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言情小说 > 天后重生之睿少萌宠妻最新章节 > 天后重生之睿少萌宠妻最新章节列表 > 第十三章 新歌试唱,槽糕透顶
    “我警告你,一会儿给我拿出气势来,输人不输阵,懂不懂?”苏沁瞪着大眼警告着米筱晨,丝毫没有注意到话中的错误。

    “呃...输人不输阵?”米筱晨憋笑反问,她知道以她现在的身价确实还比不上安灏廷,但是她知道苏沁绝不是这个意思。

    每次一提到安灏廷,苏沁就像是打了鸡血一样,斗志十足。

    “人也不能给我输!”苏沁强调道。

    “好,只是...苏姐,你和安灏廷到底有什么仇啊?”

    “仇?哼哼,我和他没仇。”

    没仇...没仇你一副咬牙切齿,恨不得讲人家拆吃入腹的模样。

    米筱晨与楚瑶相视一眼,笑的如两只偷腥的猫,而苏沁显然就是那条让他们感兴趣的鱼。叶凝雪坐在一旁静静的看着,也是不自觉的勾起唇角。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她也变得八卦起来了,她不知道这个变化对于她来讲是不是一件好事,但是最起码她现在的每一天都很开心。

    平静的度过每一天,对于她来说,就是最开心的。

    当她们走进京华公司为安灏廷特地成立的单独工作室时,一片忙碌的景象,但是每个人都是有条不紊的准备每项工作,并没有手忙脚乱的情况出现。

    而作为众人忙碌的中心与主角的安灏廷却只是坐在一旁,正抱着一名年轻的女孩子,*??

    没错,不是看乐谱,也不是像一些电视中男主那样优雅的弹琴亦或是拉着小提琴陶冶情操,就是在*。

    当安灏廷看到米筱晨一行人的时候,表情明显怔愣了一下,随后他吞下女孩子递到嘴边的葡萄,笑得人畜无害。“呦!”他示意性的招手,但显然是一副二世祖的模样。

    “混蛋。”苏沁垂在身侧的双手喀吧作响,眼神堪比利刃,米筱晨已经可以在心里描绘出安灏廷被苏沁凌迟处死的凄惨模样了。

    “噗!”米筱晨一时没忍住轻笑出声。

    “在笑什么?”

    米筱晨发誓,苏沁从没有笑的如此亲切温柔过,只是...有些毛骨悚然...“呃...没,没笑什么,呵呵。”

    “跟我来。”

    “哦!”只是...“苏姐,虽然安灏廷是京华力捧的歌坛天王,但是他这样不在乎,就不怕被人拍到播出去吗?就不怕有绯闻影响形象吗?”

    “他?呵呵,他是京华董事长最疼爱的小儿子,他什么时候怕过。只要他想,他可以随便决定一个人的人生,他有什么可怕的。”

    “安灏廷竟然是京华董事长的二公子!”看来平日里一定是养尊处优习惯了,怪不得总是一副小孩子脾气。

    可是...决定一个人的人生,米筱晨看着苏沁,苏沁凌厉的眸光背后,米筱晨竟然看到了悲怆,如夜雾般的凄凉。

    米筱晨没有再问苏沁与安灏廷之间的事情,但是这样的苏沁让她很担心,去找苏清婉了解似乎是最好的方式。“我先上去打个招呼。”

    “恩。”苏沁瞪着安灏廷以及坐在安灏廷腿上的女人。“我去找安灏廷的经纪人聊一下,如果他为难你的话,不用和他客气。”

    “好哒,你就放心去吧。”

    米筱晨走到安灏廷面前,但是对方显然是没打算搭理她。没想到,还挺记仇的嘛!“你好,我是米筱晨,又见面了。”

    “恩,曲子看了吗?”安灏廷在女人的臀上捏了一下,“你先去一边等着,我要和米小姐谈事情。”

    “好的,安少。”

    小姐,你全家都是小姐。米筱晨白眼剜了一下,“曲子要等到签约之后我才可以看到,苏姐已经去和你的经纪人谈了,今后的日子希望我们合作愉快。”

    “愉快,一定会很愉快的。”

    安灏廷眨眼的那一刻,睫毛竟然比她还要卷翘,仔细看着,不得不承认,安灏廷还真的蛮...漂亮的。

    大大的眼睛,长长的睫毛,眼睛像是混血泛着淡淡的天蓝色,肌肤比起她似乎还要白皙嫩滑。

    安灏廷的唇角骤然发出一声冷嗤,“怎么,觉得我很帅吗?我也这么觉得。”

    米筱晨忍不住又白了一眼,自恋!

