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言情小说 > 天后重生之睿少萌宠妻最新章节 > 天后重生之睿少萌宠妻最新章节列表 > 第十章 不留余地,此生唯爱
    “是皮蛋瘦肉粥!”米筱晨下意识的伸出双臂,身上的被子却因为她突然的动作迅速下滑,米筱晨连忙捉住,她一只手揪着杯子,一只手拽着床边的睡衣。

    她将被子蒙过头部,在被子里捣鼓许久才再次露出鸟窝似的脑袋。看了看林斯睿唇角的笑意,一溜烟的跑进浴室。

    “唔…好饱!阿睿,你吃了没?”米筱晨吃饱后窝在落地窗前的藤椅上,海藻般的乌黑长发散落在身侧,胸前,她心满意足的笑着,带着一种小女人的慵懒媚态。

    “唔…”米筱晨眼眸圆瞪,这是怎么个…青天白日的,这样不好吧!但是…

    林斯睿托着米筱晨的腰,米筱晨跪在藤椅上,半个身子都倚靠在林斯睿的身上,感受着林斯睿火热缠绵的思念与爱恋,米筱晨竟然不舍得移开视线。

    纯白色的棉质衬衣。

    清冷俊美的面容。

    漆黑如墨的及耳碎发。

    灼眼的阳光洋洋洒洒的铺散开来,一时间竟有些意乱情迷。

    不知不觉间,米筱晨早已经在在回应着,她如树袋熊一样挂在林斯睿的上半身被林斯睿稳稳的托着,在二人唇瓣分开的那一刻,米筱晨在林斯睿的眼角落下一吻。

    “阿睿,我好想你啊!虽然只有四天,但是我就是好想你,怎么办呢?”

    “那就想吧…”林斯睿将米筱晨放倒在床上,有力的手臂撑在米筱晨的耳侧,一下一下的吻着,突然间他停下了动作,与米筱晨额头相抵。

    “我也想你。”声音低沉,黯哑,转而又是温柔的倾唇而上。

    “嘻嘻…唔…”

    接下来的时光,米筱晨只觉得脑海中如烟花绽放,迷蒙糊涂,却也欢喜难耐。

    “阿睿,我赢了尹雪晴,我是不是很厉害?”声音微微上挑,如邀宠奖励的孩子。

    “恩,我的老婆真厉害。”林斯睿单手游走在米筱晨滑如凝脂的肌肤上,鼻尖嗅着米筱晨因出汗而愈加明显的体香,眼眸微眯,餍足的表情如一只偷腥的猫。

    米筱晨眨着沉重的眼皮,想着林斯睿说的那一句话,好熟悉啊,到底是在什么时候听过呢…

    扣扣——扣扣——

    米筱晨不情愿的再次睁开眼,腰间的酸痛非但没有减轻反而更加难耐。她拿起床边的手表,待看到时间的时候骤然惊醒,天啊!竟然已经晚上六点了,她真的是睡了好久。

    呃…丢死人了…

    米筱晨胡乱的拿起一件衣服套上,“请进。”,映入眼帘的是陈婶一副想入非非的面容。“少夫人,夫人来了,现在就在楼下。”

    “妈来了?什么时候来的?”

    “已经来了两个多小时了。”陈婶淡定自若的回答,米筱晨却险些被自己的口水呛死,瞬间爆红成一只熟虾。两个小时,天啊,她没脸见人啦!

    “那个,我收拾一下立刻下去。”

    “没事,少夫人你不用着急,夫人说你如果累的话还可以再睡一会。”

    “…不用了…呵呵…”

    米筱晨下楼的时候,林母正在煮茶,寥寥几次见面,林母都是在品茶,煮茶,看来她对茶艺还真是情有独钟。米筱晨确定自己没有任何的不妥之处才开口叫人,“妈,不好意思让您久等了。”

    “没事。”林母给了米筱晨一个我全部都懂的表情,对于这种情况她是非常喜而乐见的,米筱晨与林斯睿的关系越好,离她抱孙子的日子就越近。

    想到这,林母下意识的堆满笑容。

    不多的几句交谈中,林母三句不离她的比赛,但是比起她的比赛结果,林母似乎对于尹雪晴盗取她的曲目的事情更感兴趣,旁击侧敲似乎总在试探她除了尹雪晴还知不知道其他涉及其中的人。

    这让米筱晨不禁怀疑,这件事情除去尹雪晴,难道还有别人参与其中,可是如果有的话,林斯睿为什么没有告诉她呢?

