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言情小说 > 天后重生之睿少萌宠妻最新章节 > 天后重生之睿少萌宠妻最新章节列表 > 第六十八章 你还娶我吗?
    苏沁看着张婉柔希翼的眸光,明明是坚定着的,明明是盼望着的,但是不时闪躲的瞬间又让她感受到害怕与胆怯。

    苏沁想,她一定是疯了,不然怎么会任由张婉柔胡闹。此时,她看着张婉柔坐在唐翰的床前,但是那张比起昏睡的唐翰更加透明的脸,只觉得头疼。

    越来越看不懂,不懂张婉柔明明前一秒还在抓狂的找着许泊然,而这一秒又死死的守在唐翰的床前不肯离开,那样眷恋怀念,那样痴痴望着不错眼神的样子,就好想唐翰是她失而复得,是她苦苦寻觅终于找回的爱人。

    可是怎么可能呢!

    进组的第一天,是她带着张婉柔去剧组的,而唐翰也是由她来介绍的,那个时候,张婉柔和唐翰还不认识,短短十几天,就能相爱?

    也许一切情窦初开亦或是从未谈过恋爱的纯情少女相信什么一见钟情,但是经历过爱恋,经历过分离的她,却是无论如何也不会再相信了。

    “苏小姐…”值班的医生护士也是忙得更呛,眼看着张婉柔根本不会离开,而苏沁又蒙着心的任由张婉柔胡闹,他们也只能将张婉柔的病床拉到这里来。

    只是,唐翰和张婉柔的明星身份,他们都是知道的,如果日后因为这件事情出现什么绯闻,只希望不要怪罪到他们身上才好。

    想至此,为首的医生不禁紧蹙眉毛。“张小姐,你现在也是病人,我们已经退而求其次的让你留在这里,但是剩下的事情请你务必配合我们,不然我们没有办法向你以及你的家属交代。”

    张婉柔不舍的收回视线,看向面容含怒的医生,“只要你们同意我留在这里,之后所有的事情我都答应你们。”张婉柔再次回头看了一眼唐翰才缓缓起身,却不想手臂突然被一股大力向后拽去,本就虚弱的身体根本就不受控制,顿时向后倒去。

    “小心。”在场的所有人都是下意识的惊呼,张婉柔这一压下去,唐翰刚刚上完药包扎好的地方恐怕又要被磨破,二次受损就很难不留疤痕了。

    短暂的怔愣过后,就在众人手忙脚乱的去拉的时候,已然来不及了,但是万幸的是,最后的姿势是张婉柔趴在唐翰的上方,两个人的身体之间还隔着一拳大小的距离,并未碰到。

    强烈的男性气息掺杂着手术后的药物味道像张婉柔侵袭而来,尽管隔着一层被子却还是不自觉的蹿红了一张脸。

    眼前的景象由淡淡的浅蓝色扩散开来,张婉柔的耳际越过唐翰唇瓣时,清晰的听到唐翰睡梦中一声轻轻的呢喃,“别走。”

    顿时,泪如雨下。

    视线落在唐翰握着她手腕的手背上,尽管上过药物,但是被树枝划破的地方依旧泛着淡淡的粉红色。一滴泪珠滴下,正好落在唐翰裂开的伤口上,张婉柔清楚的感受到掌心下的一阵瑟缩。

    怎么就那样傻呢…

    当时一定很疼吧,那个时候,我让你放开的时候,就离开,不好吗?

    为什么一定要这么固执呢?

    还有,我听到的那声‘不怪,不恨’,到底是我的错觉,还是你的心意呢?

    你是许大哥,还是唐翰呢?

    “柔柔…”淡淡的一声呢喃唤回了张婉柔的思绪,视野中,握住她的手掌正在用力收缩,没用力一下,她就疼一下,视野中的鲜红就多一处<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reads();</script>。

    “张小姐,请你让开一下,我们要给病人重新上药。”医生的耐心即将耗尽,也顾不得张婉柔是林斯睿特意交代要看护的人,语气也变得气愤,急躁起来。

    在他们看来,遇上一个不听话的病人就已经很头疼了,何况是两个。当医生走到张婉柔身前想要将两个人分开的时候,不仅是清醒的张婉柔死不放手,就连依旧昏迷着的唐翰也是死死的拽着。

    那一瞬,医生竟觉得有些棒打鸳鸯的感觉,而他们就是拆散公主和王子的恶巫婆。

    也难怪他们会这样想,毕竟电视里都是如此演的。

    “等等。”苏沁终于还是看不过去了,她同样是走到张婉柔身边,就在医生们认为终于还是有一个明事理的人在的时候,就在他们认为苏沁会劝说张婉柔松开的时候,苏沁的举措再一次让医生们愤懑不已。

    苏沁的视线落在医生放在张婉柔和唐翰手腕上的手移开,“既然他们不愿意,就不要为难他们了。”转而看向一旁的女护士,“把药给我吧。”

