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言情小说 > 天后重生之睿少萌宠妻最新章节 > 天后重生之睿少萌宠妻最新章节列表 > 第八章 镜花水月,恶终有报
    “经过小米粒美妙绝伦的演唱,尹雪晴又会给大家带来怎样精彩的演出呢,在场的各位,你们是不是和我一样期待呢?”

    “一会儿结束咱们去咱们第一次见面的街心公园转一转好不好?”

    “军强,你还记得咱们第一次接吻是在哪里吗…不是啦,你果然忘记了,是在…”

    这到底是本轮比赛的第几次冷场了…孟珂舒暗自叹气,真的好想和星耀公司解除此次的合作关系,但是又舍不掉这份刺激啊!

    对于一个主持人来说,这真的是难得难遇的挑战啊!

    “好,现在请小米粒先坐回攻擂区等待,让我们欢迎尹雪晴接受挑战。现在舞台就交给你了,晴雪,加油!”

    “我会的。”尹雪晴微笑点头,转而看向米筱晨的眸光中满是挑衅,但是同往日如出一辙的不屑中却又聚集着化不开的凝重。

    即使她不愿意承认,但是米筱晨刚刚演唱的曲子可以说是完美到无懈可击,但是她也不是吃素的。

    米筱晨在转身离开的一瞬间眩晕袭来,身形控住不住的虚晃一下,她眼眸轻阖,待视线再次变得清晰。她不捉痕迹的看向评委席,唇角挽起的笑容,牵强而无力。

    林斯睿强迫自己将想要冲上台将米筱晨拥入怀中的冲动压下,前倾的身体缓缓向后倚进座椅,交叠在一起的双手,骨节间泛着青白色。

    从没有哪一刻像现在这样想要公开两个人的关系。

    一直以来,他相信她不会为身边围绕的其他人所动,他想要公开两个人的关系,但是他也想要顾及她的感受。但是现在,在她虚弱的时候,他竟然连给她一个肩膀都不可以。

    竟然都不可以。

    昏暗的灯光将林斯睿的半张脸以藏其中,晦暗不明。周边的人清楚的感受到林斯睿周身溢出的寒气,却不知为何。唯独莫梓尧很清楚,说是愤怒,更不如说是气闷吧。

    不知为何,莫梓尧的心情突然晴朗一点,但也只是一点点而已。

    腰间突然感受到两下震动,林斯睿掏出手机,映入眼帘的陈峰二字让他紧抿的唇角微微松动。待他看完短信的内容,紧锁的眉头已然舒展开来。

    陈峰:Boss,盗取歌曲的人已经捉到,目前正在审讯。

    林斯睿抬眸再次看向米筱晨单薄的背影,轻轻舒了一口气。清冷无波的眸光看似平静,却透着将一切都运筹帷幄的沉稳与睿智。

    耳边的音乐才渐变清晰,伤感而哀怨,林斯睿抽回视线,看向台中,尹雪晴正与一男子远远相望,慢步靠近,一步一迟疑,却又像飞蛾扑火般义无反顾。

    …

    你说,我需要你的时候

    你会在

    我说,我需要你,一直在

    你说,我坚强到不需要呵护

    我说,那不过是我欺骗世人的伪装

    我天真的以为,你真的会在,一直在

    却原来,你早已不在

    …

    男子身边闪烁的灯光骤然全灭,唯留下尹雪晴一人伫立在台上,孤单无助。脸上的笑容几近透明,哀切而萧瑟。

    …

    我穷追不舍的问你,你为何不在

    你说,我坚强到,不需要你的呵护

    但其实,那只是我愚蠢的伪装

    …

    前方星星点点的灯光亮起,尹雪晴脚步踉跄的追逐,就在灯光被放大之时,男子的面容渐变清晰。尹雪晴脸上的笑容逐渐放大,她大步向前,却又在一步之遥的时候骤然止步。

    灯光微移,照亮了男子的身旁,尹雪晴面部表情一僵。恍惚间那是许泊然与张婉柔。

    歌声由早先的哀婉转变为愤世的恨意,仅是瞬间,尹雪晴便调整好心态,她以为不到一秒眨眼间,根本不会有人发现,但其实她的内心早已通过歌曲传递到每一个人的耳中。

    你善于伪装又如何,你的歌声是骗不了人的。正如人们总说人的眼睛是心灵的窗口,声音亦是。

