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言情小说 > 穿越之幸福日常最新章节 > 穿越之幸福日常最新章节列表 > 第519章被利用的感情
    于海很欣慰。

    他从春桃眼里看到的,不是逞强,也不是逃避,而是一种信赖。

    “风险肯定是有,但我跟你一起去,化解风险的概率更多些,孩子们希望看到的是爸爸妈妈共同的陪伴,如果我们俩真回不来了,小淼会帮我们照顾好孩子们。”

    他自己的弟弟,他还是了解的,虽然现在正处在一种感情的叛逆期,但他相信早晚有天,小淼也能成长为一个真正的男人<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reads();</script>。

    “可是我——”

    于海把手挡在她的嘴上,用温柔的眼神告诉她,没有可是。

    “逃避不是解决问题的办法。”这不是俩人第一次逆风而上,也绝不是最后一次。

    雨越下越大,似乎把攒了一年份的雨水都想在今天下光,打在身上冰冰凉的感觉,俩人此刻是站在海边的岩石边上。

    “就因我们身上的责任担子太多,所以我们必须要承担起责任,我们要比任何人都惜命,一定活着牵手回来。”

    春桃用力点头,心像是开了展明灯。

    唤来嘟嘟,俩人相继跳海,越过监控范围后嘟嘟浮出水面,俩人坐在虎鲸背上商讨方案。

    “嘟嘟一家上次给他们那么大的教训,想必这次他们必然早有防范。”于海这一路不停的想办法。

    “难道我们一过去,他们就要给咱们打成筛子?”春桃脑子里全是些火拼的情景。

    “如果他那么干脆,就不会大费周折的让咱们去海里,如果我是他..”于海略沉思,“防鲨网。”

    “什么意思?”

    “他知道咱俩能教唆鲸鱼,必然会在他的火力范围内海域下一片防鲨网。让水里的支援过不去。等咱们过去开个口子让咱们进去,进去之后用慢性的方式折磨我们。”于海闭上眼,完全能想象出对方是一种怎样的状况,海神不是白叫的。

    “我们就这样手无寸铁的过去,感觉太吃亏。”春桃不明白于海怎么不去领点装备带过去。

    “带不带没有多大意义,他们手上有人质,必然会对我们搜身。如果是正常状态下的作战。应该出动一批蛙人水路秘密接应我们的行动。”

    但带着海洋系统的秘密,谁也不能知道,而且春桃的身份于海不想让其他人知道。哪怕是他的战友也不行。

    “距离他给我们的时间还有6个多小时,他大概是按着常规船的速度计算的,我们坐嘟嘟过去还能有3个小时的富余时间。”春桃看看腕上发射器的时间说道。

    于海颔首,这多出来的时间是他们最后的机会。能不能逆袭就看这次了。

    “现在海洋系统还差4万币就升级了,我们要把握最后这点时间。给系统升级,小海桃说到了5级系统会有改变。只不过..”

    春桃没说出的话于海懂。

    短时间内弄到4万币,很有难度,这片海的海洋生物种类俩人心里再清楚不过了。除非春桃能发现沉船,否则很难凭借着捕捉海洋生物凑够那么多的鱼币。

    之前她用过一次灭绝丹大规模的捕鱼,也不过才2。3万的鱼币,而且耗费的精神力极大。等她折腾完以后也该透支了,到时候韩老头随便怎么捏,还手的力量都没有。

    其实于海此时,已经有了个大胆的想法,只是略显疯狂。

    但生活本身就是一场赌注,有太多的未知,就好像他在遇到春桃之前,从来没有想过有天会有这样一个独一无二的女人出现在他的生活里,改变了他原有的生活轨迹,让他做了些看着很疯狂但也很过瘾的事情<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reads();</script>。

    人的一生,能够结婚拥有另一半的人很多,能够跟另一半相知相守到白头的又有多少,爱情是一种情绪的发酵,婚姻是一种契约的厮守,有多少人坚持这份契约到白首是因为爱,孩子,房子,习惯,没条件出轨所以老实趴窝跟一个并不喜欢但也不讨厌的人住在同一屋檐下,这些东西交织在一起,让多少婚姻名存实亡?

