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言情小说 > 穿越之幸福日常最新章节 > 穿越之幸福日常最新章节列表 > 就是这样算计你(下)幽幽倾城生日加更

就是这样算计你(下)幽幽倾城生日加更

作品:穿越之幸福日常 作者:妞妞蜜 字数: 下载本书  举报本章节错误/更新太慢

加入书签加入书架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推荐本书

    二蛋翻来覆去睡不着,吹着小口哨写字抒发激动的情怀。

    可怜他旁边屋的战友,被若有似无的小口哨刺激的梦里找了一晚上厕所。

    跟于海确定了自己心上人来历干净不是卧底,袁尔丹毫无顾忌的找到了恋爱的正确打开方式,原来自己的喜欢被人回应,就是这样的美好。

    拉拉小手逛逛街,在一起的时候很多共同语言,分享一本书,看一部好看的电影,随便说点什么都行,无论讲什么,她都会很认真很幸福的表情听,她带给他的不止是期待和尊重,还有种说不出来的感觉。

    有天俩人裹着军大衣坐在黑不拉几的海滩上打着喷嚏等日出的时候,老袁觉得不能这样下去了。

    每次分手都期待明天,见不到就要想,黑夜过了盼白天,太难熬。

    “小莲,你家里都有什么人?“

    “有个种菜的老爸,还有个啥也不干的家庭妇女老妈,大姐游手好闲,姐夫坐办公室混日子......扣除某些条件,我们跟普通家庭没什么区别,你怎么突然想起来问这个?”

    “我想问你,你觉得我这人咋样?”天黑的好处就是看不出脸红。

    “马马虎虎就那样。”不过我喜欢,她在心里追加了句。

    “那你觉得,你,你要是嫁给我,跟我一起过日子,如何?”

    袁尔丹觉得自己可能冻傻了,话都说不利索。

    “你?”她不敢置信的捂着嘴,她没听错吧?

    “你愿意吗?”

    “走,现在就回宿舍,赶紧打报告,天亮了咱就领证去!”

    “不急,你不是说看日出吗?”

    “看什么鬼日出!我等这天等了快8年你知道吗!”

    “你说什么?”

    “我说你快点傻蛋,晚了就来不及了!速度快点,咱们现在就回宿舍写——不,不用。直接去堵嫂子门口,于海起床就让他签字,然后直奔民政局!”

    “不用那么急,审批也要几天的时间。”他被她的急切弄的心里痒痒的。

    “赶紧把事儿办了。领证,D房,生孩子!”生完孩子他就跑不了,到时候再坦白,还怕他不乖乖就范?

    甭管他是一时头热还是真对她动心了。机会摆在眼前,算计了这么多年好不容易等到今天,她绝对不能放过!

    “不用那么急吧?我是想先审批,见见你的父母,我这些年也存了一些钱,看看你家那边有什么规矩,该走的程序还是要有的,然后我们领证,我跟部队申请让你随军,然后你喜欢添置什么东西就添置。”

    袁尔丹兴致高昂的说这些天来回琢磨的构思。身边的姑娘惊恐的看着正前方出现的那俩人。

    凌晨3点,这些家伙怎么可能从帝都跑到这么远的地方?

    “我们不要走这边...”她低着头把脸都藏在大衣里,转过身往相反的方向撤。

    他也看到有人了,他们在的这片海滩是军事区,一般人进不来,就算泡妞谈恋爱,也谨记身上的职责。

    拍拍她,示意她站远点,大步走到过去。

    “你们哪里来的,请出示证件!”

    完了!穿帮了!贾白莲蹲下把头埋在膝盖里。算计了好几年,眼看着就要成功了,功亏一篑!

    “我是贾白莲的大姐,这是她姐夫。你是袁尔丹?”

    说话的女人看着有三十多岁,轮廓跟贾白莲有点像,不过很是沉稳,上下的打量他几眼,看到他身上的单薄以及小妹身上的军大衣,仪表堂堂一身正气。满意的点头,真人比照片有气质一看就是好男人。

    袁尔丹一愣,女朋友的家人?

