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言情小说 > 天后重生之睿少萌宠妻最新章节 > 天后重生之睿少萌宠妻最新章节列表 > 第十九章 不离不弃,生死抉择(万更)

第十九章 不离不弃,生死抉择(万更)

作品:天后重生之睿少萌宠妻 作者:惜缘宝宝 字数: 下载本书  举报本章节错误/更新太慢

加入书签加入书架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推荐本书

    手突然被一股大力紧紧握住,宽厚而温暖。米筱晨抬眸看过去,林斯睿不知何时已经走到了她的身边,她被林斯睿抬起的手臂虚揽着,僵硬的脊背渐渐放松下来。

    热度顺着林斯睿的掌心穿透她的身体,米筱晨垂在身侧的双手下意识的蜷紧。

    她很清楚林斯睿接下来要说什么,恐怕又是要将所有的事情都揽到他的身上,将她护在羽翼之上,为她辩解。

    但是这次,她想要由她自己来说,来解释。无论结果如何,都是要由她来承受的。

    如果连这点疑问都回答不了,阿睿...我又有什么资格来爱你呢?

    米筱晨再次抬眸,清澈的眸光中光芒闪烁,不闪躲,不退缩。她看着老人,直视老人探究的眸光,“我当时之所以隐瞒我与阿睿的关系,并不是他不够好,而是我,我觉得当时的我还不够好。”

    听着米筱晨的解释,一旁静静看着的林斯浅却是突然想到,在刚刚结束的‘唱无止境’大赛上,小米粒对所有人说的也是这句话,‘我还不够好。’

    因为还不够好,所以才迟迟不能对方的身份。

    那时候的表情和现在一样,虽然看似甜蜜,但是又掺杂着些许不易察觉的苦涩。但是,现在的眼神较之那时似乎又有些不同。

    年幼的她尚且看不出米筱晨眼中的迫切与坚定,但是她觉得此时的米筱晨比起当日舞台上的米筱晨更加璀璨夺目。

    “哦?”老人轻佻眉角,语气漫不经心,“那现在你出现在这里,是觉得配得上斯睿,有资格与他并肩而立,接受所有人的注视,是这样吗?”

    “。。。。。。”米筱晨双手下意识的包裹在一起,唇角蠕动许久,眼中的光亮由涣散渐渐聚集在一起,透着一股倔强与坚定,突然间她扬起下巴,似在对林怀德说,又像是对在场的所有人说,“是。”

    语气郑重,掷地有声。

    如果没有林斯睿对傅靳言说的那番话,她可能会迟疑,会犹豫。也许她还没有对林斯睿坦白她的身世,她依旧会患得患失,如履薄冰。

    但是,没有如果。

    现在的她不用掩饰,展现在林斯睿面前的每一处都是最真实的她。而这样真实的她,林斯睿依然选择无怨无悔的爱着。

    既然如此,她又有什么理由再去迟疑呢?

    况且,她之所以一直选择逃避,只是因为她觉得那样的她还配不上林斯睿。爱情里别人的想法重要也不重要,可是再重要终究也比不过当事人的心绪。

    在她和林斯睿的爱情里,从一开始,都不过是她的心魔罢了。

    现在的她,心魔已灭。

    她当然可以毫不犹豫的说出‘是’,这个让她为之奋斗许久,并且会继续以之为动力的字。

    林怀德一愣,林斯睿一愣,林父林母,米父米母,在场的所有人俱是一愣。

    林怀德愣住,是没想到米筱晨会回答的如此直接,他以为米筱晨会采用迂回对策,会为难,会向身边的林斯睿求救,却单单没有想到,米筱晨会如此坚定的告诉他,‘是’。

    林斯睿愣住,是因为他一直在等米筱晨说的话,终于等到。他从未觉得米筱晨配不上他,更或者,他一直认为是他在追随着米筱晨的脚步前进。

    林父林母,米父米母愣住,是他们没想到一向温婉柔弱的米筱晨,竟会有如此坚定果断的一面。威仪自成,不容置喙。

    那一刻,林母甚至觉得,她一直想要改变,却一直没能改变的事情,也许米筱晨可以做到。

    在场的其他人愣住,是他们觉得说出这句话的米筱晨是那样的大言不惭。

    林怀德突然起身,坐在他身边的林斯浅都被吓到,下意识的站起身,看着异常严肃的爷爷,安静到近乎诡异的大厅中再次响起林怀德的问题,较之刚刚的话题更加尖锐。

    “可是,你要知道,成为斯睿的妻子,并不是配上他就可以,林家主母的位置,你觉得,你配得上吗?”

