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言情小说 > 天后重生之睿少萌宠妻最新章节 > 天后重生之睿少萌宠妻最新章节列表 > 第五十三章 泥石流!
    她这一生最期盼的生活便是简单,简简单单的两个人,简简单单的在一起,简简单单的笑着,哭着,却是幸福的。在这之前,她一直欢喜着她终于过上她心底期盼的生活,但是这件事情就像是当头一棒,打破她所有的认知。

    她不知道,老天为什么要在她的生命中插入如此之多的伤心与苦痛,明明她从不多求。

    直到许久之后,久到一切都尘埃落定,久到她再次回归娱乐圈,久到……她再次依偎在林斯睿的怀中看云卷云舒,闲庭花落,她才懂得,如此之多的磨难与伤痛,不过是为了让她更爱他。

    老天爷有时候还是很公平的,没有谁可以一味的接受别人的好,接受了总是要付出些什么才可以得到源源不断的好,不然,总会有断的一天。

    时间一点一滴的过去,米晓晨怔怔的看着手机,她害怕错过叶凝雪的短信,害怕错过林斯睿的消息。

    米晓晨一粒一粒的用过米饭,喝下陈婶为她熬的鸡汤,尽管胃里翻涌的难受,但她还是一滴不剩的喝光。这个时候如果她不难为自己,就是难为别人。

    林母本来是想留下陪她的,最后还是被米晓晨劝走,如果是平时,林母一定会寸步不离的守着米晓晨与她盼望已久的亲孙,但是现在林斯睿生死未卜,米晓晨微微劝了下,林母便离开了,但还是留下陈婶照顾她。

    “少夫人,我知道你担心少爷,但是你也不要这样熬着自己啊。”见米晓晨依旧中怔怔看着窗外,陈婶哽咽着声音说着,“就算大人熬的起,孩子也熬不住啊!”

    漆黑如墨染的夜空中一点亮光闪过,细弱的微光却照亮米晓晨暗淡的眼眸,米晓晨眼帘微垂,转头的那一刻,陈婶只能看到她眼睑下浓重的倦态,继而安慰道,“少夫人你放心,少爷他一定可以安然回来的。”

    “嗯。”米晓晨紧紧抿住唇瓣,就着陈婶的力道躺下,她抬眸看向陈婶,“您也去休息吧,我一个人可以的。”

    “我……”陈婶的视线在屋内打转,最后落在墙角加宽的环形沙发上,“我就在那里休息就好,这样少夫人你有什么事情,可以随时叫我。”

    米晓晨知道林母离开的时候已经在隔壁的房间给陈婶安排了住处,她再次垂眸重重的叹出一口浊气,“陈婶,我想要一个人安安静静的呆一会只有我一个人……”声音缓缓压低,最后恍若蚊声。

    陈婶看着米晓晨将整个身体都埋进被子,最终还是心疼的妥协了,她犹豫着要不要走到床边,最后却只是叹气转身,房门开启的那一刻她还是说到,“我就在隔壁,少夫人有事的话就敲两下墙壁我就会过来。”

    敲两下墙壁就会过来,岂不是说根本不会睡,也是,这样的夜晚谁又能睡得着。“嗯。”米晓晨轻轻应着,闷闷的声音仿佛已经睡着。

    房门被关上,米晓晨压抑着心里的急躁,一秒两秒,她猛的起身跑到窗边拉开窗户,看着叶凝雪一跃而进,叶凝雪落地的那一刻,她的心也随之一沉。“凝雪……”她试探的叫着,“对不起!”

    “我不会原谅你。”叶凝雪看着米晓晨,语气淡漠,不知是月光冷了她的面容,还是她冷漠的面容冰冷了夜色,米晓晨感受到的只是无尽的寒冷。

    “我知道……”仿佛早已预料到一样,米晓晨没有任何失措,她垂眸浅笑,只有无尽的苦涩与怅然。“但是我不后悔。”

    叶凝雪听着米晓晨的话语继而说,“本来我还在犹豫的要不要带你去找队长……”

    “求你!”米晓晨抓上叶凝雪的臂膀,生怕她会在下一刻骤然消失。她紧皱着一张脸,眼瞳中却映射出叶凝雪骤然露出的笑意。

    夜半十分,陈婶不放心的走到米晓晨的房前,看到米晓晨的床铺上凸起的身形,不知为何,她竟有些薄怒。也许人就是如此纠结的生物,明明刚刚还在劝慰米晓晨早些休息,但是眼下看到米晓晨真的休息后却又为自家少爷生怒。

