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言情小说 > 天后重生之睿少萌宠妻最新章节 > 天后重生之睿少萌宠妻最新章节列表 > 第八十一章 众叛亲离
    何颉难以置信的抬头看着冷漠凝视着她的林斯睿,看着林斯睿眼中涌动的暗光,如暗夜中压制着的一缕火苗,隐藏着足以燎原的怒火,心尖不由得一颤。

    如果这句话是从别人的口中传出,她一定会怒笑嘲讽,送她去警局,凭什么,况且,即使是她反了错误,又有几个人有能力将她送到警局。但偏偏,林斯睿不是别人,亦如林斯睿知道她对调音仪器的依赖,她做的那些事情,林斯睿也同样可以知道。

    而林斯睿也正是可以惩罚她的人之一。

    她曾经天真的以为,她与林斯睿是属于同一条船上的,她曾经天真的以为,她与林斯睿之间是一荣俱荣一损俱损,却不想如今却是那样一副针锋相对,恨不得将她置之死地的场景。

    我自认比这里的每一个人都要清楚林斯睿的冷酷,因为那是她亲身体会出的残忍。可是,她总要问个缘由吧。即使是林斯睿要代表正义惩罚她,她总也要知道是因为哪一桩吧。

    除去盗曲,她与米筱晨并无接触,而飙车事件到底是因为什么,林斯睿比谁都要清楚。到底是什么理由,能够让林斯睿抛开对她父亲的愧疚,违背当年承诺要照顾她的诺言来反咬恩人一口。

    并不是因为这场比赛的胜利,她知道。如果真的是因为这小小的一场比赛的话,她也只能说,你,林斯睿也不过如此。

    也许是明知道无法反抗,所以才这样平静吧,何颉推开扶着她的孟珂舒,抬眸看着林斯睿,忽视着心底的颤粟,尽量使自己的声音平静无波,“我想问一问睿大少,想要送我去警局,总要有个理由吧?”

    “不知道杀人罪,够不够呢?”林斯睿垂眸睨着何颉,看着对方骤变苍白的脸颊,薄唇紧抿,如果不是因为想要自家小妻子堂堂正正打败她,他又何必等到今天。

    自从知道米筱晨的真实身份,米尘这个名字就像是一粒种子,在他的心底茁壮成长,根深蒂固。他曾经去米尘的墓地看过,是一处很荒凉的山林深处。

    当他了解到米尘是被众人活活踩踏致死时,心里除去对米筱晨的疼惜,莫名的也带着一丝怀疑。但是逝者已矣,一切的调查都已经无从下手。

    但是就在他从F国回来的时候,他的父亲曾经把他叫到书房详谈,也就是那次,他头一次为拥有一副强于常人的听力而感到暗喜。

    他的脚步极轻,以至于他的父亲并没有察觉到他的到来,也因着他对于米尘二字太过灵敏,才会清晰的听到这两字从他父亲的口中传出。

    诧异,难以置信,每多听一句所带来的失望,直到到最后的接受,厌恶。

    他从没有想过他的父亲竟然也在这件事情中扮演着关键角色,包庇在某种程度上并不比犯错之人的罪过小。

    他曾经想过当做没有听到,没有发现的漠然离去,至于之后的事情,他自有他的解决方法。但是脑海中浮现而出的画面,一张接着一张的都是米筱晨强装坚强却忍不住落泪的画面,心疼大过理智,于是他推门而入。

    看着父亲由诧异转而凝重最后也只是无奈叹气的面容,他同样是僵硬着一张脸,与他的父亲进行了从他出生起的第一次谈判。

    不是以一个儿子对待父亲那样,而是以一个退役军官面对上司那样,以父亲的前途为要挟,换取一个可以自主而不受干扰的处罚权力。

    而处罚对象自然是眼前已经呈现楞傻状态的何颉,这个作恶多端,蛇蝎心肠的女人。

    “米尘…还记得吗?”林斯睿走近何颉,看着何颉边摇头边踉跄后退的模样,步步紧逼。直到何颉蠕动着唇角瘫软在地的时候,林斯睿站停脚步,将何颉完全遮盖在他伟岸身形所映射出的暗影中。

    暗无天日,亦如何颉今后将面对的生活。

    “你…你有什么证据吗?”何颉本来以为林斯睿知道的事情无非是她在娱乐圈中对新人的打压,以及其他一些巩固地位的事情,她以为最多不过是毁掉她在娱乐圈的地位。

    可是现在看着面前冷冷站立的林斯睿,听着林斯睿掷地有声的一句句话,她才迟迟意识到,林斯睿要毁掉的不止是她的前途,还有她的人生。

    思绪未断,屏幕上已经出现一名男子,双手被手铐禁锢着,左右两边是若有若现的警服徽章,不熟悉的人看着身后的摆设,可能只会以为那是一个摆设破旧的屋子,但是空气中即使隔着屏幕也能感受到的压抑与冷清,却也能让所有知道,那个地方绝不是他们心中所想的那样。

