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言情小说 > 穿越之幸福日常最新章节 > 穿越之幸福日常最新章节列表 > 第405恢复期
    相爱的人走到离婚都要彼此算计这一步是挺悲哀的,可什么不悲哀?不算计对方让别人弄死自己就好了?

    让狗男女你侬我侬的享受着丫头多年来共同创业吃苦的胜利果实,独自品尝失去爱的苦楚,这不悲哀,这是傻x!

    好聚好散只限于正常分手的家庭,像这种男方过错造成的,没必要给他们留后路。

    在春桃看来女人要不狠点,对不起自己曾经爱过的那颗心。

    爱可以没,婚姻也可以散,但必须要保证自己和孩子高质量的生活,都特么找小三当渣男了,谈感情那就是扯淡,保住最大利润不让孩子和自己苦着才是真的。

    丫头的情况跟安姐当初还不一样,安姐离婚时已经不爱她前夫了,丫头现在对李狗蛋还恋恋不舍。

    想要让她振作起来,过程会很久,那么多年的感情一点点的种植在心头,拔出去必然也要下很大的决心。

    可女人如果不狠,也没资格喊疼,自己不努力指望谁能施舍你?狠也不仅限于对渣男,也包括对自己。

    正如心理医生说的,弄在身上的伤口也总要结疤,打在心里上的伤更需要时间。

    “管的住你的心不去想那只狗蛋,你们的婚姻就已经狗带了,你管不住自己的心,离了以后,他依然是你的心魔,我给你假设一种最恶心也最可怕的行为,如果你继续不收回那颗放在不爱你的男人身上的心,那么这个已经不爱你的男人,也许会利用你的感情,要么跟你离婚后跟那个女人纠缠不清坐享齐人之福。要么不跟你离婚但逼着你接受那个女人,他还是坐享齐人之福,你要哪一个?”

    无论是哪一种,都足以让丫头心痛欲绝,爱是如此私密又宝贵的财富,怎么可以跟其他人分享呢!

    默默的思考片刻,再抬头已经下了决心。

    “春桃<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reads();</script>。我听你的。”

    春桃伸出手。俩女人击掌。

    客厅外的于海默默的摇了摇头,李狗蛋还真是自作孽不可活,媳妇这些雷霆手段用的如鱼得水。可以预见李狗蛋的未来绝不会好过。

    可是为什么,他觉得事情没有表现的这么简单?别问他怎么这么想,这仅仅是来自一个多年征战老兵的第六感...

    丫头这边的初步思想工作就算是做好了,接下来春桃又跟于海商量好她出差这几天孩子的看护问题。都交代好了,姐俩轻装上阵。奢侈的坐着飞机去了边境,然后又乘坐大巴转换牛车,耗费了一整天,终于来到了z国西南边境。

    这里毗邻产翡翠的国家。边境的治安略有些混乱,法制不严格,自成一套规矩。这也是安姐的老家。

    怕她们两个女人不安全,安姐让她弟弟安鸿涛负责一路的接洽。

    安鸿涛跟安姐长的有几分相似。都是很斯文的人,他在边境经营了一家规模不大的玉器店,偶尔也接点玉雕的零活。

    这是个性格很好的男生,好到有些没脾气,春桃是跟着团里出来采风的,前三天空不出时间陪丫头,把丫头先托付给安鸿涛,白天帮着他看看店,晚上春桃忙完了俩人品尝各种特色小吃,约好了忙完团里的事儿就跟丫头一起玩一圈。

    安鸿涛是个非常安静的人,基本没什么话,白天店里生意也不多,他就躲在柜台后面拿着一块块的石头精雕细琢,丫头闲着无聊去市场转转。

    这边的市场科不是卖菜的,玉器店所处的是赌石一条街,丫头刚开始心情还很糟糕,后来看着那些倾家荡产的赌徒,站在边上看着他们的悲喜,两天下来竟也有了别样的感悟。

    一刀穷一刀富一刀下去穿麻布,凡是涉及到赌的地方必然会把人性里面的东西放到最大。

    她亲眼看到有个人一连三天的过来赌石,第一天,他一无所有赌了大涨欣喜若狂,卖掉之后兴致勃勃的投入全部一无所获,第二天似乎凑了钱再次过来,赌的小心翼翼依然血本无归走的时候是那样的不甘,第三天他又来了,再次赔钱后掏出刀子对准心口自杀在摊前。