    越是沉醉其中,却容易暴露最真实的自己。

    …

    为你,我拔尽一身的利刺

    鲜血淋淋

    而你,却早已将她人护入羽翼

    我强装微笑

    你说,我坚强到不需要呵护

    但其实

    我早已褪尽伪装

    …

    尽管尹雪晴在台上声嘶力竭的唱着,但是人们能感受到的唯有她的恨意,字里行间传递的都是负面的能量。

    你说,你为他拔尽一身的利刺,但是人们却听不出你对他的爱意。因爱生恨的根源也是爱啊!这样的埋怨,这样的自以为是。

    这样的将一切强势与霸道归咎于你的坚强,归咎于你的伪装。

    那么这份爱也很难让人相信,这不过是你的伪装。

    尹雪晴演唱的这首歌正是她的成名曲《你说,我说》,当时她因为这首歌一炮而红,后来在歌坛的路更是畅通无阻。

    早先的演唱中,人们为她的坚强而心殇。人在社会闯荡,多少都会拥有自己的保护色,正因为这层保护色,这件伪装,人们免于很多伤害。但有时也会因为过度的伪装而失去极其重要的事物。

    可以说,尹雪晴的这首歌引起了人们的共鸣,人们心疼曲中人的同时也无非是在心疼自己。

    但是此时,时隔很久再次听到,人们却没有感受到那种心疼的感觉,

    歌曲还是当初的歌曲,但是唱歌的人却早已改变。

    评委席上,一位年龄将近五十的男人重重叹气。当初,他认识尹雪晴也是在一次选秀节目上,那时的她稚嫩却拥有着一颗热爱音乐的心,但是现在她却将音乐作为攻击别人的武器。

    世间万物都有两面性,可以说每一件事物都是一面镜子。它回报给你的,永远都是你交付给它的。

    “晴雪,我知道这是你的私事,但是我现在真的很想知道,你有过爱的人吗?”

    尹雪晴的脑海中应声浮现的却是许泊然眼眸充血的对她说,‘晴晴,我们分手吧。’

    “有过。”尹雪晴看着眸光冷漠的莫梓尧。眼中柔情四溢。“我从见到他的第一面就喜欢上他了。”

    台上的莫梓尧永远都是那样光芒四射,她没有见过任何比他还要耀眼的男人。全场的掌声,欢呼都是属于他的,尽管有人想要从他身边偷取到哪怕一分的注意力,最终也只会是徒劳无功。

    专注于莫梓尧的尹雪晴,没有看到观众席上漠然离去的背影。

    张婉柔看着许泊然悲伤的背影,用眼狠狠剜了一眼台上的尹雪晴才紧随其后,离开这哄闹的会场。

    回到车上,许泊然便开始大笑,渐渐的难以抑制。张婉柔从没见过他这个样子,想要安慰他却又不敢随意碰触。

    突然间,许泊然趴在方向盘上,压抑的笑声又像是在哭,身体缓缓的蜷缩在一起,像是受了极大的痛苦一样直不起身。

    “泊然,你怎么了啊?”张婉柔握上许泊然的手臂却发现他烫的厉害,“你本就受了风寒,我叫你不要折腾,你偏偏不听,现在严重了吧。”张婉柔眼中满是担忧,但是说话的语气又难免带着怨气与怒火。

    如果许泊然不是坚持要来看尹雪晴,本来已经好转的身体怎么可能又反复啊!“我去找人来。”这几天在许泊然的教导下她懂得一些东西的使用方法,例如车子的开关门。

    “不行。”语气虚弱无力,滚烫的热度顺着手心灼烧着张婉柔的手臂。“我不能出去,打电话给张浩。”

    张婉柔知道张浩对于许泊然是类似于贴身护卫一样的存在,但是,“泊然,手机是什么啊?”

    “……”许泊然顿感无力,但是现在确实是没有力气教训张婉柔。他越过张婉柔看着举办大赛的会场,笑的苦涩。

    结束了,终于结束了…

    “我是说,你有爱过的人吗?晴晴…”最年长的评委看着尹雪晴,像一位循循善诱的老者,“你要清楚,喜欢并不是爱。”

    “喜欢可以随意挥霍,但是,爱要沉重的多。”

    爱要沉重的多,尹雪晴不懂,为什么想到这个问题她就好乱,就像是三千青丝交缠在一起,根本没有头绪。“张老师,我想知道,这和我今天的比赛有什么关系吗?”

