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言情小说 > 穿越之幸福日常最新章节 > 穿越之幸福日常最新章节列表 > 第342章对不起,兵哥哥做不到!

第342章对不起,兵哥哥做不到!

作品:穿越之幸福日常 作者:妞妞蜜 字数: 下载本书  举报本章节错误/更新太慢

加入书签加入书架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推荐本书

    仅剩的那颗蛋一点点的破壳,身边的海豚产生了躁动,似乎很恐惧,春桃忙把手搭在它的头上,用一点点的精神力安抚它,于海也学春桃的动作安抚他身边的那头。

    这里面究竟有什么东西,会让海豚如此的惧怕?

    于海实在想不起来海里有什么大型的海兽是从蛋里孵化,龟是产蛋的,但这里面的东西,显然不是海龟科的。

    俩人都在屏息等待,里面的东西一点点的破壳,庐山真面也露了出来,短小的四肢披满了鳞片,小眼里满是凶残,破了壳之后并不着急出来,而是长着长嘴一点点的吃着蛋壳,长嘴间利齿尽显。

    这玩意春桃和于海都不陌生,沧龙!

    想不到他们误打误撞的,竟然来到了沧龙产蛋的窝!

    春桃汗毛孔都打开了,她一直以为这世上所有幼崽都是萌萌哒,她亲自接生的嘟嘟的幼崽,萌中带着一股新生宝宝的天真,看了忍俊不禁,但是眼前这只,跟可爱和萌一点也不沾边。

    吃完了蛋壳,它晃动着身体游了出来,刚破壳的小沧龙视力并不好,但能闻到春桃这边有诱人的食物味道,突然,它张大嘴,朝着春桃的方向扑了过来!

    这是前任系统弄出来的孽障,对于带着精神力的味道有种本能的渴求,小沧龙比大沧龙的速度要快,可能跟它的体型较小有关系。

    虽然只是刚出生的幼崽,远古生物处在恶劣的环境,对于生存有着超出这个时代所有物种的本能,凶残的撕咬猎物的能力是这个时空任何的生物都无法媲美的!

    春桃的探视器哔哔的响了两声,对于眼前的小沧龙。给出的鱼币竟然翻倍了!

    2000币!

    只是一个幼崽,竟然就有2000币!

    要知道,嘟嘟的虎鲸群,一些战斗力中等的成年虎鲸,也不过就这个数字,它还只是个孩子啊!

    春桃被这个数字惊呆了,连举炮捕捉都顾不上了。于海反应快。手起刀落,一刀砍在它身上,小沧龙的皮虽然比其它生物要厚。但远比不上成年后那种刀枪不入的状态,于海稍一用力,它的身体就分了两段,头滚在春桃边上的时候还张嘴呢。锋利的牙齿擦着春桃的皮肤过去,落在海底的沙地滚了两圈。这才彻底的死透。

    系统的发射器收回了这只幼崽换了鱼币,这一趟春桃除了收获了珍珠和深海鱼之外,还多了4000币,现在她有近3.5万币了。不过她可顾不上高兴,心里有一股说不出来的复杂感觉。

    只是个刚出生的幼崽,就如此的凶残。如果她和于海没有过来玩,任由它们孵化。那么这一片海有可能要遭受绝户之灾。

    它们现在只是在海底大肆屠杀,可谁知道未来它们会不会对人类下手袭击过往船只,偌大的海域里,存在着这样的不安定因素,都是因为她的穿越造成的,春桃心里十分不爽。

    匹夫无罪,怀璧其罪。

    算着时间差不多该回去了,他给春桃抱到海豚上,俩人快速的朝着来时的方向前进。

    他们俩现在的战斗力一时间还很难对付,打1.5万币的沧龙就已经是耗光了他们全部的精力,这只母的更是在短时间内膨胀了一倍多,估计要超过3万币了,依照他们现在的实力,胜算不大,于海打算回去之后研究作战方法再过来。