    最终她松下把手,转身回到隔壁病房,但这一夜终究还是没睡。

    米晓晨的视线从窗外收回,最终落在叶凝雪轻阖的眼眸上,耳边仿佛还回荡着叶凝雪在医院与她说的话,她说,“我本来就没有怪你,哪里有什么原谅还是不原谅。当你决定不走的时候,我就知道你可能会把全部事情告诉队长的父亲,但是我终究没有拦着你,这又何尝不是一种背叛。有时候想要背叛和真的背叛并无区别。只是……”叶凝雪抚上她的脸庞,米晓晨感受着她掌心下的冷汗,听她继续说着,“等到队长回来你要为我求情。”

    米晓晨应下,尽管她不清楚林斯睿会不会将她一并怪上,厌上。

    叶凝雪睁开眼眸,从刚刚她就感受到米晓晨的注视,“到了那边你一定要听我的安排的不可以一个人乱跑,你要记得你答应过我什么。”

    “嗯,我知道,我不会给你添麻烦的。”米晓晨再次看向窗外,头一次觉得飞机的速度竟也是这样的慢,慢到仿佛一伸手就可以抓住。

    翌日清晨,医院乱做一团,陈婶看着床上的娃娃,再看看匆忙赶到的苏璟甜和林璟晟只觉得心里发慌,手心脚心,全身的每一个毛细孔都在簌簌的冒着冷汗,好好的一个人竟然被她看丢了!

    她看着苏璟甜朝她走来,这个当家主母对她一向很好,她也一直是忠心耿耿,自认没有做过对不起她,对不起林家的事情,但是现在她根本不敢看苏璟甜的眸子,尽管那里并没有厉色。

    陈婶羞愧的低下头颅等待苏璟甜的责怪,但是等来的却是苏璟甜的一句轻叹,“你也不要太过自责,这所有的一切都是晨晨自己的选择,我们既然阻止不了就顺其自然吧……”

    比起后半生可能后悔,去了……就去了吧。况且那些人应该可以护住她,况且如果是她,她亦是会去的。她抬头看着纯白的天花板,此时此刻,她只求老天可以对这两个孩子好一点,她当年承受的苦痛已经太多,就请对她的孩子好一点吧。

    她自认不认命,但是有时却又不能不信命,信着却也挣扎着……

    天幕见晚,米筱晨跟着叶凝雪走进一家旅馆,普普通通但好在干净整洁,楼道间,橘黄色的灯光将她削瘦的肩膀环绕,脚下的暗影徒生出朦胧的暗色。

    砰——嗙——

    在服务员的带领下,米筱晨和叶凝雪才走进房间,没有开灯屋内却是骤然大亮,一瞬的光亮后再次回归黑暗,米筱晨疾步跑到床边,天空中继而炸开的炮花燃亮了整个夜幕,耳边传来叶凝雪颤粟的声音,“不好!”

    米筱晨抓着窗沿的手猛的收紧,指甲上的碎钻颗颗崩落,消失在黑暗中。米筱晨从小生活在农村,眼下正是丰收的季节,一般这个时候如果遇上大雨或者大雪,村里的人就会打炮然后将乌云驱散。

    而刚刚的声响分明就是。

    一路上,叶凝雪将目前的形式和林斯睿的境况和她大概说了一下,可以说林斯睿如果想要逃脱,亦或是叶凝雪一行人想要救援,都要多多少少的依仗到这场没来由的大雨。

    老天…难道你真的要如此对我,真的要如此对阿睿吗?米筱晨身形一晃,被敢上前的凝雪扶到床边。“你先休息一下,我去和他们商量一下,不出意外的话,计划会提前执行。如果…如果我没有回来,你不要乱跑,打电话给队长的父母,让他们来接你回去。”

    “凝雪,我…”米筱晨站起身拉住叶凝雪的手柔声道,“我会一直等着你,等着你们一起回来。”