    即使到现在,尹雪晴依旧是一副胜券在握的表情。

    “哎!”张怀古再次叹气,他的视线几乎是下意识的看向共擂台上的米筱晨,纤腰秀挺,不卑不亢。自从比赛开始,总是那样亲切可亲,让人下意识的产生好感。

    一开始,他也怀疑过她,毕竟米筱晨作为一个骤然爆红的女孩子,每个人都有质疑的权利。但是后来的每一场比赛,他清楚的感受了米筱晨的唱功,更让他震惊的是米筱晨对于歌曲的掌控能力。

    她就像是一个织梦者,听着她的歌无异于看一场短片,每一次都能过身临其境。

    更为难得的是,她的每一首歌,有伤感的,也有像这次甜蜜的,但是他听着米筱晨的歌曲,总能够感受到无穷的正能量。

    每个人都会有伤心的事情,或大或小,或清楚到刻骨铭心,或朦胧的随风消散,但是每个人都一定会经历过。

    而米筱晨却选择将伤心埋葬,将快乐展现给大家。这才是作为一个歌手,一个公众人物最重要,也是必须要具备的素质。

    而尹雪晴,在不知不觉间早已经失去这份身为艺人的自觉与修养。

    最后的结果,评委五名,林斯睿不参与票选,米筱晨四票胜过尹雪晴。

    最后,张怀古将手中的票投给尹雪晴,早已不是因为唱歌高低,而是在他清楚一票根本不足以扭转乾坤的情况下,他愿意以一个长者的身份再次给予尹雪晴一次机会。

    仅此而已。

    尹雪晴看着评委交头接耳的摇头轻叹,看着每一次米筱晨的名字在她名字暗下的同时亮起,一颗心极速坠落,带着呼啸的狂风。

    她的眼中迷茫,难以置信,此时的她哪里还有时间对米筱晨冷嘲热讽,一向的高高在上,居高临下,此时在众人看来就像是天大的笑话。

    紧接着是媒体投票,尹雪晴眼圈充血,她还是有机会的。往日里,这些媒体,那家不是像哈巴狗一样在她身后乞着,求着她接受采访,接受节目。

    这次这么好的机会可以讨好她,她不相信这些媒体会无动于衷。但她似乎忘记了一句话,树倒猢狲散,更何况这棵树还不会在大风暴雨来临之前给他们遮风挡雨。

    既然这样,他们为什么不选择将这棵树砍了,栽上一课新的树呢。也许这棵树目前还不够粗壮,但是最起码这棵树不会吝啬那一点树荫庇护。

    最终的结果,出乎所有人的意料,但是又像是在意料之中一样感觉不到丝毫的震惊。

    评委们一致认可。

    观众们点头同意。

    就连一贯支持着的粉丝也几乎没有人愿意质疑,徒有的几个人孤立无援,一点点的也安分下来。

    怎么会这样!尹雪晴踉跄的向后倒退一步。她看看评委,看看媒体们,看看在场的观众,她希望在他们的眼中看到迟疑,看到闪躲,但是没有。

    一点都没有!

    每个人都是那样坦坦荡荡,看着她的眸光毫不闪躲。心中的最后一点支柱轰然倒塌,尹雪晴垂着头,没有人能看到她眼中的情感。

    台下星星点点的啜泣声从尹雪晴的粉丝中传出,至于她们为什么哭,是因为她们的偶像落败了,还是因为她们失望了,恐怕只有她们自己知道。

    “雪晴,失败一次没有什么,你的未来还很明亮。”孟珂舒单手放在尹雪晴的肩头,却因为突然的大力被挡在一边。

    “我不相信这场比赛的真实性,一定是星耀集团暗箱操作,一定是这样的,一定是这样的。”尹雪晴手臂抬起怒指着端坐的林斯睿,面目狰狞,低吼的声音终于将最后一点自尊踩进泥里。

    “是嘛。”林斯睿站起身,清冷的眸光中是足以藐视一切的孤傲。明亮的灯光下,面部轮廓如刀刻般凌厉。再这样强大的气场下刚刚还咄咄逼人的尹雪晴竟然变得嗫喏不语,下意识的闪躲视线。

