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言情小说 > 天后重生之睿少萌宠妻最新章节 > 天后重生之睿少萌宠妻最新章节列表 > 第六十六章 不是不报,时候已到
    楼道里寂静的诡异,十来个人守在抢救室的外面,却冷冷清清的好似空气都是冷冰的淡蓝色。米筱晨被林斯睿抱在怀里,距离张婉柔被送来这里接受治疗已经过去一个半小时,米筱晨和林斯睿是在一小时前赶到的。

    张婉柔被烧伤的地方虽然少,但是却因为肺腑吸进了过多的有害气体导致昏迷,其实摄入量最多的便是二氧化硫,按理说如果只单单是树木燃烧并不会出现这样多的二氧化硫。

    对此,林斯睿已经以最快的速度安排下去,当日所有出现在片场人的行踪都要在掌握之内,用于事后的调查。但是,却依旧少了一个人的行踪,那就是在几乎在大火燃烧的同时就失踪了的许泊然。

    却是心虚,越是胆怯,如果此时此刻他堂堂正正的出现在这里,不管他是守在张婉柔的手术室外,还是侯在尹雪晴的手术室外,一时半会都不会有人怀疑到他的身上,但是他偏偏选择在这个时候失踪。

    睿智欠缺,胆量不足,犹豫不决,永远都不知道真正想要的究竟是什么。

    这便是米筱晨此时此刻对于许泊然的所有认知,没有失望,只有恶寒。

    米筱晨看着仍在闪烁的‘手术中’三个字,只觉得心里沉闷的似要堵死,不管张婉柔当初是因为什么选择呆在许泊然的身边,但是张婉柔必定是付出了真情实意,可是最后却落个这样的结局。

    米筱晨想起在片场与张婉柔分开时,张婉柔唇角幸福满足的笑容,还有那一声柔情缱绻的‘泊然。’她只觉得喉间都是酸酸涩涩的,不值得,真的不值得的啊!

    眼眶干涸的竟然连一滴眼泪也流不出来。

    “晨晨…”这时,林斯睿轻声唤她,她第一反应就是抬眸看过去,抢救灯熄灭的一瞬间,什么恩怨,什么情仇,都被希望张婉柔好好活下去的渴望所替代<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reads();</script>。

    人活着才有一切,死了就什么都是白费。

    她被林斯睿搂着站起来,视野中是陈峰奋力跑过去的动作,好像被分解一般,每一步都是那样的久,那样的慢。

    直到看到医生微笑点头的那一刻,米筱晨的眼泪刷的就落了下来,沿着脸颊砸在紧紧纠缠在一起的双手间,染着火灾留下的乌黑。

    米筱晨随着护士来到尹雪晴的观察室外,隔着一层玻璃,只觉得张婉柔的脸色近乎透明,黑白剪纸似乎都比床上安睡的她多出一分活力。

    看着仪器上曲折的波动,米筱晨就恨不得将许泊然一把抓住,狠狠的打他一顿。

    不管这场火和许泊然有没有关系,只要他还是一个男人,他怎么可以在两个他曾经口口声声说爱的女人生死未卜的时候,失去踪影。

    大火灭的还算及时,除去医院躺在的二女一男生死未卜,根本没有其他人受伤,更没有面目不清的尸体被人发现,也就是说他许伯然还活着…

    “晨晨。”耳边传来林斯睿的轻唤,她死死抠在一起的双手被林斯睿用指尖一根根挑开,然后被林斯睿分别握在两只宽厚的手掌中,“不要为了不值得的人生气动怒,我相信经历过这次的事情,张婉柔一定可以看清所有,对于她而言也无非是一件好事。”

    “恩。”米筱晨轻轻点头,如果经历过这件事情张婉柔还没能看清许泊然的真面目的话,她就…她就要和张婉柔绝交,从此张婉柔的事情,她再也不管了!

