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言情小说 > 天后重生之睿少萌宠妻最新章节 > 天后重生之睿少萌宠妻最新章节列表 > 第十二章 不要不要我,我们结婚吧!

第十二章 不要不要我,我们结婚吧!

作品:天后重生之睿少萌宠妻 作者:惜缘宝宝 字数: 下载本书  举报本章节错误/更新太慢

加入书签加入书架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推荐本书

    宋院长的身体支撑不住的向后仰去,赶上前的林斯睿连忙将她扶到床边躺下,宋院长看着米筱晨,迷糊的视线模糊了米筱晨的面容,这样反而让她相信米筱晨说的都是真的。

    她真的是她的小米啊!

    如果不是本人,如果没有亲自经历,又怎么可能记得如此清晰。

    “你怎么可以骗我呢,我的小米,我的小米啊!你怎么可以骗我这么久啊!”宋院长一只手紧紧握着米筱晨搀扶着她的手掌,另一只手紧紧的抓着心脏的位置。

    感谢老天啊,感谢老天将她的小米还回来。

    米筱晨跪在宋院长的床前,像往日米尘经常做的那样,将头埋进宋院长的怀中,轻轻的磨蹭着。“对不起,我不该骗你的,可是我太怕失去你了。院长奶奶,你不要怪我,我只是…我只是太怕失去你了,呜呜——呜呜——”

    林斯睿站在原地,剑眉紧锁,一言不发。看着哭作一团的宋院长和米筱晨,浑身的血液都要停滞逆流的感觉,仿佛连呼吸都跟着停止。胸腔像被一块大石头压住,是一种窒息的疼痛。

    对于米筱晨说的话,林斯睿没有丝毫的质疑,也许是米筱晨刚刚的一番话太过让人动容,亦或是此时宋院长的接受与认可。但其实他很清楚,只要这个人是他的晨晨,无论她说什么,他都会选择相信。

    他猜想过很多种情况,却唯独没有想过他爱着的女孩子竟然是米尘,那个与他有过一面之缘,经历过那样痛苦磨难的女孩。

    心,就像是正被一只大手紧紧攒着,痛苦的几近麻木。

    这样想来,一切事情都可以说的通了。

    为什么米筱晨的性格可以在几日之间转变的如此之快。

    为什么她的唱功浑然天成,对情感的把握能力如此娴熟。

    为什么她每次只要一涉及到与米尘有关系的事情就会失态反常,一条广播,一则新闻都可以将她刺激到近乎失去自我,那样的患得患失,小心翼翼。

    如果,她是这个叫做米尘的女孩子,那么他与她的第一次见面就是在这所医院。鼻翼间,消毒水的味道越发浓郁,他记忆当中,那是一个晴空万里的早晨。

    那日,是他第一次来医院视察工作,却意外撞见对医生苦苦哀求的她,明明是那样单薄的身体却好像容纳着无穷的力量,虽然没有看清她的面容,但是仅透过她的背影他依然可以感受到她的焦急与不安。

    下意识的,他驻足停留,只为了看清她接下来的动作。

    多年来,军队中的训练,任务中的无情,早已将他的心造就得如钢铁般冷硬,别人得事情很难引起他的同情亦或是其他任何一种情绪。

    但是,很奇怪,就在她跪地的那一刻,她飘舞的发丝都似乎失去了生气,从他的眼角滑落,他的心底生出了一丝久违的情绪,是怜悯。

    所以,他破例答应延迟她奶奶的医药费。甚至都没有问她的名字,因为他觉得根本没有必要。

    后来,医师们的闲聊中,他得知了一个消息。他以为他早已经忘记了她,但是就在医师遗憾的说道,那个女孩子竟然去世了,她还那么年轻。

    然后其中一个医师突然转头看着他惊呼,“就是总裁您当初破例延迟手术费用的那个女孩子,您有印象吗?”

