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言情小说 > 天后重生之睿少萌宠妻最新章节 > 天后重生之睿少萌宠妻最新章节列表 > 第六十四章 宫心计(十)阿睿,是你不懂

第六十四章 宫心计(十)阿睿,是你不懂

作品:天后重生之睿少萌宠妻 作者:惜缘宝宝 字数: 下载本书  举报本章节错误/更新太慢

加入书签加入书架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推荐本书

    如果可以,与那段时间有关的记忆,尹雪晴只想要抹去。可是当她听到许泊然说,他爱的人还是她的时候,她又忍不住心动。

    这段时间,她想过很多,想她为什么会成功,想她为什么会失败,想她当初为什么会喜欢上莫梓尧而辜负了许泊然,想她最初开始刁难米筱晨是在什么时候,因为什么事情。想她…是否后悔。

    可是最后得到的结果是,她后悔,但是她只后悔一件事情,那就是忽略了许泊然对她的好,伤害了这个真心爱着她,也是唯一一个爱着她的男人。至于其他的事情,既然做过,她就不会后悔。

    从最底层爬上来的人有一个最大的优势,那就是永远都不会更糟。是,她现在坏了名声,失去了好不容易打拼出来的地位,可是,即使是这样的落魄,比起最初的那几年也要好上不止一点。既然当时的处境她都可以爬上来,现在又何尝不可呢!

    这一路走来,唯一对不起的便是许泊然,似乎从一开始就是她一直在利用他,在欺骗着他。有时候她真的忍不住想要告诉眼前这个蠢男人。

    你说我变了,其实我从来都没有变过,只是从一开始,你就看错了我。

    什么像雪一样纯洁,狗屁,一个混迹于酒吧陪酒,陪睡的女人,也就只有你这个傻子相信,每天晚上身上恶臭恶臭的酒气是被导演刁难,是被制作人强灌的。也就只有你这个傻子会相信,我的第一次是被潜规则的,也就只有你会觉得你比我还要脏。

    “好。”尹雪晴冲着许泊然轻轻点头,唇角的笑容亦如初见时那般清纯,那一瞬的所展现出的天真,竟让许泊然恍惚,好像经历的一切都没有发生过,今天不过是两个人的第一次见面。

    也许,一切都没有发生过也不错,一切都没有发生过,就不会有这么多的尔虞我诈,不会有这么多的阴谋陷害,更不会有这么多的落寞心殇。

    许伯然眼眸轻抬,落在尹雪晴珍珠粉色的风衣上,“这件衣服是…”下意识的皱紧眉头,眼神死盯着衣角处的英文字母上,好像是在想些什么。

    “这件衣服是你头年送给我的生日礼物,现在的天气穿出来很适合。”尹雪晴低头看看,笑着说道。

    “可是,你不是觉得这件衣服的颜色太嫩吗?”许伯然记得很清楚,当时尹雪晴拆开礼物的瞬间就露出了嫌弃的表情,还丢到他的身上。

    “那我最后不也拿走了吗?”尹雪晴轻佻眉毛,流里流气的表情却在晕红的两颊处显得欲盖弥彰。

    “是啊,我说第二天怎么不见了呢。”许伯然下意识的抚上后脑,窘迫的说着。

    “小雪。”许伯然下意识的站起身,喉结滚动,正要说些什么,帐篷的支杆被人从外面轻敲,“许哥,场景以及准备就绪,导演叫你呢<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reads();</script>。”

    “…恩,我马上就去。”许伯然逃也似的越过尹雪晴,却因为尹雪晴紧跟着脱口而出的一句话僵住脚步,“我在这里等着你。”见许伯然停下脚步才缓缓语气接着说道:“你不是说要我等你,你有话要和我说吗?”

    许泊然只觉得背脊一阵发凉,下肢甚至都有些发抖,强大的后怕感袭来,许伯然险些摔倒。他真的是疯了,怎么会想要放火杀人呢,一旦被发现,不管成功还是不成功,他都会被抓起来的,而他当年的那些丑闻也一定会被抖出来的。

    他真的是疯了,才会动这样的想法。疯了,真的是疯了!