    “妈,这件事是不是有我不知道的隐情?”

    林母一愣,转而笑着否认,“能有什么隐情,娱乐圈这种事情很多,你以后要多多小心,凡是多留点心眼,我知道你这孩子实诚,但是实诚也要分人的,知不知道?也许,有的人会因为你善良对你关照,但是也有很多人会将你的善良单纯作为攻击你的筹码?懂吗?”

    这似乎还是林母第一次告诫她为人处世的方法,比起以往的关怀,这样的林母让米筱晨觉得更加亲切。“恩,我记住了,我以后一定会多加注意的。”

    “行了,我本来也没有什么事,看到你好好的我就放心了,我先回去了,你要是累的话就再去休息一下。”林母眼中戏虐作怪,突然间压低声音,“我可是时时刻刻盼着我的孙子快点到来呢,你们可要加把劲啊!哈哈!”

    “呃…妈你慢走,路上小心。”米晓晨收回视线低头看下去,伸手抚上平坦的小腹,低垂的眼帘在眼睑处落下淡淡的阴影。

    虽然目前她的事业正处于上升期,但是她和林斯睿并没有因为她的事业而特意的去做措施,他们将一切随缘,但是为什么到现在都没有动静呢…

    直到听到陈婶在叫她,米晓晨才转身回去,腹中空空如也,不知为何,最近总是特别爱饿,怎么吃也没有饱腹感。

    米晓晨奇怪的皱皱眉头,最后也只是将一切归咎于前几天的饮食不当而已。

    视线明亮宽阔的办公室中,何颉站在办公桌前与林斯睿对视,酒红色的长发披散而下,眼尾紫金色的眼彩更称得一双美眸电力十足。她手中攥着的是刚刚陈峰交给她的解约合同,太过用力的手指泛着淡淡的青白。

    “斯睿,你这是什么意思?为什么要突然与我解约?”

    “我觉得你应该很清楚我与你解约的原因。”林斯睿抬眸看她,眼波清冷,“而且,我说过很多次,在公司,我们只是上下属的关系。”林斯睿再次低头看着眼前的企划书,剑眉微皱,显然并不满意。

    “你之所以这么对我,是为了米晓晨对不对,总裁。”最后两个字何颉加重语气,似询问却是极其肯定。娱乐圈中的糟心事并不少,往往是你不犯人就要被别人欺辱。

    而林斯睿对这些都很清楚,以往对于她做的事情也只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林斯睿平日里给人的感觉刚正不阿,但是星耀旗下的艺人无人不知,林斯睿护内的紧。

    当然,这也是除去星耀传媒待遇优厚,另一个人让当红艺人死心塌地留下来的原因。

    然而现在林斯睿突然间明察秋毫,丝毫不留余地的和她解约,难道是因为她伤害了对他更为重要的人吗?

    笑话!何颉垂在身侧的手紧紧攒住,指甲无法戳破文件反而刺的她指尖生疼。

    她从小就爱慕林斯睿,当初之所以选择进入娱乐圈也只是为了可以有更多的时间与他相处,而林斯睿对她也总是更为照顾,所有的新歌都是要她首先挑选才会下发给其他歌手。

    然而现在却都因为这个米晓晨改变了,她不相信这个米晓晨会比她更适合林斯睿,因为根本不会有人比她更爱眼前这个男人。

    眼前这个男人矜贵睿智,高高在上,只要他出现,无论是何时何地都一定是众人眼中的焦点,为了有资格和他站在一起,她孤身一人在娱乐圈摸爬滚打这么多年,终于在她觉得自己足够优秀与他在一起的时候,却偏偏多出一个米筱晨,夺走了应该属于她的一切!