    大姐跟他握握手,“小伙子人不错。”

    一扭头对着企图装鸵鸟的妹妹咆哮。

    “你个死小孩,爸看不见你科研所都不去了,上面打了多少个电话催他!”这些日子找这个失踪的小妹都要疯了,看到她自然不会有好口气。

    完了完了,全完了,贾白莲都不敢看袁尔丹什么表情了。

    “咱爸因为你这个不孝女离家出走上火的多吃了几口肥R胆囊炎发作住院,研发都顾不上了,咱妈回到姥爷求助,否则我们都找不到你!全家找你都疯了,你就跑过来谈恋爱玩游戏?”

    他说一句,袁尔丹就楞一下,他说完了贾白莲半条命也进去了。

    “大姐,您难道是演员?”好半天,袁尔丹就想到这么句。

    前一刻还咆哮的贾大姐,一扭头对他口气又和蔼了起来,玩的一手好精分。

    “我在市直工作,吓着你了是吧,老头搞了一辈子科研,快40才有的她,对这死丫头格外疼爱,她不见了老头什么都没心思做,让你见笑了,尔丹跟我们坐一趟车回去吧,你们的事儿家里都知道了,都想见见你,部队那我姥爷打声招呼就行。”

    贾家上下没有不认识袁尔丹的,虽然此人从未在贾家出现过,但家里依然留下了他的传说。

    “你父亲,是做什么的?”

    袁尔丹的声音不大,听在贾白莲的耳朵里都是自带霹雳效果的。

    “他是z科院植物研究所的院士,小妹没跟你说?”

    好,很好,好一个种菜的!

    刚刚求婚多幸福,这会血Y倒流就多冷。

    “那你姥爷,又是做什么的?”打声招呼,就让身居要职的军官假都不请的消失的姥爷,三代贫农根正苗红,呵呵。

    “我姥爷姓龙,是个老军人了,他你应该没见过,不过我表哥你应该很熟,他叫龙宪章,在红翡岛的时候,你们应该见过吧?”

    袁尔丹闭上眼,神情显得很平静。

    好,很好。

    她姓贾,可是身份一点也不掺水。

    前女友只是个养女眼界都那么高,她却是货真价实的格格。

    她不是龙家人,但一点不比龙家的那些阿哥格格身份低,她母亲是龙宪章的小姑。嫁过去的贾家从民国时期做生意,财富积累到现在,不说富可敌国也是豪门大院,她家这支不做生意走学术。但依然有不少股份,正宗豪门后代。

    “傻蛋你听我说!”贾白莲伸手尝试抓他袖子,一直搂着她的男人这次没像以往那样,毫不留情的挥开她的手。

    “贾小姐,我想你的爱情游戏应该结束了。我也该回部队了,不送。”刚刚贾大姐说的“爱情游戏”几个字,深深刺痛了他的心。

    他觉得自己应该挺直腰,头也不回的往前走,离开这个伤心的地方。

    除了装出来的尊严,他也不剩什么了。

    她站在沙滩上目送他离开,脑子里就三个大字:怎么办?

    她的智商集体下课了,想尽办法却没有一种能留下他。

    “有误会跟他说清楚就好了。”贾大姐搂着她安慰。小妹的心上人,全家都知道。

    “给他几天时间冷静,我也要想想下一步怎么办。在那之前。我得先去算账!”

    “你打算去哪算账?”贾大姐揉揉太阳X,她可是立军令状必须要把人带回去,一对,少一个都不行!

    过来时家里早就把袁尔丹调查的门清,得出来的结论是,小伙人不错,就是被贾白莲这样的心机黑莲花缠上可怜了点。

    “我去q市!”

    如果没有那些缺德的玩意用那种伤人的方式刺激的傻蛋遍体鳞伤,她能憋屈的身份都不敢曝光跟人家鸟悄的谈恋爱吗?

    要是没砸钱这么档子事儿,她不就会骗他,选择渗透方式慢慢的让他接受也不至于变成现在这样子。冤有头债有主,她不爽了,那些砸钱欺负过他的始作俑者就要倒霉了!

    几天后,外面下雪了。春桃看贾白莲落了一身雪杵在门口,赶紧拽她进来。

    “嫂子,我找不到他了!”

    于海左手花生米右手拎着瓶小酒正要往二楼走,看到这出尴尬的不知道上还是下。

    春桃示意于海上楼,还做了个不关门的手势。

    “来,坐这。跟嫂子说,这几天没见着你,去哪儿了?”

    “我拿钱砸人去了。”

    “砸谁?”

    “还能有谁,我家傻蛋的前女友的缺德现任老公!”