    许泊然的双手紧紧纠缠在身前,他没有转身,只是尽力的放稳语气,“不…不用了,我刚刚和你聊得很开心,山路不好走,你早点下山吧。”

    “那…好吧,我回家等着你。”

    “恩。”

    看着许伯然大步流星的走出帐篷,尹雪晴笑着坐到椅子上,双手随意的抚摸着衣服上的字母。

    时隔一年,一件她不喜欢的衣服怎么可能还找得到呢,她不过是到商场里买了一件款型差不多的,然后连夜找人刺伤字母而已。

    而这个傻男人竟然就信了!呵呵…

    但是有一件事情,她没有说谎,她确实是后悔了,后悔伤害了许泊然,所以她一定会让许泊然重新喜欢上她的,用她的方式,让许泊然重新爱上她。

    尹雪晴双腿叠交,殷红色的唇角深陷,露出一抹势在必得的笑容。

    许泊然从帐篷里走出来,心里沉甸甸的,想要拖住却只能落空,任由思绪跌的更深。“老天,你到底想让我怎么样啊!”低低的声音从牙根处挤出,变得模糊不清,唯剩下一股咬牙切齿的狠劲。

    直到肩膀被导演拍上,许泊然才醒过神,“就按上午的状态来,我相信你可以的。”

    “恩,我会努力的。”许泊然敛起脸上的纠结怒气,微微侧头接受化妆师最后的补妆。

    这场行刺是三皇子慕容旭谋划已久的,在历史上被称为西山惊变,在这浴血一战中,老皇帝最终抗争无效,死于万千穿心,而大皇子与他的生母被敌方擒获,下落不明。

    漫天烟火,众人只觉得为什么两首的军队迟迟不来支援,殊不知,整条如游龙般前行在山间的军队中,前三分之一处,后三分之一处俱是三皇子安插下去的人,一旦袭击开始,整条军队必然是首尾不能聚首。

    众人只知道边境士兵数万中毒被隔离,殊不知,这些士兵早已经化为十几人一组聚集到京城。在苏静芊的安排上,插进随行的军队中。

    神不知鬼不觉,直到这一刻,两军打的不可开交,甚至都还不知道这股反军隶属谁人。

    在这场战争中,慕容旭的目的从来都不是杀死老皇帝,生擒大皇子,而是借着这场混乱将老皇帝的亲兵,往日那些站在大皇子一侧的大臣全歼。

    这一场战争后,活下来的只能是拥立他的人。

    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若犯为,必全诛之<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reads();</script>。

    苏静芊一身白色襦裙屹立于山顶,看着被血液染得身后的枫叶,空气中充斥着血腥味。她弯腰随手从地上捏起一片放在鼻尖,指尖缓缓向掌心蜷紧。

    清澈的瞳眸中映着火红的枫树林,映着被血液浸染的天空,忽而一片大火燃起,燃尽了一切的罪恶。

    耳边是慕容霖大吼的声音,他说,我早就知道你是女人身,我一直都在等着你对我坦白,苏净贤。

    苏净贤…也许经过这一天,再也不会有一个在夜深的时候为她披上衣袍,敷在胸口的手掌紧紧的揪着衣襟,碎裂的枫叶似乎要揉进心里一般。

    为什么会痛呢,为什么呢…

    你知道,既然早就知道我的身份,为什么不杀了我呢,你知道的,你不杀死我,死的就只会是你。

    死的就只会是你啊!苏静芊控制不住的大吼出声,她以为这句话早已经被厮杀的声音掩埋,殊不知…

    树后的衣角缓缓消失,从未出现,就好想他从不想来过。

    呵——他以为这个时候,这个女人会需要他的怀抱,毕竟这一直都是他们两个人的心愿,不是吗?

