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言情小说 > 穿越之幸福日常最新章节 > 穿越之幸福日常最新章节列表 > 第488章一切都是谜(大章)
    “爸,妈妈去哪里了?”

    餐桌上的于家双熊不满的看着寡淡的晚饭,小清粥外加老爸从部队打回来的一看就不怎么爽口的菜,他们可是天天吃妈妈精致餐食的人,休想这样糊弄他们!

    这样的日子,已经维持了2天了。

    就在春桃和于海商量好作战计划的那天,妈妈就消失了,虽然每晚都会打电话回来,但小娃们还是很想念她...和她做的饭。

    “是不是厌倦了这样的生活?”于海也觉得够了。

    俩小娃齐刷刷的点头,可怜巴巴的瞅着他,那眼神好像问他,是不是他给家里的女霸权气走了。

    “恩,明天开始,你们的生活会发生变化。”

    “真滴么?”俩小娃举着小爪子准备庆祝拍一下。

    “是的,因为我打算进城找妈妈,你们两个先家里待几天。”他的工作好不容易才排出时间。

    俩小娃跟泄气皮球似得,瘫在椅子上抗议。

    “你们也太残忍了,我们还是孩子啊,放小孩子在家里是很不安全的!”小火抗议。

    “嗯嗯!”小霜附和。

    “不会让你们单独在家的,明天一早,小叔叔会过来,他会照顾你们。”于海已经安排好了。

    “可是小叔叔难道不需要拍戏?”小霜跟小淼的感情还不错,凡是长的比较帅气的男孩子她都不讨厌。

    “那不是重点,重点是,小叔叔会做饭?!”小火虽然年纪小,还是很能抓重点的。

    一语惊醒梦中人!小霜眼睛一亮,突然想到什么,拽拽弟弟的袖子不让他继续说了,小火疑惑的看她一眼,她眨眨眼,顿时他也明白了。

    “爸爸您放心的去吧,我们在家里会乖乖听话的!”

    于海好笑的看着这两个一肚子心眼的小娃。也不戳破他们,他们俩一定是觉得如果小淼过来照顾,不会做饭的小淼肯定会用方便面火腿肠来照顾他们,俩孩子都喜欢吃这玩意。就是春桃和于海看的严,平时都不让他们吃这些垃圾食物。

    还是先不要告诉他们,就是小叔叔来了,也是去部队食堂打饭给他们...

    于淼给人擦了好几个月鞋,也不是一点收获没有。

    有个老艺术家对他印象不错。片场有个重要的小演员缺口,直接推荐了他上,那时候大姨夫已经被撵到高原劳军没法干涉,等他回来,小淼为期2个月的拍摄已经完成了,一经播出,再次火了。

    正应了他自己那句,是金子到哪里都能发光,实力够了自然不怕上级打压。

    现在已经有了最佳配角奖提名的小淼,已经不是区区一个大姨夫能压制的了的。大姨夫现在也不敢明面动春桃的人,春桃现在也是有强硬靠山的。

    小孩平时要学习还要拍戏,很忙,好不容易有几天休息,还被大哥抓过来哄孩子,没怨言还挺乐呵,这就是他家。

    吃晚饭收拾好桌子,于海坐在沙发上拿着一张报纸,貌似在研究家国大事,一脸凝重。浓眉拧成了个川字。

    俩熊孩子都不忍心揭穿他,3分钟看了8次电话,你是等妈妈电话吗?

    终于,电话铃响起。于海迫不及待的抓起来,却不是他媳妇的声音。

    “您是陈春桃的家人吗?”

    是个陌生的声音。

    “您哪位?”于海有种不祥的预感。

    “是这样的,我们是市医院,你爱人刚刚被送过来,一身是血昏迷了,我们从她口袋里找出了这个电话。可是你们这儿的电话真是难打,还要转,还要等——”

    于海听到“一身是血昏迷”这几个字,脑瓜仁嗡一下就涨了。

    这还了得!

