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乡村小说 > 阴魂超市最新章节 > 阴魂超市最新章节列表 > 第九章:报警
    虽然我不相信她,可她现在这一系列的动作以及话,还真的让我有点好奇了,我心想她这样的人,估计现在做的一切都是为了引起我的主动询问,这样就代表我上钩了,我何不就顺着她的意思呢?

    我赶紧装出一副紧张的神情,问她我究竟怎么了?为什么说太奇怪了?

    她停下脚步冷不丁的对我说,你应该早就死了!

    她这话一出,让我整个人都惊得站了起来,我怎么都没想到她会对我说这话啊,一般算命骗钱的都是往好的说啊,怎么她却说我早死了?这不像是骗钱的啊。

    我要冷静,我不停的提醒自己要冷静,哦~对了,有的算命似乎喜欢先把别人的命说得很吓人,之后好开个高价格,想到这里我心安了许多,再次坐回到了椅子上,我故作镇定微笑的对她说我现在不是坐在这里好好的吗?怎么可能早死了呢?

    老太婆说这个也是她所奇怪的,刚才我站在门口的时候她就发现我很特别,她是专门给人看相的,而她却发现看不出我脸上的面相,她从来没遇见过这样的事,只要是人,那么面相都可以反应出过去以及未来的运势,只是人的不同,也许看到的运势多和少的问题,可从我的脸上什么都看不到,老太婆说只有一种人会出现这样的情况,那就是死人。

    说句老实话,她说的话句句我都觉得在理,也是啊,人都已经死了,那肯定看不大未来的运势了,可出于对她的防备心理,以及她说我早就应该死了这个荒唐的谬论,现在我都不知道怎么回应了,她这时让我等等,说要拿她家祖传的家书看看,我这样的人究竟是怎么回事,她还没等我反应过来就自己进了里屋,我怀着忐忑的心理一直等着,可这次我等了又等半天都没人出来。

    想着她刚才说的那事,怎么可能我脸上看不出运势呢?她到底是不是骗子啊?我现在都纠结了,里屋这时出现了一个40多岁的中年男人,他狐疑的看着我,我问他刚才那老太婆呢?

    他问我什么老太婆?我说刚才给我看相的啊?他惊讶的说这里就他一个人啊,没什么老太婆啊?

    我说不可能,我形容其那老太婆的容貌,那男人听完我的形容后,张目结舌的说,不```不可能,你```你看错了吧?

    我也不管他的阻拦,起身就往里屋走,里屋也不大,一眼就可以看清所有,里面确实没有地方可以藏人,并没有看到其他的人,那刚才那老太婆到底去了哪里?就在这时我眼角的余光看到里屋的墙壁上挂着一张黑白相片,相片上的人看着眼熟,我仔细一看,瞬间头皮就炸开了,那黑白照片上的人就刚才那老太婆啊。

    背后那中年男人拉着我的肩膀问我到底要干什么,我先是赶紧跟他道歉,然后指着那个黑白照片问他,照片里的人是谁?她现在在哪里?

    他上下打量着我,如打量神经病一般,他问我是不是脑子有病?黑白照片肯定是遗照,照片上人是他的母亲,走了已经有大几年了。

    我问他别是和我开玩笑吧?最后被他把我给轰出去了,还说我是别的地方派来捣乱的,下次再见我一次就打我一次。

    要不是现在是大白天的,我真的要吓得跳起来,如果那中年男人说的都是实话,那我刚才见到的老太婆难道是鬼?

    看着天色渐渐接近黄昏,这时我哪还有心情等什么神人开门啊,一鼓老的跑出了老远,直到归元寺被我甩得远远的,才敢停下来大口的喘着粗气。

    随后拦了辆车找了家小餐馆吃饭,今天压根没有开店的心情了,吃饭时我越想越不对劲,怎么这2天遇见和听见的事都是这么的慎人?搞得我现在连鬼都遇见了,我不能这样下去了,我决定直接报警,不管有没有用,我现在也只能这样办了,吃完饭天已经黑了下来,我直奔附近的派出所。

    进了派出所直接对接待的说我要报案,他让我先去填张表,我拿着表先是把自己的一些资料填了上去,其中有让我填是要报什么案件?