    可是,是吗…

    半山腰处正厮杀激烈,突然间,何宵被人从身后抱住,耳边划过冰冷的银光,“将军!”她瞪圆眼睛惊呼道。“您快点放我下来,大皇子刚刚被人捉走了,我要去救他,你TMD的快点放我下来啊!”情急之下一口咬下,咬在少将军被刀剑刺伤的伤口处,耳边传来男人的闷哼。

    隐约传出哭声,何宵早已经记不得她上次哭的时候是哪天,她现在只知道,大皇子对于她有救命之恩,眼下大皇子被贼人掳去,她就是拼上这条命也要将大皇子救回来。

    “董彦祺,你别逼我恨你。”

    “恨吧,你就是恨我,我也一定要把你带走,留下来只能是死。”董彦祺死死忍住身上的伤痛,只知道他一定要把这个小傻瓜救出去,她可以不管不顾她的生死,他却…舍不得…

    咔——

    “很好很好,大家的表情都很到位,大家这么给力,看来夜宵我也要请了是不是啊?”导演撸撸剧本,开怀大笑着。本来想着天黑之前能拍好就不错了,却不想一条通过,怎么能够不身心舒畅呢。

    “好啊,好啊!”山里的天气一天如四季,眼下眼看着天黑下来,大家冷的都有些疲倦,这一听夜宵顿时便打起些精神来。

    倒不是说大家都在乎这一顿夜宵,而是美食的力量永远都是无穷的。

    米筱晨侧头看着身边的叶凝雪,一袭铠甲加身,别说,还挺帅气的。想想叶凝雪对她的好,米筱晨心里就一阵窝心的酸。即使是林斯睿的要求,可是真的要做到寸步不离谈何容易啊!

    “等到结束,咱们叫上柔柔一起去吃夜宵,我请客。”米筱晨挽上叶凝雪的臂弯,听叶凝雪启唇说道,“当然是你请客了,我们只是普通小市民而已,不像你,总裁夫人——”

    相处的时间久了,叶凝雪也开始开一些无伤大雅的玩笑,是谁说的,好朋友从来都不是用来恭维的,而是开心的时候损一损,不开心的时候加倍损一损<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reads();</script>。被损的还不能不开心,可要是实在愤懑怎么办,损回来呗。

    这样的关系,才能称得上是好朋友,好闺蜜,好哥们。

    “对了,柔柔呢?”米筱晨向四下看着,除去一些‘伤兵’根本没有张婉柔的身影,“你看到没?”她转头问着眼神比较好的叶凝雪。“没有。”

    这还真是一会的功夫,到底跑去哪里了啊…“你看到唐翰没有?”

    “喏。”叶凝雪指向一棵大树,“在那边呢。”米筱晨顺着看过去,只见唐翰正拿着湿毛巾擦拭脸上的赃物,而那里也没有张婉柔的身影。

    “着火了,快来救火啊,快来人啊!呜呜——快来救火啊!”米筱晨水眸圆睁,与叶凝雪短暂的对视就一起向女人喊叫的方向赶去。

    “你别着急,已经有人去解决了,你就算是去了也帮不上忙。”叶凝雪安抚着米筱晨,军人的天性让她恨不得立刻赶到失火的地方去,但是眼下她必须看顾好米筱晨。

    “柔柔呢。”骤然想起,米筱晨抓住身边的叶凝雪,只见叶凝雪的面容同样一僵。

    这场火来的又急又快,没一两分钟,前前后后已经围了好几层的人,一些年轻力壮的男人一桶一桶的拎着水想要救火,可是奈何泼出去的水还没有看到效果,就已经被火龙一口吞掉,连蒸发的声音都不曾听到。

    但是因为前几日的那场雨,地面有的地方还有着少量的积水,而且较低处的树干都比较湿,这才使得大火不至于到不可控制的地步,也算是不幸中的万幸。

    “报火警了吗?”副导演随手抓住一个工作人员,脚步踉跄,这边才听到已经报完火警,脚下又开始不停的往失火的方向感,“MD,怎么就着火了呢。”多年的修养素质也赶不上此时心里的焦急。

    副导演赶到的时候,导演和制作人先他一步赶到,正在组织秩序。

    “大家都互相看看身边站着的人,要是有谁认识却没在这里的就赶紧四处找找,别都聚集在这里,把路给救援人员留出来。另外这地方的消防器找到没,是没开着,还是根本就没有啊?”