    林怀德步步紧逼,盯着米筱晨的眸光是那样的不屑与蔑视,如一根跟利刺,躲无可躲,避无可避。

    米筱晨下意识的将林斯睿的手握紧,以此来寻求更多的力量。“无论以后林斯睿拥有什么样的身份,我都会以最完美的姿态站立在他的身边,无论他是我的丈夫林斯睿,还是星耀总裁林斯睿,亦或是以后的林家家主林斯睿,我都可以。”

    因为激动,米筱晨清澈的眼眸中灿然明亮,语气更是斩钉截铁,透着一股抛弃一切的决然。

    林怀德定定的看着米筱晨,大厅顿时陷入一片静默之中。众人凝声屏气,大部分人都是采取作壁上观的态度看好戏。

    不发言,不参与,一直是他们铭记的‘本分’。

    “三爷爷,晨晨是我认定的妻子,无论这一辈子我走到哪里,能到哪里,我的身边都一定会有晨晨的身影,这是谁也无法改变的。”林斯睿反手将米筱晨的手包裹在内,突然出声。

    那样沉稳有力的声音,冷峻逼人的气势,出乎所有人的意料。

    即使是林璟晟,林家现任家主对于林怀德都是尊敬万分的,不然也不会首先将米筱晨介绍给林怀德认识,可是林斯睿现在却在与林怀德正面呛声。

    就在众人以为林怀德会勃然大怒的时候,林怀德却是出乎所有人意料的骤然一笑。

    再没有刚刚的咄咄逼人,凌气迫人,而是像一位慈爱的老者叮咛晚辈一般,语气包容,“夫妻间难免磕磕碰碰,要时刻记得包容与原谅啊!”

    “恩?...恩!...”见林怀德最后的视线是落在她的身上,米筱晨连忙应声。她看着重新落座的林怀德,转而抬眸看着面色凝重的林斯睿,满是不解。

    话题是不是转的快了些。

    迷茫间只听见林斯浅抱怨说,“爷爷,你刚刚吓死我啦,好凶哦!”

    “是嘛。”林怀德呵呵一笑。

    “是啊,和你平时一点都不一样,好凶的。”女孩继续抱怨着。

    米筱晨仰头看着林斯睿,依稀间,她好像懂了。林怀德本就是一个和蔼慈祥的爷爷,只不过因为林家的担子太重,才不得不板着一张脸来警告她,让她做好觉悟,做好准备。

    也许,嫁给林斯睿并不像想象中的那样幸运,林家当家主母的位置也绝不像想象中那样光鲜亮丽。

    但是,无论怎样,既然林家是林斯睿的一部分,那么以后无论发生什么事情,她都会陪着林斯睿一起闯过,无论以后的日子是苦还是累,她都和林斯睿一起甜着过。

    过了林怀德这一关,今晚也就算是圆满度过,米筱晨和林斯睿一起举起香槟,清澈的酒水顺着杯塔一层层的浇注而下,酒香四溢,在众人的掌声中,生日晚宴正式开始。

    悠扬的舞曲响起,每年的开场舞都是由林璟晟与苏璟甜一起完成,今年却改由林斯睿和米筱晨完成,在场的所有人都清楚,恐怕今后的所有开场舞都会由林斯睿与米筱晨共同完成。

    优雅的舞步间,米筱晨与林斯睿如行云流水般收放自如,明明很少在一起跳舞,却是默契十足。两个人宛如一体,转身,旋转,仿佛已经排练过无数次,最后林斯睿将米筱晨拦腰托起,在场中旋转出美丽的弧度。

    眼中除去林斯睿清俊的面容再无其他,米筱晨的脑海中,她与林斯睿的点点滴滴,在众人的鼓掌声中越发清晰,如幻灯片一样,随着舞步一张张旋转,翻阅。

    她和林斯睿说过很多话,也许下过很多诺言。

    例如,林斯睿对她说,你可以相信我,我绝不会让你失望。

    亦或是她对林斯睿说,不止一次的说,我可以做到。

    但是,他们却从来没有对彼此许诺,我要和你永远在一起,一辈子。

    直到很久以后,久到米筱晨已经记不得她此时脸上的甜蜜与笑容,久到林怀德担忧的事情终于发生,久到那一天,林斯睿对她说...