    回到了船上,春桃没忘了感谢海豚,从系统里掏出了饲料喂它们后,整个人摊在船上看着蓝天沉默不语。

    沧龙一天不除,她心头就一直有根刺。

    她的责任感很重,系统当初选择她做宿主,除了因为她的精神力非常丰富,还有个重要的原因就是她责任感很重。

    海里存在那么厉害的生物,她却拿它没办法,只能趁着人家不在的时候猥琐的跑过去端窝,她不太喜欢这样的方式,她更倾向于面对面的跟沧龙打一架,用最直接的方式给它收回去,而不是用这样的方法。

    “战争讲究的是结果,讲究规则的那是游戏,兵者诡道,你也不要有什么心理负担。”于海看出了春桃的不爽,开口劝道。

    任何人都不愿意屠杀别人的幼崽,如果还只是蛋也就无所谓了,孵化出来意义就不一样了,多少有点以强凌弱的感觉,但于海不认为自己的处理方式有什么问题,就算再次回到那个时候,他也毫不犹豫。

    动他媳妇的,死!

    “我不是因为杀了那只小的觉得心里不痛快,我就是挺厌恶这种无力的感觉,那家伙一天不弄死就觉得心里有跟刺,海哥,我们现在没有办法弄死它吗?”

    于海想到上次在海里从沧龙嘴里救下春桃的情景,摇了摇头。

    “很悬,你记得我们第一次打那只公的吗?”

    春桃颔首,那生死恶斗想忘都难。

    “那只公的比它小那么多,我们刺它眼睛轰它的嘴勉强能弄死它,可这只母的,我上次用火箭筒炸它眼睛也只是惊了它而已,所以可以断定它的身体强度要高于那只公的。”

    于海的战斗经验非常丰富,也善于分析战局,从多种方面判断,想要弄死这只沧龙难度很大,就算出动了部队,也得动用大规格的杀伤性武器,普通的鱼雷都奈何不了它。

    借用上面的力量是最无奈的选择,不到万不得已的时刻,于海不想那么做。

    “我想不明白,那些蛋到底是怎么生产的,公的不是被我们弄死了吗?”如果这片海还有第三只沧龙,春桃觉得自己会崩溃的。

    她不是凹凸曼,对于推不完的大小boss一点兴趣都没有,只想安静的做个美少妇,至于这么困难么。

    “上次我们打那只公的时候,母的不见了。也许那时候它肚子里就有蛋了,这玩意孵化的时间比较长,今天破壳刚好被我们赶上,但也不排除还有其他的跟它交尾的可能,我个人是倾向第一种可能。”

    于海分析的头头是道。

    “难道我们只能让它越来越强健?要不我们找找它,试着跟它打一架看看能不能收了?”春桃不喜欢被动。

    他颔首,“应该这样。你说过它之前没有那么大。这东西应该是成长型的,越长越厉害,宜早不宜晚。”

    问题是他们现在没有一招制敌。

    气氛略显凝重。俩人都陷入了沉思。

    “不要想那么多了,车到山前必有路,我回去后想想作战方案,你也可以跟小海桃沟通一下。前任系统既然能把它们召唤出来必然有收复的方法,趁着咱们这几天在家。想好作战方法就过来窝里守着,如果收拾不了它,过些日子我带队灭了它。”于海不忍看到她为了这件事劳心费神。

    春桃看着他,俩人不只是夫妻。更是盟友,她特喜欢他为自己出谋划策的样子,倍儿帅。

    察觉到她崇拜的视线。于海抚抚自己的小寸头,“是不是特别爱我啊?我不介意晚上你用身体表达一下爱意!”

    “滚粗!”

    “媳妇。又说粗口,家规第一条怎么说来着?”

    “你还好意思跟我说家规?家规第五条怎么说来着?于海同志不允许对陈春桃同志有任何欺瞒行为,你今天给我糊弄到海里,这事儿怎么算?”

    她斜着眼睛睇着他,这货还好意思提家规,家规的前三条是针对她的,后面的那么多条都是限制他的,怕他不成!

    于海眨眨眼,“行,晚上罚我俯卧撑,多少个都行,我媳妇不满足我就不停下,咋样?”

    为啥挺正常的一句话,他一说出来,咋觉得哪里怪怪的?

