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言情小说 > 天后重生之睿少萌宠妻最新章节 > 天后重生之睿少萌宠妻最新章节列表 > 安安沁心(三)
    等到安灏廷思绪回炉的时候,面前哪里还有苏沁与贺铭的影子啊。他气闷的用拳头砸上树干,最后却是疼的他自己呲牙咧嘴。无奈之下只能是打电话给他的倒霉经纪人,按照飞机上的座位号去好好的查一查!

    最好是祖宗十八代都查的一清二楚的!

    ——

    丽江风景宜人,近几年来更是大力发展旅游业。苏沁跟在贺铭身边,兜兜转转,身边环绕着的是雅致的二层小楼,脚下踩着的是青石板铺就的小路。

    苏沁左看右看,如果不是跟在贺铭身边,凭着她脑海里的记忆肯定会迷路的。

    遥遥的,苏沁就看到了不远处的一朵树茂,走近后,她看着朱红大门前的两块大石头,一双杏眸眯成月牙形。“看别的地方变化那么大,我还以为这里也一样呢,没想到…”她摸摸石狮子的头,“一点都没变。”

    自从回到这里,好像时光倒退,好像她还是那个一门心思就想着怎么练琴怎么唱歌的小丫头。想一想那个时候的心无旁骛,大概是她最快乐的日子了。

    “听我妈说,开发商不是没有动过这里的心思,不过后来丽江大力开展旅游业,这里也算是保留的最完整的一处古建筑了,才险险保留了下来。”

    “这样啊。”苏沁走上前本来是打算敲门的,但是她还没来得伸手,就被贺铭双手扶着肩从后面推了进去。

    大概是听到了脚步声,仅是片刻的功夫就从里屋迎出来一个年轻的小姑娘,苏沁看了看,确定不认识。难道是贺铭要相亲的对象,看着看着小姑娘身前围着的小熊围裙,又不太想啊…

    “这是我请来照顾我妈的小阿姨,张琴。”

    “贺大哥你回来了啊,阿姨从早上一直念叨到现在了,就盼着您回来呢。这位是?”张琴一边随着他们进去,一边叨叨叨的说着,如一个打开了的话匣子,这样的人,陪老人家最好了。

    “我是贺铭的朋友,是陪他回来看阿姨的,你叫我苏姐吧。”

    “那个,阿姨就在卧室呢。阿姨,贺大哥带着女朋友回来看您啦!”

    听着张琴突然间来的一句,苏沁短暂的怔愣后下意识的看向贺铭,却发现贺铭也正笑着看她,囧…

    “我不是…”还没来得及解释,就被贺铭出声打断,“咱们也快进去吧。”

    听到自家儿子带着女孩回来看她了,贺妈妈那个高兴啊,堆着满脸的笑容就从里面迎了出来,急促的脚步却在看到苏沁的那一刻骤然一僵。

    看看面前的苏沁,再看看苏沁身边的儿子,不禁红了眼眶。“这是,小沁?”

    “是我,阿姨。”苏沁走上前晚上贺妈妈的手臂,“是我不好,这么多年都没有回来看您。”

    “可不是嘛,你这个死丫头,都不说回来看看我这个老婆子<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reads();</script>。”贺妈妈拉着苏沁的手就往里面走,但是那双清明的眼眸却在时不时的看向身后跟着的贺铭,满是询问。

    这么多年儿子的心思她知道,还在很小的时候,她在这个儿子就喜欢苏沁这个丫头。

    还记得儿子出国那年对她说,等到他一毕业就让她这个当妈的去和苏沁提亲,却不想儿子才出国一年,苏沁这个丫头就去了京都市,自此音信全无,她这个儿子也因此耽误了这么多年。

    苏沁是个好女孩她知道,要怪啊,就怪她这个儿子是个痴情种。

    不过这次,难道是两个人…好上了?

    “沁沁啊,你爸妈去世的早,你小的时候阿姨就把你当女儿看,阿姨就问你一句话,你现在,有男朋友了没有?还是说,已经结婚了?”

    “没有呢。”苏沁脸颊发烫,是不是做长辈看到到了婚龄却没有结婚的小辈都喜欢问这个问题啊!

    听到这个回答,贺妈妈有些开心,也有些失落。

    还没有男朋友就说明他儿子还有希望,但是也说明她那个不争气的儿子,到现在都没告诉苏沁他的心意。

    里面欢声笑意,等候在外面的安灏廷却是觉得度日如年。

    心里气苏沁随随便便的就和男人回了家,但是更多的却是气他自己。当初如果不是他私自取消了苏沁决赛的参赛资格,他现在和苏沁也不会是现在这么个境况。

    如果时间可以停留在那段他赖在苏沁家里的那段时间该有多好,现在想起来,那段日子是他迄今为止过的最开心的日子。

    尽管房子很小,但是也因为很小,他只要一睁看眼,哪里都是苏沁的影子…

    “沁老婆,我饿了!”安灏廷像个孩子一样凑到苏沁的背后,伸手环上苏沁的腰,轻轻磨蹭。“怎么还没有好啊?”