    你别哭,我抱不到你。

    久到那一天,她哭着对林斯睿说,不管多久,我等你。

    米筱晨才恍然明白,原来承诺,最美在于不说。

    即使你不说,我也知道,且坚信着。

    今夜,米筱晨才真正懂得一个大家族的意义。她仅是站在那里,也还是会有很多人与她攀附交谈,明明是在说着恭维的话语,但是眼中的打量,探究,轻视又是那样的明显。

    每句话都像是山路十八弯,你以为前面是一片开阔的平地,毫不顾忌的奔跑而去,但其实前面是深不见底的悬崖峭壁。也许你以为这句话话中有话,但也许人家正是这句话本初的意思。

    每句话都在要心中思虑再思虑才能说出口,但即使是这样,也有可能一不小心掉入别人话中的陷阱。

    好累,心累。

    米筱晨暗自咂舌,只要一想到林斯睿是在这样的环境中长大的,她就好心疼。怪不得林斯睿总是那样冷言冷语,也许只有让别人看不清,看不透,难以接近,难以高攀,才能轻松一些,快乐一点吧。

    “还好吗?”林斯睿牵着米筱晨的手带她坐到沙发上,果然林斯睿来了,刚刚那些七大姑八大姨都安分很多。以往的宴会,林斯睿都会尽可能的守在米筱晨身边,但是这次不同,身边的很多人不用深交,但是也不可以晾到一边不管不顾。

    毕竟一个大家族的兴衰,绝不是取决于一两个人而已。

    米筱晨看着林斯睿,本想说,累的人应该是你吧,但是话到嘴边终究没有说出口。米筱晨摇头轻笑,神态极其乖巧,

    在这个时候,让林斯睿看到她的笑容,哪怕只能缓解一点点的疲累,也是好的。

    “表嫂,表哥。”林斯浅蹦跶着窜到米筱晨和林斯睿面前,通过刚刚的接触米筱晨发现,身边的人,年长一点都称呼林斯睿为斯睿,年纪与林斯睿相仿的语气都是极其尊敬的。

    就只有这个林斯浅对林斯睿的称呼,能感受到亲人的熟悉感,也许是因为她是林怀德最疼爱的孙女吧。

    米筱晨示意林斯浅坐到身边来,“刚刚谢谢你了,为我解围。”米筱晨笑说着,却不想对方只是愣愣的看着她,歪着一颗小脑袋,像是在思考什么人生大事。

    “想不到啊,想不到啊!小米粒竟然是我的表嫂啊!”接连感叹三句话之后,林斯浅突然抬头对林斯睿说,“表哥,你真的好幸运啊,竟然能娶到国民女神当老婆。啧啧,这要是让那些爱慕小米粒的人知道,还不得碎一地的玻璃心啊!”

    米筱晨清楚的感受到身边林斯睿溢出来的寒气,林斯浅好像也意识到她说了不该说的话,连忙捂住嘴巴,缩着脑袋,十分无辜的向米筱晨求救。

    米筱晨视线左飘飘右飘飘,最后落在甜品区,眸光骤亮,“阿睿,我有些饿了,你去帮我拿些甜品来好不好?”

    “好。”林斯睿起身的前一刻还不忘递给林斯浅一个‘咱们一会深谈’的眼神,吓到小姑娘一个劲的往米筱晨怀里钻。

    不过马上她就意识到,她怕什么啊,她躲什么啊!小米粒亲切可人,受人喜欢,被人倾慕,和她有什么关系啊!

    虽说...她平日里没少找一些小米粒萌萌哒的图片发到网上,咳咳...