    “每个人都知道,在比赛之前尹雪晴发布了最新专曲,一改往日曲风。但是…”林斯睿特意一顿,在尹雪晴瑟瑟发抖中他再次启唇,“我想大家并不知道这首歌的出处。”

    全场灯光骤亮,再也没有为了营造舞台气氛为设计的氛围,一时间竟显得郑重很多。窸窸窣窣的声音从大屏幕传出,首先映入眼帘的是一个三十岁左右的女人。

    米筱晨眼眸圆瞪,她站起身,脚步虚浮的走到台中,竟然会是她的化妆师。

    就在众人探究着这个女人的身份时,屏幕上的女人突然跪倒在地,大声说着,“米小姐,我对不起你,都怪我一时利益熏心,才会将你的消息出卖给尹雪晴,那天我听到你的助理说这是你写的歌,后来我就告诉了尹雪晴,我没有想到她竟然会盗取你的歌曲啊,我真的没有想到啊,对不起,真的对不起。”

    “这个女人说的是什么意思啊?米小姐,小米粒吗?”

    “哦,老子只觉得一群草泥马飞奔而过啊。无间道啊,牛!”

    就在台下哄闹一片之时,屏幕上一阵乱码后又出现一个男子,而这个男人很明显可以看出身后正被两个警务人员禁锢着双手。男子低着头,声音沙哑,“是我,是我那天趁米筱逛街的时候偷到她的手包,用手机把里面的曲子照了下来。是…是…是尹雪晴叫我这么做的。”

    “不是,我没有,不是我!”尹雪晴身体踉跄一下,本来只要有人能扶她一把,她就可以免于摔倒,但是没有人愿意为她伸手,所有人都是静静的看着她跌倒在地。

    “不是,不是我做的,是…你们干什么,放开我,你们干什么?”

    两个人警务人员面面相觑,手下的动作却没有迟缓,他们将尹雪晴拎起,“尹雪晴,你目前涉及侵害他人著作权,请你现在和我们到警局走一趟。”

    “我没有,我说了我没有,你们不要碰我。”尹雪晴挣扎着,吼叫着,却没有任何用。

    “等等。”尹雪晴吃惊的看过去,她没想到出声帮她的竟然是林斯睿,但是随后她就懂得,林斯睿根本就不是想要帮她。

    “是谁叫你们来的,我这里还没有结束,你们还不能带走她。”林斯睿漫步走上台,气势如泰上压顶,除去林斯睿下一任当家人的身份,单就是林斯睿当初在军队的各种事迹,在场的数位警卫人员也不敢对他有丝毫的不尊重。

    “睿少,是林斯睿特地交代的,您不要让我们为难。”

    “我父亲?”林斯睿剑眉微皱,“你确定是我父亲派你们来的?”再次询问,语气微挑,满是难以置信。林斯睿眼眸低垂,一半面容隐藏于灯光之外,讳莫如深。“带走吧。”

    “谢睿少体谅。”

    众人显然还没有从震惊中醒过神来,眼看着尹雪晴挣扎无果,却也没有人出来制止。

    但也不排除一些人早已清醒,但是在这动荡的时候选择独善其身,毕竟刚刚的警员不会有假,现在台上冷静伫立的林斯睿值得信服。

    既然这样,他们为什么还要去趟这场浑水呢?

    ------题外话------

    啦啦啦,啦啦啦,看文的亲们拍拍手,啪啪啪——

    之前看到有的亲跳订啦,其实我当时第一个想法是跳订要不要跳那几章嘛,扯出这么多的事情就是为了那几章的感情升华,结果竟然跳掉啦!~(>_<)~我这样说,你们造是哪几章吗?

    当然,我这样说并不是鼓励大家跳订别的章节哦,我觉得文文不水,而且我预定的字数是80万左右,不多,所以还是希望喜欢亲们可以支持正版,不要跳订,么么哒!

    文文最近在冲数据,数据不好也就是以后基本不会有啥推荐啦,所以大家给力一点,棒棒哒!

    之前听到一句话,贱到深处是萌点,所以最近应该一直会贱贱的求支持啦,瓦就素酱紫的萌萌哒。

    唔…捂脸遁走…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