    春桃被这绕口的一串弄晕了,看她不明白贾白莲解释给她听。

    “我这两天深刻的反省了自己欺骗傻蛋的行为是不对的,但如果没有他们先拿钱伤他在先,就凭着我的聪明才智真诚一定能打动他,他要不是让人伤的伤痕累累,我又干嘛骗他!傻蛋现在恨我,我就狠狠的报复回他们身上,他不是喜欢拿钱砸傻蛋吗?我也拿钱过去了,我砸他满头包,爷们群儿里不走,娘儿们群儿里蹭痒痒的家伙也敢给我男人添堵!“

    往静悄悄的楼上瞥了两眼,春桃故意大声的问。

    “那你现在是怎么打算的?告诉我后我考虑要不要告诉你他在哪里。”

    这姑娘的身世,她早就知道。

    于海说怎么可能真放任自己好兄弟跟来路不明的女人交往,早就调查了她的来历,她也跟开了天眼似得,主动找春桃坦白了,俩女人关在屋里说了半天,她还给春桃看了很多东西,这才打动了春桃和于海默认她和二蛋的交往。

    “我想了一路,我觉得我不应该告诉他,我把他前女友的老公打了还把前女友损了,我也威胁他们不让他们说,他一辈子都知道。”

    咣当!

    楼上传来酒瓶子碎的声音,春桃叹了口气,这可咋整!

    “嫂子,你家首长酒品这么不好?”

    “呃,还行。”我家的还行,就不知道你家的啥样了。

    “嫂子,你帮我一次,我以后就是你铁姐妹,我别的能耐没有,就会赚钱,我在国外读的金融专业,炒股票做期货我都会,你帮我找回我的傻蛋,以后我就是你家私人理财顾问!”

    她想了一路,二蛋常年在部队,他最好的朋友就是于海两口子,只要春桃能帮她。她就还有希望!

    春桃听的脑瓜仁都疼,估计楼上的那位估计要气死了吧?

    “莲子,你跟嫂子说句实话,他到底哪里好。你这样费尽心思的算计他?”

    “我不是跟你说过吗?”她当初跟春桃密谈,可把什么都告诉她了,一点没保留。

    “我最近来大姨妈智力下降记忆力也不好了,你再说一遍,你俩怎么认识的。你对他的真实想法都告诉我,万一你俩真不成,我就把这当素材写小说里。”

    “我耗费我全部的脑细胞也得得到他,不惜任何代价!”

    楼上的房间里,落魄的男人站在门口,双拳紧握,在她心里他就是个傻子,一直要被她算计?

    可是接下来,她的陈述却让他大为吃惊。

    “16岁第一眼看到他的时候,我足足有160多斤。那时候他是我高中军训的教官,我读的是部队办的学校所以高中也有军训。”

    有这事儿?他怎么不记得以前见过她,等会,160斤?!

    袁尔丹突然灵光一现,脑子里有个模糊的影子,突然就清晰起来。

    “我16岁之前挺任性的,什么好的都吃,谁惹我就揍。傻蛋就带了我们3天,可那3天改变了我的一生。”

    18岁的二蛋剃着小平头,小胡茬剃的干干净净。刚入伍没多久就被派学校当教官给比他小不了几岁的半大孩子做军训,遇到刁蛮肥硕小丫头,难免就要多训几句,她记仇。趁着他不注意窜进教官休息室给他杯子里加了一大戳儿泻药。

    袁尔丹原本还在努力的回忆那段青涩的往事,听到这段磨牙。

    很好,他终于知道自己当年拉肚子的原因了!

    “这事儿我打算瞒他一辈子,烂我肚子里也不告诉他。”她强调的点头。

    春桃手挡着眼睛,无力的挥手,算了。这姑娘干的事儿忒多,自由发挥去吧。

    于海一口花生米一口小酒,老袁要气死了,站在那跟个木头桩子似得,他手里还握着个档案袋,这次来找于海,是想办件大事。

    这损姑娘坏事办多了有现世报,老袁拉两天肚子虚脱着还要给她们训练,她看他脸色蜡黄过意不去,拎了点老爸偷给她带的水果偷摸放他门口,去的时候他不在,估计又拉去了,她看见门虚掩着就进去了,他的迷彩服叠的整齐的放在床上。

    “我想把他裤裆撕个小口子,等他示范军体拳的时候一抬腿,刺啦一声,绿不拉几的配发裤衩就能漏出来,配上他那圣人脸,光想都特别好玩。嫂子,你头疼吗?”怎么一直捂着脸很崩溃的样子?