    她不说,就没人知道。

    “表嫂,表哥对你可真好啊,竟然帮你拿蛋糕,要是我的话,啧啧...不过,我真的没想到,小米粒竟然是我的表嫂啊!我要是早知道的话,就算表哥不来找我,我也一定会帮你的。”

    “阿睿找过你?”原来...在她不知道的时候,林斯睿又为她安排好了一切。如果今天不是林斯浅说出来,林斯睿是绝对不会告诉她的。

    “是啊,表哥知道爷爷疼我,所以来找我,说如果我爷爷为难你的话,让我帮你打个圆场。不过我要是知道是你嫁给我表哥的话,我一定会帮你的。虽说这样有些对不起何姐姐,但是谁让我喜欢你呢。”

    “你的,何姐姐是谁啊?”米筱晨才问出口立刻就想到了林斯睿前几日对她提起的一个名字,“何颉吗?”

    “对啊,就是何颉。”

    “可是,为什么你帮我会对不起何颉呢?”米筱晨大概是知道答案的,但还是想要问一问。

    “啊!”大概是意识到自己又说错话了,林斯浅连忙起身,面容慌张,“我好像也有些饿了,我去找点吃的。”

    米筱晨还没来得及说话,林斯浅就一溜烟跑走了,可是没有几秒就又跑了回来,眨巴着眼睛,满脸期待的看着米筱晨,。“怎么了吗?”米筱晨问。

    “我可不可以和你照一张照片啊,其实我是你的歌迷来着。”

    米筱晨还以为是什么事情,原来只是照一张照片而已,当下就笑着答应“可以啊,还有,谢谢你喜欢我。”

    林斯浅靠近米筱晨做了个嘟嘴的表情,“其实我从你出道开始就一直喜欢你了,我是那个米粉不加辣。”

    这下换做米筱晨震惊了,她没想到林斯浅竟然是最早关注她,支持她的粉丝之一。她看着林斯浅蹦跶的身影,立刻就觉得亲切很多。是一种比起表嫂,表妹的身份,更加亲切的情感。

    米筱晨冲着林斯浅的方向又说了一声谢谢,只不过这次除了她自己,没有人听到。

    “小浅呢?”林斯睿将手中的托盘递给米筱晨,看着米筱晨疲倦的样子难免心疼,他虚揽着米筱晨柔声道:“宴会马上就结束了,再坚持一下,咱们就回去。”

    “恩...”米筱晨揉揉眼睛,自从早上醒来后疲倦的状态就一直都没有好转,反而是越来越累。她插起一颗樱桃递到林斯睿的唇边,“喏,吃一颗。”

    林斯睿淡淡的看了一眼,但还是张口吃下,剑眉微蹙,“你知道的,我不喜甜食。”

