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言情小说 > 穿越之幸福日常最新章节 > 穿越之幸福日常最新章节列表 > 第514章尘归尘土归土
    “好消息...坏消息?”春桃困惑道。

    “先说坏的!”于海说道。

    “恩,坏消息就是...超级悍匪系统的那两个宿主...还活着!”

    春桃和于海倒吸一口气,什么?!

    打成这样还不死,这也太夸张了吧?

    “我刚醒来就探测了下,为什么我能探测到呢?”小海桃略带傲娇的继续说,“桃妈之前不是给她灌输过精神力吗,我就按着那个去追踪,发现她还活着。”

    “快,掉头,回去灭了她!”春桃没想到打到这样的程度,竟然还有没死的。

    于海也觉得奇怪,刚刚唯一受伤轻的一哼巡视过,并没有发现生还迹象,那飞机炸的格外的惨。

    “别急啊,我还没说好消息呢!”小海桃继续说。

    “好消息就是——”他故意停顿下,清清嗓子,略带兴奋的说道。

    “悍匪系统不在了!”

    春桃:(⊙o⊙)…?

    于海:(⊙o⊙)…?

    什么情况?

    “悍匪系统的能量用的差不多了,它这段时间没少作死一点能量都没有了,桃妈关键时刻大开全力救海爸,以至于它被桃妈的精神力*的去了别的地方啦!”

    他又是这个星球唯一的系统啦~

    春桃还是一脸雾煞煞的表情,虽然没听明白过程到底是怎么回事,但貌似是因祸得福了?

    “那现在...那两个原来的悍匪系统的宿主还在?”于海听明白了,搂着她的手也更用力了些。

    她在关键时刻迸发的是全力,只为护他,无意间迸发的能量把悍匪系统给*走了,这大概也算是不幸中的万幸了。

    二哈牺牲的也算是有价值。

    “恩,那男的是死是活我不知道,但女的肯定是活着的,她身上有桃妈细微的精神力,不用管他们啦,没有悍匪系统给他们当外挂。这茫茫大海,他们根本逃不出去!”

    所以啦,问题都解决了。

    春桃想了想,还是觉得不放心。

    “回去看看行吗?”她跟于海商量。于海判断了下现在的战斗力,他受伤挺严重的,春桃也是体力透支,虎鲸一家四口一死二伤,这时候回去固然是有点冒险。

    “回去吧。”他还是做出回去看的决定。逃避,从来不存在他的战斗字典里。

    春桃摸摸嘟嘟的头,自从二哈死后嘟嘟的意识很消沉,它只是知道自己的二宝消失了,但好像又没完全消失,总之是总很难受又带点小期待的心情。

    接收到春桃的指示,虎鲸转身,带着春桃一家重回刚刚血战的地方。

    原来还以为是大海茫茫不好找,想不到往回走不远,就看到他们要找的人。

    花花坐在一片被炸碎的船板上。她跪坐着,腿上躺着不知死活的王二牛,表情很茫然。

    春桃和于海是坐着虎鲸出现的,这种拉轰的形态让花花以为出现了幻觉,直到春桃来到她的近前,威风凛凛的站在虎鲸身上傲视着看着她。

    “你...”花花终于确定自己看到的不是幻觉,她舔舔有些发干的嘴唇。

    春桃站在虎鲸的身上,什么都没说,像是考虑是否要动手杀她。

    因为自己的一开始的优柔寡断没有立刻的灭掉她,导致了后续的一系列事情。也让二哈牺牲。

    依照春桃的性格,就算千刀万剐的收拾了她也不解气,可这时,春桃只想这样看着她。想透过她的表皮,看看她的心到底是什么颜色的。

    只可惜再犀利的人,也看不透复杂的人心,哪怕是曾经很好的朋友伙伴,也有可能会在下一刻为了利益Y人。

    这事春桃想不明白,所以她努力思考。并没有急着下手,于海冷眼旁观,他也没有杀人的欲.望。

    当一个人的力量强大到一定程度时,他考虑的将不是要不要复仇而是要不要宽恕。

    灭了悍匪系统后,这个时空没有人在海洋里是他和春桃的对手。

    所以他尊重春桃的选择,无论她想做什么,他都不会横加干涉。

    春桃还在思考杀不杀,怎样杀才能显示高b格,花花开口了。

    “杀了我...是我对不起你。”