    脑海中,那抹坚强单薄的背影渐渐成型,但是他说,“不记得了。”语气似乎比起往日要清冷生硬的多。

    不知道是哪个小护士将他的身份透露给宋院长,于是宋院长每日每夜的在星耀公司的楼下等他,没有人通报,宋院长就一直等,直到那个下午,宋院长终于等到了他。

    后来他想,如果不是何颉被牵连其中,他不一定会为米尘主持公道。在某种意义上讲,他并不是一个十足公道的人。

    夜风穿过窗户的缝隙,在蓝色的窗帘上打下微波。

    米筱晨紧紧的站立在床边,一颗心因为漫长的等待而变得焦虑不安,惶恐席卷着心底的每一处角落。雨点打在窗台上,啪啪作响,此时是这房间中唯一的声音。

    米筱晨并不奢求,林斯睿可以像往常一样的原谅她,理解她。因为这本来就是一件让人匪夷所思的事情。

    但是,请你说一句话好吗?不要这样安安静静的站在那里,哪怕你不愿说话,你抬起眼眸让我感受一下你心中所想也好。

    哪怕那是失望,是厌恶,是惧怕,都好。

    只是…不要这样不理我。

    可是…依旧是如此的寂静…寂静到连心跳声都听不到,寂静到耳边只是无尽的空洞。

    米筱晨想,或许,她现在应该冲上前紧紧的抱住林斯睿,告诉林斯睿,她永远都是那个爱他的女孩,所以不要离开她,不要不要她。

    但是她的脚就像是灌了铅一样,一步也迈不开。

    等待中,米筱晨的脸越发苍白,一双手背在身后正在紧紧的**在一起,脊背仿佛冻僵了一般,连低头的动作都做不出,只能这样一直看着林斯睿沉默的姿态。

    或许,这次真的要结束了…但是她不后悔将一切告诉林斯睿,她已经不想要继续带着这份秘密去爱他了,因为真的好沉重。

    无论林斯睿最后怎样选择,她都不后悔。即使林斯睿最后真的选择离开她,这场相遇也是她生命中最美的梦,没有之一。

    而且,她的心中一直有这样的一个声音在告诉她,你要相信这个男人,相信这个给过你很多关爱,很多温暖的男人。

    相信这个男人是一定不会抛弃你的,因为他不舍得让你伤心的,他一定不舍得的。

    因为,他是那样的爱着你啊,他一定不舍得你伤心的。

    但是…如抽丝剥茧般的疼痛…

    他离开了,就在她晃神的一刹那,他开门离开了。

    心脏从惊痛中缓过来之后就再也没有知觉了。米筱晨紧紧的盯着随风晃动的房门,门缝外空荡荡的。

    他离开了。

    可是,他怎么舍得离开呢?她是这样的不舍,他又怎么可能离开呢?

    “我去把林总裁追回来。”宋院长起身就要下床,却被米筱晨按住肩膀。“院长奶奶,不要去,我求你…不要去。”

    “为什么?小米,奶奶告诉你,这个时候可千万不要犯傻,连我这个老婆子都能接受,我相信林总裁也一定可以的。我去和他谈谈,他一定会理解的。”

    “可是,我要的不是理解。我要的是他最真实的决定,在没有任何外力干扰下的决定。我愿意给他时间,让他想清楚。我不要他因为别人的干涉影响到他最初的决定。如果他是抱着怜悯选择和我在一起的,那对于我来说,才是最残忍的事情。”

    “所以,院长奶奶,小米求你不要去找他。我就在这里等着他,因为我相信,他不会不要我的,他一定不会不要我的。”

    由望着,到低头站着,视线由手指落至脚尖,最后米筱晨坐在床边看着腕表,离林斯睿离开已经过去了五分钟。

    原来才只过去了五分钟而已…

    喀吧——

    米筱晨顺着声音看过去,眼底水雾氤氲,她笑了,泪珠打在手背上溅起水花,比床头的百合花还要动人。

    “我就知道,我就知道你会回来的,我就知道。”米筱晨捂住颤抖的嘴唇,却还是止不住的哽咽从指缝间溢出。

    林斯睿端着在护士站寻来的热牛奶走到床边,一手将牛奶递给米筱晨,另一只手臂将米筱晨搂紧怀里。“傻丫头,我怎么可能不要你呢。到现在,难道你认为我还能将你舍去吗?”