    对啊,我要怎么和警察说呢?说我撞鬼了?中邪了?还是被人下诅咒了?我估计这些一说出口,我还没见到真正的警官呢,光那个接待的都会把我赶出去,我扣了扣脑袋,决定冒个险,报个假案,虽然这个是违法的,但为了我自己的生命,我也顾及不了那多,我思想觉悟没那高,现在保命要紧。

    最终我想了一个自认为合适的说法,交了表格后就让我坐在那里等,出出进进有不少,后来终于有个警察过来了,他也没如我所想的把我单独带进一个办公室,就直接坐在我的面前,我看见他手上拿着我的表格。

    他把表格放在桌上,说这个问题不好解决,第一你没证据,不能光凭嘴说啊,万一我们去了什么都没发现,那到时怎么办?第二国家对付这些方面有专门的部门来负责,我不推脱责任啊,我是怕我们去了打草惊蛇,要不然你去找那个专门的部门。

    我问那部门在哪,他说在北京!

    我瞬间差点吐出一口血来,我哪有时间去北京啊,你们知道我是报的什么案件吗?如果完全报假案我也不敢啊,但是照真实的说我又怕刚才的那些担心,于是我想了想,干脆就说贵妇是XIE教的成员,在家里搞XIE教宣传,还说自己的亲人被她哄着入了教会,虽然我知道她不是搞那些的,但是家里的环境,特别是那诡异的卧室,真心可以解释成XIE教啊,就算到时警方说我报错了警,我也好解释自己是一个平民老百姓,见了她家的情况,第一反应就是这个了,其实我让警方去的目的,是想要他们强行把那箱子收走,那之后警方肯定要打开箱子的,我到要看看那箱子里到底是什么,为什么我踹了一脚后,贵妇就说我是要死的人了。

    结果让我没想到的是,我天衣无缝的计划,却被眼前这个人推脱了,他这是明显的推脱啊,我也发怒了,直接站起来吼道,我哪有时间去北京?我看到她这样的人作为我的邻居,我觉得不安全,我的亲人现在也不知道去了哪里,你们警方是不是不管?

    他见我发怒了,用手使劲的敲了敲桌子,说这里是派出所,不是我想喊就喊的,说现在路已经给我指出,做不做是我的事,说完就转身上楼去了。

    大爷的~~我知道报警这条路已经没用了,只能先想其它的办法,在派出所门前抽了根烟,一是想办法,二是刚才着实被气着了,没想到现在的警察这么不负责,现在要抽烟消消气。

    烟还没抽完就看到一个年轻人从派出所出来朝我走来,我看见他手中拿着我那张表格,不过又没看到他穿警衣,不知道他的目的是什么,我谨慎的看着他。

    他对我礼貌的笑了笑,做了一番自我介绍,原来他是便衣警察,他叫周凯,刚才听到我在大厅里喊叫,就打听了下我的事,他说他愿意帮我。

    我就奇了怪,刚才里面的警察不是说了,这事他们不负责吗?怎么现在眼前这个警察又说愿意帮我了?我说出了自己的疑惑。

    他说因为以前家里有人就是被这些组织洗了脑袋,当时的他年纪还不大,无法用自己的力量保护家人,而家中清醒的亲戚报了警,结果也是和我一样的遭遇,所以看到现在的我,就好比看到当年的他自己,他对这样的组织痛恨恶觉。

    他现在是以个人的名义帮我,不是以警察的身份,我心想这有个球用啊,我就是需要警察的权利去帮我啊,如果要找个人帮我,那我直接就找刘君那个无业游民了。

    他似乎看穿了我的心思,他继续说道,其实不是里面的同仁不愿意帮我,而是这种案件调查起来,一般需要大队的人马,而且常常耗费了人力、物力、精力却找不到任何实质性的任务,他们这样的组织都是口口相传,还都是经过高度洗脑,他们到时只要打死不承认,我们是一点办法都没,所以一般我们才把这些事交给北京那边专门对付这些组织的部门。

    他说这次单独和我一起去,就是想看看能不能找到什么证据,如果找到的话,到时在喊他的同仁过来抓人,到时那些警察肯定愿意啊,那等于说是直接去领功,经他这么一说,我到是对这小子刮目相看了,别看年纪看着就像一个刚大学毕业的大学生,脑子到还挺活络。

    ...</p>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