    打电话通知的似乎还是个话唠,嘚啵嘚的说个不停,具体说什么于海都听不进去了,挂上电话就往外走,俩小孩一看老爸脸色如此难看,对视一眼,跟着忧虑起来。

    “爸,发生了什么?妈怎么了?”

    “没事,你们在家里待着哪里也不要去,记得不要玩水不要碰火,门窗关好。”

    于海随便的嘱咐两句,带上钱包就冲了过去。

    一路狂奔到海边,开上摩托艇就走,速度快的吓人。

    到了医院问清了春桃现在在急诊,赶紧冲过去,结果到里面一看,并没有出现脑海中那种春桃病危的躺在床上奄奄一息的惨状,她端坐在急诊床上,医生正在给她处理手臂上的擦伤。

    “你怎么来了?”春桃看着一脸忧色的于海问道。

    “她怎样了?”于海没回答,直接问医生,走过去看看她,除了脸色有点白,手臂受了点轻伤,并没有大碍。

    “手臂被刀子划了下,肠胃炎需要跟内科急诊拿点药,其他没什么。”医生回道,于海看他笨手笨脚的拿着棉球给春桃擦,擦一下春桃就疼的皱眉一下,看不过去了。

    “你走开,我来。”这医院怎么回事,找个实习的蒙古大夫处理伤口,于海心疼了。

    医生还第一次遇到这样的人,这也太怀疑他专业了!

    奈何于海凶神恶煞似得,平时的涵养都丢到海里了,自己媳妇疼成这样能看的进去才怪,看医生拿着棉球不动地方,干脆伸手给他推走,抢过他手里的镊子专心致志的给春桃处理。

    陆战队出身的男人对这些事情也是得心应手,动作也温柔极了,小心翼翼的,就怕多一份力气就碰疼她,春桃看他跟兵痞似得给医生弄的那么委屈,心里一下暖了,他身上海风吹的凉气还没散,脸也黑的吓人,只是手上的动作格外温柔,春桃连伤口疼都顾不上了,就不眨眼的看着他,嘴角带着浅浅的笑。

    消过毒,于海看伤口不算很深,不用缝合,上了药细心的缠上纱布,又打了个漂亮的蝴蝶结。

    “你怎么还在这?”于海冷眼看着伫立在一边跟木头桩子似得医生,有些事他想问自己媳妇。

    大概是他身上的领袖气质太重。医生不自觉的臣服,迈开腿往外走,走了几步反映过来了。

    “那个...这里是急诊...你们可以不可以...出去?”呜呜,这哪里来的凶男人。害他一句话都说不全了>_<

    “噗!”春桃笑了,用没受伤的那只手挽起于海拉着他出去。

    能让于海脑子打结,也只有她才能做到。

    刚出了外科急诊,于海还记得里面那个实习蒙古大夫说要去内科拿药,他刚交完钱拿药。几个穿公安制服的人站在急诊内科门口,于海见状一个箭步窜过去,快速的挡在春桃身前。

    “找她什么事!”

    公安看眼前这男人,长的英俊帅气,可表情凶残——能不残么,自己媳妇出岛一趟就受伤了,于海已经自动开启了护犊子模式。

    因为表情凶残,且还留着小平头,身上带着一股难以掩藏的杀气,公安条件反S的想到这厮是不是逃犯啥的。

    “同志。请出示下您的证件!”

    于海不耐的抽出自己随身带的军官证,公安一看赶紧敬了个礼。

    “找她什么事?”

    “是这样的,您爱人今天下午18点左右,在本市的夜市小吃摊前,见义勇为的打跑了一个抢匪,我们想请她配合讲下当时的情况。”

    于海回头瞪了春桃一眼,那意思是你可真给我长脸,出岛就没有消停的时候,几个小毛贼也能给你弄伤了!

    这藕臂,这嫩的都能掐出水的小皮肤。都是他的!竟然敢让外人用刀子弄破,回去看他不“收拾”她的!

