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言情小说 > 穿越之幸福日常最新章节 > 穿越之幸福日常最新章节列表 > 122章惧内的于教官回来了
    安姐看到那个穿军装的大校眼圈有些红,跟他散发的气息不太匹配。

    穿上军装的他就像是一枚利刃,只看一眼都像是把人撕碎似得,但是不得不承认,他穿军装比穿休闲装多了一份威严。

    察觉到有人来了,龙宪章收起悲伤的心情,看了眼安姐,转身就要离去。

    “等会!”安鸿洁叫住他。

    “你记得我吗?你到我的饭店吃饭,上次还有钱没找给你。”

    龙宪章对这个女人有印象,火车上遇到时候她哭的跟泪人似得,后来他无意中发现有家店做的炒米饭很好吃,休息办事的时候就过去吃,在店里见到的她总是忙碌的,八面玲珑面面俱圆。

    有一次他去吃炒米饭,看到两个混混搅局,他还没出手这女人就自己解决了,很精明善于交际的女人。

    “不用找了。”他上次接到部队的紧急召唤,扔了多少钱都没留意看。

    “不行,钱是一定要给你的。”

    她坚持的说,既然是这样,龙宪章也就站好等着她掏包。

    安姐打开自己的小包,里面只有一些大票没有零钱了。

    “你有1块5吗?”

    龙宪章摇头。

    安鸿洁觉得很不好意思,她给人叫住了,却没钱找人家。

    “算了,下次再说。”他本来就不在乎那点小钱。

    “那您怎么称呼,下次去我要是不在让店里的人给您。”

    “你不需要知道。”他今天心情很糟,说完就转身走了。

    安鸿洁大概这辈子也没见过如此不给人面子的家伙,跟他说话觉得心都是揪起来的,感觉这家伙不但人冷,情商也不高,跟女同志说话也不懂委婉。

    她看了一会他的背景,转身想上船。

    海里漂浮着一些白色的雏菊,这些是他放进来的吗?

    正在这会,船夫吃完饭从家里赶过来了。看到海里飘散的雏菊感叹了句。

    “今年枪炮长来的还是那么早啊。”

    安鸿洁好奇的问了嘴。

    “老乡,这花是怎么回事啊?”

    “这花肯定是枪炮长放的,你看见我手里这几块家打的月饼吗,就是想送给他的。可惜来晚了没遇到他啊。”

    “枪炮长?”

    “我也不知道他叫啥,反正听别人那么叫过他就跟着叫了,我的命就是他救回来的,不过那都是10年前的事儿了,他现在是什么军衔我们就不知道了。”

    老乡缓缓的开船。闲着没事就给安鸿洁讲了那段渊源。

    开船的这个老乡早些年年轻的时候跟着村里人一起去公海打渔遇到了海匪,那时候驻扎红翡岛的官兵救了他,枪炮长为了救他还帮着挡了海匪的子弹。

    老乡一直想当面谢谢他可是没机会,可是从5年前开始,这个枪炮长每年中秋前几天都会来到这片海往海里撒点鲜花,还要对着大海发一会呆。

    于是老乡就上心了,村里没什么拿的出手的东西,就从家带点自家打的月饼给他,结果今年刚好错开,老乡挺惋惜的。

    安鸿洁看着水面上被船引来的涟漪。突然,她看到有一只嫩黄色的橡皮小鸭子漂在海上,顺手捡起来捏了捏,还会响。

    这是小孩子都会玩的玩具,是他放下去的还是附近小孩子不小心掉到海里的?

    没有办法把这么稚气的玩具跟那个冰块男人联系在一起,顺手把小黄鸭放回到海里,任由它浮浮沉沉。

    雏菊是祭奠死人的,他眼睛还有些红,应该是哭过?

    很难想象那样冷的跟冰窖里出来似得男人落泪是什么样子...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故事,她也没有心思管这么多。就当是个插曲吧...

    春桃送走了安姐自己躺下睡了一小觉,身上没力气越躺越不舒服,听着外面好像有车的声音,她腾的坐起来。

    当兵的回来了?

    用不完的力气一下子都回来了。她坐起来穿上鞋跑出去,还真是于海!

    他坐着部队的车,刚从部队述职完就赶回来了,衣服都没来得及换,还穿着那身皮裤装,就是大胡子摘下去了。

    看到春桃跑出来。他疲惫的眼里闪过笑意,春桃看见他觉得春天一下子就来了,周围也都是鸟语花香,奔着他就冲过来了。

    于海其实是想提示她一下,当在外要注意形象,要稳重,结果看她跟小炮弹似得冲过来,心都要融化了,摊开手,她直接就冲到他怀里了。

    “什么时候回来的?” 就是这个熟悉的怀抱,她眷恋的拿脸蹭蹭他的胸,感觉消耗的体力一下子回来了很多。

    “刚回来——你这伤是怎么弄的?”于海看到她头上的纱布还有手上的伤,脸一下沉了。

    他才走了几天,谁把她弄成这样的?