    “你想起来了?”春桃问。

    “恩...都想起来了,杀了我吧,我活着也没什么意思了...”她都想起来了。

    包括她是怎么样对待春桃的,后来又是怎么被自己的枕边人算计着做了很多可怕的事,这也许就是报应。

    春桃看她现在的样子,索然无味,完全没有下手的意思。

    如果这是个力量势均力敌的对手打几下弄死还有点成就感,感觉对待这样的妇女下手,跟一脚踹翻一个幼儿园小孩一样,毫无成就感。

    刚刚来的路上小海桃已经说过了,花花的力量将在几个小时候消失,因为那是悍匪系统带给她的,现在悍匪系统不在了,她的力量很快就会消失。

    “为什么,我给过你机会,如果一开始你听我的,怎么会弄成现在这样。”春桃看了眼还在昏迷的王二牛,小海桃在她脑子里告诉她,王二牛可能是伤到脑子了,估计智商受到影响,就算活下来也是个废人。

    咎由自取,她一点也不同情,花花固然可恨,但这个利用自己女人,为了富贵攀上高枝的男人更让她膈应。

    “我只是想过上好日子,我不想一辈子都这样...他骗我,他竟然骗我,当初结婚的时候,他对我挺好的,他怎么会骗我?”

    花花像是对春桃说,又像是自言自语,到最后情绪失控的痛哭。

    事情发生以后,很多人都有逃避的反应想回到原点,只是时间不能倒转。

    “这问题我也没法回答你,因为婚姻这玩意有点像做系统任务,有些剧情任务你不去触发就不会发生后面的事儿,可没真正的生死考验,谁也不知道谁是什么样的人。”

    要是没有这样的考验,花花和王二牛只是一对寻常夫妻。他们未必会走到这一步,或许就在平淡的茶米油盐当中度过一生。

    就像很多平凡的男人,之所以忠诚家庭并不是爱妻子有多深,只是因为矮穷丑挫。以及没有遇到眼睛瞎掉的小三,没有那个机会。

    当然,用到部分女人身上,也同样适用。

    人性的残酷春桃特不愿意去深琢磨,她只知道能遇到一个真心以待。用心换心的爱人是一件非常幸运的事。

    “你杀了我吧,给我个痛快,别让我在这海上被鱼啃了...”

    她想求死并不是因为多愧疚,只因为骨子里胆怯,这只是个非常普通的人。

    春桃觉得很没趣,她看了眼于海没说话。

    杀这样的人实在是嫌脏自己的手,但她又知道系统很多的秘密..

    “小海桃,有能让人失去记忆的东西吗?”春桃跟小海桃沟通。

    “虽然有的人说鱼的记忆理论上只有7秒,所以它们才可以在水里游来游去对生活充满了新鲜感,但这并不是正确的。鱼的记忆不止7秒——”

    “跳过科普时间,捞干货!”

    “好吧,忘掉你的烦恼小棒子,根据鱼的记忆结构研发而成,200鱼币,可以让人忘掉一些事,但对自己最爱和最恨的人忘不掉。”

    200鱼币...春桃看着花花,像是思考她有没有这个投资的价值。

    “那个可怕的老头,他没死,我刚刚看见他游泳朝着那边的方向去了。身上还背着瓶子。”

    花花觉得自己必死无疑了,死前交代给春桃一些她看到的事。

    韩老头没死?

    我擦,说好的只有正面主角有光环吗,坏人怎么也这么命大?