    “公安同志,有什么问题您尽管问。”春桃说。

    “当时的情况您能说的详细点吗?”

    “我当时路过夜市肚子饿,就想买点东西。正好看到有人在卖烤鱿鱼的摊位前买吃的,我就过去,看到有个贼抢了摊主的钱箱子,我就追过去,制服了他。”

    “您这身手也太好了...”其中有个公安嘀咕,春桃那一脚正踹在飞贼的后腿上。当时就踹趴下了,据说骨折了...

    “她工作需要会跟着我们部队一起训练,身手自然比普通人好,还有什么话快点问!”于海不耐道。

    “是这样的,根据我们调查被捕的抢匪供述,说他并没有掏刀子对抗您,他是抱着钱箱子跑的时候突然看到一股白光晃了眼,然后一声巨响,您就躺地上了,这是什么情况?”

    鱿鱼摊在夜市的最里面,那对摊主夫妻可能为人比较老实,占不到好地方,只能在很偏僻的地方摆摊,公安们问了一圈,都没人看到当时具体发生什么。

    其他摊主离的太远,只说看到一股白光,最近的距离鱿鱼摊也有10米左右,等他们跑过去,地上已经躺着俩人了,摊主夫妻跟傻了似得站着,等群众报警了,公安来的时候,摊主夫妻不知道跑到哪里去了,摊儿都不要了,鱿鱼酱孜然瓶子就跟被什么东西炸过似得呈放S性的摊开。

    这事太怪了,虽然只是很普通的案件,但这些疑点还是让公安不解。

    贼是从背后被踹倒的,他也看不到后面发生什么,只是觉得眼前一亮,然后自己腿上剧痛摔倒,附近的人都说看到什么东西一亮,但是没有声音。

    春桃垂下眼,握着以后的手微微锁紧,这是她要撒谎的前兆,于海眼睛微眯,听自己媳妇用很淡定的声音说道。

    “我也没看到,当时光顾着抓贼了,可能是鱿鱼摊的煤气灯炸了吧。”

    煤气灯是所有夜市摊主都会用的照明工具,下面是个迷你的煤气罐,通着直溜溜细长的输送管,上面是个灯罩,可以发出强光。

    “可是没有声音,而且现场也没有煤气灯的碎片,真是太奇怪了...”

    公安从来没有遇到过这样奇怪的事情。

    “现在那对卖烤鱿鱼的夫妻也不知道哪里去了,否则问他们也许会有进展。”

    “好了,我妻子遇到惊吓需要静养,你们该问的都问完了吧,具体的案件情况你们自己调查去,现在她需要休息了。”于海下了逐客令。

    公安走了,这本来就是不大的小案件,虽然有点奇怪那白光是什么,犯人也抓到了。这事立个案也就完了,至于那对摊主夫妻去哪里了,公安觉得他们可能是怕自家的煤气灯爆了伤人赔偿提前跑路了,连小摊车都不要了。

    对春桃表示感谢后。这些人走了,于海没说话,拿着药领着春桃出了医院,俩人默默的走,等到了没人的地方。于海松开手。

    “没外人,说实话吧。”

    自家的女人,他怎么会看不出她刚刚有所隐瞒。

    春桃扫了眼周围,这是医院后院的一处柏油路,两边没有树藏不了人,偶尔有一两辆汽车经过。

    “我找到悍匪系统了。”

    她一开口就是丢了个重磅的消息。

    “什么?”

    “事情的经过,是这样的...”

    春桃缓缓的给于海讲述了当时的经过。

    她来夜市并不是因为肚子饿,而是这两天小海桃一直能感受到有不明的信号波动在q市,时有时无,就好像是跟她捉迷藏似得。

    春桃肯定于海的判断是正确的。这套悍匪系统竟然就在q市,而且貌似它很喜欢挑衅,就这样时有时无的愚弄春桃,春桃是感受到这股波动追着来到夜市,到了烤鱿鱼摊正好看到有贼要行凶。

    “...然后我就该出手时就出手,路见不平一声吼。”

    “那白光是怎么回事?你又是怎么受伤的?”

