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言情小说 > 天后重生之睿少萌宠妻最新章节 > 天后重生之睿少萌宠妻最新章节列表 > 第四章 重新创作,志在必胜
    米筱晨垂着眸子,林斯睿看不到她的神色,只能是温柔的**着她头顶发丝,柔声安抚,“相信我,一定会解决的,恩?”

    “可是,那是我的歌曲啊!是由我作词作曲决定送给你的歌曲啊,难道她发表了就是她的了吗?”米筱晨抬头望去,眼中是迷蒙,视线渐变朦胧,氤氲了眼眶。眼角的泪珠一滴一滴的砸下来,将人的心砸的生疼。

    即使这件事情最后可以解决,但是她作的歌曲的首唱却不是她。难道又要有人披着属于她的光华屹立于人前吗?

    为什么,凭什么?!

    “阿睿,我想要听一下尹雪晴唱的歌,我不相信属于我的歌是所有人都可以唱的,没有创作时的心境,我不相信她可以唱出曲中的情感。”米筱晨说话时因为激动愤怒,清澈透亮的眸子光芒闪烁,璀璨而明亮。眼中的慌乱,迷茫最终归于沉寂,转而映射出的是毫不退缩的坚定。

    曾几何时,那个在受伤时会失望,会失落的她,那个脆弱的柔软的她,什么时候变得如此坚强,坚强到他只会更加心疼。“好。”

    林斯睿将桌上的平板拿到床边,头条无一不是尹雪晴阵前出新歌,一改曲风,大胆尝试。

    尹雪晴新歌首发,再创个人单曲新纪录。

    尹雪晴一改曲风,转型AND蜕变。

    米筱晨点开曲子,指尖微微颤抖,熟悉到不能再熟悉的曲调,清楚到不能再清楚的歌词。

    流水匆匆,飞瀑四溅。

    这是她对林斯睿感情的表达啊!字里行间都是她对林斯睿爱意的表达啊!

    从开始的平淡,无波,偶尔的小逗弄,就像这山涧流水,温润的是彼此孤独,清冷的心。

    到后来,情不知所起,一往而深。也许是在参加节目过后,林斯睿说的那一句,‘这样的她,值得被原谅。’

    也或者是当她在人群中,当她深陷前世伤害无法自拔,林斯睿如天神般出现,将她护于怀中的那一句,‘我们回家。’

    到底是因为什么,到底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她渐渐的对林斯睿产生依靠。明明在上一世被欺骗,被伤害,但是只因为他那一句,‘还是有很多人,是值得你去相信的。’她便义无反顾的选择相信,即使依旧有伤害,依旧有欺骗,但是仿佛只要他还在身边,她就可以坚定的走下去。

    仿佛只要有他在,无论在任何困难之下,她都可以忍着疼,忘记痛的等他来。因为她坚信着,只要有他在,只要有他在,再大的风雨,再肆虐的风暴也一定会在他出现的那一刻停止。

    曲音徒然升高,原来在不知不觉间,山涧流水已经攀升到峭壁,似乎感受不到任何力量的推动,但是此时却只觉得没有什么力量是可以阻挡的。飞瀑而下,势无可挡。

    日常的相处见,无非是她为他揉肩,他为她擦拭药膏。她做的菜,他会吃。他的安排,她也渐渐学会接受。

    他的爱没有强势,却是有一种紧紧环绕的姿态出现在她的身边。他的爱无处不在,却丝毫感觉不到窒息。他的爱如棉花般柔软,温暖,却又像海绵般留下密密麻麻的细孔,让她在何时都有足够的呼吸空间。