    而且楼上还有似乎呛着咳嗽的声音?

    于海真呛着了,这姑娘形容的太有画面感,配合老袁的表情,他真的很想笑。

    “你上次,可不是跟我这么说的。”春桃终于明白什么叫坑越挖越深。

    “我这不是怕你听的腻歪,讲点你没听过的吗?”

    她正使坏的功夫听见有脚步声,撤退已经来不及了,袁尔丹刚进来看见拎水果袋子尴尬的胖妞,铁架子床晃悠,地震了!

    她高一是在距离皇城根不远的城市读的,那段时间她爸在那边做科研试验田,那地方五十年内就发生过一次地震,还让她赶上了!

    她永远也忘不了那个恐怖的回忆,铁架床突然就倒了,她人胖动作慢,被掉下来的木板敲到腿。

    袁尔丹背着160斤的她往外跑,他们刚跑出来,一排平房就塌了。

    “我看着所有人都往外跑,他背着我脖子后面的青筋都起来了,累的呼哧带踹的也不松开。”

    160多斤啊,还是在拉肚子虚脱的情况下,他要是自私点跑出去不管她,她说不定就死屋里了。

    袁尔丹心说他背完胖妞回去躺了一个礼拜没起来,腰差点没折了。

    “我那时候还小,吓的直哭,他给我背C场上,看我哭的伤心还陪我说了一会话,他随身携带的小本也给我留下让我看着安抚情绪,我被送去包扎,等回来时,他已经走了。”

    这事对他来说不算大,却给胖妞的心里埋下一颗英雄的种子。

    等她想起来要找他说声谢谢的时候,袁尔丹老部队改制分到海三团了。她找不到他,就知道他姓袁。

    那时候还小还没往情啊爱啊这块琢磨,就觉得内心最深处亏欠了人家一个道歉,手抄小本没事就翻出来看看。

    时间一晃3年过去。她没考上大学,那年代的升学率本来就不高,落榜太正常了,偏偏她自诩脑力过人,面对着突如其来的落榜打击受不了。她父亲数落她两句,任性的拎着包就离家出走。

    在火车上她一直哭,不知道怎么那么巧又遇到袁尔丹,他穿着雪白的常服,她一眼就认出来,想了好几年跟人家道歉的事儿,人到眼前又说不出口了,他看见有个胖姑娘坐着抹眼泪,主动过来询问是否需要帮助。

    看她哭的太难受还掏出一副扑克牌跟她玩二人斗地主,故意输给她。等她不哭了,他就劝她,俩人聊了一路,知道她落榜了安慰她,她鼓起勇气问他要了通信地址,那年代叫个笔友是挺纯洁的事儿,很多读刊页面下方大都有一条来自天南地北的交笔友信息,写着希望交到什么样笔友。

    中学生多少都会有两个笔友,天南海北的,讲讲趣闻说说学习压力啥的。结尾都是此致敬礼,不是那个年代过来的人很难懂得这种单纯的交友方式。

    袁尔丹听到这段又懵*了,那也是她?

    他这辈子就交了那么一个笔友,写了几封信后就没下落了。记得是在列车上认识的一个嗷嗷哭的小姑娘,可那姑娘貌似不叫贾白莲。

    他记得那姑娘是有点R嘟嘟的,不是当年背过的一团RR山,也不是现在的柴火妞,他别的记不住,只能记得她那振聋发聩的哭声。

    她不敢报真名。怕他知道自己就是当年差点给他压岔气的小姑娘,也怕他要回手抄本,那手抄本都被她还不了。

    那之后俩人大概通了几次信,他一直鼓励她不要放弃努力,她那段时间心情很糟糕,有人鼓励着就推开了一扇心窗,十**岁正是容易心动的年龄,她终于鼓起勇气问他喜欢什么样的姑娘,他说喜欢苗条的。