    何颉看着屏幕上陌生的男人眉头一皱,这个男人她并不认识。但是男人接下来说的话却像是深冬中的冰水从头上泼下,浑身是冻僵一般的刺痛。

    于此同时,由始至终都处于震惊状态中的米筱晨猛的起身,她看着屏幕上的男人,下意识的红了眼眶。仿佛瞬间就回到那些个黑暗的日子中,而这个男人却是少有的带给她动力的人。

    米筱晨并不知道这个男人的名字,但是她知道,这个男人是名清洁工,每隔一段时间就会到郝佳凝的秘密录音室打扫。有一次,在她清唱的时候,这个男人拎着一桶水,手里拿着一把扫帚推门而入。

    仅是一眼,她就记住了这个男人的模样,只因为当初这个男人说,‘我刚刚听到歌声,所以就以为这间屋子是郝小姐的休息室,对不起,对不起…“

    可是,这个人为什么会和米尘的死亡有关系。她一直都以为,这个男人是一个淳朴老实的人。懵懂不解时,只听到男人哽咽的说出当时的情况。”当初是一个女人找上我,我并不知道她的名字,那个女人给了我一包药,告诉我将她给的药放在一个叫米尘的人的碗里。我当时问过那个女人很多遍这是不是毒药,但是那个女人告诉我那个药只会让人昏睡而已,不会影响到生命安全。“

    这个时候,从身后传来一声严肃的男声,”那么你知不知道那个女人的名字?“

    屏幕中,男人方脸粗眉紧紧的揪在一起,急促摇头,”我真的什么都不知道了,能说的我都已经说了,当初那个女人什么都没有告诉我。“

    屏幕重新陷入一片黑暗,场中没有嘈杂,没有争吵,所有人都是那样的安静,仿佛眼前的所有只是一场梦,好像只要他们一闭眼再一睁眼,台上那个狼狈的女人还是他们心里尊敬喜爱的何颉。

    还是那个纯真善良,乐观上进的何女神。”何颉在看到屏幕暗下的时候,心底突然升腾起些许希望,虽然当年的事情败露了,但是也许林斯睿并没有证据证明是她指使的不是吗?

    就连刚刚的男人都不知道究竟是谁找上他的不是吗?

    而她很清楚,男人口中的女人是谁,那个女人与她才是真正的福祸相依,根本不可能出卖她。

    而林斯睿好像是看出她心中所想一般,再次启唇,似乎每一次的张合较之上一次都上冷上几分。“刚刚那个男人只是证人之一。”

    就在林斯睿话音刚落的时候,何颉的耳边传来一阵或重或浅的脚步声,何颉心头一惊连忙回头看去,最先映入眼帘的是一双黑色高跟鞋。

    “赵婉婉…”何颉不敢置信的看着她的经纪人朝她步步走近,她如一只被困的小兽般低声嘶吼,双手下意识的朝赵婉婉挥去,“你怎么会出现在这里,你来这里要干什么,我警告你不要乱说,不然我不会放过你的。”

    却不想赵婉婉竟然冲着她冷笑一声,不放过她,现在究竟是谁不放过谁。以前她处处替何颉遮掩,不过是因为她与何颉福祸相惜,如果何颉出事,她一定不会好过,更有可能成为何颉的替罪羊。

    而且,她很清楚,何颉背后的势力是林家家主,自然不敢轻举妄动,每天过着担惊受怕的日子。

    但是现在所有的情况都变得不同了,眼下何颉已经被林家抛弃,而林斯睿也已经承诺只要她将何颉做过的事情全盘托出,就会安排她出国重新开始。

    重新开始,如果她没有替何颉做那些伤天害理的事情,她一定不舍得今时今日的地位,但是她恨清楚,眼下的一切都来的不够光明不够正大。

    所以,重新开始的机会,对于此时的她而言,比起任何事情都要有诱惑力。而且,还能够趁此将何颉对她的侮辱一举报复回去,何乐而不为呢。

    发疯发狂的何颉被警卫人员从身后制服,大声嚷嚷的嘴也被人粗鲁堵住,眼睁睁的看着赵婉婉笑着越过她,清清楚楚的听着赵婉婉将她做过的事情一一说出,说出她是如何陷害其他艺人,说出她是如何谋划害死米尘的,说出她是如何怂恿尹雪晴去盗取米筱晨的曲目的。

    亦真亦假,更多的是赵婉婉怨气中的添枝加叶,但是每一桩事情又是生生存在的,无法改变的事实。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