    耳边的曲调渐渐变缓,如绿水绕青山,淡淡的波折,却是紧紧的缠绕,莫名的羁绊,一如她与他。

    不知为何,米筱晨听着歌,渐渐的,耳边除去旋律以及她与林斯睿相处的点点滴滴竟毫无其他,没有尹雪晴的声音,甚至没有歌词。

    米筱晨听着,哭着却又是笑了。

    她的笑如山川融化般温暖,如春风拂面般和煦,如雨后初晴般美好。

    “阿睿。”脸上的笑意再也维持不住,米筱晨扎进林斯睿的怀中,不禁痛哭,只有她知道,她的眼泪不为歌曲被盗,不是因为比赛而焦虑,更加不是因为懦弱。

    此时她脸上的所有表情,她心里翻滚的万千滋味都是因为眼前正为她擦拭泪珠的男人,紧绷的神经一时间得到放松,便如洪水嘣沙般一发不可收拾。

    所有的哭声,所有的泪珠都被林斯睿收入怀中,“乖,我在。”林斯睿一只手揽着她,一只手抚着她颤抖的脊背,声调是说不出的低缓,轻柔。

    “阿睿。”许久后,米筱晨才停止哽咽,她抬起头看着林斯睿,眼角是明显的泪痕。声音带着浓重的鼻音,但是一字一顿却是格外清晰。“还有四天就是我与尹雪晴比赛的日子了,我知道这件事你会彻查到底,但是这次,唯独这次,我想要靠我的力量去打败她。”

    “阿睿,也许这次被盗取是任何一首歌,我都可以交给你处理,但是唯独这首,我想自己解决。尹雪晴以为她盗取我的歌曲,我就会自乱阵脚。”

    “但是我要在她最引以为傲的舞台上依旧下用我亲自创作的歌曲打败她,四天,还有四天,我可以的,对吗?”

    米筱晨的话掷地有声,眼中的坚定毫不迟疑,但是她也需要被肯定,而这个肯定她的人只能是林斯睿。只有林斯睿的肯定才可以在她原本的坚定下再加上一份决然。

    “恩,我的晨晨一定可以的。”林斯睿低头与她额头相抵,伸手捧住她的脸,刚毅的唇角渐渐挽起,唇线温和的波折。“只要你想,我就相信。有我在,你不需要有任何的顾及。放手去做,我林斯睿的女人也不应该是等闲之辈。”

    “恩。”米筱晨起床,刷牙,湖绿色的无袖上衣配上白色的铅笔裤,五厘米的高跟皮鞋,整个人朝气蓬勃,活力四射。

    谁能想,遭遇变故,柔弱的她竟然可以如此坚强。林斯睿看着米筱晨纤腰秀挺,不卑不亢的背影,眼中是欣慰,是骄傲。原来在他不知道的时候,她已经成长到如此地步。

    米筱晨画好淡妆,她起身走到林斯睿身前环上林斯睿为她而低的脖颈,在林斯睿的脸颊处落下一吻。

    以往,都是林斯睿亲吻她为她鼓劲,这次换她来,这个吻是她的承诺,是她的印章。“四天之后的舞台上,我会带着新歌战胜尹雪晴。四天之后的舞台上,我要唱歌给你听。”

    “好,只是…四天的时间只是这蜻蜓一吻根本不够。”林斯睿突然伸手将米筱晨扣入怀中,火热的吻密密麻麻的落下,极致的温柔下是迫切与不舍。

    四天的时间,和苏沁商量过后,这四天米筱晨要进入封闭式创作中。也就是说林斯睿要有四天的时间看不到米筱晨,想至此,林斯睿的吻不禁加深。

    温柔与迷醉,**在眸光中,似乎都要溢出来。

    米筱晨抬着水润羞怯的眸子,一张脸如朝霞般染着绯红,“那…我走啦。”

    “恩,加油!”

    “我会的。”

    直到米筱晨的身影被房门完全隔绝在外,林斯睿才抽回视线,唇角的弧度无奈却又宠溺。四天啊…才分开,竟然就开始想念了…

    当苏沁看到米筱晨和叶凝雪以及叶凝雪拉着的箱子时,头一个想法竟不是米筱晨能否写出新歌,而是未来四天公司的低气压当真是让人心忧胆颤啊!

    “我知道你想要靠自己的努力打败尹雪晴,但是凡事都要作两手准备。我只能给你两天的时间,最后两天一定要进行录歌,四天,筱晨,你明白这是什么概念吗?”苏沁看着米筱晨,以往的苏沁严谨的同时也有着傲然,但是此时她的眼中只有郑重,似破釜沉舟般的郑重。

    “苏姐,谢谢你能够再一次包容我的无理取闹。”

    “行啦,我对你的包容除去我的个人原因,还有就是我只是在总裁的包容之下选择包容。加油!”

