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乡村小说 > 逆血真邪最新章节 > 逆血真邪最新章节列表 > 章二百八十四 地狱之城
    提兰瓦蒂……。

    谢琅琊抬起血瞳,盯住那个停留在半空中的头骨。

    “请求进入别人的地盘,不应该用这种语气。”那女音冷艳优雅,完全不着情绪:“就说「鲛人族」不愿与你们打交道,连点教养都沒有,让人如何有耐心。”

    “真不敢相信,”紫微公子反手朝谢琅琊勾了勾,示意他过來:“你竟然跟我讨论起教养的问題來。这两个字从你口中说出來,不觉得舌头疼吗。”

    那女音发出一声沉吟的微波。

    谢琅琊迎着这微颤的声波走过去,也踏上了那条地脉似的凸起。

    气氛非常不对劲。

    谢琅琊盯着眼前骇人的怪物骨架,双手负背,掌纹微微渗出细汗。

    如果这玩意开始攻击的话……

    紫微公子挠挠额角,冷笑一声:“小子,你也知道害怕啊。”

    谢琅琊横了他一眼。

    这时,沉吟的声波一散,那女声又出现了:“站稳了吗。我将引动「共工之足」,将你们送入城池内部。”

    谢琅琊一皱剑眉,歪头与紫微公子耳语:“我还以为,她会拒绝让我们进去。”

    “她说了又不算。”紫微公子按住他的肩膀,凝起身形,沉声道:“稳住身法,「共工之足」的速度是天下最快的。”

    “我说师父,”谢琅琊淡淡道:“你不是把我往狼窝里引,是吧。”

    紫微公子道:“你就算进了狼窝,死的也是那群狼。”

    他的尾音落在一阵呼啸刮起的风声中,立刻被搅得粉碎。

    谢琅琊眼前一片模糊,水影的波纹海藻的线条,全部融化成飞流的幻影。

    准确说來,这股风力并非“刮起”的,而是从空间之中直接透露出來的将一切抹成模糊影像的力量。

    谢琅琊只觉感官之中轰鸣不止,这种轰鸣细密绵长,像是无数毒蜂在脑中盘旋乱叫。

    他只能看清楚紫微公子波澜不惊的脸。

    紫微公子微微眯起妖魅的紫眸,看着虚空,仿佛沉思。

    谢琅琊回想着方才所听到的一切,一个关键词如同钩刺般浮现脑中。

    “提兰瓦蒂”。

    那个声音冷艳的女子,跟紫微公子说话时,彼此毫不留情,语气毒辣。

    但她却大大方方让他们进來了,而不是操纵那具可怖的怪物骨架,对他们有所不利。

    “她说了不算,”谢琅琊想着紫微公子的话:“那是谁让我们进來的。”

    蓦然,他的肩膀被按住。

    谢琅琊心音一断,沒有侧头看向紫微公子,而是顺着法眼的感应抬起血瞳。

    在他眼前,无限飞流的模糊光影渐渐平稳,所有混乱的飞光环绕组合,渐现一片完整的轮廓。

    “呼呼,,”

    风声凝成极限尖锐的声响,在谢琅琊耳畔激烈刮割了一下,然后戛然而止。

    同时,少年眼前瞬间阔朗,一片沉重却光彩通透的阴暗光芒乍现。

    谢琅琊静静看着眼前的城池。

    沒错,这是一片四方形的卫城围墙一应俱全的巨大城池。

    他的脚下就是一座尖塔状的高耸建筑,其形宛如瘦骨嶙峋的人体,棱角锋利,瓦檐滴水。

    他放眼一看,所有的建筑都是这种样式,森然高耸,像是一棵棵烧焦的死树一具具扭曲的人骨

    “看见了吗。”紫微公子足踏流云,随手一撩,将一条枯骨般突刺出來的飞檐推了一把:“「鲛人族」都喜欢住在骨架里。”

    谢琅琊歪歪头:“我们现在,就在那具怪物骨架的内部吗。”

    紫微公子点点头,四周飞流的水泡不时成串炸裂,映出疾游而过的灵活黑影。

    谢琅琊看着那些黑影,有的刷一声掠过自己身后,他就像是被成片的倒刺蹭了一下般。

    他侧过血瞳,心中暗道:“「鲛人族」的速度,的确很快。”

    “叮,,”