    “别提了,早TMD坏掉了,靠!”一个男工作人员连忙将手里的水泼过去,才骂骂咧咧的回答。眼看着给大家准备的饮用水越来越少,熏黑的脸色也变得越发慌张。

    突然间,火海中晃现两道纠缠的身影,刚刚的男人生怕自己看错,揉揉眼睛连忙大喊道:“有人,导演,里面有人,而且好像有两个。”

    而就在副导演大脑轰的一声炸开的时候,米筱晨和叶凝雪也赶到了现场,几乎是看到一个人问道:“你们有没有看到张婉柔?”

    “没有,没有。”眼看着火势蔓延开来,大多数人都选择赶紧离开现场,像山下跑去。

    …

    “请问你有看到张婉柔吗?”

    “张婉柔?”被米筱晨抓住的女人眉头一皱,语气焦急的说道:“我看见她和尹雪晴在一起。”

    和尹雪晴在一起!“那你有看到她们到哪里去了吗?”米筱晨将人拽的更紧,语气焦急,苍白的面容似乎可以映出大火蔓延的通红<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reads();</script>。

    “哎呀,你别拽着我了,赶紧松开啊!”

    “别进去啊!你疯了是不是,现在火势这么大,你进去就是个死,哎哟!你怎么打人啊,别脱我衣服啊,靠!你TMD到底想要做什么啊!”

    “去去去,傻子,疯子!”身上的压制消失后,男人迅速从地上爬起来啐了一口唾沫,好心好意拦着,竟然还打他,不知好歹。

    “咳咳,小张,刚刚是谁进去了啊?”米筱晨听到声音,猛的回头透过黑色的浓雾只看到一个模糊的身影,正义无反顾的像火海中跑去,急速消失的背影足可以看出他的焦急。

    “是…妈呀,是唐翰,是唐先生,天啊!我刚刚真应该拦住他的,可是他进去做什么啊这是…这可怎么办啊,导演!”

    “嗳——等等!”

    唐翰,是唐翰,那说明十有*里面困着的人是张婉柔,“柔柔!”米筱晨脚下的步子还没有迈开,就因为扑面而来的浓烟呛得后退一步。

    “晨晨,别过去。”米筱晨看着迎面跑来的人,喉间涩的一句话也说不出来,还没有问林斯睿怎么会出现在这里,她就已经被林斯睿极快的拥入怀里,然后又被送到叶凝雪的怀中,“赶紧带她离开这里。”林斯睿剑眉冷竖,向叶凝雪命令道。

    “你呢?”顾不上声音有多沙哑,米筱晨忍着喉间的疼痛问道,一双手更是紧紧拽着林斯睿不曾分开。

    “这部片子是星耀传媒和京华娱乐共同拍摄的,我有责任留在这里处理。”又是一阵夹杂着火星的黑风袭来,林斯睿将米筱晨护在怀里。

    怀里的人不安分的挣扎,林斯睿脸上的不悦更甚。即使是米筱晨没有怀孕的时候,他都不可能让她留在这里,更何况是现在。

    对于他而言,什么都比不上米筱晨母子的安全。

    米筱晨终于从林斯睿钢铁一般的手臂中挣脱出来,目光灼灼的看着林斯睿,那一瞬,林斯睿竟恍惚那片本应在身后燃烧的火海,不知何时竟然窜进了米筱晨的眼眸深处。

    “那我作为星耀传媒的总裁夫人,我同样有责任留在这里,与大家同进退,更何况我是你的妻子,我做不到留下我的丈夫在危险中而独自离开。”

    “晨晨,你不懂…”林斯睿死死禁锢着米筱晨清冷的面容逐渐龟裂,即将脱口而出的话却因米筱晨突然间的怒吼而忘记。

    “是你不懂,阿睿,不懂得不是我,是你,是你啊!是,你冷静,你睿智,你总是知道怎样去做才是对身边人最好的,无论遇到什么危险的事情,遇到什么棘手的困难,你总是能有条不紊的独当一面。

    在军队中,在公司中对待你的下属,这样做没有错。但是在感情里不是这样的,更何况,我们是夫妻啊!”

    ------题外话------

    每个女生凑希望在苦难面前,可以有一个男人将自己护在怀里,护的小心翼翼,安安稳稳,但是如果真的到了那一天,更多的却是想与对方共同面对,而不是一味的躲在对方身后,因为这就是…爱情…何为夫妻,在惜宝宝的理解中,同舟共济,一词足矣。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