    “恩,加油!”米筱晨与苏沁手掌相击,声音在安静的空气中格外清脆。

    米筱晨从叶凝雪手中拉过箱子,叶凝雪看着米筱晨转身的背影,那种决然,竟与她第一次看到林斯睿时有几分相似。

    虽然她是一个女孩子,但是她从小习武,十二岁破例正式参军,十六岁成为特工队中唯一的女孩子。就在特工队成立两年,将要正式接受任务的时候,上级竟然空降下一名队长。而且这个队长还是一个面容清秀的白面书生?

    试问,一群热血青年,一群娇娇之子,谁会服?!

    但是,当天,林斯睿便在队中举办了一场队内赛,无论是速度,耐力还是射击的精准度,林斯睿都是当之无愧的第一。高台上傲然**的林斯睿,带给大家的除去震惊便是无畏无惧的坚定以及决然。

    后来的一次次任务中,他缜密的思维能力,强势的领导能力,他的一次次舍命相护,他一次又一次的,你们先走…

    没有人可以动摇林斯睿在他们心中的地位,即使林斯睿后来离开部队,但是他们所敬佩的队长永远都只有一个人,那个人就是林斯睿。

    以前,她也总想,到底是什么样的人才可以配得上这样沉着冷静,矜贵傲然的他。

    到底是什么样的女子才可以跟上他行走的步伐,并肩于他的身旁不被遗忘。

    到底是要如何的优秀才可以问心无愧的向他告白,得到他的喜欢呢…

    她永远都无法忘记,那是一个骄阳烧烤大地的日子,没有煽情剧中的大雨倾盆,只是一个简简单单,平凡无比的训练后。她向林斯睿说出了心意,但是得到的回答却是,‘任务中我可以以命相护,只因为你是我的部下,生活中,你也只会是我的部下。’

    当时,伤心吗?不甘吗?似乎并没有,好像这个结果她早已经料到。后来,在林斯睿离开之后,她才意识到,这不过是小女生对钦佩之人的仰慕之情罢了。

    所以在林斯睿找到她,问她愿不愿意离开部队,来保护一个对他来说很重要的人时,她义无反顾的同意了。在林斯睿突然转身的那一刻,她可以坦然说出,我根本就不是喜欢队长你…

    在见到林斯睿口中的米筱晨之前,她不止一次的想象过她的模样,她以为配上盖世英雄的应该是倾城红颜,但是要配得上林斯睿的绝对不应该是一个花瓶。

    而米筱晨给她的第一印象便是花瓶…

    但是后来,侧面的,直观的,林斯睿与米筱晨的相处模式都让她的心不禁震撼。原来像林斯睿那般冰冷的人也会笑的如此温柔,原来像他那般冷静自持的人也会想普通男子那般生气,甚至是幼稚的冷战。

    但是,仅仅是在这不足一个月的相处中,渐渐的,她懂得了,懂得了林斯睿会喜欢米筱晨的原因,懂得了米筱晨可以与林斯睿并肩而行的原因。

    那样柔软中带着刚硬的她,那样灵动狡黠的她,那样细心温婉的她确实是值得林斯睿去喜欢的。

    原来喜欢一个人,根本不需要对方来全力追赶的,因为他会心甘情愿的放慢脚步,原因很简单,只因为他也想与他爱的人并肩而行。

    “她就是这样的一个女孩子。”

    “恩?”苏沁突然出声唤回了叶凝雪飘远的思绪。苏沁看着失神的叶凝雪唇角淡笑。“我当时见到米筱晨的时候,还一度埋怨过总裁,想我一个金牌经纪人,竟然塞给我一个毫无经验可言的新人。”苏沁下意识的顿了一下,唇角的弧度微微上翘。

    “但是后来,我慢慢的接受了,认可了她。其实比她天资聪颖的艺人我见过很多,但是米筱晨所具有的气质,很少见。那是一种…”

    叶凝雪看着苏沁,眼眸低垂,冷酷的表情渐渐变暖,“那是一种坚韧。”

    那是一种如草丝般的力量,看似不堪一击,但是巨石压顶,她依旧可以顶着压力生长。感觉一用力便可以将她撕裂,但是稍不小心就会被她不起眼的软刃所划伤。

    但是,野草吗?