    耳边高跟鞋的声音铿锵作响,米筱晨回头看去,苏沁已经拿着聊好的合同走到她面前。“先不要着急签。”然后她接过对方经纪人递上来的曲谱。“先看看这个。”

    “恩,好。”

    “安少,最近可好?”苏沁走到沙发旁本来打算坐下,但是一想到刚刚那个女人可能也坐过,就又站了起来,心中一阵恶寒。

    “你放心,那个地方她没有坐过,她说了,只喜欢坐我的腿。”安灏廷眼中满是戏虐。

    呸!苏沁心中咒骂,最好坐残你!

    米筱晨接过曲谱,静静的看着,自动将苏沁与安灏廷的对话隔绝在外。

    这首曲子...有些伤感,但是...又像是在告白。

    在米筱晨看来,如果换做全男声演唱的话,应该会是一首很成功的告白曲。现在男女对唱的形式,很像是后期特意改成的。说实话,改的反而不如之前。

    既然如此,为什么一定要改为男女合唱呢,又为什么要找她合作呢。

    “安先生,恕我直言,这首曲子并不适合男女演唱。”

    在场的所有人无一不为米筱晨的话语震惊,最先有动作的是苏沁,苏沁一把将曲子从米筱晨手中夺过来。秀眉缓缓收紧,突然间她将合同与曲谱一起扔到茶几上。

    啪——

    “安灏廷,你耍我啊?你以为我还是当初任你戏耍的苏沁吗?”苏沁拉起米筱晨就要离开,却又在起步的那一刻猛地停止,她专设怒斥。“这次的合作,作废。”

    “等一下。”安灏廷突然起身,身体前倾拉住苏沁的手臂。“我当初说过,要和我合作的人,一定要经过我的同意。刚刚那首曲子是我为一个人特意写的,并不是这次要合唱的曲子。”

    他摊开手,身边的经纪人从文件中抽出另一张曲谱恭敬的放在安灏廷的手中。“你再看看这张。”安灏廷将曲谱递到苏沁眼前。

    米筱晨看着安灏廷,此时的安灏廷和刚刚简直是判若两人,眼中的调儿啷当霎时间就消失殆尽,每一个举动都带着成熟男人的严谨与郑重。

    当然,前提是,忽略他那张怎么也严肃不起来的脸。

    苏沁犹豫的接过,如果是几年前的她恐怕她早就拉着米筱晨离开了。但是这些年,她看过了圈子里的人情冷暖,起起伏伏,往往一次的错过或者是机遇,就会改变一个人的全部前途。

    米筱晨从不知道,苏沁竟然也懂得看曲子,而且看她的样子,功底似乎还很深。苏沁合上眸子,胸口经过几次大幅度的起伏后,她将曲谱递给米筱晨。

    “你看看。”

    “恩。”

    这首曲子的作曲人明显和刚刚那首曲子是同一个人,一些细小地方的处理如出一辙,这首曲子的曲风较为轻松。

    曲中,以吉他为主乐音,钢琴为辅,整首曲子,散发着一种清新的浪漫气息。

    就像是大学时代,女孩子手中抱着课本,漫步于青青校园,阵风袭过,花瓣随风飘起,吹乱了女孩子额前的碎发。

    前方迎面走来一名男孩子,唇角挂着温柔的笑容,恍惚间有白雾笼罩在他的四周,男孩眼眸清澈,像是在看着手忙脚乱的女孩,又像是看着女孩身旁随风摇曳的樱花树。

    不经意间的四目相对,女孩心中升起莫名的悸动。

    噗通——噗通——

    ...

    风吹樱花轻舞

    遇见你的第一眼

    瞟见你唇角的温柔

    像冰淇淋迷上蜂蜜

    原来心动,只在一念之间

    哎呦,脸红一点点

    但愿你没能看见

    ...