    尽管她怒火翻涌却也没有嘶吼,但她不是董少琪,更不是尹雪晴,她没有那么愚蠢,将自己最后的路亲手堵死。

    她深吸一口气转而换上委屈的表情,眼眸低垂,轻声细语。“斯…总裁,我当初并不知道米晓晨是你的妻子,如果我知道我根本不会伤害她。你知道,我对你…没有那么狠心。”

    尾音轻颤,带着哽咽,让人闻之心生怜悯。

    “何颉,你是成年人,应该知道什么该做什么不该做。有些事情努力确实可以达到目标,但是有些事情强求也没有用,到最后也只能是竹篮打水一场空。”

    见何颉的表情微微松动,林斯睿起身站到她面前与她直视,眸光平淡却也不似刚刚如淬霜般冰寒。“这么多年,我一直都把你当做妹妹一样疼爱,我不希望你踏上一条不归路。”

    妹妹,何颉暗自冷笑,是不是所有男人在面对自己无法回应的感情时都会用一句妹妹作结。

    愤恨的她没有想过,这也许这正是林斯睿为她留下的最后一点尊严与余地。如果不是因为上一辈的恩怨,也许林斯睿根本没有耐心与她在这里周旋,对于不在乎的事情,林斯睿一向是铁血手腕,速战速决。

    “好,我知道了,如果你希望我离开我照做就是,你知道的,从小到大你希望我做的我从来都不会违背。”何颉想要走近林斯睿,却因为林斯睿突然的话语生生停下了步子。

    “我从来没有要求你这样做,以后,不要再在我身上浪费时间了。”林斯睿厉声打断何颉未说完的话,看着何颉如鲠在喉,双眼通红的伤心模样,面容也没有丝毫波动。

    “以后,如果没有什么重要的事情,还是不要去老宅了,如果有什么麻烦可以打电话给陈峰,他会解决。”

    “斯睿,就一定要这样绝情吗?你当真是一点情面都不留给我吗?”何颉抬头望着林斯睿的眼眸,却是平淡无波,没有她,没有任何事物,就像是一汪黑潭,引人深陷其中,挣扎无果,最终只能溺死其中。