    “啊!我想起隔壁病房的张婶叫我今天晚上陪她看戏曲呢。”宋院长下床,穿鞋,径直的离开病房。

    门堪堪合上的那一刻,米筱晨便直起上身倾唇而上,她点着脚尖,手中捧着林斯睿递给她的牛奶。

    米筱晨仰头吻着林斯睿,软糯的唇瓣吸允着林斯睿的薄唇,模仿着林斯睿以往的动作,在林斯睿的唇线上倾倾描摹,柔滑的丁香小舌缓缓的,试探的滑入,在林斯睿的口中,心上轻轻的缭绕着。

    米筱晨蹿红了一张脸,说实话,她的技术确实是笨拙的可以,但就是这份懵懂的探知让林斯睿的一颗心愈发柔软。

    雨中情,帘上影,只羡鸳鸯,不羡仙…

    “既然决定坦白,就一次坦白的够吧。虽然我并不在乎你的身份,但是你这个小脑袋只要一想些乱七八糟的东西,总会弄得我手足无措。这种感觉,我可不喜欢,恩?”

    “哪里还有事情啊,我又不是什么了不起的人物,哪里会有那么多的秘密啊,没有啦。阿睿…我觉得整个人都好轻松啊!还有…谢谢你。”

    谢谢你,很多,很多…

    “真的没有了?”林斯睿掐住她的腰,“那君陌琛是怎么回事,你总要交代一下吧?”

    “我和他什么都没有的。”米筱晨急忙解释。

    “我知道。”林斯睿淡然回答,“不然,我怎么可能放过他。”

    幸好…醋缸还没翻…

    “当初,何颉和郝佳宁的事情是你出面处理的,那你对我…对米尘也应该有了一些认识,君陌琛是我工作的那间酒吧的老板,以前曾经救过我。”

    “救过你?”

    “是啊,那天…”

    耳边充斥着重金属的嘈杂声,男男女女的尖叫声,一抹单薄的身影在人群中穿梭,探头探脑的寻找着什么,突然间她发现了目标人物,脚下的步子也随之变快。

    “张经理,我的工资,可不可以提前预支一部分给我?”

    “恐怕不行啊,酒吧没有这个规矩,更何况你还是个新人,谁能担保把钱给了你,你不会逃跑啊!”女人叼着一只烟,朦胧了她妆容浓厚的面容。

    女孩咬着唇角,手指不安的揪着衣角,“我…我是真的需要这笔钱。”声音太小,被音乐淹没的无影无踪。

    “你说什么,大声一点。”

    “我是真的需要这笔钱,我一定不会跑的,我会留下来踏踏实实的工作。”这次是喊出来的。

    女人似乎是被女孩眼中的倔强震撼到,她将香烟加在指间,细细的打量着面前这个稚嫩的小姑娘。突然间,她拉过正要去送酒的服务员。看着女孩说:“你把这个给钻石一号包厢送去,表现好的话,我会同意提前预支工资给你的。”

    “真的吗?”女孩喜悦的惊呼,这下院长奶奶的医药费有着落了。她开心的接过盘子,“我一定会好好表现的。”转身离去的那一刻,女孩没有注意到服务员遗憾的眼神。

    “张姐,她还是个孩子,这样会毁了她的。”

    “她想要得到我的信任,首先,她就必须要是和我处在相同的境地。你当初不就是这样过来的吗?”

    “是,我懂了。”