    可是…米筱晨将额头抵上林斯睿的胸膛,轻声叹气,说起来容易,做起来却是…不,可能的。

    “晨晨!”一道急促的女声由远及近,伴随着高跟鞋铿锵作响,米筱晨越过林斯睿向后看过去,正是风尘仆仆的苏沁。可是苏沁的样子却好像比起她还要狼狈,平日里一丝不苟的发型此时此刻早已散乱的垂在两侧,衣服大概是经过拉扯,领口处甚至有被撕裂的痕迹。

    尤其是一双唇瓣,随着苏沁的靠近,红肿的越发清晰。

    米筱晨的脑海中不好的事情一闪而过,她连忙越过林斯睿迎上苏沁,可是意外的,她并没有从苏沁的眼神中看到一丝委屈,有的也只是担忧,以及一丝不易察觉的愤怒。

    就在米筱晨疑虑不解的时候,转角处又走出现一个身影,竟是自苏沁出院后再也没有见到过的安灏廷。狼狈的程度和苏沁不分前后,唯独肿的地方不太相同,苏沁肿的是嘴,而安灏廷肿的地方却是左脸,隐约可见五根红痕。

    “柔柔怎么样了?我听说手术很成功,她现在在哪里,里面吗?西山的火势挺大的,我赶到的时候已经被封了,根本上不去,后来听说你们在这家医院我就感觉赶过来了。我…”苏沁一把抓住米筱晨的双臂,“你呢,你没事吧,孩子呢,是不是都没有事情?”

    急促的语气好像一口气就想把一肚子的话都问完,眼看着苏沁的脸越发涨红,米筱晨连忙打断她,“苏姐你别着急,我没事,孩子也没事,柔柔手术很成功,现在正在里面接受术后观察。”

    “那就好,那就好,我都…”苏沁后退的同时抬起手捂住唇角细碎的哽咽,“我都吓死了。”

    米筱晨伸手将苏沁护入怀里,用轻柔的力道安抚着苏沁僵硬的背脊,“没事了,已经没事了<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reads();</script>。”米筱晨从没有见过苏沁如此失态的样子,往日的苏沁给她的印象是聪明智慧,神采飞扬,御姐范十足。

    今天在场的每一个人多多少少都是狼狈的,但是米筱晨却觉得这样的场景好美,美到一辈子都不会忘记。

    紧张的心情得到沉淀后,苏沁从米筱晨的怀里直起腰身,苏沁想着她刚刚似乎发疯的样子,只觉得稀奇。

    想她在娱乐圈混迹多年,遇到突发事件,虽然做不到像林斯睿那样自如,但是保持最基本的冷静她还是可以做到的,哪怕是面对安灏廷都没有失去理智过,却在收到西山失火的简讯后大脑一片空白。

    刚刚在西山山脚,如果不是安灏廷拦着她,恐怕她会和维持秩序的警察打起来。

    想想也不过是几个月的相识,原来在不知不觉间,情分已经深到想象不到的地步。

    是啊,苏沁突然伸手将米筱晨重新抱入怀里,笑的说着,“是啊,我已经有了这样重要的姐妹,其他的人有没有又有什么重要的。”

    那边正在靠近的安灏廷骤然一停,曾几何时,总是将眼泪交给他的人,此时此刻却宁愿交给别人,也不愿留给他一滴。以前玩笑的时候,苏沁曾经说过,她虽然爱哭,但是她从来都不会为不值得的人流一滴眼泪。

    他还问过为什么,那时候的苏沁只是很简单的回答他,‘为什么,因为不值得啊!’

    因为不值得啊…原来真的是这样简单…

    沉重的脚步响在耳畔,苏沁勾起的唇角没有落下,却染上淡淡的苦涩。

    安灏廷决定订婚的那个女人她见过,意外的发现竟然还认识。那个女人曾经在最初的最初就喜欢着安灏廷,久远到那时候她和安灏廷还未恋爱,久远到她还以为安灏廷只是和她一样,是一个普普通通的练习生。

    却原来,安灏廷不是,乔明珠也不是。一个董事长最疼爱的儿子,一个总经理的掌上明珠,还真是般配啊!

