面,张开满是尖牙的娇唇:“我就吃了你。”

    莫不归眼神一紧。

    “我连「冰河食人虾」都能嚼成碎末。”提兰瓦蒂凛声道:“你又算是什么东西。。”

    这句话如同炸雷,轰入谢琅琊耳中。

    他与紫微公子并肩飞冲,刚一冲进那建筑,迎头就听到这么一声吼叫。

    ……「冰河食人虾」。

    谢琅琊闪身一冲,用力撞了莫不归的肩膀一下,背对着他停下。

    莫不归抬起一手,手上的蓝火燃烧出鬼影般的飞烟。

    谢琅琊侧过血瞳,环视了一圈建筑内部。

    这里到处都是棺材般的石台,像是屠宰场中放肉的台子般,一个挨一个地排列。

    石台分布两侧,中间露出一个洞天,被石台聚拢形成的阴影环绕住。

    从那个洞天中,透出一片涌动的血光。

    谢琅琊吸了吸鼻翼,这里有一股逼人窒息的血腥味。

    是「鲛人族」特有的血腥味,只有他们身上那种银绿色的黏液,才能散发出这种味道。

    谢琅琊凝起血瞳,感官突然一动,感应到水汽剧烈抽动了一下。

    他猛一侧身,面向那洞天的方向。

    强强对峙的莫不归与提兰瓦蒂也转过眼來。

    “嗷呜,,”

    声声震波从洞天中传出,**更强,阴影蠕动起來,其深处仿佛有什么东西在胡乱扭动。

    谢琅琊盯住阴影蠕动的方位,翻转左臂,手臂花纹鼓起一道道血丝。

    有什么东西……

    在往外爬。

    “撕拉,,。”

    突然,一团黑影被扔出洞天,迎空撕裂,摔到谢琅琊眼前时已成了一滩血沫。

    谢琅琊身形一闪,那东西紧贴着他的脚尖摔下,只能隐约看出半人半鱼的形状。

    是一个被咬得千疮百孔的「鲛人族」。

    绝对是被咬的,谢琅琊清楚看到那肉芽横飞的裂口,明显是被生生撕裂开的。

    “嗷嗷。”

    吼叫声震波更强,已然近在眼前。

    在谢琅琊身后,莫不归沉冷的声音,比那嘶哑的不知何物的吼叫更加瘆人:“提兰瓦蒂,你迟早会落得被「共工之足」碾压粉碎,血肉被鱼虾抢食殆尽的下场。”

    谢琅琊侧过血瞳,只见莫不归身后涌动着无数暗影,全是待命以动的「鲛人族」。

    莫不归歪歪头,并不看提兰瓦蒂,蓝眸运光,冷冷盯着阴影躁乱的洞天:“这是我对你的祝福。”

    “多谢。”提兰瓦蒂提着那肠子似的光芒,冷艳一笑,全不在意这恶毒的言语:“我会祝福你,先我一步落入这个下场。”

    “族王大人。”「鲛人族」的声音纷乱响起,在莫不归身后寻求庇护:“方才我们紧急将待宰的「鲛人族」扔进去,以求拖慢试验品进攻的速度。可是……”

    “轰,,。”

    一道蓝火轰入「鲛人族」群中,登时炸断了一个身体,人身鱼尾崩成两半。

    「鲛人族」群中,发出大骇的吸气声。

    莫不归头也不回,收回指法,再蓄蓝火:“我说过多少次了,那是我们的同类,不要用待宰这种词。”

    谢琅琊眼神沉冷地盯着他,忽觉肩膀被一撞。

    “小心。”紫微公子在他耳畔吹气道:“那东西要出來了。而且……”

    谢琅琊仿佛感觉到深海所有的寒气,都凝结到了一起,形成尖锥状直扑自己。

    从那个洞天中,所喷发出來的怒吼和杀气,所形成的剧烈寒流……

    准准地……

    扑向了谢琅琊。

    “呼呜呜,,。”

    谢琅琊血瞳一瞠,这道寒流将周围空间全都刮得模糊,只能看到无数击向自己的锋利流光。

    紫微公子保持着与少年耳语的动作,顺势扬手,掌心凝光,将他霍然一推:“那东西的目标是你。”