    于海觉得很庆幸,他遇到了一个让他想相伴一生的人,不仅因为她是自己的妻子,更是因为她是春桃。

    有这样一种贪念,他走到哪里,她就在哪里,她总说在他眼里没有解决不了的难题,他却好像忘了对她说过一句话。

    “小桃。”

    “怎么了?”春桃已经戴上了探视器,正在找海里鱼群密集的地方。

    “我一直没有对你说,你是我最大的精神支柱。为了你,我愿意变成一座山。”

    春桃感动之余也有些心酸。

    是怕现在不说,待会出事就没机会说了吗?

    “我也是,于海,我很庆幸自己有这样的奇遇,能够穿越两个不同的时空遇到你,如果不是遇到你,我不会发现自己还能这样不计代价的去爱一个人,这是我一直渴望却不想过自己会拥有的东西。”

    老夫老妻说这句话的时候,其实比刚认识的时候更困难。

    “我也很庆幸,自己能够遇到你。”

    她把头靠在他的肩上,什么也不需要说了,有这样的人陪着,就不白活一回。

    大战在即,还不忘了黏糊在一起抓紧时间秀个恩爱,这俩货是淡定,系统的人工智能们扛不住了。

    怎么感觉这俩人跟交代完遗言之后来个遗体告别似得?

    咻咻两道光分别从于海和春桃的身上窜出,两个智能在未经过宿主召唤的情况下就出来了。

    “喂,你们俩够了!”小海桃恨铁不成钢。

    “我可不想你们一会挂了,别误会我对你们俩爱的多深啊,我就是怕你们死了没人收我这个山寨版的智能!”逐梦欲盖弥彰。

    叔可忍婶儿把持不住了,这干啥呢,能不能用心打仗了。分分钟秀恩爱不怕死的快吗?

    “你们两个好歹也想想备用战斗方案啊,不要那么自私好吧,多少人都是围着你们两个转的,你们背负的是一个大家族的使命,就这样挂了,我们怎么办!”

    进入青春期的小海桃不但声音变哑了,人也傲娇了。把担心用很矫情的方式表达出来。

    “就是说啊!我把自己窝藏压箱底的宝贝都给你们了。你俩要是殉情了,以后谁还要我!”逐梦无比委屈。

    “说的好像你有人要似得。”春桃翻个白眼补刀。

    “好了,时间紧任务重<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reads();</script>。抓紧时间我分配下任务!小桃,你先兑换鲸鱼发射器给嘟嘟,过四级后嘟嘟应该有捕鱼的功能。”

    这功能一直都有,宠物跟宿主感情值过4级。宿主可以通过宠物的眼睛看到海面情况,也可以让宠物代为捕鱼。只是捕鱼这个功能春桃一直没研究明白,后来收复了逐梦才知道,需要兑换一个特殊的鲸鱼发射器,这功能一直没用。现在终于有机会用了。

    “然后给小海桃兑换实体,让他以人形去捕鱼,还有逐梦。你试试能不能给他也兑换一次实体。”

    逐梦一脸惊异,“我也可以?”

    一万币一次的机会。这么珍贵的实体化机会一直是他的梦想,他们就这样轻易的给自己了?

    他们难道不怕自己趁机跑路吗,在逐梦心里,他一直跟小海桃不一样,他觉得春桃一家人更偏向小海桃,就算收留他也只是怕他惹事。

    临危受命,还给了这么大的信任,真心有点小激动。

    于海看了他一眼,很自然的说,“当然了,我们现在要搞最大的那个boss,只有我和小桃怎么够?你们不都说了吗,我和春桃是家族的家长,那你们作为家族成员,家族有难怎么能闲着?”

    压榨每一个可压榨的剩余价值,利用一切可利用的资源,于海自认很有当资本家的潜力。

    被压榨的逐梦感动的眼圈都红了,能够被如此信任是极好的,于海承认了他是家族的一员!这多重要的事儿啊,要是他和春桃宿主真打通关走到那一步,他说不定就能重回母星,到时候,出任大管家,嫁很多个小鲜肉,走上统生的巅峰!为了这个伟大的理想,他必然肝脑涂地不辱使命!