    “没事啊,有惊无险的,进屋再说啊。”看到他回来就觉得身上的伤都不疼了,或者说是忘了疼。

    于海还没来得及回答她,就见着车前门开了,下来个人,穿的虽然是男装,但是发型和脸蛋可是标准的女人脸。

    “亲爱的,你怎么不给我介绍介绍啊?咱俩好歹也出去了几天同吃同睡的,怎么,看到正主后,就不要我了?”小爷终于等到今天了,咩哈哈~

    春桃迅速的从于海怀里撤出来,用审视的眼光上下打量了乔雨两眼,乔雨还觉得不够,上前一步抱着于海对着他脸蛋撅着嘴就要亲。

    于海的后背疯狂的窜起一堆的鸡皮疙瘩,看着那张脸一点点的朝着自己靠近,终于忍无可忍,身体先大脑一步做出了反应!

    只见于教官的拳头以九分之一秒媲美世界拳王的拳速,正中企图制造人家家庭不和谐坏蛋的眼框上!

    他没用力,但是也足够乔雨疼的了,捂着眼睛嗷呜一嗓子,于海这没良心的,也不管搭档是否被自己打疼了,扭过头对春桃解释。

    “小桃,不是你看到的那样。他其实是个男——”

    “难(男)以割舍的感情啊!”乔雨演上瘾了,最好是让你媳妇罚你跪几天搓衣板小爷才觉得倍儿爽!

    春桃仔细的看着他俩之间的互动,突然,她一把推开于海。不太用力但也足以让他后退两步,于海不敢躲,这情况下他要是躲了这问题性质就变了。

    “小桃——”

    “你闭嘴!”

    乔雨看到春桃动手了也觉得自己貌似玩的有点过火了。

    “嫂子,其实我是个男——”

    “难起萧墙,我懂。你是希望我们夫妻内部产生矛盾的人!”春桃正色道。

    乔雨跟于海都紧张了,这小成语用的,也太霸气了!

    春桃说完转向乔雨,手揪着他头发用力一拽,黑长直就跟剥皮香蕉似的掉了,在这0.5秒内发生的事情,让三个人的面部表情产生了不同的变化。

    于海:o_o ....

    乔雨:( ⊙ o ⊙ )啊!

    春桃:╮(╯▽╰)╭

    于海的反应最快,自家媳妇必然早就看穿了这一切,要不怎么上来就薅头发呢。

    乔雨尴尬的笑,“嫂子。我是男的...嘿嘿...哈哈...”

    好冷...

    “你要是个女的,掉的就不止是这假头发了。”春桃犀利的扫了他一眼,乔雨条件反射的摸自己的脖子,妈呀,于海的媳妇肿么比毒.枭还厉害?

    这是威胁他敢动她男人就掉脑袋么,是么,是么!从此以后,乔雨留下了心理阴影,看到春桃都要躲着走。

    “小桃,他就是喜欢开玩笑。没别的意思...”于海小心翼翼的赔笑,还不忘抽空用杀人的眼神瞪乔雨这个二百五!

    “没事,我不是那种开不得玩笑的,既然你战友到门口来。进屋一起吃顿饭吧,我下点面条给你们接风洗尘。”

    乔雨不淡定了,他的伪装难道那么假?那么多坏蛋都没看出来,为毛海魔鬼的媳妇看一眼就知道拽假发?

    他这假发是特殊材质的,不用特殊的方法弄不下来,只是一进z国领海他就摘掉假发换了衣服。原本这车是送于海的,他也要出海办点事蹭个车,结果路过于海家恶向胆边生顺手把假发套上了,没卡严实,就是为了恶心于海一下。

    但没想到,先被于海拳头揍,又被于海媳妇拽头发〒_〒

    “嫂子,你怎么看出我的伪装的?”

    “很简单,我不认为于海傻到领着小三儿回来,还坐着部队的车,你说是吧,当兵的?”女人捉奸的时候智商仅次于福尔摩斯!

    于海有点骄傲的点头,他媳妇就是如此的聪慧——

    等会儿!

    为毛知道是假的还跟他那么凶啊?于海带点委屈的看了她一眼,媳妇我是无辜的啊!

    春桃瞪了他一眼,谁让你走那么多天让我那么想你的!

    于海摸摸鼻子,家里的女人果真比外面的坏蛋还不好搞定。

    “乔雨,进来吃饭再走吧。”于海的挽留显然是没神马诚意。

    “不了...我还有事,嫂子再见!”乔雨跟逃难似的窜上车,把海魔鬼都收拾了的女人,他才不敢靠近呢,他终于想到一个可以整治于海的好办法了。

    惧内...

    于是,魔鬼教官惧内的这条消息,很快就如春风沾染了每一个驻岛官兵的耳朵里,这是后话...(未完待续。)

    ps:这本书名要改了,改成《穿越之幸福日常》看到大家的吐槽说平凡还疑似撞车,我是血招没有,改名的原因我不说大家也知道了,我已经失眠一晚上了,心里也很不安,坦白的说,这本书的成绩好的出乎我的想象,我真怕改了名字之后大家都跑路了,但是看到大家一吐槽一边说要支持我到最后,我又没出息的掉眼泪了,这年头啊,有啥都不如有忠粉来的幸福,我爱你们!

    感谢熱戀^^、书友150尾号3163的平安符!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