    “苏姐,你…”米筱晨的视线在安灏廷的背影上打转,那样落寞的背影一点也看不出即将订婚了喜悦感。一路上,安灏廷都是低着头在走,好像在寻找他遗失的珍宝。

    “错过了就是错过了,在重新在一起也不会是最初的那一个圆,裂痕修补的再完美,也总会有痕迹的。”

    时间滴答滴答的走过,林斯睿和陈峰一起离开去处理事后的一些事情,而楚瑶则被陈峰勒令回家了,对于楚瑶而言,张婉柔仅算得上是认识,没有米筱晨与苏沁伤心也很正常,最起码没有重要到违抗陈峰的地步。

    而米筱晨坚持和苏沁轮班留下来照看,再次之前,林斯睿带着米筱晨做了一个全身检查,确认米筱晨没有事情之后才安心离开。

    这一晚,困倦却也清醒,如果说米筱晨还能依偎在床铺上小憩片刻,那么苏沁却是彻底失眠了,脑海中反复的一幕幕都是她这些年与安灏廷在一起的画面,但是奇怪的是,所有的画面都是最美好的。

    比如,她曾经坐在安灏廷车子的后座,和安灏廷一起出去郊游,随便的选一处风景优美的地方,两个人分着一个盒饭,那是她早起亲手做的。

    比如,她曾经和安灏廷说,我觉得现在好幸福啊,如果以后我们两个人可以合唱一首情歌,那就更完美了<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reads();</script>。

    还比如,电影院里,安灏廷曾经问她,希望不希望有一天他可以穿着阿尼玛,开着劳斯莱斯来娶她。

    再比如,她曾经在他的怀里痛哭,那一次是她外出晚归遇上了艺校门口的流氓,安灏廷为了救她折了两根肋骨,生气的骂她,再去小卖部打工,他就咬死她。

    不知道是不是和人之将死其言也善是一个道理,终于决定要分开,所以记得的都是两个人之间美好的事情了吗?

    这样也挺好的,如果不能和他在一起,最起码还有这些记忆可以陪着她。这辈子,她都不会再结婚了…不能嫁给他,那就谁也不嫁。

    作吗?作就作罢!谁让她就是过不去心里的那一关呢…

    “苏姐,你去休息一下吧?”米筱晨拢着厚重的大衣从休息室走出来,走到长椅旁坐下,将苏沁一并裹进来。“苏姐,你和我说一说吧,我心疼你。”

    “傻丫头,没什么可心疼的,每个人的一生中都会遇到不一样的坎,过去了就是幸福,没过去也不一定就是不幸福。人生如饮水,冷暖自知。”

    “你幸福,柔柔幸福,楚瑶那个小丫头也幸福,我就幸福。只是,我去旅行的计划可能要提前了,之前还想着看完他订婚再走,现在想想,不去了。快刀斩乱麻,当断则断。”苏沁将大衣摘下给米筱晨裹好,她整个人则依靠在长椅上,看着医院的天花板。“以后,和他有关的消息不用再告诉我了,那些报纸杂志,我知道是你留在医院里的。”

    “对不起…”米筱晨将大衣脱下,依靠在苏沁身边,然后将大衣披在两个人身前。“苏姐,你离开之后,要对自己好一点,别这样苦着自己了,要是能遇上什么好男人就把自己嫁了吧。”

    “好…”苏沁眼眸轻阖,却不想这次竟睡了过去。

    米筱晨小心翼翼的将大衣给苏沁掩好,在这之前叶凝雪已经给她重新拿来另一件大衣,淡淡的冷香,看样子应该是林斯睿留在医院备用的衣服,有着他的味道。

    “你帮我们在这里看一下,我们马上就回来。”米筱晨打电话找来一名护士,留她在这里看顾着张婉柔,经过三个多小时的观察,基本已经可以确定张婉柔脱离了危险。

    “你要去哪里?”叶凝雪跟在米筱晨身后,问道。“这个时候你应该休息。”