    等到了晚上春桃才回过神,她想的是绿色的,他做出来的是黄色的,呸!

    从发射器里调了2条半米多长的金枪鱼,还弄了些小苏眉鱼,留了几条自己吃,剩下的都拿到市里的饭店去卖,卖了个相当好的价格。

    春桃眉开眼笑的数钱,净赚好几百块啊,这还不算于海手里拎着的袋子里装的蚌呢。

    跟他分享系统后再也不用绞尽脑汁的琢磨怎么把系统里弄出来的钱洗白了,大海丰富的物产对她来说就跟银行差不多,需要钱就随便下去捞几网拿出卖了,取之不尽。

    路过安姐原来的饭店的时候,春桃驻足,抬头看这地方已经换了招牌了,改成一家卖服装的。

    “怎么了?”于海看她停下问道,顺着她的视线看过去,还以为她要买衣服呢。

    “我就是觉得人生无常,开始的时候大家都是奔着好的地方去,结果也不知道能走到哪里你爱一个人的时候是绝对不会想到有一天彼此会形同陌路,此生不复相见。”

    “好好的发什么文艺范?”

    春桃不知道怎么跟他解释,有人从身后叫住她。

    “你站住!”

    春桃扭头,有个看着挺颓废的男人,胡子拉碴的,衣服皱巴巴的,还带着一身酒气。

    看着怎么那么面熟,谁来着?

    于海侧身挡住春桃,不喜欢别的男人如此直勾勾的瞅着她。

    “你有什么事?”于海认出来,这人是安姐的前夫,那个出轨的渣男。

    跟前些日子的意气风发不一样,此时的他落魄极了,看着瘦了好多。

    “我认识你,你是小洁的朋友!”男人晃悠着过来,他这么一说春桃也回忆起来了。

    “你想做什么?”

    这渣男上次跑到安姐那里闹腾,反倒是促成了安姐的一段好姻缘,要不是安姐阻止春桃套渣男的麻袋,春桃真想揍死他。

    “你别误会,我没别的意思,我就是想问问,小洁现在好不好”男人整理下自己的衣服难掩落魄之姿,他刚刚酗酒出来,看着前面的俩人挺像小洁朋友就喊住了他们。

    人的阅历都是写在脸上的,这么短的时候老这么多,可见他过的不好。

    “好啊。特别好呢,她男人又升官了,什么职位我也不方便跟你说,举个例子吧,他要是来市里,市长都得安排布置开路封道迎接他,你要是想见她一面。那是不可能的。”

    春桃说的略有夸张。上面是早就有意要提龙宪章挂将衔,只是他一直等着于海回来,现在于海平安的回来了。升是早晚的事儿了,少将转业相当于省级,给将军开道那是略带夸张,但春桃不介意棒打落水狗刺激一下渣男。

    果然。渣男的脸色更难看了,春桃出了这口气心里暗爽。挽着于海继续往前走。

    男人突然扑过来试图拽着春桃,于海一把推开他,当着他面动他媳妇,开什么玩笑!

    “有话说话。别动手动脚!”于海毫不客气,虽然现在穿的是便服,身上的那股威严却让男人胆颤心惊。气势上就矮了人家一截。

    “你们别误会,我没有别的意思。我就是想问问她的联系方式,你们肯定知道怎样才能联系到她,告诉我,求你们了!”他这些日子经常能想到前妻的好,自从回来后事业上就一直不顺,跟现任的妻子也貌合神离,生意也要倒闭了,过的一塌糊涂。

    “告诉你你想做什么?已经分开了还纠缠不清有意思吗?早知现在何必当初!”春桃看他现在这幅样子一点也不同情,隐约还觉得挺解气。

    天理循环报应不爽,他活该!

    “我知道错了,我求你们告诉我她的联系方式,我只想听听她的声音,真的!”渣男一激动,眼泪都要掉下来了。

    可惜,在春桃看来,这都是鳄鱼的眼泪,不值得同情。

    “告诉你也没用,军区的门你想进去都不可能,对了,我忘了跟你说了吧,她现在怀孕了,就要生了,你心里要是真对她有那么点内疚就别出现膈应她,那就是对她最大的呵护!”

