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言情小说 > 天后重生之睿少萌宠妻最新章节 > 天后重生之睿少萌宠妻最新章节列表 > 第二章 陌陌情琛(二)
    “自杀?”听着院长的话,君陌琛桃花眼轻眯,唇角的笑容邪魅且嗜血,没有一丝一毫的怜悯<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reads();</script>。“给我看好了她,她要是死了,我就玩死你。再说了,我还给她准备了一个更好的地方呢。”

    听至此,宫洛也是露出一抹意味深长的笑容来。

    “会长,还有两个小时就是颁奖典礼的时间了,按照之前商量好的,您要提前一个小时进场。”宫洛低声提醒着。

    “恩,走吧。”

    “君会长慢走,君会长慢走。”看着君陌琛渐行渐远的身影,院长胆战心惊的伸手摸着额头上的冷汗,终于送走了这位爷啊!

    视线转而看向蜷缩呻吟的欧阳卿的时候,眼中满是厌恶,要不是这个瘟神,他这个小地方哪里能被君陌琛那个喜怒无常的阎王盯上啊!“你们几个,给我好好看着她,只要不死,给我随便折腾。”

    “是是是,院长您就放心吧!”一旁守着的几个男人面容猥琐,淫笑的看向欧阳卿。想着之前的*滋味,一个个都是笑的异常开怀。

    这么个穷乡僻壤的地反,能有个女的就已经很不错了。虽然这个女人的脸被毁了,可是那身段还是挺不错的啊!“兄弟们,今谁上啊?”

    “哈哈,你小子什么时候这么谦让了啊?”

    “那,一起?”

    “哈哈,哈哈——!”偌大的监狱中,淫笑声层起彼伏,如魔音般久久不散。

    窗外风景飞逝,转眼间便到了举办华夏音乐典礼的长虹大厦。宫洛的熟练的停好车,看向后面一直都在闭目养神的君陌琛轻声提醒,“会长,到了。”

    “恩。”淡淡的声音掺杂着浓重的鼻音,君陌琛睁开眼的那一刻被射进来的眼光刺痛了眼尾,他伸手揉上,没想到只是短短的个把小时,他竟然睡着了。自从上次动完手术,他似乎变得格外的倦怠,动不动就犯困。

    “进去吧。”出声的同时,君陌琛已经抢先打开车门走出,随手带上的墨镜遮挡住桃花眼中的一抹流光。他驻足看着大厦上挂着的广告牌,偌大的屏幕上正播放着米筱晨的那首《战梦情缘》。

    铠甲着身,青丝高束,一身红色劲装,勾勒出娇媚却也不失英勇的身形。战马昂首抬蹄时,她红缨冷枪直指天空,唇角的笑容比起天边的红日更加灼目。

    莫名的,君陌琛就想起与米筱晨初见的那一日,不过那日的米筱晨哪里有这么淡定坦然,他看到的只是一个因为马受惊而惊慌失措,失声乱叫的小丫头。

    现在想一想,他纵马去救米筱晨的时候,还真的就只是一时兴起。那个时候欧阳卿缠他缠的厉害,他烦的要命,只想着要找一个女人来转移一下欧阳卿的注意力。所以那个突然出现在他的视野里并且成功吸引了他的注意力的米筱晨自然就成为了他的狩猎目标。

    但是,就在他将受惊的米筱晨从马背上拉到怀里的那一刹那,他却觉得有些事情不受他的控制了。那样一张精致的面容,尤其是是那一双黑白分明的眸子就那样毫无预警的撞进他的心眼里。

    唯一的感觉,就是熟悉。

    惊慌失措间,又夹杂着点点抗拒与排斥。而且他很确定他的感觉,那就是米筱晨认识他,而且害怕他。意识到这个想法之后,他玩心大起,开始让宫洛去着手调查她。

    却不想更深的了解,就是更深的沉沦<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reads();</script>。他不是没有犹豫过,没有后悔过,毕竟在他的心里,只有米尘,只有那样看似坚强实则内心脆弱的米尘,才是值得他去关注,去爱恋,去照顾的。

    而米筱晨,永远都只能是米尘的替身,只能是一个在他无聊的时候用来宽慰寂寞的玩物而已。

    最起码,在最初的时候,他确实是这样子坚信着的。只是谁又能想到之后的种种,让他将这个想法彻底遗忘。

    “哇!你看那个男人,好帅啊!”早就守在门口的一名粉丝粉丝在不经意间看到驻足仰视的君陌琛,拉着身边伙伴的衣角,窃窃私语。“可是他是谁呢?我怎么不记得娱乐圈里有这么一个明星了啊?”

    “也不一定就是明星吧,你看那个林斯睿,人家就不是明星,可是比起明星来毫不逊色。”

    “林斯睿?林斯睿是谁啊?”

    “我去,你怎么连林斯睿都不知道啊,那你知道星耀传媒不?你知道新一代天后米筱晨不?我说你这个脑袋成天净装些八卦了吧!”