    小护士也是无可奈何的递上药膏,今天真是太乱了,怎么偏偏赶上她值班的时候了呢!“给!”这下连苏小姐都省去了,可见小姑娘也是瘪着一肚子的火气,苏沁轻笑摇头。

    恐怕从今往后,张婉柔,唐翰,再加上一个她,都要成为仁和医院黑名单上的一员了。

    可是,今晚她就是一点点的理智都排不上用场,也可以说,今晚的她就没想要拥有理智。或许这样疯一疯,心里也可以好受一些,只是苦了这些无关的人了。

    “柔柔。”苏沁刚刚离得较远,唐翰的两声梦呓她都没有听到,所以此时此刻还能如往常一样叫着张婉柔,柔柔…

    如果她刚刚听到唐翰叫张婉柔的那一声,‘柔柔。’那样柔情缱绻,那样患得患失,那样的深入骨髓,却又是那样的轻,那样的淡。她一定不会再叫张婉柔,柔柔…

    这样的两个人,绝不会有床上的这个男人叫的动情。

    苏沁将护士递给她的药膏转交给张婉柔,“既然你不想和唐翰分开,但是眼下他的伤也需要处理,你亲自给他上药怎么样?”

    张婉柔轻轻点头,她很累,累的连说话的力气都没有,累的恨不得现在就睡去,可是她又不敢睡,她好怕此时此刻的一切都不过是她的一场清梦,梦醒了,不会再有许大哥,而她依旧是孤单影只的一个人。

    那样漆黑的夜晚,她再也不想一个人去度过,所以再累,她也要睁着眼睛看着他,就这样一直看下去。

    她接过药膏,低头附到唐翰的耳旁,轻轻说道,宛如情人间的温柔细语,“许大哥,你受伤了,我要给你上药,所以你先放开我好不好?”

    见手上的手掌并没有移动,不知为何,张婉柔竟有些高兴。她永远都不会忘记,在她终于决定和亲出嫁,在她终于鼓起勇气将决定告诉她时,许大哥那双愤怒的眼眸以及许大哥甩开她手的力道<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reads();</script>。

    那天的天气很好,草原上的夜晚本就比中原要美上很多,漫天的星星将他们包围在一起,但是却已经没有了往日一起躺在草坡上数星星的怡然。

    她知道,她伤了他的心,她知道是她违背了他们幼时许下的诺言。很小的时候,她就缠着他,说要嫁给他,成为他的妻子,她还曾经大言不惭的说过,‘你要是敢去娶别人,我就…我就把你家的羊放光。’

    草原上的主要食物就是牛羊,她用食物来威胁他,就不怕他不娶。却不想他突然间就开怀大笑,笑的连脚下的草都随之摆动。他同样是威胁她说,‘好啊,你要是将羊都放光,以后你嫁给我,就陪着我吃草吧,哈哈!’

    当时她就抓起一坨干干的牛粪扔到他的身上,他嫌弃的皱眉训斥她,“还有没有点公主的样子,脏兮兮的,这样的女孩子,我才不要娶回家呢!”

    当时她怎么样的反应呢…

    想至此,张婉柔噗嗤一笑,她当时就大哭不止,坐在地上呜呜的哭着,无论他怎么哄着她都不起来。直到他后来竖起手指发誓,他以后一定会娶她回家做妻子,一辈子只娶她一个人,而且一辈子都对她好。

    她当时怕他反悔,还自以为很有诱惑力的说着,‘你也不亏啊,你把我娶回家,就可以一直和我在一起了,你开不开心?’

    年幼的他将更加年幼的她抱在怀里,在草原上打着圈,一圈又一圈,直到她都有些眩晕,他还是没有停下来的意思。

    那一天的笑声是她听过的最美的笑声,那是从心底发出来的。

    直到后来她傻傻的问出一句话,他才猛的停下,她当时问的是,‘可是我是公主啊,你要是想娶我的话,就一定要是将军才可以。自古英雄配美人啊。’

    她记得,那时候是她第一次看到他凝重的表情,那样郑重的语气比起许下要娶她为妻时还要严肃,他说,‘好,我一定会成为一名将军,成为一名顶天立地的大将军,一定会的。’

    他说了,也做了。

    他说的所有事情都做到了,但是她最后却毁去了他努力多年的成果。他成为了万千女子倾心的威武将军,她却没有信守承诺成为他唯一的妻子。

    那一晚,他决然离去,她却在草坡上躺了整整一夜,一直到第二天烧的糊里糊涂的,她依旧记得父亲对她说的那一句,‘如果你不去和亲,这一仗在所难免,许将军必定是出征的第一人选。’

    泊然,我宁愿你恨我一辈子,我宁愿背弃你,我宁愿你和别的女人相守一生,也不要你战死在沙场上。

    我不要!

    “傻丫头,哭什么,丑死了。”一道沙哑的声音划过耳际,张婉柔还未侧头,脸颊已经被一股轻柔的力道抚上,带着清凉的药膏味道。

    “丑了,你还娶我吗?”

    “娶,只娶你。”

    ------题外话------

    今天有事,更新晚了,对不住大家
推荐阅读: 都市奇缘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乡村乱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女人的地男人犁 村长的艳福生活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青春性事:一个八零后的情欲往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