    谢琅琊借着这一推,身法瞬间洞开,紧急避开眨眼间刺到面门上的压力。

    那道寒流瞬间一炸,甩出大片黑影,如同暴雨般涌出洞天,噼里啪啦摔了一地。

    谢琅琊一飞高冲,足下血雾疾转,猛一伸手,凌空抓住一条黑影。

    他锋利的五指直接嵌入一块凹空的肩胛骨中。

    他提起手中黑影,一张覆满鱼鳞的脸赫然贴在他面前,锯齿大张,仿佛要将少年一口咬碎。

    谢琅琊肩膀一痛,这才想起自己肩胛骨的伤。

    他侧眼一扫,却见一片肉粉色的肉芽聚成平面,已然覆盖了血丝凌乱的伤口。

    ……愈合了。

    谢琅琊心中咯噔一下,此时寒流更劲一层,发出凄厉鬼啸般的吹刮声。

    他甩手将手上的「鲛人族」尸体扔开,扔出去的瞬间,那头颅在强烈的冲力下断裂,从颈子上崩了出去。

    满世界一片呼啸,谢琅琊一压身形,周身黑光喷耀,成流火状团团围绕。

    寒流再次集中,凝起最尖锐的力道,又冲向谢琅琊。

    那个从洞天中冲出來的东西……

    那些慌乱的「鲛人族」口中,“从血水槽中爬出來的试验品”。

    为何盯上他。

    谢琅琊一咬牙关,法眼急睁,洞穿混乱的风影。

    他瞬间锁定了一团异样的血光,那玩意像是一个被剥光了壳的蜗牛般,成团激烈蠕动着。

    寒流的中心,就在那里。

    谢琅琊根本不用锁住它的方位,那玩意照准他的脸面,直冲过來了。

    “可恶。”他的左臂蓄力已久,高高一扬,耀眼血光冲出手臂花纹,逆风疾速成形。

    “锵。”

    谢琅琊一把抓住死神般的巨镰,顺势提起身法,从那狂冲过來的血光上方鱼跃而过。

    那血光扑了个空,逆风一转,扑啦啦展开形状,隐约现出四肢之形。

    “嗷啊啊,,。”

    谢琅琊背后一阵鬼啸狂拍,尖锐的气波胡乱刮割着他的肌肤。

    他横过巨镰,逆转身形,刀锋斜向一划,借着迅猛转身的力道一刺而出。

    刀锋划开烈风,赫然直对那飞扑而來的鬼东西,这般力道能将一切撞上來的东西,撕成碎粉。

    电光火石间,一道蓝火竟然快过谢琅琊的速度,紧贴着巨镰刀刃轰然划过,将少年身形猛力向后一推。

    谢琅琊手臂一折,手肘成直角状被逆向折回,骨骼发出一声脆裂。

    他眼神一冷,煞气逼人,顺势后翻身形,巨镰猛挥出道道锋光。

    在他眼前,那团蓝火砰然一炸,在那团血光之上炸成碎雨,烧起一片浪潮般的火光。

    “刺啦啦,,。”

    血光剧烈蠕动,现出那道非人非鬼的怪异身影,被蓝火碎光团团包围,浑身崩炸出无数激燃的电光。

    “嗷嗷嗷,,。”

    那玩意狂乱嘶吼着,通体血红的光色,硬是被烧得冒出黑烟。

    但是……

    它竟然拼命挣扎着,吼声大作,还是向谢琅琊扑來。

    谢琅琊脑中灵光一炸:“疯了。”

    这种状态,不就像是守卫「鲛人族」领地入口的那些卫兵一样吗。

    除了攻击欲外,什么也感觉不到。

    “谢琅琊。”莫不归冰冷的声音从蓝火中传出,被激烈崩炸的火雨打得破碎。

    谢琅琊被人叫了全名,头皮微微一麻。

    “你退后,”莫不归淡淡道:“我來解决。”

    “这怪物,”谢琅琊提起巨镰,斜挡身前,一脸毒辣的不爽痞气:“目标是我。”

    “你若是杀了它,”莫不归的身影在漫天蓝火中显现,身周爆发一圈巨大光环,光环外围飞流着不知名的繁复法纹:“那女人真的会毁了「女娲神印」巫咒。”

    谢琅琊心中一震,转过视线,狂风吹得红发凌乱飞舞。

    他看到提兰瓦蒂如同冰雕一般,沒有任何动手的意思。

    她遥遥与谢琅琊对视一眼,举起玉手,晃了晃那条肠子似的光芒。

    谢琅琊皱起剑眉,看着那个霍霜君提到过多次的女子。

    那小子口中温柔的令人眷恋的教母……

    看起來完全不一样。

    “徒儿,”紫微公子难得这么叫谢琅琊:“后退。”

    这家伙冷不丁一正经,谢琅琊反而觉得心里发毛。

    他握紧巨镰,策动身法,向后飞退数百步,血瞳如冰。

    在他眼前,莫不归高临于蓝色火雨之上,双手翻转出谢琅琊从未见过的奇异指形。

    火雨层层更烈,将那怪物死死包围着,越发将它灼烧出黑炭般的形状。

    “咔咔,,”

    一阵利刺卡住嗓子般的痛苦咳声,传出蓝火。

    谢琅琊看定那团黑炭般激烈蠕动的人形。

    沒错……

    那玩意张开了四肢,的确是个人形。

    在蓝火的灼烧下,那玩意不停扭动着,发出嗓子被刺穿一样的干裂的咳喘声。

    另一边,提兰瓦蒂抬起透明色的眸子,眉角微微一翘,形成一个小小的八字形。

    那是一副忧郁的特属于女子的温柔表情。

    在提兰瓦蒂那张妖艳的脸上,能看到这样的温柔,更让人恐惧。

    “还给我……”

    谢琅琊耳廓一动,微微睁大血瞳,超人灵敏的感官辨别出那痛苦的声音。

    从恐怖的沙哑咳喘声中,拼命挤出來的声音。

    那声音直直地飘向谢琅琊,仿佛是一只无形的血手,从地狱的最深处伸出來,拖住少年。

    “将小九……还给我……”

    ...</p>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