    安灏廷透过透明的玻璃看着米筱晨合眸轻唱的模样,那样的沉醉,那样的迷恋,如果此时她的脑海中正在勾画出那名男孩子的模样,那会是怎样的容貌呢...

    盛开的樱花树下。

    男孩子塞着耳机,向她迎面走来。

    她以为她的窘迫没人能够看见,却早已经被男孩子纳入眼底。她以为心动的只有她一个人,却不知,男孩子的耳后也已经是淡淡的绯红。

    ...

    樱花游荡在唇边

    你在偷偷看我,脸红一点点

    我假装错开视线

    才没有轻易泄露心情

    这场百分百的遇见

    心动,何止一点点

    ...

    苏沁紧紧的盯着两个录音间的动态,明明是在单独演唱,但是安灏廷与米筱晨又像是正在对唱,一样的表情转换,似乎贴合的唇线。突然间她夺过制作人耳上的耳麦,将连接两个录音间的耳麦同时戴在耳上,竟是一样的声音波折。

    ...

    喔爱——

    是一种色彩

    他是红色,你是粉色

    让我们奏起乐声,把爱大声唱出来

    喔爱——

    我们徘徊在爱情的门口

    一起伸手推开

    对视的那一刻

    从此在一起

    永远不分离

    ...

    安灏廷摘下耳麦,走出录音间径直走到制作人身边调出刚刚米筱晨刚刚演唱的歌声,他戴上耳麦。同样的眼眸轻阖,面无表情让人猜不出他的心中所想。

    “难道这就是你的水平吗?简直是...”他睁开眼睛看着向这边走来的米筱晨,眼中迸发而出的是与他格外不符的凌厉眸光。“糟透了。”

    米筱晨脚下的步子一顿。

    自从她开始唱歌,从没有人和她说过...

    糟透了...

    “安灏廷,你到底是什么意思?刚刚的录音我也听过,明明就很好,唱功扎实,没有错音,没有跑音,你到底想要怎么样?”

    “苏沁,你冷静一点。”脸上郑重的表情,没有丝毫的玩笑。“你应该很清楚,我不会拿音乐开玩笑的。”

    苏沁竟是一句反驳的话都说不出,因为她很清楚,安灏廷在音乐上一向认真。就像他说的,他不会拿音乐开玩笑。

    那到底是因为什么...米筱晨的演唱很到位,她根本找不出瑕疵。

    米筱晨接过安灏廷递给她的耳麦,塞进耳朵里,声音如流水般淌过。清澈,干净,不用特意修饰,已经很符合曲中女孩子的形象。

    那到底是哪里出了问题,让安灏廷说出,糟透了,三个字。

    眉毛一点点收紧,握着耳麦的手也在缓缓收紧,没有,这已经是第三遍了,依旧没有找出原因。

    “谈过恋爱吗?”

    没想到安灏廷突然出声,在众人屏息的时候格外清晰。米筱晨更没有想到安灏廷会突然问她与歌曲毫不沾边的问题。

    “啊?”她一时没能反应过来。

    “有过初恋吗?安灏廷又问了一个问题,依旧与眼下的问题毫不沾边。“其实,你说你有爱的人了,我很好奇,你们有谈过恋爱吗?”

    “你知道吗?你的感情太浓重了,这根本不是初恋的感觉。初恋的感觉是会因为对方一个眼神就能心跳加速的情感。你这...”

    “太过信任,太过依赖,反而不是初恋。”

    “我决定了合作的对象就不会改变,去谈场恋爱吧,眼下时间还够。”

    这是安灏廷作出的最后的决定。

    去谈场恋爱吧...

    “晨晨,其实我一直很好奇,你和总裁真的是因为企业联姻吗?可是我看你和总裁的相处,又不像是毫无感情。你们,咳,有谈过恋爱吗?”苏沁忍笑问道,冰山*oss谈恋爱的样子,想都不敢想啊!

    噗嗤——

    “对啊,苏姐,你和总裁有谈过恋爱吗?”楚瑶趴在副驾驶的座位上盯着耳尖泛红的米筱晨,俨然是一副好奇宝宝的模样。

    “其实,我也挺好奇的。”叶凝雪侧头问着,脸上微微不自然。

    “呜呜,凝雪你和她们学坏啦!”米筱晨挥拳反抗。

    “那,到底是...”