    “瓶子...?”一直沉默的于海问。

    “恩。我和二牛哥是因为那个害人的系统发出来的光罩着没死,等我醒来的时候就看到那个老头背着瓶子朝着那边游了,他来这边就是为了水下的东西,我曾经对不起你,临死前把我知道的都告诉你,我们扯平了!现在动手吧。”

    春桃闻言叹了口气。小海桃像是已经知道了她的决定,自动兑换了那瓶小小的玉米形状的药水。

    “喝了这个。”

    “这是什么?”

    “毒。”

    几分钟后,春桃和于海在一哼的背上快速的朝着花花最后指出的方向前进。

    想追踪大难不死的韩老头,于海分析他之所以躲过虎鲸的追踪,很可能是掉落在之前翻船的附近,而刚好捡到了船上掉落的潜水设备,大约是用这些设备沉到春桃于海之前去的那艘海底沉船里面,躲过了虎鲸的搜查。

    找了一圈,并没有发现韩老头的踪迹,春桃很是沮丧,不知道他是被海里的鱼吃了还是侥幸逃脱。

    海实在是太大了,想找到渺小的一个人,太难了。

    回程的路上春桃都沉默不语,今天发生的事走马观花的出现在脑子里。

    等她和于海回到了部队借给他们的船上,把空间里的俩小娃放出来,一家人坐在一起庆祝劫后余生时,已经是凌晨了。

    俩孩子也是一夜未睡,这么折腾了一路,虽然年纪还小也知道父母在外面搏命,一家人坐在甲板上静静的等候着看海上日出。

    于海在甲板上支起了一口锅,随便从海里弄了点虾子,配上带来的挂面,煮了一锅热汤面。

    味道很一般,但全家人都吃的津津有味。

    吃什么其实并不重要,食物的美味主要源于跟什么人在一起分享,春桃看着俩小孩吃的噼哩噗噜一脸,于海正在专心致志的剥虾,似乎家里只要有这样需要动手的活他就会自觉的承包下来。

    他一只手受伤了,于是春桃和孩子们有幸见到他单手剥虾的绝活,春桃在他剥虾的时候默默的喂他吃面条,甲板上的小灯散发出氤氲的光。

    海上的日出很壮观,一道红霞燃亮了像是稀释后蓝墨水的天空,一点点的,太阳露出小半边脸。

    就着日出吃热汤面,是非常享受的事情,一家人温馨的吃了早饭,俩小娃熬夜一宿实在是太困了。刚吃完饭饭碗都没放下,小头就一点一点的。

    春桃喂于海吃一口面条,他就往春桃嘴里放一颗剥好的虾,等俩人胃喂够了回头。忍俊不禁。

    俩小娃抱着饭碗靠在一起背对背的睡着了,小脑袋差点埋进饭碗里。

    给孩子们转移到船舱里,盖上小被子,海风吹不着,坐在他们身边看孩子睡的香甜。

    于海和春桃都受了不同程度的伤。简单的处理好俩人谁也不想睡。

    隔了一会,船上的对讲响了,于海过去接收。

    “于海,你们现在的位置是哪里?”

    是红翡岛上发来的。

    于海报告了所在位置。

    “昨晚你们有什么发现吗?”

    “没有,我带着家人度假,晚上赶上渔汛就和春桃下了一夜网,等我们回去就能给战士们加餐。”

    于海说出早就想好的说辞,船停泊的位置是死角,一会随便下几网弄个上千斤鱼回去,谁也不会怀疑。

    “发生了什么事情了吗?”于海反问。他知道岛上不会无缘无故的跟他说这个。

    “昨晚在公海附近发现了2个我国口音的人,不过他们好像受了什么打击,什么事都记不起来了,附近搜索到了破碎的船板,经过鉴定是别的国的船,不知道昨晚到底发生了什么...我想着你们一家出海了,怕遇到危险所以问问。”