    “来吧桃妈,让我趴在你那34c的胸上,感动的痛哭一场吧!”然而,依然猥琐..

    小海桃一脚给他踹海里,西贝货滚粗!

    “你们的任务就是尽可能多的捕鱼,我们的目标是在时间到来之际升5级,但有一点,你们要保证自身的安全,精尽人亡的事情决不可发生!”

    于海说完就觉着很多道视线凝聚过来,他清清嗓子补充了句,“精神力的精,一个个满脑子浆糊!散会!开工!”

    分配好任务,除了春桃和于海留下,其他的2人一鲸朝着不同的方向而去。

    春桃一边下网一边念叨。

    “所以说啊,做人平时不要太安逸,要多囤粮,关键时刻省的跟咱这样,赶鸭子上架似得弄鱼币!”

    “这问题辩证点看,只能说明人比系统还可怕。”于海耸肩。

    跟悍匪系统单挑的时候也没费这么大的劲儿。

    时间一点点的过去,兵分几路还是有效果的,可还差最后一万币,怎么也凑不到了。

    于海看时间差不多了,把人都召唤回来,虽然逐梦和小海桃强烈要求一起作战,但春桃还是给他们收进了空间。

    嘟嘟把于海夫妻带到约定不远的地方,春桃让它停下,摸摸它的头。

    “嘟嘟,你一会离的远一点<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reads();</script>。”

    大大的虎鲸摇摇头,眼里带着焦急。

    在这个方位,已经能看到不远处的船只停泊,虽然没有想象中那么多,但也十几艘船,桃妈只有2个人,系统也没升到满级,这样过去真的行吗?

    “我已经欠你一只小虎鲸了,怎么可能冒着失去你的风向让你过去?听话,离的远远的,一会搞定他们,你还得带我们回家呢。”

    春桃说的很轻松。嘟嘟却非常担心。

    真那么容易就搞定对方吗,十多艘船呢,但是它注意到春桃和于海的表情非常轻松,就好像早有了对策。

    难道,他们已经有了更好的办法了?

    “听话,相信我,我和你海爸比任何人都惜命。我们不会就这样轻易的狗带。”春桃拍拍嘟嘟。又劝了好几句,最后不得不搬出宿主的命令才让嘟嘟没跟着去。

    剩下这段距离,她打算跟于海一起游过去。

    长久以来。她对待身边所有的亲信都投以感情,无论是鲸鱼还是系统的智能,关键时刻他们也愿意为了自己付出全部,有这么多暖心的家人陪着。她陈春桃才舍不得死呢,要死也是韩老头。

    游了一段距离。果然摸到一层厚厚的防鲨网,真被于海料中了。

    “这老头还真是财大气粗,方圆多少海里都撒这玩意,不少钱吧?等咱打完了。都拆下来看有没有地方能资源回收卖点小钱。”春桃很认真的说。

    于海点头,这个可以有。

    俩人正在调侃之际,那边的人已经发现了他们。韩老头看他们如约过来,立刻让手下人坐快艇把人带过来。

    为了怕他们使诈。韩老头让人升起主船上的杆子,春桃一看就呸了声。

    “老不死的东西!”

    竟然敢把她那么帅气的姐捆的跟肉粽似得,太影响形象了!

    春桃于海举起手,上人检查他们并没有武器,登上船,被十几支枪顶着,一路押送到韩老头的主船上。

    春桃的眼睛盯在陈玉伦身上,她被打的很惨,身上没有一处好地方,春桃眼里闪过愤怒的光芒。

    骂了隔壁的,死老头,你打她多少下,我待会就还你多少刀!

    陈玉伦的边上,是同样被打的很惨的龚自强,她的精神状态似乎不太好,韩老头坐在轮椅上,于海上次扎了他的脚心,在海里泡太久感染严重,只能截肢坐轮椅。

    看到春桃来了,陈玉伦显得很激动,她的嘴被粘着,韩老头弹了下手,边上的人给她嘴上的胶布撕开。

    “你傻啊,你来这干什么!”