    “有没有啊?”某三只异口同声。

    “...没有...喂喂,你们这一副果然如此的样子是怎么个意思啊?!”

    某三只摊手叹气,就是早知道的样子喽!

    呜呜,米筱晨郁闷了。

    以前从没有想过这个问题,今天突然被问到,她发现虽然她和林斯睿之间经历过很多,但是却没有真正意义上的谈过恋爱,甚至连约会都少的可怜。

    突然间好想谈场恋爱啊!

    但是,她要怎样和林斯睿说呢?难道说,‘鉴于我们都结婚了,但是还没有谈过恋爱,所以,我们来谈场恋爱吧。’

    “。。。。。。”逻辑暂且不谈,总觉得有些矫情。

    其实,当初她还在上大学的时候,每次看到男生骑着自行车驮着女生穿梭于校园的林荫小道上,每次赶上突然的变天下雨的时候,男生给喜欢的女生送伞,送衣服,而她只能冒雨跑回去的时候。

    她还是羡慕过的。

    可是那个时候,她每天除去上课就是打工,根本就没有时间谈恋爱。所以,那样青涩的甜蜜,她从来都没有体会过。

    “哎!”米筱晨双手托着脸颊,只露出一双水润的双眸。“好想谈恋爱啊!”

    “恩?”

    “啊!”米筱晨原本翘着的椅子险些仰过去,幸好林斯睿即使将她扶住。

    “总是这么不小心,万一...”

    “还不是你突然出声,我被吓到了啊!”米筱晨吐着舌头,突然间她抱上林斯睿的手臂轻轻摇晃,“阿睿,我们约会吧。”

    “恩?是不是最近工作太累了,是的话让苏沁给你取消一些通告。”

    “不是啦,我只是...你今天回来的好早啊!都忙完了吗?”果然没有勇气说两次啊!

    其实,让她想象林斯睿像一个大男孩一样骑自行车驮着她,亦或是像普通情侣一样穿着情侣装逛小吃街的样子,她根本就想象不出来。

    完全就是,画风全混啊!

    “还记得后天是什么日子吗?”林斯睿拥着她坐在床上。

    后天...自从上一次她不知道林斯睿的生日之后,后来她就对所有人的生日以及所有比较重要的日子都在日历上做了批注,然而后天...

    “是爸的生日。”当然并不是她的父亲米绍卿,是林斯睿的父亲林璟晟。“那,我们是不是应该给爸买份礼物啊,还要特别一点。所以,你今天早回来是要带我去给爸买礼物?”

    其实如果换做平常的生日,林斯睿根本没有必要带着米筱晨特别去买礼物,但是这次的生日可以说是米筱晨与何颉的第一次见面,最起码在礼物上,不能让他那个偏向的父亲挑出高低。

    但其实,米筱晨与何洁早已见过面,只是他不知道而已。

    “晨晨,其实上一次关于尹雪晴盗取你曲子的事情另有隐情。之前我并不是想要瞒着你,只是我觉得没有必要而已。但是后来想想,由我告诉你,总比让别人告诉你要好的多,我不希望这件事情被其他人利用,造成你和我之间的误会。”

    “上次的曲子,其实是何颉盗取然后转交给尹雪晴的,尹雪晴只是被何颉利用了而已。”林斯睿看着米筱晨的反应,除去他说出何颉名字的那一刻米筱晨有些惊讶,一切都比他想象中要淡定很多。

    “其实,我早就猜到还有其他人参与其中了,只是...我觉得你既然没有告诉我,肯定是你有自己的思量,至于你说的误会,不会啦!阿睿,只要我们相信彼此,没有人能在我们之间造成误会。”

    自从上次米筱晨将一切托盘而出之后,米筱晨在他面前,在他们的感情面前变得更加坚定,勇敢。

    “那,何颉突然与星耀解约,也是因为这件事情吗?”

    “是。”林斯睿看着米筱晨,眼中满是愧疚。“何颉的父亲对林家有救命之恩,当初为了保护已经怀着我的母亲,何颉的父亲是被乱枪打死的。对于何颉,林家终究是有愧疚的。”

    ------题外话------

    吼吼,二更,二更,早上6:50分已经更了一更喽,大家记得看文哈,么么哒!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