    “……”

    …

    听着耳边叽叽喳喳的声音,君陌琛唇角轻勾,想起林斯睿,当初那个注定的敌人,现在看来,也应该能算是半个朋友了吧。

    “进去吧。”君陌琛敛起思绪,步伐间慵懒却不失贵气。大概是这数个月一直都住在Y国皇家医院里的缘故吧,举手投足间都透着一种时间沉淀后才能体现出的高贵与优雅。

    华夏音乐盛典,是华夏音乐界规模最大,最具权威的颁奖典礼。为了这次的颁奖典礼,举办方启用的是能够容纳一万人的大型演播厅,到时候各路明星,粉丝齐聚一堂,热闹程度绝对可以引起社会的高度关注。

    君陌琛走近举办方提前为他准备好的房间,透过屏幕,他可以看到演播厅中的所有景象。

    现在,明星们还都没有进场,只有成群的工作人员正在有条不紊的忙碌着,布景,安置路线,摆放摄像机的位置等等。

    君陌琛看着屏幕中闪烁的镁光灯,五颜六色的亦如当时的夜魅。

    那时的米尘就那样站在偌大的舞台中央,身体削瘦的好像一阵风就能将她吹到一般。而她呢,仿佛听不到台下的淫言碎语一般,每一首歌唱的都是那么的…纯粹…

    灯光下,琴音如流水一般的缓缓流淌而出,她的歌声就像是夜晚的银白月光,铺展开来,弥散了一天的喧闹与浮华。

    而这点,也正是米尘与米筱晨最大的不同。

    他曾经无数次的将米尘与米筱晨混为一人,尤其是半夜醒来再也睡不着的时候,他总也分不清那个让他魂牵梦绕的女人到底是谁。

    只有米筱晨唱歌的时候,他却能够将两个人分的清清楚楚。米尘的歌曲多为忧伤,带着治愈人心的魔力。但是米筱晨的歌声却无时无刻不再透露着一种激励人心的动力。

    米筱晨就像是一团火,带着温暖人心的力量。可是渐渐的,他发现,即使米筱晨是一团火,米筱晨照亮温暖的也不是他的黑夜冬天。

    对于米尘,他是求而不得,是遗憾<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reads();</script>。但是对于米筱晨,却是一种连争取都做不到的无奈。因为那个小女人无时无刻不在用行动,用言语告诉他,她很幸福。

    而能够让她幸福的那个男人却只能是那个叫做林斯睿的男人。

    他不止一次的在暗处观察过林斯睿与米筱晨之间的相处,无论林斯睿在外人面前是多么的矜贵自持,高不可攀,但是只要在面对米筱晨的时候,林斯睿的声音永远都是温柔的,态度永远都是纵容的,行为更是毫不掩饰的宠溺。

    那时候,嫉妒似乎都是少的,他只是扪心自问,如果他当时也能向林斯睿对待米筱晨那样去疼爱米尘,是不是今时今日,他也可以与米尘尝试一下,那个叫做幸福的东西。

    可是,也只能是如果…

    他虽然经常受伤,但是最让他疼,让他痛的却只有两次。一次害的他失去了米尘,一次,则让他失去抢夺米筱晨的权利。他不止一次的告诉自己,只要有机会,他就一定要将那份恩情还给林斯睿。只要不欠,他便可以肆无忌惮的去抢夺的米筱晨。

    但是他却迟迟都没有去做,林斯睿被困F国的时候,他并不是一点风声都没有收到过,但是他却没有采取任何行动。

    没错,他是懦弱了,他该死的懦弱了,该死的退缩了。

    因为他很清楚,只要林斯睿还活着一天,他就永远都不可能得到米筱晨。只有林斯睿死掉,他才能有微弱的希望可以得到米筱晨。

    这是到底是有多微弱,恐怕也只有他自己才能深深体会。那是一种如烟如雾的缥缈,根本就不存在。

    各路明星开始如常,一如既往的光鲜亮丽,一如既往的争相夺艳。可是就是那迷人眼的万花丛中,仅是一眼,君陌琛就看到了与林斯睿携手同来的米筱晨。

    今日的米筱晨一身火红的颜色将她一双黑白分明的瞳眸染上如火一般的颜色。这样的米筱晨就像是一团急于燃烧自己的热火,更像是一只浴火重生的凤凰。就在此时此刻,她将展翅飞上更加高远的天空。

    而这片天空,只有她身边的那个男人才可以给她。

    其实有时候,死真的是一个很好的东西,它可以让你在一瞬间就明白你在生的时候所有不明白的事情。

    婚礼上,就在他看到米筱晨毫不犹豫的扑上前,却又被林斯睿拉入身下的那一刻,他就清楚的知道了,他爱的不是米筱晨,从来不是。

    他与米尘是同样的孤苦无依,所以他们能够在漫漫黑夜中相拥取暖。而米筱晨却是一轮太阳,也许能够带给他一时的温暖,却永远都不会出现在他的黑夜中。

    但是他又是想要米筱晨能够得到幸福的,没有缘由。如果真的需要他给出一个理由的时候,他想,大概就是遗憾吧。

    “走吧。”君陌琛骤然起身,没有一句话就毫不犹豫的转身离开。才登上的台的米筱晨就那样被他安妥的放在身后,那是一个他已经路过的风景。

    ------题外话------

    亲们,惜宝宝已经放假啦,所以之前应诺的番外会陆续更新的,群么么亲们(づ ̄3 ̄)づ╭?~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