    她没想到自己的小妹竟然真敢过来。

    就在国际刑警布局要彻底捣毁韩家的时候,她没想到老奸巨猾的韩老头早就对她起了疑心,竟然布局让她暴露,她不怕死,只是不想连累了小妹春桃<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reads();</script>。

    韩老头顺着韩三的记录查到让自己瘫痪的仇人,竟然是自己以为死了多年的女儿!

    “你都被人打成犊子样了,我不过来算怎么回事?喂,姐,你怎么笨成这样了,让一个残废老头捆了?”

    春桃的内心其实并没有她表现的那么平静,她看到自己的亲人被虐待成这样,怒火沸腾。

    “马失前蹄了,我是笨,你比我还笨。”

    陈玉伦苦笑,她没想到自己努力保守的秘密就这样被狡猾的老头发现,难道她真的要跟小妹同年同月同日生,同年同月同日死?

    如果有来生,她还要做小妹的大哥,下次一定学的聪明点,保护好自己的小妹,不让任何人欺负她。

    对不起..

    韩老头看着这俩人把他当成空气,你一句我一句的闲聊,他读不懂姐妹二人平静的语气下对彼此的牵挂,只为了自己这么大的反派被忽略感到愤怒。

    他拍拍手,“好,好,好一个兄妹情深!”

    春桃翻了个白眼,于海适时开口。

    “你还挺懂的刷存在感,不过好歹也是个腕儿,为了吸引人的注意拍手怒刷存在感,这算不算是过气黑老大的挽尊?”于海作为春桃作品的忠实粉丝,还学会了不少时髦的话。

    韩老头怒,为毛他有种被人严重轻视的狂暴感?

    春桃和于海虽然被人钳制着,身上却有种从容淡定的气场,韩老头看看自己布置严密的队伍,这才稳定了心神。

    “说吧,大费周折的叫我们过来什么事?”春桃把视线从陈玉伦身上收回来,对着面目可憎的韩老头。

    “我一个孤寡老人,想让自己一家团圆——”韩老头装模作样的叹了口气,看在春桃和于海眼里可笑无比。

    “少演戏,你要是真对亲情有概念。就不会看着韩冬芳在你眼皮子底下死的那么惨,说吧,让我们过来到底要做什么?”

    韩老头无视春桃的发难,转而看着春桃边上的于海。

    这男人,他简直是又爱又恨。

    恨他背叛自己,也爱他的领导才华,他卧底的时候掩藏了大部分的实力。当他查到于海就是z国的海神时。热血都燃了。

    这么优秀的将才,为什么不能为他所用?

    所以,哪怕他让自己废了一只脚。他也想再给他一个机会。

    “于海,虽然你给我造成了不小的麻烦,也废了我一直腿,但我对你个人的才华。还是很欣赏的。我是个爱才之人,而你又是我的女婿——”

    “呕!”

    两声呕吐的声音。分别从春桃和陈玉伦嘴里传来,都被韩老头恶心到了。

    韩老头恼羞成,一挥手,陈玉伦又被禁言了。

    “只要你肯归属于我<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reads();</script>。韩家的一切,都可以交给你,原本这一切应该是给他的——”韩老头指指陈玉伦。然后叹气。

    “我本将心照明月,奈何明月照沟渠!不但背叛我。还是个女的!女人不成事儿啊..”

    算命的说,他的子女里要有双胞胎女儿,他的王国就要崩塌了,竟然一语中的!

    “那你是石头缝里蹦出来的?哦,我们都是妈生的,你是蚯蚓分裂成2段后自行xo后出来的产物?”

    韩老头的嘴角抽搐了两下,看着春桃,“我倒是真怀念你疯的那种样子。”

    这货还是疯了以后比较可爱。

    “恩,你要是喜欢,我可以把你变成你喜欢的那种样子!”

    “牙尖嘴利!不过我喜欢,于海,你想好了,你在z国,他们能给你什么?将军?国际局势平稳后,一个中。将也就算你人生的巅峰,工资多少?能不能开个上亿的豪车?到头来你会发现,你想守护的东西,消耗掉你的忠诚和信仰之后,给你的却是少的可怜!你叫海神,可几十年后,谁还会记得你的名字?来韩家,下一任的位子就是你的,你想要做什么都可以,钱,荣誉,地位,一切都是你的!”