    “是,你只爱吃酸的嘛!”米筱晨意味不明的啧啧两声,她不傻,知道林斯睿昨晚那么反常的原因。

    可是人明明就是他救回来的,到最后还要折腾她,真是的。

    林斯睿环上米筱晨的腰间,今夜她带给他的惊喜太多太多,直到现在他想到米筱晨当着所有人的面前说的那句,‘是’,他都觉得一颗心带着火烧般的滚烫。

    他恨不得现在就将眼前这个总能轻易带动他心绪的女人狠狠的揉进骨血之中。

    隔着过道,何颉站在杯塔旁看着林斯睿唇角的笑容,是那样的迷人,是那样的温柔。

    恍惚间仿佛时光一下子就倒回到林斯睿参军之前,那时候的林斯睿脸上的笑容就是这样的,但是自从林斯睿退伍归来,她几乎从没有见过林斯睿这样笑过。

    无论是在公司,亦或是在林家老宅寥寥数次的见面,她再也没有见过林斯睿露出笑容。

    想她第一次见到林斯睿的时候,她五岁,林斯睿六岁。那时的她被林璟晟抱在怀里,一进门她就听到了十分悦耳的声音,那时候她还不知道那是钢琴。

    只知道这个声音很好听,下意识的她就想找到弹钢琴的人是谁,于是她在林璟晟的怀里不安分的扭动着身体。终于,林璟晟放下了她。

    她第一个反应就是绕到钢琴后面,看看那个人到底是个什么样子的人,会不会是一个丑八怪,可是一个丑八怪难道能发出这样好听的声音吗,于是她又觉得那一定是一个王子。

    当然终于看到弹琴的人的时候,她愣住了,她从没见过长的那样漂亮的人。

    望过来的眸光如夜空星辰一般璀璨。

    小时候的她一度以为林斯睿不仅是夜晚的星星,更是她生命中的太阳。

    但是自从林斯睿参军之后,一切都变得不一样了。

    她想不到时隔很久的再次见面,她笑着上前打招呼,得到的回答竟然是林斯睿似有似无的一声,‘恩’她的第一个感觉就是好冷,后来她才意识到,林斯睿在他的周围画了一个圈,而她被划在了圈外。

    当时的她就在想,就算她在圈外,那她也是最有可能进到圈内的人。

    但是...现在圈内的人出现了,而她却依旧在圈外。

    “颉丫头。”耳边传来一道熟悉的声音,何颉极快的敛起思绪,她侧过头发现原来是林璟晟。

    “林叔叔。”

    “恩,颉丫头。”林璟晟又叫了一声,语气是不同于往日的沉重,何颉总觉得今日的林璟晟与往日不同。“今天这里有我的几个故友,家里的男子各个都极其出挑的,其实我是打算介绍给你认识的。”

    “林叔叔。”何颉牙根紧咬,强迫自己扯出笑容,一副满不在意的语气,“难道在您的眼中,我的行情就那么差,还要相亲?特意上挑额尾音,更像是女儿对父亲撒娇的语气。

    “其实,我知道您在担心什么,您就放心吧,我也不是一个死脑筋的,既然斯睿已经结婚了,而且他看起来还很幸福,我会祝福他的。然后啊...”何颉挽上林璟晟的臂弯笑着说道:“然后我就找一个特别特别优秀的男人,好好气气他。”

    “那就好。”

    “恩,那我先过去打个招呼,说实在的我还从来没有和米筱晨正式打过招呼呢。”何颉拿起酒杯的动作一顿,转而眼眸低垂满是愧疚的说道:“而且,我还欠她一个道歉。”

    “林叔叔,如果我当时知道米筱晨是斯睿的妻子,我是绝对不会做那件事情的,我...我当时也是...”

    “好孩子,只要你想明白就好。其实我和你苏姨商量过了,我们想认你做干女儿,就是不知道你和你母亲的意思。”

    何颉握着酒杯的手下意识的一抖,“我...我要先回去问问我母亲的意思。”

    “恩,回去和你母亲说一说,如果你母亲同意的话,一切事宜我们都不会委屈你的。”

    “恩。”

    看着林璟晟离开的背影,何颉宛如坠入冰窟,认她做干女人,那她和林斯睿岂不就成了兄妹,那她就再也没有机会了。

    林璟晟这样说,明摆着就是要她死心,如果连林璟晟都不站在她这边了,她又该怎么办呢...

    何颉再次向林斯睿与米筱晨的方向看去,正好撞见米筱晨从蛋糕上挑起樱桃递给林斯睿的一幕,在她的记忆中,林斯睿最讨厌的就是甜食,哪怕粘上一点点奶油他都绝对不会吃的。

    但是...林斯睿竟然吃掉了,而且脸上没有任何厌恶的表情出现。怎么会...

    如果是这样的话,何颉将手中的香槟递到唇角轻轻抿了一口,这是林斯睿最喜欢的香槟。

    没有人帮她又如何,即使所有人都不认同她的做法又如何,她对林斯睿的熟悉已经深入骨髓,谁也替代不了。

    “斯睿。”一抹莹白突然闯入眼帘,米筱晨看着自顾自坐下的女人,等到想起来人是谁的时候,笑容顿时僵在嘴角,但是很快米筱晨便扯出一抹优美的弧度,回之一笑。

    今夜的何颉,一身月牙白色的紧身旗袍,旗袍上的银色线条将她的身线勾勒出堪称完美的曲线,领下锁骨若隐若现,不暴露却偏偏带着一种媚人的诱惑。

    脖颈上的天使之恋钻石项链,耀目生辉。

    何颉将手中的另一杯香槟推到林斯睿面前,“斯睿,这是你最喜欢的香槟酒,我刚刚试了下,还不错。”说着她抬起手中的香槟作出一个碰杯的动作。

    林斯睿低头看了一眼,“谢谢。”语气是刻意的疏远,他看着桌上的香槟酒杯并没有伸手去拿,反而是看着米筱晨说,“你的酒量不好,别喝太多,不然你明天起床又会头疼。”