    说到这儿,春桃干咳了两声,有些尴尬,垂下眼,于海冷声道。

    “敢跟我撒谎。你就死定了!”

    春桃嘟嘴,这军犬怎么还是这么犀利,连她撒谎前的小动作都摸的门清!

    “我中午吃了一碗泡面,肚子就有点疼——”

    “一碗?!”

    “还加了个路边的茶叶蛋...”面对着于海犀利的眼神。春桃终于和盘而出。

    “还有一根炸肠,一杯奶茶!可能是吃的太high拉肚子一下午,到晚上有点虚脱,踹完人我又办了件大事透支了体力,所以也晕了...手上的伤可能是摔倒时候被路边的玻璃划的。”

    这么丢人的事儿,其实她是不想招的...

    于海勃然大怒。“好你个陈春桃!你管着孩子不让他们乱吃东西,自己一出家门就跟脱缰野马似得,无组织无记录,海吃胡塞的弄这么多垃圾不干净的东西!”

    这世间还有如此惊奇的女子,能吃垃圾食物给自己吃出肠胃炎,抓贼的时候自己窝囊的晕过去!

    春桃被他数落的有点不好意思,她也知道乱吃路边摊不好,可是真的好吃啊...

    “乱吃东西的事儿回家再按着家法收拾你,你先说那白光和悍匪系统的事儿!”

    于海狠狠的瞪了春桃一眼,乱吃东西把身体搞坏,这也得拿小本重重的记上一笔!

    “其实那白光是小海桃放出去的,因为...”春桃趴在于海耳边小声的说了句,于海大惊。

    “你——竟然把人收到了咱家的空间里?!”

    这怎么可能?

    “只抢过来一个女的,男的被悍匪系统抢走了。我把贼踹的那一瞬间,小海桃突然感觉到那玩意出来了,我顺着提示回头看,一个拳头大的小盒子,四四方方的半透明,就漂浮在那对男女的上空!我当时都惊呆了,完全不相信竟然会有如此胆大的系统,敢在人多的地方下手!”

    这胆量,这*格,要不是对手,春桃真想给它满分,无论是小海桃还是逐梦,绝不会出现在人前,系统不是有规定说不能让宿主以外的人发现吗?

    “既然敢叫悍匪系统,那所有的规则它都不会放在眼里,它似乎很喜欢刺激和挑战。”于海分析着。

    这样的人格,在重大犯罪犯当中很常见,比如有的杀人犯会杀了人分尸后故意把尸块丢在闹市区,甚至故意留下线索,他们的对手显然也是这样的性格。

    “太猖獗了!”春桃没想到对方竟然会当着她面绑定宿主,一种猫捉耗子被戏耍的感觉让她很是愤怒,对方料到这不是海洋,春桃的工具没法用,所以故意气她。

    “它绑定了那对夫妻中的男人,那男人就不见了,我一看它还想绑定女的,急中生智让小海桃把女人抢过来放我空间里。”春桃当时也是被*急了,想了个不是办法的办法。

    “咱家的空间,不是除了咱家人就不能进的吗?”于海还记得规则,那空间分明是连宠物都带不进去的,除了于海一家四口人外加小海桃,谁也进不去。

    “当初也没想那么多,我也是抱着死马当成活马医的态度抢人,进去的时候特困难,系统还迸发了白光,但她还是被我收进来了,只是一直昏迷着。”

    为什么能吸春桃也不知道,于海分析,这对夫妻既然被选为悍匪系统的宿主,精神力什么的应该比正常人能强点,所以能强行收进去,只是空间力量太霸道不承认她,所以她一进去就失去意识了。

    现在的情况变的复杂了,他媳妇破坏了悍匪系统的绑定计划,只让悍匪系统捆了一个宿主,那它现在到底算不算启动呢?

    一切都是未知的谜...(未完待续。)

    ps:感谢似水的人生的平安符!</p>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