    韩老头说完,他身边好多人都诧异的看着他,没想到老大会这样说。

    这样高看一个人。

    这世上怎么会有人拒绝这样优渥的条件?

    “所谓的忠诚和信仰,追求的是一种精神,我们努力守护的希望,有天会长大,会在和平的环境下健康成长,他们或许会忘记战争的残酷以及忘记掉为了战争牺牲和做出贡献的人,但对于我们来说,能让他们在一个和平的环境下成长,也不枉费我们为了这份和平奉献所有的青春和热血!”

    于海知道跟这样的渣滓讲信仰他听不懂,但他还是要说。

    鸡同鸭讲,对牛弹琴,韩老头张着嘴,像是不明白怎么会有人傻到拒绝这么好的条件。

    “很好,我会让你后悔你放弃了什么,既然你们不肯认我,那么也不能让你们白来一趟,来人!”

    韩老头说完,边上的随从就递上了两套潜水设备仍在于海和春桃脚边。

    “早就听闻z国的海神潜水能力非凡,我很想亲自的见识下。就在我们脚下这片海里,有传说中的宝藏,你们俩下去给我一探究竟,我给你们半个小时的时间。”

    春桃一愣,叫她们来,就为了这么点事儿?

    陈玉伦拼命的摇头,示意春桃不要下去,于海对这段海域也不熟悉,不知道这里面到底有什么。

    应该没沉船吧?如果有,嘟嘟的虎鲸群肯定早就发现了,附近海域的沉船都被春桃哗啦的差不多了,怎么会——?

    春桃用眼神问于海,原本的计划要不要继续进行?

    差的那些鱼币,俩人在来的路上已经商量好了,见机行事,实在凑不齐就抓韩老头的随从进空间里吸收了,吸收人的精神力也是一种升级的办法,只是在那之前,她和于海想确定陈玉伦还活的好好的<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reads();</script>。

    现在目的已经达到了,按着俩人下一步的计划,应该用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往空间里哗啦人。她和于海的身手不错,可以制造混乱把她们附近拿枪牵制她们的人都弄进空间里强行吸收,一次一个,到时候韩老头等人看到后必然觉得是灵异事件,等到他惊恐之际,春桃再突然出来拽人,来回几次就够升级了。

    这种午夜凶铃式丧心病狂的升级办法。是于海想出来最后的绝招。

    吸收坏人的精神力稍微有点风险。他算计好春桃能过滤的最大限度差不多就是这么多,所以提前才让小海桃他们去搜集鱼币,要不来了直接用这种方法把韩老头这些人都吸光岂不是更方便。

    但眼下。韩老头竟然没有立刻对他们动手,而是让他们下水去探测,春桃不知怎么办,所以请示他。于海递给她一个稍安勿躁的眼神。

    “我相信韩家养了不少潜水高手,想必有不少身手过人的。何必要找我们?”

    “哈哈,真不愧是聪明人,好,我告诉你。这片海下传说有个神秘的宝藏。很多人都知道,但从来没有人能够成功的弄到这些宝藏,传说这是所卜门王留在海底的秘密。有诅咒,人下去没有一个能上来。而且仪器到了这片就会失灵,就因如此,你们z国从来不来这片活动,所以这些,你都不知道吧?”

    于海还真不知道。

    他们的航线从来没有定在这一片,他还以为跟这片海的小国没有建交的关系。

    但诅咒和宝藏什么的,肯定是不存在的,于海虽然没来过,但嘟嘟和虎鲸群肯定来过,如果有东西,它们早就告诉春桃了,也留不到韩老头跑过来嘚瑟。

    “看来韩家真是要灯尽油枯了,竟然连这种无稽之谈都信。”春桃的话让韩老头恼羞成怒。

    “记住,你们只有半小时,到时间上不来的话,你这个一心挂念你的哥哥,可就活不成了!”