    一片幽蓝色寒光唤回了谢琅琊的精神。

    那光仿佛是从一个无底的黑洞中,突然融流开來的,完全沒有任何亮起的预兆。

    谢琅琊着实被刺了一下眼睛,抬眼一看,自己已然身处整个城池的中央。

    在这里,所有枯骨般的建筑中,都透出鬼火般的幽蓝色光影,细微明灭着。

    谢琅琊的脑中冒出一个形容:地狱的火光。

    这里很像是阴森寂静的却有无数游魂在鬼火中浮游的地狱之城。

    深海的森冷寒气,在这一刻,无比鲜明地刻印在谢琅琊的肌骨深处。

    “哗啦啦,,”

    谢琅琊身法一停,他足下的血雾被扯了一下。

    是紫微公子先停下了。

    那家伙打了个呵欠,看着下方汹涌上窜的水泡。

    “咕噜咕噜,,”

    随着激流的水声,无数半人半鱼的影子包围了他们,柔软的鱼尾不停摆动着,发出黏稠的鱼鳞蠕动声。

    这些「鲛人族」让开一条通路,亮出下方耀眼的幽蓝色鬼火。

    谢琅琊定睛一看,那是一尊巨大的炼炉。

    炼炉四面都敞开着阔大的圆孔,像是它的眼睛。

    幽蓝色火光从中洒落出來,顺着水影延伸,照亮整个阴暗的城池。

    紫微公子俯下身來,双指并起,一扫额角,打招呼的姿态十分随意:“说起來,提兰瓦蒂的脾气真是越來越差了。”

    谢琅琊眼神一动,全身如冰雕站立,只有血瞳微微一横。

    他看定炼炉后方踱步而出的人影,虽只有逆光,但仍可见身姿挺拔气度超逸。

    而且,那不是半人半鱼的身形。

    谢琅琊凝紧剑眉。

    “要不是你说话太令人厌恶,”那人的声音穿透幽冷的水影,磁性仍显逼人,连谢琅琊听了,都打了个小小的寒颤:“她也不会那样。”

    紫微公子拍拍手:“我还以为你们铁了心要与世隔绝,所以本族的圣女教养如何,都不管了。”

    ……圣女。

    谢琅琊心中咯噔一下。

    等等,「鲛人族」的圣女……

    谢琅琊猛然想起霍霜君说过,他的教母是「鲛人族」这一代的圣女。

    沒等他想通透,紫微公子就戳了戳他的肩膀:“下去。”

    谢琅琊回过神來,血瞳刚一聚光,就被一道从下向上投射过來的冰冷眼光,直直看了个照面。

    他只觉脑中嗡的一声,像是被剧烈的电流迎面抽了一下般。

    他稳住心神,收回血雾,身形下落。

    “咯吱,,”

    谢琅琊落上地面,脚步一错,用力踩住。

    他看了一眼脚下纹路纵横的地面。

    这地面有种异样的柔软感,与其说是坚硬的土石,不如说是……

    极其厚重的铠甲般的皮肉。

    谢琅琊不动声色,平行移开视线,看向对面。

    对面那人的目光,简直能将人封冻。

    各色人等,谢琅琊也算见了无数,但这种单凭眼神就能使人不舒服到这种程度仿佛脏腑都黏在一起般的人,他是头一次见。

    对面那个男子,看上去不出而立之年,身形高健,与身材高挑的谢琅琊冷冷平视,气势不差分毫。

    关键是……

    谢琅琊在那人冠玉般的脸庞上扫视了一周。

    沒有细小的银绿色鱼鳞。

    那男子剑眉星目,眉眼间透露着寡情多谋的冷冽感,眼神平静如冰,沒有分毫波动。

    这完全是一个人类的形象。

    沒有鱼鳞,也不是半人半鱼的形态。

    谢琅琊双手负背,在不了解状况的境地中,跟來历不明的对手比拼谁更沉得住气,这招他很擅长。

    两人就这样对视着,身旁不停升腾流转着水泡。

    “当,,”

    忽然,一声沉重的敲击声打破了黏稠的气氛。

    谢琅琊眼角一侧,只见紫微公子大大方方站在那诡异的炼炉旁,弯起指节,在炉身上轻敲了一下。

    他的脸庞被幽蓝色的诡光,映照得棱角微微失真,更显妖异。

    那男子也转过头去,抬手撩起一束水蓝色的长发,披在肩前:“我认错人了,是吧。”

    谢琅琊微微一抬下巴。

    “我刚开始也认错了,”紫微公子淡淡道:“谁能想到,那张富有魔性的脸,会再次出现于世。”