    “去你的!”苏沁抡起汤勺就要去打安灏廷,才搬进她家里两天,竟然就敢叫她沁老婆,真当她是软柿子,随便捏啊!

    “好好好,沁老婆别生气,我不叫就是了。那我叫你,小酥酥?”

    “……”苏沁拿他没辙,这个男人脸皮厚起来的时候只比墙要黑上那么一点点。“去,把碗筷准备好,马上就可以吃饭了。”

    看着安灏廷恶狼一样的一筷子接着一筷子的夹菜,苏沁用筷子打上安灏廷的手背。

    “肿么啦?”安灏廷眉峰紧锁,嘴角还叼着一根青菜丝没来得及咽下。

    苏沁无奈扶额,当初她怎么就觉得面前这个男人举手投足间有着那么一丝丝的高雅贵气呢。“你下午要练习舞蹈,不能吃这么多。”

    听到这,安灏廷却是该吃吃该喝喝,一点都没当回事。他能告诉苏沁,他五岁就开始学习舞蹈了吗?他更不可能告诉苏沁,教他们舞蹈的那个妖孽老师是他的大学学长。

    苏沁只觉得这个男人没救了。

    她和安灏廷分在了不同的组,安灏廷下午练习舞蹈,她下午却是要练声的。想到这,她给自己盛了一碗梨汤润喉<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reads();</script>。

    大概是她和安灏廷突然组成组合参赛的事情传开了吧,苏沁才一踏进唱鸿公司给练习生准备的练习教室,她感受到了来自四面八方的怪异目光。

    其中一个披散着及腰长发的女人,踏着十厘米的高跟鞋朝着苏沁步步走近,耳边的窃窃私语渐渐停息,只剩下高跟鞋在玻璃砖的砖面上铿锵作响。

    “你就是苏沁,那个靠着和安灏廷临时组合才通过初赛的女人?”言语间满是不屑轻蔑。

    什么叫靠着啊!虽然心里不满,但是苏沁想着自己无权无势的,可不能为了一时之争失去了好不容易才得到的机会。于是轻点下巴,“是我。”

    “呵!”女人轻笑一声,眼中涌动的光亮意味不明。苏沁莫名的腾起一股不安。

    “你和安灏廷认识吗?”问完之后,连苏沁自己都觉得好笑。眼前这个大小姐怎么可能认识安灏廷那个破落户呢,换句话说,安灏廷要是能认识这位大小姐,怎么可能为了能赖在她家里,宁愿在楼下面守上两天两夜呢。

    最后弄得自己发高烧,医药费还是她付的呢。

    这样想一想,苏沁觉得她自己真的是善良啊。可是她一点都没有去想,为什么那么比起安灏廷还要可怜的人她都没有去帮,却偏偏任劳任怨给安灏廷当老妈子使。

    看着苏沁的模样,董玲玲一愣,杏眼微睁,平稳的语气中扬起一丝难以置信的波动。“你不会不知道安灏廷是谁吧?”

    苏沁月牙眼轻眯,她除去知道安灏廷叫做安灏廷,其他的还真是不知道。难道安灏廷真是什么微服出巡的大少爷?月牙眼闪过瞬间的利光。

    却不想董玲玲骤然一笑,佯装友好的向她伸出双手,但是眼底的那抹轻蔑却是更甚了。“你不认识安灏廷也没什么,当初他给我们家当过司机。”

    听到这,苏沁微微安心,原来只是当过司机啊。不然的话,她家那处小庙恐怕是容不下安灏廷那尊大佛了。

    而苏沁不知道的是,安灏廷只给董玲玲当过一天的司机,还是因为董玲玲用安灏廷偷偷跑到酒吧唱歌的事情作为威胁,安灏廷才无奈答应的。

    苏沁的声音是属于耐听型的,出了名之后或许算是一种优势,但是对于现在毫无名气的她来说,却是极大的劣势。因此她必须苦练舞蹈,第一次的印象极其重要,无论如何,她绝对不能在复赛场上被淘汰。

    训练结束后,安灏廷被学长,也就是他们的舞蹈老师硬拉着去喝了一杯,本来回来的就晚。但是当他推开公寓的门的时候,却发现里面还是黑漆漆的一片。

    苏清皖在初赛落选之后,就回到了当初的那个清吧继续驻唱,现在还没有回来很正常,那苏沁呢?

    安灏廷关上门,拨通苏沁的电话,久久的嘟声后开始转为留声。身形骤转,他开门而出,打车赶到唱鸿公司。问了公司前台,果然和他想的一样,苏沁还没有离开。

    当他来到舞蹈教室,准备好好教训苏沁一顿的时候,却是生生的愣住了脚步。

    耳边树叶簌簌作响,晚风袭来,安灏廷伸手拽着貂皮大衣。看着紧闭的朱红色大门,他蹲下身子,亦如当初他为了能住进苏沁租下的公寓,守在公寓楼下那样。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