    渣男听到她怀孕的时候犹如晴天霹雳,脸上满是不敢置信,怎么会这样呢

    他之所以出轨跟一直没有孩子也有关系,他一直以为是她不能生,结果人家再婚后不但生活美满幸福,丈夫是高官,连孩子都有了。

    这脸打的,痛快极了。

    春桃看他这样,犹如丧家之犬,连继续打击刺激他的冲动都没了,挽着于海阔步的往前走,走了挺远再回头,那渣男还站在原地,一动不动。

    “我还以为你会打他一顿。”于海知道自家媳妇的脾气,她只损了两句算是相当温柔了。

    “打他嫌脏了我的手,这种人连打的必要都没有了。”就让他后半辈子都活在求之不得的痛苦当中去吧。

    “我媳妇的觉悟上来了。”于海赞许,春桃耸肩。

    “我好歹也是军官的媳妇,做人得有点范儿,别什么阿猫阿狗的都动手。你看凌小丽那损色的,天天找我茬,我不揍她不是因为怕她,是因为你嘱咐过我不要随便动手,当兵的你说我这觉悟咋样?”

    提到凌小丽,于海的脸沉了沉,他一直没告诉春桃,他卧底的时候春桃传给他的影像他可都看见了,那女人竟然那么说春桃,这事他可没忘。

    “有觉悟是好事,不过凡事也别太忍着,打人虽然不好但也不一定都错,你自己酌情处理,出了什么事,我给你兜着。”就算是媳妇能忍这口气,他也忍不了。

    春桃真想找个大号的扣耳勺掏掏耳朵,这还是于海么?

    “动手也行吗?”

    于海想了想。

    “圣人有云,挑衅者宜揍之不宜惯乎。”他对春桃有信心,她从来都不会打无辜的人,就那样随便找事儿造谣的,媳妇揍也就揍了,真要是有什么影响,他自然会给兜着。

    自己媳妇都让人欺负了他要是只会让她憋屈的受着,这兵当的还有什么劲儿。

    “什么圣人会说这样的话?”→_→

    “我。”

    春桃沉默了一小会,他疑惑的偏头,她突然扑过去俩手环着他的脖子,主动送上热吻一枚,大庭广众的,连形象都不顾了,可见心里对他是多满意。

    于海也没推开她,只是亲完了笑眯眯的说,“夫人,在外要注意影响呢。”

    “我亲自己男人他们有什么不爽的,走当兵的,回家给你做好吃的!”

    春桃再一次庆幸自己找了个非典型的军人,俩人在一起二年多了,他潜移默化的影响着她,她也一点点的改变着他,真好。

    他之所以让春桃放手去做并不是意气用事,树欲静而风不止,对方既然挑了事端,他要是不接过来就太窝囊了。

    凌小丽为什么敢一而再再而三的挤兑春桃,从一开始只是酸话几句不断的升级矛盾?

    她男人不在背地里教唆,她绝不会如此,就算没有明面上的说,暗地里默许是必然的,于海也不傻,王参谋这么做多数就为了那个枪炮长的名额,他于海是军人,不屑做这些勾心斗角的事,但有人的地方就有纷争,既然卷进来了,对方又一再的相逼,也别怪他不客气了。

    女人之间的那些事交给媳妇,至于男人之间的事儿,就交给他了,他于海是有血性的男人,让他忍耐别人的逼迫?对不起,兵哥哥做不到!

    前段时间他和春桃光顾着完成卧底任务聚少离多,现在他回来了,那些欺负过她或者给她造成困扰的,比如那个凌小丽,比如那条沧龙,他都要一一的灭了!(未完待续)

    ps:妞在准备新书,发大章省的麻烦,先给这本书存些稿然后搞定新书开头,争取月底完结这本新书不断片,这个月是本书最后一个月冲月票分类榜了,大家要是有富裕的票就扔吧谢谢!

    感谢公主的妈妈、悠悠小迷糊的香囊打赏!感谢熱戀^^、先生、狠重要的平安符!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