    用来形容她似乎并不合适,她如野草般坚韧顽强,却又像是世间最珍贵的花卉,让所有人忍不住的被她吸引驻足,继而心甘去呵护她,无怨无悔。

    叶凝雪与苏沁相视一笑,再看向前方的时候,米筱晨的背影早已经房门隔绝在外。

    她们等待着,相信着,等待着米筱晨再一次带给她们奇迹与震撼。

    ——

    “晴晴,你实话告诉我,你给我的这首歌到底是谁给你的?”尹雪晴的经纪人眉头紧锁,想到刚刚苏沁见到她时说的那一句,‘这么多年,只捧出一个尹雪晴,还是不识时务的,当真是难为你了。’她的心中就止不住的忐忑不安。

    可要是说尹雪晴得罪了她,得罪了星耀,以苏沁的睚眦必较的性格不可能没有任何动作才对的。但是眼下却是风平浪静…

    “说啊!这首歌到底是谁给你的。”见尹雪晴仍在慢条斯理的摆弄面前的化妆盒,经纪人一怒之下将手中的资料拍到桌子上。“你实话告诉我,这首歌是不是与星耀有关的,是哪个艺人?”

    以往尹雪晴的性格没少得罪人,但是大多数都是新人亦或是二线艺人,她多数时候也都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但是星耀在业界是何许地位,星耀总裁林斯睿是何许人也。

    她们根本得罪不起。就像苏沁所说,尹雪晴是她捧出来的第一位拿得上台面的艺人,也可以说她的前途与尹雪晴是息息相关的。

    尹雪晴怒气冲冲的将手中的粉刷扔到桌上,在文件上留下星星点点的粉,语气不耐,“你不是已经查过这首歌没有任何人发表吗,现在你又在担心什么?”

    “你确定这首歌与星耀无关?”经纪人仍是不确定的询问。

    尹雪晴眸中凌厉闪过,她拿起桌上的曲谱,指尖狠狠收缩,似乎那就是她的敌人,狠狠穿透都不足以泄恨。“没有,这是我的曲子,和星耀会有什么关系,你不用担心。”

    “是吗…”

    “你不相信我?孔姐,你应该清楚,如果不是我念在是你把我一路捧红,以我现在的地位,艾米来带我都不足为过。”

    孔莉一愣,有些事情她自己虽然清楚,但是被人这样明晃晃的指出,尤其是还是当初对自己百般依附的人说出,心中难免愤怒。她眼眸暗沉,手掌蜷成拳头,“既然你确定的话,我就不管了。”说完她怒然转身,大步流星的离开房间。

    “啊!”尹雪晴将手中的曲谱撕成碎片扔到脚下,这首歌自从发布取得了很好的成绩,很多人都纷纷祝贺她拥有了第二种曲风。

    可是她就只有愤怒,周边赞赏的话语越多,她就越愤怒。米筱晨,米筱晨!

    傍晚时分,微风拂过梧桐树稍,油绿的叶子浸染在霞光中染着一层金色的磷粉,随风舞动,刷刷作响。

    夕阳的金光笼盖住整间琴房,琴房中,米筱晨长发披散,斑驳的树影在她削瘦的肩膀处跳跃,唯美而清新。

    林斯睿站在树荫下,透过不远的距离,穿过一层薄薄的玻璃窗看着米筱晨,每天的这个时候他都会来到这棵树下静静的看着。看着她因为灵感受阻而皱起眉头,看着她困惑消除而展露笑颜。

    ------题外话------

    自从文文上架,之前总冒泡的一些人不见了,说实话有些失落,毕竟当初相处的时光不会有假。但是当我在订阅名单上看到了很多从未谋面的读者时,心中又有些暖洋洋的,原来在我不知道的情况下有这么多人是在默默支持我的。

    感谢大家的支持与陪伴,大么么(づ ̄3 ̄)づ╭?~

    昨天订阅前三名:

    第一名侯爷梦死

    第二名凤慕凰倾

    第三名1051781393(.. )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