    “我没那么说!”一直偷听的老袁终于忍不住抗议。

    “他回信告诉你他喜欢苗条姑娘?”春桃问,老袁不是这么直白的人啊。

    “回信的时候邮寄给我一个子弹头,我琢磨了好几天,他喜欢子弹身材的姑娘,他拒绝了我!”然后她一气之下不给他写信,后来考到国外读大学想写人家也收不到了。

    聪明的人,就喜欢瞎理解,那是老袁随手送的,他看战友们交笔友都送个贝壳啥的,他也顺手邮了,结果人家华丽的想歪了。

    “从那以后,我努力减肥,有一年的时间我只喝米汤,坚持不下去就看他给我的子弹头项链撑着。我也不知道是不是爱情,但我想得见见他。”

    于海起身从抽屉里拿出一个看样子时间久远的小本子和一本相册递给老袁,楼下那姑娘说服春桃的时候带过来的,春桃让她暂时把东西留下,就是想等着有这么一天。

    小本是部队发的牛皮封面,前面都是他的笔迹,抄了一些励志的话和歌词,在精神文明极度匮乏的年代,这样的事很多人都做过,他从没想过有人带着这些东西在身上那么多年。

    钢笔字迹都褪色了,他只写了不到十页,可是往后翻,后面却是满满的。

    袁尔丹翻看着,小本上写着各种谁惹到她了,谁嘲笑过她,谁欺负过她,她又是怎么打击回去的,稚气直率敢爱敢恨。

    在他不知道的地方,有人默默的关注了他这么多年,这是一份难以形容的感动。

    “他生病住院的时候,我想去亲自验证对他的感觉,我看到龙樱桃照顾他,我从小到大一直被光环笼罩,可是没有人知道,光环不是万能的,这世上总有我无法掌握的东西,他看她的眼神在我梦里出现过很多次,变成现实却是对着别的女人。”

    她是任性,她是心眼多,但她并不是没有底线的人,既然他有了喜欢的人,那她就撤吧。

    “直到我看到龙樱桃背着他跟别人相亲,我觉得自己不能等了,为了他我能从160瘦到现在的90斤。他却说以欺骗做根基打造出来的海市蜃楼再美也是假的,我不欺骗他,他肯看我一眼吗?”

    “他气我要跟我分手,我跑过去找他前女友算账。一字一块钱的馊主意是她老公想出来的主意不是她本的,她也承认的确曾经有一度差点感动,但那又如何?当她的喜欢不足以舍弃她对高贵的姓氏的追求,她把感情放在现实后,她有什么资格继续说喜欢?她说她不能选择出身没有选择。那我呢?我能选择我出生在什么家庭?”

    “假如我和龙樱桃调换,我只是个养女,我也不会为了所谓的现实做出半点的让步,还是要追求自己喜欢的人哪怕放弃所有,我敢低到尘埃里去爱一个人,她却自诩出身家世不敢走出象牙塔一步!可是他却把她对他的伤害加在我身上,这公平吗?”她崩溃的大哭。

    春桃拍拍她,这姑娘心眼多的吓人,也不是什么善茬,但对二蛋的心却是真的不能在真。

    “一段感情。如果连开头都没有,谈何结果!用手段算计人不好,可不算计一点机会都没有!如果给我再选一次的机会,我还是要算计他!命运给我们设下的障碍,我会想尽一切办法跨越过去,绝不为现实折服!”

    “你对他,是不是一种得不到就难受的执念,会不会得到后就放弃,你的出身有很多的选择,你应该理解他的恐惧。”春桃问出了楼上男人心底最真实的想法。

    所谓嫌弃出身。其实,只是怕失去。

    “他有他的恐惧,却不知道我的恐惧更多,有的人用懦弱理论为自己的懒惰当借口。什么出身不好啊,什么命运折磨,全是放P!穷如何,富如何,只看到我们的光鲜看不到我们的努力,我们从小就要接受更严格的训练。因为我们的竞争更残酷,我了解他,我的傻蛋绝不是懦弱的人,只要引导他走出来,他一定能看到我身份之外的好,他也一定有勇气跟我一起走下去面对未来,龙某某不敢做的,我敢!”

    “那你以后,还会不会算计我?”

    一道声音从楼梯顶端传来。

    “当然要算计了,早上吃什么,家庭开支如何分配管理,哪一点不需要算计?连自己的生活都不愿意规划管理交给命运随波逐流,那活该一辈子都过不好!前女友居心叵测的存着你写的自贴,我不杀过去报复她男人对你的欺负顺便火烧字帖气死她,难道还让她在无数个夜里搂着回味她没有勇气面对放弃的感情?”