    摊主面不改色,周围的人围观一会又散开,对于这个市场,这不是第一个,也不会是最后一个。

    她突然觉得自己跟这个执迷不悟的男人很像,边境的气候比沿海暖和太多,穿着长衫配个外套就行,她感到透骨的寒。

    她跟李傲风,是不是也是一场你情我愿的赌。

    她用了青春赌明天,现在她输了,继续沉浸其中不可自拔,是否也会跟那个自杀的男人一样的下场。

    摊主很平静的叫来人收尸,她看不出这些穿着便衣的是警察亦或是这个市场的安保人员,每个人的脸上都是那样的麻木。

    如果不是自己的至亲死掉,谁会在意一个无名人,有谁又会为一个赌徒感到悲伤。

    她呆愣的看着那些人用一块布盖在死者的脸上,用家里抬海参苗的方式粗鲁的将尸体收走,一直看...

    “是不是吓到你了?”

    安鸿涛就站在她身后,脸上挂着平淡的表情,这个人给她的感觉有点像她在寺院里求姻缘时遇到的那些个方丈法师,身上有种很淡薄看透一切的气质<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reads();</script>。

    可那些修士分明都是老头,他还很年轻。

    安鸿涛双手合十,闭上眼对着刚刚死过人的地方默默祷告。

    丫头学着他的样子,也拜了拜。

    做完这些他转身,丫头跟着他回到店里。

    “你信教吗?”她好奇的问。

    “做我们这行的,多多少少都信一些,否则做的这些佛啊观音什么的,要卖给谁呢,这些神明,只不过活在自己内心当中罢了。”

    丫头不太懂他说的,这个人基本上说不了几句话,一开口就说些别人很难懂的哲学。

    跟李傲风是两个极端,他在外面会说些她不太懂的生意经,回到家中就不说了,他都尽量的陪着她看些无聊的电视剧,努力的找些共同语言。

    可是李傲风不怎么喜欢她喜欢的那些东西,只为了迁就她。

    这半年,他连迁就都不愿意了。

    有意无意的就会想到他。

    走在路上她会不自觉的观察哪些行人像他,这个人的眼睛像,那个人的鼻子像,可是没有人能模仿他,李傲风的气质独一无二。

    可是他不要自己了...

    已经答应了春桃要坚强的忘记他,努力消除对他的爱,只是这颗心真的很难控制,一想到那个人就窒息的疼,不知不觉就泪流满面。

    等她察觉到自己情绪失控尴尬的擦眼泪的时候,一双带着茧子修长的手攥着拳出现在她的面前。

    “这个,卖给你。”

    摊开手,里面是白底带点辣绿,比不上帝王绿,但也算是高货。

    雕刻的,是一个胖嘟嘟的小佛,说是佛,神态和轮廓又是圆胖可爱像个小娃娃。

    这是他刚做出来的。

    “卖给我?”

    “恩,它跟你有缘,这是我研究出来的新品种,市面上还没有这种方式的佛。”

    市面上常见的,逍遥佛,站佛,坐佛,都是很正统的,这样略带卡通的小佛,还真没有。

    “我叫它宝宝佛,我赋予它招桃花的权利,你请了去吧,以后运气就好了。”

    人家雕刻师跟顾客解释玉饰含义,都会努力的朝着作品的形态靠拢。比如蜗牛代表着安居乐业,白菜代表百财,貔貅招财,马牌马到成功,这种弄出来找不到什么含义直接自己找点吉祥彩头的,除了他也没谁了,任性不解释!(未完待续。)

    ps:感谢秋晶灵的桃花扇!感谢热恋^^的平安符,感谢璇儿飞飞的平安符,感谢多多妈123的平安符!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