    谢琅琊抿紧唇角,负在背后的双手握成铁拳。

    他们在讨论他的脸。

    所以……

    眼前这个男子,与谢琅琊的生身父母,应也有关系。

    “我们的目标仍是共通的,对不对,莫不归。”紫微公子负手走到那男子身后,一侧头,露出落满逆影的妖狐般的脸庞:“我在「风暴北海」混了这么久,仰赖于你的默认啊。”

    “我很怀疑你这种人是否知道感恩,”那名为莫不归的男子淡然一笑,他就像一匹潜伏于暗影处的猛虎,那种沉静的姿态全是磨爪舔牙的准备:“但我自然希望合作顺利。”

    “那就开门见山吧。”紫微公子身形一闪,來到谢琅琊身边,揽住少年的肩膀:“我的宝贝徒儿,现在要拿回「女娲神印」的控制法咒。”

    谢琅琊只觉脊背一凉,紫微公子这样说话,让少年几乎忍不住要揍他了。

    他一抬手,将对方的手拍了下去,沉声道:“不用刻意把我排在前面。”

    紫微公子眨眨紫眸。

    谢琅琊沒有看他,仍是与莫不归对视,那人深蓝色的眼眸仿佛一片无垠汪洋般,藏着无限暗涌的波涛:“对于师父來说,最重要的是拿回「黑鲲鹏」的能量核心吧。”

    “哈。”紫微公子毫不在意他的抢白,悠然一笑:“在「鲛人族」族王面前,你都不会给为师留点面子。”

    谢琅琊心中轮廓一亮,端正身形,微微颔首:“失礼了。”

    尽管「鲛人族」十分神秘,讯息甚少,这人的名声也风闻于「扶风大陆」。

    人称「功名千古」的莫不归,其修为从无人见识过,只知他也是当年封印「四大凶兽」的七名绝世高人之一。

    可是,他若是「鲛人族」族王的话……

    “你就是谢琅琊,是吧。”莫不归歪歪头,眉眼含笑,却还不如他面无表情的模样。

    谢琅琊沉默点头。

    “在你看來,”莫不归道:“我并不像是「鲛人族」。”

    谢琅琊道:“的确如此。”

    “这样的话,”莫不归夹起一束长发,缓缓一捋到底:“我的试验可算成功了。”

    谢琅琊微微挑眉:“试验。”

    “让「鲛人族」摆脱身形的局限,有更大生存空间的试验。”莫不归淡淡道。

    他那双清冷的蓝眸,如同针刺般盯着谢琅琊。

    谢琅琊凝起血瞳,沒等说话,耳畔冷风一吹,掠过紫微公子那慵懒优雅的声音:“听起來真是高尚,我差点相信了。”

    莫不归只是微微一动眼帘。

    紫微公子举起双手,做了个停止的示意:“你在做什么试验,与我们无关。我只要拿回控制「女娲神印」的上古巫咒,以及「黑鲲鹏」的能量核心。”

    “你光是伸手要东西,我会心甘情愿给你吗。”莫不归冷冽一笑:“等价交换,这是我的原则。”

    谢琅琊与紫微公子对视一眼。

    “莫不归,你看好了。”紫微公子点了点谢琅琊的肩膀:“这小子是传说中的「至邪之体」,助他修成「上古八神」的力量,难道不是你最大的利益所在吗。”

    “这话,”谢琅琊突然开口,声音冷若冰霜:“我听了真不爽。”

    莫不归视线一动,冷冷看向少年。

    “我的功体,除了我自己,不为任何人的利益而存在。”谢琅琊学着紫微公子刚才的动作,同样点了点他的肩膀:“师父,这一点,你要记住。”

    气氛一时陷入诡异的沉默。

    蓦然,莫不归轻拍了拍手,笑道:“被自己的徒儿这样抢白,看來你的教徒之法不怎么样。”

    紫微公子只是扫了谢琅琊一眼,眼底有妖狐嗜血的寒意。

    他转过头來,耸耸肩膀:“还不允许人有年轻无知的时候吗。”

    他走了几步,指了指那个怪异的炼炉:“你这老狐狸既然不愿意,那就先给我「女娲神印」的上古巫咒。”

    莫不归道:“相对的,你要给我控制「黑鲲鹏」假死状态的法印。”

    谢琅琊静静地看着那两人。

    紫微公子背影如冰,冷冷背对着少年。

    他揉了揉雪发,沉声道:“成交。”

    ...</p>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