    她要战斗到底,她不是一朵遇事就哭的白莲花,她也不认为自己是好人,但她愿意用自己的方式任性的活下去。

    等会,哪里来的声音?

    那道魂牵梦萦的声音出现在楼梯口,他缓步下来,走到她的眼前。

    ”谢谢你让我知道在我未知的时间,有个人曾经为我做了那么多。”

    “我不要好人卡!我不是好人!你气了这几天情绪应该冷静些了,我的家庭不会干涉我的婚姻选择,我父亲是搞学术种菜的,家族的事儿我们家很少掺和,那道大院的墙真没你想的那么厚!原本是打算结婚后再让你自己慢慢发现,你所恐惧的东西有很多都是自己想出来的,可是你别不给我机会!”

    他掏出她带了很多年的小本,翻开一页念道。

    “某年某月某日,他对龙某某笑了一下,我好难过。某年某月某日,龙某某放弃他,我暗爽在心,觉得机会来了。某年某月日,他给我用气枪打了个最大的娃娃。。。。。。”

    不知道什么时候起,这小本子上写的都是他。

    “你别念了。”

    他现在彻底知道她是个多么工于心计的人了,他是否会对自己更抗拒?

    在于海春桃夫妻的见证下,他单膝跪地,从兜里掏出一枚早就准备好的戒指。

    “你嫁给我吧。”

    楼上适时飘下点点的雪片增加了浪漫的气氛,细看都是纸撕碎后的样子,于海化身浪漫小天使,把某人要请长假的报告撕的粉碎然后撒下去。

    “啊?”她还以为自己要绞尽脑汁才能让这颗傻蛋想开,结果幸福来的太突然。

    “你为我走了99步,这1步我要是迈不出去,也没资格拥有她的爱了。小莲,你嫁给我吧。”

    这条路他走的艰难,她走的也不轻松,但他还是想试试。

    她不在的这几天,他细细的回想俩人相处的过往,身份是假的,但那些R包子葱油饼以及一个个灿烂的笑,都是真的,装出来的尊严比不上真的幸福重要。

    他想请假去找到她,却没想到能听到如此真情的告白,原来他们曾经的渊源那么深。

    “我愿意!赶紧的趁着民政局没关门领证去,我随身携带户口本身份证时刻准备着5,楼上撒雪花的,赶紧开证明签字,别耽误我们大事儿。”

    她决定回去就鸟悄在本上多加一句,龙某某,我要用自己后半生的幸福证明,你的随波逐流不敢与命运抗衡是多错误的行为,女人不狠江山不稳,走着瞧!

    她挽着他就想往外走,快点快点再快点,别等他一会反悔了。

    袁尔丹哭笑不得,她这毛病是改不了了。

    不过,他想他有一辈子时间证明,自己这次真不会再把她拒之门外。

    “证明什么的,我现在给你们做,等待的时间请你们两个把我家地扫了。”楼上的于海慢条斯理道,他们浪漫折腾够了,清扫战场都是他的活。

    其实,于海才是最会算计的人,对吧?

    就这样,二蛋终于牵手贾白莲真命女,贾家人很痛快就把她交给他,这种满肚子心眼的丫头可算是出去祸害别人了,早嫁早省心。

    婚后俩人没出现二蛋想的那种状况不断豪门争斗,正如她说的,排开那些特殊条件,她们家也只是很普通很有爱的一家人,小夫妻结婚后就住在岛上,二蛋的工作也没因为自己媳妇娘家势力有任何变化,实力在,何须外挂。

    俩人幸福的小段子都被记在了那个充满回忆与爱情的小本上。

    春桃把这段感人的故事讲给自家的龙凤胎,想借此激励他们像永不放弃努力争取幸福励志的二蛋婶儿学习,然而龙凤胎的理解,却好像出了偏差。

    小火是这么理解的,男人,腰力很重要,没有二蛋叔狂背160斤的体力,你还想幸福?

    小霜是这么理解的,女人,一胖毁所有,二蛋婶儿在二蛋叔命中出现了2次都没让人记住,你,还好意思不减肥?

    (未完待续。)

    ps:  二蛋的故事就这样完事了,原本这个下写了2万字,后来删减精炼到8000,也算是业界良心了吧。今天是哭夜天使幽幽倾城的生日,祝你生日快乐~(づ ̄3 ̄)づ</p>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