    视若无人的话语,语气亲昵而宠溺。

    “恩。”米筱晨下意识的向林斯睿倚靠,显然已经微醺,语调轻缓,清澈的嗓音下有带着些许慵懒,魅惑人心。

    但其实,米筱晨今晚连一杯酒都没有喝完,只是因着何颉故意显露出的媚态所以她才故意展现出娇媚的一面。

    只是不想在何颉面前示弱而已。

    无论是因为何颉盗取了她的曲目,还是因为何颉对林斯睿,她的老公有着非分之想。

    无论是那一个,米筱晨对何颉都喜欢不起来。她可以和林斯睿一起还当年的恩情,但是她无法强迫自己去喜欢何颉。

    何颉看着林斯睿与米筱晨之间的有爱互动,画着精致妆容的一张脸顿生苍白。在这之前她做过很多设想,她以为她已经可以很好的面对这样的场面,但是她发现此时此刻她还是嫉妒到一颗心生疼,仿佛要炸了一般。

    她疼,她只会让对方更疼。她得不到的东西,即使是毁了,她也绝不会让别人得到。

    但是现在,她还不舍得毁掉。

    “谢谢何小姐来参加家父的生日,怠慢之处还望不要见怪。”米筱晨端起桌子上孤孤单单摆在那里的香槟,一饮而尽。

    何颉突然觉得米筱晨并没有表面上看起来那样无害单纯,只凭简简单单的一句话就将她外人的身份坐定。

    “哪里有什么怪不怪的,林伯伯一直很疼爱我,斯睿一直以来也对我很是照顾,晨晨,你不用和我这样见外的,其实你和其他人叫我一声何姐姐也是可以的。”

    何颉嘴角的笑容得体而亲切,极好的隐藏没有展现出丝毫的挑衅意味。

    当初她坐在这里的时候,米筱晨还不知道在哪里,现在竟然说她是外人,笑话。这里的人哪个不知道林璟晟待她比对自己的亲生儿子还要好。

    “哦?”米筱晨侧着脑袋一脸的迷茫,脸颊因为刚刚的那杯酒渐染绯红,“阿睿,何小姐难道比你大吗?”眼中懵懂,似乎是真的不知。

    “没有,何颉今年二十六岁。”林斯睿眸光宠溺将米筱晨耳侧落下的碎发重新别上。

    米筱晨明了的重新看向何颉,嘴角的弧度越发明显,“我就说嘛,你怎么会比阿睿还要大,所以即使要换个称呼也应该是我叫你妹妹才是,我已经嫁给了阿睿,对于身边的人的称呼自然要随着他才对。”

    “你说是不是,阿睿?”

    “是,理应如此。”林斯睿抬眸的时候视线在何颉身上略过,期间没有哪怕一秒的停留。

    何颉只觉得身下徒生一层利刺,每一下的刺痛都在催促着她赶紧离开这里,可是凭什么!

    她喜欢了林斯睿这么多年,身边的人都知道。有无数次,身边的人对她说,‘何颉,林斯睿的妻子一定是你。’,甚至有些人早就已经将她当做下一任林家主母来看待,每次见到她语气都是恭恭敬敬的。

    可是突然间原本应该属于她的东西都被夺走,而她竟然连什么时候失去的都不知道。

    多讽刺,多可笑啊!

    “阿睿,我离开星耀之后并没有投到另一家公司旗下,而是自己开了一个工作室,可是我从来都没有接触过这方面,如果我以后遇到了问题,你...还会帮我吗?”