    叶凝雪微微用力挣开米筱晨的手,继而向门外走去,把手转起的那一刻,一声若有若无的“恩。”飘进米筱晨的耳中,米筱晨微微怔愣,却是如何也扯不出一个像样的笑容。

    相同的声响,较之城镇中的米筱晨听到的那声,林斯睿与东方宁静听到的却是更加震耳,山林间的草木仿佛都在随之震动。

    东方宁静暗自苦笑,天公还真的是不作美,将她们逼入绝境还不算,难道一定要将他们逼死吗,“呵呵…”不自觉的轻笑出声,在这漫漫黑夜却显得萧索而凄凉。

    “别担心,他们应该很快就可以赶到这里。”林斯睿与东方宁静背靠背的隐藏在浓密的草丛中,大概是听到东方宁静的嗤笑,他出声,低沉的声音难掩沙哑疲倦。

    “可是如果这场雨停住,而天亮后左宁他们没有赶到,那我们…”东方宁静下意识的握住脖颈。

    “不是还有你的项链吗…”林斯睿随意的说出,好像那只是一条项链而不是威力极其强大的微型炸弹。如果注定逃不出,最起码不能让对方记下他们的面容。而那些已经记下的人,全部都会死。

    雨水噼噼啪啪的砸落在草叶上,砸落在二人早已湿透的衣衫上,浓密的水幕渐渐变得稀稀疏疏,声音转为极其有规律的滴滴答答,仿佛那不是雨滴砸落的声音,而是人们不安的心跳声。

    “队长,你后悔吗?”东方宁静微微侧头看着林斯睿,想要从林斯睿平静的脸上努力看出些什么,但是最后却是一无所获。“让我来猜猜,你一定会说你不后悔,因为你知道米筱晨会体谅你,因为你…”东方宁静被林斯睿合上的眼眸打断,难道她猜错了吗…片刻后她自嘲一笑,怎么可能…

    林斯睿闭目养神,但是窸窣的雨声却也挡不住米筱晨含笑的声音,后悔吗…他后悔,他不后悔暗下搜查这些年,他亦不后悔追查到这里,他只是后悔,后悔没有亲口听到米筱晨说的那个好消息。

    如果他当时磨着她告诉他,该有多好,什么他自认为是颁奖典礼的提名,直到这一刻他才明白,原来一丝一毫的不确定都可以成为遗憾。但是正因为他遗憾,他才更要活着回去,活着回去,听她亲口告诉他那个好消息。

    米筱晨,晨晨,我的晨曦…在这漆黑的夜晚似乎有一束微弱的光芒照进他的心底,暖暖的,柔柔的。

    直到后半夜的时候,雨果然停下,乌云散去,竟有点要星耀大地的迹象,东方宁静直想破口大骂,反正境况已经如此,难道还能更糟吗…

    一整晚穿梭于层层叠叠的树丛中,腰间一下似乎早已经麻木,眼下只是靠着毅力撑着继续藏匿,从没有如此窝囊,要是以往,真枪实弹的干上一场也好比现在畏畏缩缩的东躲西藏,但奈何,他们的牵挂太多,禁不住连累。

    砰——砰砰砰——

    林斯睿与东方宁静同时顿足,仔细聆听着耳边传来的枪声,林斯睿瞳孔一缩,东方宁静更是面目大喜,原来生与死面前,没有人能够真的看淡,除非真的是生无可恋,可偏偏他们都不是。

    林斯睿单膝跪地,将耳朵贴到地面,唇角微微弯,虽然刚刚下过雨,地面尚且泥泞,但是这样的脚步声,只有他们特制的鞋子才可以发出,况且两脚的声音一深一浅。

    林斯睿缓缓起身,从草丛中走出,与执枪转身的人面面相视,来人面具覆面,正是左宁。“东西都回收了吗?”林斯睿接过手枪,语气清淡,面容冷凝。

    “全都回收完毕,队长…”

    “恩,撤退!”

    “是。”

    山脚下,树丛间聚集着从四面八方聚集而来的特工队员,林斯睿看着数个人交还到他掌心上的钻石饰品,手表,袖扣,掌心猛的蜷起,一个不少。

    “人呢?”林斯睿看着面前的六个人。其中一个人语气轻快,凑到林斯睿身边最先答道:“我一共夺回一个胸针一个手表,人嘛,当然是全部解决掉了。”其他人也都纷纷点头。

    “恩,走吧。”林斯睿将手里的饰物交给左宁,“全部销毁掉。”

    轰隆隆——轰——

    众人大惊,不知是谁最先喊道:“是泥石流!护住队长,大家赶快离开!”

    ------题外话------

    谢谢qquser8527206亲的25花花,谢谢283692471亲的一张评价票,谢谢酸酸青梅亲的一张月票和20花花,还有每天订阅的亲们,群么么(づ ̄3 ̄)づ╭?~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