    联系于海的,正是他的顶头上司郝舰长。

    “也许是海匪劫持了我们的渔民,确定身份了吗?”于海故意引导他往别的地方想。

    “很难,他们身上并没有身份证明。男的好像是个傻子,女的也什么也记不起来,就记得男人是她丈夫,算了。这事回头交给户籍科处理,你们没事就行。”

    这事对岛上来说不算大事,没办法确定沉船的原因,但这并不是国内的船,不归他们管,只要把这两个失去记忆的人带回来确认下身份就行。

    于海切断联系。看春桃正在发呆,用没受伤的手环住她,静等着她开口。

    “我有时候就想不明白,圣母是个啥玩意,你知道我写书的困惑吗,我说的是前世写网络小说的时候,有的时候不把主角的对手一户口本都写绝户了,读者就追着骂作者是个圣母,我在想我今天做的,到底算不算圣母。”

    于海知道刚刚的通红勾起了她的思考,并没有急着回答是或不是,而是反问她。

    “你自己是怎么觉得的?”

    “我其实挺纠结的,我没认识你刚回来的时候,谁惹到我,我恨不得揍的他爹妈都不认识,现怎么说呢,有的人我就很想弄死他,有的我懒得弄死他,就比如韩老头我恨不得追上去上嘟嘟生嚼了他。”

    她给花花的,是200鱼币换来的失忆小棒子。

    于海笑笑,低头亲了她额头下。

    “这是好事啊,说明你拥有了更强大的力量。”

    “嗯?难道不是你给我洗脑成了心慈手软妇人之仁?”

    于海心里好笑,小家伙还知道往别人身上找原因呢,行,没撞成脑震荡,思路还挺清晰。

    “你要弄清楚,圣母和强者之间的区别是什么,所谓的圣母是自己没有足够的力量却仍想去改变别人的生活,结果搞的自己一身麻烦,而强者是有能力决定一切,规则都是你来定,你灭不灭她对你的生活都不会有影响,那何必弄脏自己的手,当你的做法没有任何意义反而让自己闹心时,为什么要做?”

    想让人生,人不得不生,想让人死,人就得死,灭有强大威胁的人那叫能耐,踩死一只毫无威胁的,并不会有成就感。

    “就因为你现在拥有了以前从来没有的力量,你变的越强站的越高,你能决定的事情也越多。”

    他喜欢的就是这样的春桃,有能力,但心却不狠,7分真性情3分小正义,她能为了保护家人跟恶势力死磕到底,也会在合适的时候收手。

    “说的我好像舒服了些...”春桃长舒一口气,“她还记得那个伤害过她的那个男人是丈夫。”

    “恩,小海桃不是说了吗,最爱最恨的人,都不会忘记。”

    其实这样的结局对那对夫妻来说,真不见得是好。他们活下来了,可以后的日子不会好过。

    一个白痴的丈夫配上一个失去了系统能力的女人,俩人又都是农村背景没什么钱,日子肯定会更困难。

    春桃放了他们一马,但不意味着会帮他们。

    喂了失忆的药水,却没有把他们带到船上,那时的春桃和于海早就决定,能不能活下来都靠他们自己的运气,从那以后,恩怨一笔勾销,一切都跟她和于海没关系了。

    “我只是很好奇,她忘不了王二牛是她丈夫,到底是爱的成分多点,还是恨的成分多?”

    这对夫妻让春桃看透了很多人性比较深层次的东西,感慨也颇多。

    “恐怕只有她自己才知道了。”于海对待别人的感情并不感兴趣。

    爱爱恨恨痴痴缠缠,这些都是来自人的本能,跟见识学历背景都无关,爱大劲儿了就恨,恨到头了发现还有爱,除了当事人谁能讲的清楚?

    彻底解决掉了悍匪系统的事儿,两口子心里也都轻松了些,春桃的视线撇到了于海捞上来的黑色公文包,这是从沉船里捞上来的,还没来得及打开就遇到韩老头大战了一场。

    这里面到底有什么,估计不会是什么好东西吧...(未完待续。)</p>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