    何颉唇角轻咬,眼中几乎是话音落下的同时就蓄满了泪水,大有破眶而出的趋势,楚楚可怜,惹人怜爱。

    林斯睿看着何颉微微蹙眉,再次开口神色极其认真,“会。”脱口而出,毫不犹豫。可正当何颉因为林斯睿的回答而沾沾自喜的时候,只听林斯睿再次说道:“如果遇到了问题,你可以去找陈峰,无论是什么问题,他都可以处理好。”

    去找陈峰,又是去找陈峰。

    “那如果是我在外面做不下去了,我可以重新回到星耀吗?”不知不觉间,何颉已经站起身,俯视着林斯睿,却却依旧难以压下林斯睿与生俱来的压迫感。

    “不可能。”林斯睿没有抬眸,没有与何洁对视,三个字淡淡的吐出,却是斩钉截铁,不容置喙。

    何颉自嘲的笑出声,“你就一定要在外人面前让我如此难堪吗?你应该清楚,我是不会再回去的。可即使是这样,你都不愿意说一句,可以...”

    何颉的声音本就如水墨画般淡雅清丽,此时她刻意将声音放轻放缓,不用渲染已经是淡淡的凄凉,气若游丝。

    “这里并没有外人。”

    “没有外人,呵呵,我不就是外人吗?”何颉骤然转身,不知是酒劲上头还是心殇过度,身体控制不住的向前栽去。

    一秒,两秒...何颉缓缓合上眼眸。

    就在最后一刻,何颉被赶上前的服务生扶住,手中的香槟在裙子上撒下星星点点的酒渍。“小姐,你没事吧。”

    “我没事。”何颉怔愣片刻才缓缓的直起腰身,语气平静无波,她径直走远,期间没有一次回头凝望。

    洗手间内,何颉捧起一捧水拍在脸上,脸上平静的好似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但是双手却在大理石的台面上紧紧的攒成拳头。

    突然间,她抬起拳头重重的砸下,那一瞬的力度好像整条手臂都被震碎一般,后劲是无止境的麻木。

    这辈子,她都不会对林斯睿和米筱晨说出祝福,永远都不会。

    不仅如此,她还要诅咒他们,诅咒他们相爱相伤,永生永世,不得相守。

    ————————————————————

    耳边晚风呼啸,灯光穿透过层层树叶落在脚边,随着女儿跑动的脚步微微跳跃着。

    张婉柔在街道上跑着,哭着,身边的一切似乎都失去生命一般,只留下骇人的寂静。心脏剧烈的跳动,咚——咚咚——静谧中发出不安的声音。

    茫然中,一种清晰却又模糊的结局在脑海中渐渐成型,突然间又被一股大力打碎,似是而非。

    张婉柔明明已经累得临近虚脱,可以她不敢停下来,只要她稍稍停留,她不愿意想起的画面就会蹦出来,在她的身体里化作一只猛兽吞噬着她的心脏,吞噬着她的记忆。

    啪——

    张婉柔摔倒在地,终于还是停了下来。于是那样不堪的画面便争先恐后的跳出来,在这慢慢黑夜张开血盆大口,吞噬着她仅存的希望。

    鉴于张婉柔昨天为了做一顿饭差点将许泊然的家淹掉,于是对于厨房的一切用具,许泊然都对张婉柔做了一系列的教导,但好在张婉柔虽然不认识,但是当许泊然作出大致的介绍后,张婉柔就能得心应手的使用。

    所以今天下午张婉柔为了向许泊然表达她的歉意,她又去了一趟超市,买了很多许泊然爱吃的食物,最重要的是...

    张婉柔从袋子里拿出一个罐辣椒酱放在眼前左看右看,笑的开怀,这是许泊然最喜欢的。无辣不欢...

    张婉柔将手中一大袋子的食物放在墙角,然后用钥匙打开房门。以往这个时候许泊然都是没有回来的,可是今天张婉柔打开门之后竟然听到了声音,这个声音她很熟悉,

    当时她只是觉得失望,既然许泊然已经回来了,那么他肯定不会允许她做晚饭的。但是她还是很开心的,许泊然早回来就意味着她可以有更多的时间与许泊然待在一起。

    “泊然,我...”