    斯睿,你当真是一点情面都不留给我,呵呵…

    许久的静默后,何颉朱唇轻启,淡若无语。“好。”挽起发唇角满是酸涩和自讽。

    其实何颉很清楚,眼下如果她利用林父对她的宠爱与林斯睿谈条件,也许可以争一时之长短,但是也会引起林斯睿更多的反感。

    这件事她错就错在低估了米晓晨在林斯睿心中的地位,她以为米晓晨可以嫁给林斯睿也不过是因为林母念着米家的恩情,就像多年来林母对她格外疼爱一样。

    但是现在看来,似乎并不是这么简单。

    想到林母,何颉低垂的眼眸闪过一丝怨恨。

    她的父亲对林母有救命之恩,但是林母却在明知道她爱慕林斯睿的时候将另一个女人嫁给林斯睿。这样想来,这份疼爱还真是廉价的可以。

    何颉攥着文件走出房间,掩藏心绪的背影看起来虚浮无力。林斯睿看着她失落怅然的背影,眸光深浅不定。

    如果不是因为这次的事情,林斯睿恐怕还没有意识到何颉对他的感情,但是既然他现在发现了,他就绝对不会任由这份情感滋长。即使狠心一点,但是这样对彼此都好。

    别说以前林斯睿没打算对别人敞开心扉,即使他现在愿意为米晓晨开启心门,打开的细缝也只够米晓晨进来而已。

    他用他的全世界将米晓晨环绕其中,让她住的安稳,不离不弃。

    华灯初上,琼丽大厦下一辆辆豪华名车聚集在此,红毯自大厅一直铺展到大堂外,俊男靓女,明星贵族,亲切的微笑在闪烁的闪光灯下格外璀璨,胜过夜空繁星。

    今夜是星耀公司成立的十五周年纪念日,除此之外,也是星耀公司对于此次‘唱无止境’大赛盛况空前的庆祝。

    而米筱晨作为星耀公司力捧的新人,且刚刚在比赛中逆袭成功,这场晚会,她无异是万众瞩目的女主角,没有之一。

    不远处驶近的一辆黑色的加长版劳斯莱斯顿时吸引了所有人的目光,各路记者一哄而上,将车子围了个水泄不通。

    米筱晨坐在车内看着车外叽叽喳喳的记者,嘟唇叹气,心中不禁忐忑。虽然以往的晚会也已经参与了不少,但是作为真正的女主角,这还是头一次。

    米筱晨低头看着自己身上的衣装,摸一摸脖颈上带着的钻石项链,问向一旁只是宠溺的看着她却不作声的林斯睿,“阿睿,我这一身真的没有问题吗?”

    林斯睿将她盘起的头发在耳侧挑出一缕,然后随意的别至米筱晨的耳后,庄重中又多了一抹俏皮灵动,“挺好的,很美。”说话间执起她的手,在手背处落下轻柔的一吻。

    车外众人显然等的有些焦躁,这辆车在以往的酒会时见过不止一次,更因为这是星耀传媒总裁林斯睿的车子,他们便记得更加清晰,可是眼下停在这里却没有人出来是要怎样。

    就在记者们焦躁不安的时候,陈峰最先从驾驶座上下车,招来大厅等候的保安警卫,在记者中打开一条通道。在众人的高度注视下,林斯睿修长的腿映入眼帘。

    林斯睿绕到另一侧打开车门,从里面牵出身着墨绿色曳地长裙的米筱晨。

    连身定做的礼服,特殊的面料在月光下浮光盈盈,恰到好处的收腰剪裁包裹出米筱晨姣好的身材,如月光般莹润的肌肤,柳眉杏目,清澈的瞳眸如瓷盘泼墨般黑白分明。

    “哇!”突然间一声惊叹传出,众人顺着女孩子的视线看过去正看看到米筱晨颈间的钻石项链,不似以往的银白光芒,也不是紫色光辉,偏偏是一种如晚间萤火虫般的莹绿。

    见众人的视线都集中在自己的脖颈处的钻石项链上,噼啪的闪光灯也都在她的颈部极致的闪烁,米筱晨柳眉轻皱,懵懂的表情竟是让人心怜不已。

    这条项链是米筱晨在床头的枕下发现的,第一时间便想到这是林斯睿送给她的礼物,后来她觉得和今晚要穿的礼服很相配就戴上了,难道有什么不妥吗?!

    窃窃私语中,米筱晨知道这条项链的名字竟叫做唯一,从较远的地方看,钻石整体泛着神秘绿光,但是米筱晨特意放在眼前观察过,钻石中竟包裹着一片制作精美的树叶,像玉又像是其他材质,清晰到可以看清叶片上的脉络。

    整颗钻石就像是一个万花筒,一眼望进去,瞬间便折射出无数片。

    原来,这条项链叫做唯一。

    米筱晨抬头窃视却也只看到林斯睿的下颚,后腰处突然传来的热度,那是林斯睿宽厚的手掌,米筱晨竟觉得如果不是现场这么多人,林斯睿会伸手抚上她的发旋,告诉她,“你是我唯一的爱。”

    热风拂过脸庞,吹拂着路灯旁的树叶,每一片树叶都不相同,每一片树叶都是唯一的存在。

    众人的窃窃私语中,原本不知道的人也对这条项链有了最基本的了解,Mi**o大师每五年创作出一件饰品,而每一种饰品都只有一件,而这条‘唯一’就是Mi**o大师今年的创作。

    价值不菲已经不足以形容这条项链的价值,可遇而不可求一向是众人对Mi**o饰品的认知。

    然而这条项链甚至都没有广而传播竟然就已经戴在了米筱晨的脖颈上,一时间众人除去惊讶就只剩下对米筱晨背景的探究。

    “你还记得米筱晨在比赛中说她喜欢着一个人吗?你觉得这条项链会不会是那个人送给米筱晨的啊?”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