    韩老头做了个手势,很快有人抬过来一个大的水缸就放在陈玉伦的正下方,捆着她的绳索也一点点的往下滑。

    如果春桃和于海到时间上不来,她就会被活活的淹死!

    “你无耻!”

    “我刚看过牙科,牙齿很好。”韩老头一呲牙,气的春桃想上去揍他,边上的人马上用枪顶着她的额头,春桃一手抓着枪管,看样子是要把这人强行弄到空间里。

    有过关花花的经验,春桃知道空间也能装其他人,不过要耗费一点功夫给人拽进来,而且拽进去的人会失去意识。

    于海暗自握住春桃的手,示意她先不要动。

    韩老头看春桃不想下去,一挥手,他手下人很快从边上搬来一个巨大的箱子,东西被倒出来,散落的甲板上都是。

    陈玉伦看到后闭上眼,是她害了小妹。

    春桃看到后,眼圈一下红了,差点落泪。

    这里面都是女孩用的东西,都是没拆封的,有名牌的包,衣服,首饰,还有些给小孩子买的玩具什么的。

    “你大概不知道,这个家伙买了很多东西放在卧室里,大概是准备下次见到你时再送给你,啧啧,当了我儿子这么多年,他可是一块手绢都没卖给我<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reads();</script>。”韩老头指着陈玉伦说,春桃眼含热泪。

    卑鄙的老家伙,竟然利用她和韩三的姐妹情做这种事!

    陈玉伦不能经常回来,又不太会跟春桃相处,但她心里总惦记着自己有个妹妹,一有功夫就买东西存起来,等到有时间回去了都带给春桃。

    因为这次是最后一次在韩家卧底了,她觉得很快就能跟小妹团聚,索性就买的多了点,却被人利用威胁春桃,如果不是韩老头看她太紧防止她自杀,她早就死了,她到底还是因为感情拖累了最亲的小妹。

    “行,我们下去。”说话的是于海,他从容不迫的穿上潜水服,递给春桃一个眼色,春桃也穿了起来。

    于海之所以没有让春桃立刻进空间,是因为他想到了一个更好的办法。

    战场总是千变万化,但随机应变的海神却早已看穿着一切。

    春桃夫妻下水之后,韩老头身边立刻有人问韩老头。

    “大当家,他们会不会趁机逃跑?”

    “他们要是想跑也没必要来。”

    “到时间他们会不会上不来?”

    还没有人能活着从这片海域上来,韩老头本来也没抱多大希望,上来的话他就知道这海下到底有什么,上不来也无所谓,那潜水装备里安装了定时装置,到时间看不到人自己就炸了,到时候他就弄死陈玉伦,让她们姐俩在阴间在做好姐妹!

    任凭韩老头阴险狡诈,也绝不会料到这世界上还有超科学的存在,谁说人在水下一定要用呼吸器来着?

    于海穿的时候就看出这玩意有问题,领着春桃下水后俩人没急着下去,而是把做了手脚的呼吸器想办法捆在韩老头所在船边上的小船上,这上面有几个喽啰,一会到时间,这两个潜水装备足以弄沉这艘船!

    真不知道该说韩老头聪明还是白痴,想了一大圈就弄这么个招式作茧自缚!

    于海打算一会到时间让边上船的爆分散韩老头的注意,只趁着那一瞬间他和春桃在从侧翼登船解救陈玉伦!

    只是等待的半小时实在是太过漫长,春桃也好奇这水下到底有什么,拽着于海想下去,反正有空间死不了人。

    俩人一路向下,这片海跟普通的海底没有什么区别,前三十米小鱼小虾来回的游,春桃觉得韩老头就是想钱想疯了,随便听点什么传说就信以为真。

    但到了50米往下,就像是两个世界,前一刻还是热闹的海底,下一刻就进入了一个冰冷的黑洞。

    没有海洋植物,更不要提海洋生物,这是海底的荒芜废墟,往下看过去,就好像到底了似得。

    这样的情况春桃和于海在海底玩的时候也遇到过一两次,本也没什么特别之处,但春桃的发射器竟然在此时发出了哔哔的声音,脸上带着的探视器,竟然砰的一下,炸了!

    (未完待续。)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