    “唔嗯...”突然传出的女人的娇嗔,张婉柔未说完的话顿时便鲠在喉间,她小心翼翼的走向许泊然的房间,每走一步,女人的声音就越发的明显。

    这种声音张婉柔清楚却又陌生。

    可是这种声音怎么可能出现在许泊然的家里呢,张婉柔僵在许泊然的门口,只要打开眼前这个门,她就可以看得清清楚楚,但是她不敢,她怕看了之后,她就再也没有勇气继续留在这里了。

    如果真的是她想的那样,她又有什么理由继续留在这里的。

    但是老天却不留给她自欺欺人的机会,就在她转身的那一刻,房门残忍的吹开了一条缝隙,眼前男女交缠的画面一闪而过。

    张婉柔知道,结束了,一切都结束了。她最担心的事情终究还是发生了。张婉柔静静的看着,听着,瞳孔渐渐涣散,身体乳剥茧抽丝般失去了所有的力气。

    连挪动步子的力气都没有。

    她看着许泊然翻身将尹雪晴压在身下,两个人在一起忘情的吻着,彼此的衣服在凌乱的揪扯间渐渐散开,渐渐的,两个人赤诚相对。

    她曾经不止一次的感谢老天能让她在有许泊然的地方重新活一次,但是如果是这样的活着,她宁愿在跌落悬崖的那一刻就死去。

    也好过现在,硬生生的疼着,痛着,难以割舍,却又不得不舍。

    短短数日的相处,张婉柔看着许泊然为了尹雪晴茶不思饭不想。

    看着许泊然不顾一声的嘱咐,强忍着高烧去看尹雪晴的比赛。

    看着许泊然为了尹雪晴入狱的事情,到处求人,处处被拒,日渐消瘦。

    看着许泊然在尹雪晴被千夫所指的时候,站出来以自己的声誉为尹雪晴作保证。

    看着他...爱着尹雪晴,爱的那些深,那样纠结,那样痛苦。

    如果她在许泊然身边的这段时间就是为了看到许泊然对尹雪晴是如何深爱的话。

    那么,她选择离开,依旧放不下,但是她选择离开。不见不念,不思不想,她选择将这份情感埋入心里最隐秘,最美好的地方。

    既然她走不出来,那么她就让任何人也进不去。

    清冷自眼角滑落,明明带着那样炽热的温度,但是消失在唇角时,却是那样的冰凉。

    月光渐渐隐退,张婉柔蜷缩在花坛的一角,这个时候她可以去哪里呢?回家...可是那里并不是她的家。

    可是不回去那里她又可以去哪里呢,这个时候,张婉柔才意识到,除去许泊然的家里,她竟然哪里都不想去。

    眼前时而有车辆的灯光晃过,张婉柔即使是闭着眼睛也依旧可以感受到那一瞬的光亮,但是也只是一瞬而已,捉不到,碰不着,只能眼看着他在自己的身边划过。

    这几日,她知道这里路上跑着的事物叫做车子,如果被它撞到的话会死的。

    会死的...

    是不是只有死了,她才能解脱呢,是不是只有死了,她才能真正的与许泊然无忧无虑的在一起呢。

    张婉柔站起身,眼神空洞,她一步一步的向马路走去,每走一步,她上一世跌落悬崖的画面就更加清晰,每走一步,她在许泊然昏睡时亲吻他的画面就更加模糊。

    又是一道光束打过来,张婉柔加快了脚下的步子...

    ------题外话------

    首先祝各位美妞中秋节快乐!棒棒哒!

    然后再来说一下中秋节活动哈,活动一:凡是在今天,截止到晚上12点送出中秋祝福的都可以获得中秋小礼包一份。(30币币)具体祝福形式,祝**人中秋快乐!**人可以是具体人名,也可以是爸爸,妈妈等代称。因为我这次又在学校不能回家,所以还是蛮想给爸爸妈妈送上祝福的。

    活动二:签到活动。从九月二十七号开始截止到十月十号结束,期间签到冒泡满七天即可领取签到礼包(50币币)一份,这次的签到可以不联系,总天数达到七天即可。

    大家踊跃参与哦,么么哒(づ ̄3 ̄)づ╭?~

    ...</p>
推荐阅读: 都市奇缘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乡村乱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女人的地男人犁 村长的艳福生活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青春性事:一个八零后的情欲往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