    “我去看看唐翰,然后马上就去休息。”就在半个小时前,米筱晨收到电话,守在唐翰那边的工作人员告诉她,唐翰已经脱离了危险。

    虽然当时乌黑一片,但是真正烧伤的地方并不多,按照现在的医学技术完全可以做到不留疤痕。但是嗓子却因为长时间的烟熏严重受损,恐怕很难恢复如常。

    以后的演唱事业,大概是毁了。

    米筱晨还记得当初在‘唱无止境’的大赛上,唐翰的声音沉稳而有力,一首被改编的《雁门太守行》,他唱出了千军万马的气势,他唱出了奋力一搏却又改变不了丧城的凄凉,他唱出了军临城下的压迫感,他唱出了让人心绪澎湃的爱国情怀。

    可是,此时此刻,他安静躺在床上,还不知道他声带受损的消息。但是他睡的那样安详,舒展的面容看不出一丝一毫的疼痛与后悔<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reads();</script>。

    米筱晨坚信,如果那时被困在火里的人是她,林斯睿一定会为了她不顾一切的冲进火海,而她亦然,因为他们深爱着彼此。

    但是,唐翰和张婉柔似乎是毫不相关的两个人,就在着火之前,她还问过张婉柔,是不是喜欢上唐翰了,那时候张婉柔还是语气坚定的否定着。

    可是这一刻,唐翰却为了她不顾生命的冲进火海,米筱晨想,是不是她低估了人性中的善良,但是即使是这样,她依旧觉得唐翰和张婉柔之间的关系不止是普通的认识。

    身上骤然一紧,米筱晨笑着握上来人的双手,冰冰凉凉的,侧头看去,是离开又回来的林斯睿。换了一身衣服,简单的打理后,依旧是那样的清俊无双。

    “走吧,回家。”林斯睿见米筱晨愣在原地没有动颤,语气微沉,“你守在这里也没有用,况且张婉柔已经脱离了危险,晨晨,这已经是我最大的妥协了。”

    米筱晨转过身抚上林斯睿紧绷的面容,“哎呀,你急什么呀,我又没有说不走。”她从林斯睿的怀里退出来,两只手牵的更紧,“走吧,我们回家。”

    “对了。”米筱晨边走边说,“我刚刚给爸爸妈妈打过电话了,他们让我们明天回去一趟,我想了下,明天中午回老宅,然后晚上回家看我的父母,好不好?”

    “你安排就好,只是我可能不能陪着你,到时候让小叶陪着你一起。”

    “恩。”米筱晨回头一看,叶凝雪不知道在什么时候就已经离开了,“你是不是以前训练凝雪的时候特别凶啊,不然她怎么一看到你就跑啊!”

    “累不累?”林斯睿没有回答,而是换了一个话题。“还好,累肯定是累的,只是,嗳…”米筱晨只觉得身体腾空,转瞬间她已经被林斯睿抱在怀里。“阿睿,我不累的,你不用抱着我的!况且…”你比我要累啊…

    “别动。”林斯睿突然低头在米筱晨的唇瓣上轻轻一吻,“让我抱会。”

    米筱晨看着林斯睿的倦容,听话的没有再动,而是双手环上林斯睿的脖颈,让两个人的身体贴的更近一点。

    今天,他应该也是吓坏了吧。“对不起,我又让你担心了。”米筱晨讨好的在林斯睿的胸膛上蹭着。

    “你没事就好。”

    两个人走到大厅的时候,四周的人突然就多了起来,一路上三三两两的人和林斯睿,米筱晨打着招呼,就在米筱晨微微羞窘的时候,耳边两个小护士的议论声,让她的身体骤然一僵。

    “是啊,面目全非啊,你可没看见,吓死个人呢,到处都是烧焦的肉,那味道,你要是闻见保准你三天吃不下去饭。”

    “哎呀,你可别说了,你说我鸡皮疙瘩都起来了!”

    “想想也挺惨的,怎么说当时也挺红的呢,结果现在,啧啧…”

    米筱晨抬起冻僵的眼皮,看着林斯睿深邃似海的眼眸,像是询问,又好像早已经知道,“她们说的人是…尹雪晴…”

    “恩。”伴随着林斯睿似有若无的一声恩,米筱晨一时间竟觉得连空气中的消毒水味都变得令人作呕。
推荐阅读: 都市奇缘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乡村乱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女人的地男人犁 村长的艳福生活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青春性事:一个八零后的情欲往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