    女孩子手中端着鸡尾酒,在闪烁的灯光下格外透彻,散发着七彩的微光。只要她将这杯酒送到指定的包厢,她就可以去找张经理预支工资了。

    她以为只要她坚守原则,只要本分工作,酒吧和其他工作地方又有那些不同呢。但当她推开包厢大门的那一刻,她知道,她错了。

    扑面而来的浓烟熏得她眼睛生疼,眼泪控制不住的氤氲而出。她看不到里面的情况,但是耳边满是男人的粗喘与女人的嘤咛,还有不入耳的**秽话语。

    尽管她没有过感情经历,但是她并不傻,她知道那是什么。她站在门口不敢进去,端着托盘的手甚至都在颤抖。

    “还不赶紧端进来。”里面的一个男人突然说话了,女孩手忙脚乱的走进去,眼睛辣辣的疼,她抬起肩膀胡乱的擦了擦就往里面走。

    每走一步,手臂的颤抖就越厉害。

    里面的人,是在吸毒,白色的粉末散落一地,每个人的脸上都是迷乱,享受的模样,就连沙发一角浑身*纠缠着的男女的眼中都是空洞的*。

    好可怕…

    女孩子强迫自己弯下身将鸡尾酒放在桌子上,她知道她要赶紧离开这里,酒杯和桌面的碰触间发出颤抖的音节。

    “啊——别碰我,走开啊——”

    “乖一点,陪哥哥好好玩玩,哥哥保证你吃香的喝辣的。哎呦——死女人,别跑,哎呦!”

    “妈的,给我追,追回来,老子*死她。”

    不要,别过来,别过来——

    女孩在楼道中拼命的跑着,跌跌撞撞,脚边是一个接着一个酒杯的碎片,她顾不上被撞倒的人对她的咒骂,她只想赶快离开这里,呜呜——好可怕,所有的事情都好可怕。

    男人丑陋的面容,龌龊的举动。“啊!”衣领突然被人从后面抓住,掌风袭来,女孩挣扎着,却敌不过男人的大力。“放开我!”

    “臭婊子,看我不打死你。”

    “等下!”一只有力的手臂从头顶越过,抓住女孩身后男人的手腕。

    “君少,这个女人,对不起,对不起,是我有眼不识泰山。”

    君陌琛并没有理会男人嘴中的奉承,笑的人畜无害,“我又没说我要救她,我只是想看一看她的样子。”

    女孩顿时心如死灰。“求求你,救救我,求求你!”

    “你…是新来的那一个驻唱?”

    “是。”

    “那行了,你走吧。”君陌琛侧头对抓住女孩的男人说。

    “您不是说,她不是您的女人吗?既然如此,我们老大…”

    “现在是了,怎么,你有意见?”

    “不敢,不敢。”

    “喂。”君陌琛高高在上的看着瞬间瘫软在地的女孩,口气怜悯,高高在上。“我救了你,你怎么连句谢谢都没有?”

    窗外淅淅沥沥的雨声仍在继续,林斯睿将米筱晨挣脱在外的手臂重新放回被子中,小心翼翼的起身走到窗前,拉来窗帘,外面除去星星点点的灯光,一片漆黑。

    当初的日子对于她来说,是不是就像是这片夜空一样呢。她以为他会介意她的过往吗,他只会更加心疼她而已。

    听完米筱晨说完她与君陌琛的过往,原来,她真的欠了君陌琛一份恩情。如果当初没有君陌琛,是不是他也就不会遇到这样的她。

    即使老天特意安排,即使她依旧会以这种奇异的方式来到他的身边,那么她还能这样开朗,还能这样纯真吗?

    不能了吧…

    如果是那样的话,他应该也很难爱上。

    君陌琛…君陌琛…

    “阿睿…”米筱晨睡梦中轻声嘤咛。

    这一晚,她睡得格外香甜,她梦到一大片桔梗花海,林斯睿手执钻戒单膝跪地像她求婚。

    耳边是清风拂过花瓣的声音,淡淡的香甜弥散在二人之间。

    林斯睿重新躺**,轻声说道,“晨晨,我们结婚吧。”眸光缱绻,语气温柔。

    “好啊!”她笑着应答,蜷成一团挤进林斯睿略带凉意的怀抱中。

    那一瞬,林斯睿竟以为米筱晨还未睡着。突然后悔怎么这样的沉不住气,准备很久的惊喜就这样的说出口。

    后来他发现,米筱晨仍在睡着,才缓缓的舒了一口气。顺着米筱晨的头发,小心翼翼的落下一吻。

    ------题外话------

    啦啦啦,啦啦啦,中午11;50分还有一更,大家记得看文哦,惜宝宝乖不乖,O(∩_∩)O哈哈~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