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言情小说 > 穿越之幸福日常最新章节 > 穿越之幸福日常最新章节列表 > 第7章成了寡(和谐)妇
    赖杏花没有听清楚人家说的是什么,反应不过来,但是春桃和跟着出来的小淼听明白了。

    春桃走到那几个海军面前,慎重的问了遍,“你们说什么,再说一遍!”

    一毛一看见是她,带着其他几个兵再次的敬礼。

    “嫂子!于海连长他...为了掩护我们撤退,在跟海匪交火的时候中枪坠入海里...牺牲了,现在尸骨没有找到,我们想也不能这么瞒着,就先替组织过来通知你们一声...”

    一毛一哽咽的说道。

    冰块脸...牺牲了?

    春桃也没想到突然来这么一出,有些反应不过来,小淼哇的哭出来,“我要我哥,我要我哥!你们骗人,我哥不可能死!”

    “同志,有没有可能弄错?”春桃问道。

    能看的出来冰块脸跟他的兵感情挺好的,这几个人听到她问都掉泪了,一个个铁骨铮铮的硬汉,哭的跟孩子似得。

    一毛一强忍着心底的悲痛,沉重的对春桃说。

    “嫂子,您的心情我们能体会,我们也很希望连长他还活着,可是人都沉下去了,后来我们也回去找了,海太深我们的蛙人下不去...”

    最惨的可能就是尸骨无存。

    “啊!我的儿啊!”赖杏花反应过来了,发出一声尖叫,一屁股跌坐在地上,扯着嗓子嚎啕大哭。

    春桃追问,“多少米的海你们就下不去了?”

    “那一片保守估计也有500米深,我们的蛙人超过150米就下不去了...虽然我们也想抢救回连长的...遗骸...可是真的没有办法,对不起啊嫂子!”说到痛心之处,泣不成声。

    才150米就下不去啊,部队的蛙人就这么逊吗?给老娘来一套专业设备下200米也没问题,这是春桃的第一反应。

    此时的小院里,众人哀嚎一片,唯一有点没办法融入悲伤的就是春桃,心里倒是有些复杂,刚穿过来就成寡(河蟹)妇?

    虽然一直想摆脱军婚的身份,但是没想过是用这样的方法,她想离婚,没想过要他死。

    “部队现在正在申请为连长争取烈士的荣誉,抚恤金也会近期批下来,这点钱是连里的弟兄们凑的,虽然不多也是弟兄们的一点情谊,请嫂子和大娘节哀顺变...”

    一毛一从怀里掏出个信封,递给了春桃,又规规矩矩的敬了个军礼,几个小伙子红着眼圈走了,再不走怕痛哭出声。

    于海连长在海军铁血一营里面可是响当当的一号人物,这次带着连队接受任务给渔船护航,遇到海匪,顽强带队击退众多海匪,但自己也不幸“牺牲”...

    赖杏花哭了两声,嗷一下晕了过去,小淼也是哭的上气不接下气。

    赖杏花嘴里反复的念着一句话,我家的天塌了,我大儿子没啦!

    悲伤笼罩了小院,春桃看着这对母子的悲拗,虽然对那个没见面的便宜丈夫没什么好感,但是眼见着这一幕,心里还是有些感伤,世界上最痛苦的事情,莫过于白发人送黑发人...

    突然,那个走掉的一毛一又跑了回来,对着春桃说,“嫂子,这个是连长的遗书,给你。”

    每一个护航的海军都会在出发前提前写好了遗书,于海也不例外。

    赖杏花哭了晕晕了哭,于家大儿子不幸“殉国牺牲”的消息迅速在村里不胫而走,开始有人络绎不绝的上门劝,一众人哭到了半夜。

    瘫痪的那个奶奶年老耳聋,这屋这么闹腾她听的不太真切,可是听见外面一直哭,心里大概也明白点,人老了,脑袋一阵清醒一阵糊涂。

    春桃给她把饭端屋里,就看着老太太躺床上吧嗒吧嗒掉眼泪,嘴里就念叨着,我怎么不死了呢,年纪大了死了也没事...

    穿越的第一天,春桃在哭声的包围中心被染上了一层阴郁,想着未曾谋面的“丈夫”的遗书还在自己手里,这家人光顾着哭,还没来得及看信。

    她撕开信封,里面只有一页信纸,上面寥寥几行字,写的苍劲又有力。

    这个男人,应该是典型的军人性格吧,字写的真好。

    娘、小淼、春桃:

    当你们看到这封信的时候,我已经不在这个世上,请不要为我悲伤,作为一名军人,守卫祖疆捍卫者祖国的无上荣光付出我的生命,我无怨无悔。

    只是身为人子,没办法尽孝,难免心中愧疚难安,娘,大海不孝让娘白发人送黑发人伤心难过,实为人生最大的罪孽,请娘权当没生养过我,将小淼抚养成人,我愿来生再偿还母亲生养之恩。

    小淼,大哥对不起你,让你过早的承受这份沉淀的责任感,大哥也想守着你长大看你成才,做一个大哥应该做的一切事,但你的哥哥是一名军人,为了保卫国家让更多家幸福,我自私的让你失去了哥哥,大哥相信你会坚强,我们于家的男儿就算是年纪小也是顶天地里的男儿,擦掉眼泪,站起来向前走,心中无畏万事难挡,你的成才就是大哥最大的安慰。

    春桃,我的抚恤金留一半给你,剩下的给娘和小淼,我知道这无法补偿这段婚姻带给你的沉重,只望你日后幸福,忘掉我找个好人家改嫁。

    于海绝笔

    只是几句话,却让一个热血军人的形象鱼跃纸上,这个男人忠于祖国却也对家庭表现出了温暖的依恋。

    他跟弟弟的感情应该很好,看他写小淼那一段,春桃完全能脑补出一个慈爱大哥的形象,她其实也很想有这样一个哥哥。

    虽然只提了两句自己,但是春桃能感到这是这个男人的贴心。

    这个没有见面的冰块男,明明没有跟自己发生过关系,俩人只是领了证儿而已,酒都没办。

    如果按着婚姻法,夫妻的财产都是共同的,他的遗产她也可以继承,但不知这边的情况是不是这样的,就算是,在村里她想分到钱也不容易。毕竟她刚嫁过来十几天,连圆房都没有,就算一毛不给她她也很难找地方说理,在很多农村村规都比国法大。

    冰块脸应该是知道她没娘家,怕她背上寡.妇的名声无依无靠的活不下去,所以他在“临死前”安排了这一切...

    虽然满脸疙瘩,却是个有情有义的好男人,复杂的情绪涌上心头,疙瘩冰块脸,好像跟自己脑补出来的面瘫没感情的人,不太一样...
推荐阅读: 都市奇缘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乡村乱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女人的地男人犁 村长的艳福生活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青春性事:一个八零后的情欲往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