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言情小说 > 天后重生之睿少萌宠妻最新章节 > 天后重生之睿少萌宠妻最新章节列表 > 第四十三章 简单爱,如何爱
    米筱晨被楚瑶摇晃的头晕,忙向一旁独坐的苏沁求助,“苏姐,你赶紧把这个疯丫头拉走,真是受不了她啦。”说完她自己都是噗嗤一笑,其实她当初也曾以为这是个悲剧。

    但是又觉得这个广告是关于钻戒的,如果是个悲剧结尾,还会有人买这枚钻戒吗,珠宝商要哭死的吧…

    “恩。”以往苏沁对于米筱晨和楚瑶的吵闹最多也只是翻白眼,最多的是不理不睬,但是今天这一声‘恩’…是怎样啊…

    米筱晨轻轻摇头,示意楚瑶像苏沁看过去,以往凌厉的眼眸中满是迷茫恍惚,眼睑下隐约可见淡淡的乌青。米筱晨起身走到苏沁面前,从后面环上她,“苏姐,你是不是有什么烦心事啊?”

    见苏沁非但没有回答她,反而将脸沉到抬起的双手间,米筱晨垂眸沉思,以苏沁的性格,必定不是工作上的事情,可是如果是感情上的事情,她要如何开口问呢…

    不对!米筱晨猛的直起身,还有一个人,苏清皖,她一定知道的。一定知道苏沁与安灏廷之间发生过的

    如果是广告还在拍摄的时候,她或许还可以旁敲一下安灏廷,可是现在她根本无处下手。

    事情,一定知道苏沁的心结是什么。

    “走吧,到你练琴的时间了。”苏沁站起身,一举一动都难掩倦态。米筱晨看着苏沁微微踉跄的身形,眉头紧锁,短短几日,这到底是怎么了。

    在米筱晨心中,苏沁在某些方面和林斯睿是极其相似的,就像是钢铁铸就的一般,好像永远也不会受伤,永远都可以在风雨中屹立不倒。

    他们不会轻易的将自己的脆弱展现在人前,久而久之,竟会让人忽略他们其实也是有血有肉的人,他么也会烦忧,也会受伤,也会心痛。

    阿睿…你一定也有累倦的时候吧,你一定也有属于你的忧愁吧,可是你为什么不告诉我呢。

    你说你不会瞒我,等到你认为我可以承受的时候你会将一切告诉我,那么要到何时呢,我到底要坚强到何种程度,你才会愿意将你的烦忧与我一同分担呢…

    我想要…

    我想要帮你分担,替你承受…

    我真的想要!

    “米姐…”

    米筱晨飘远的思绪被唤回后,抢先映入眼帘的就是楚瑶略带婴儿肥的可爱面容,米筱晨屈起手指轻轻的捏上楚瑶的双颊,“瑶瑶,你会有烦心的事情吗?”

    楚瑶几乎是毫不犹豫的说道,“有啊!”瘪着的唇瓣每一处褶皱都透着一丝委屈。

    “哦?”米筱晨突然来了兴致,她没想到平日里看着无忧无虑的楚瑶竟然也会有烦恼。

    不过想想也是,又有几个人是真的没有烦恼的呢,不过是或大或小,或轻或重罢了。

    “走吧。”米筱晨伸手在楚瑶眼前晃晃,看着楚瑶双颊红润,眉目含情的模样就知道小丫头刚刚是想到陈峰了。

    这几日,楚瑶与陈峰走的越发的近,一开始因为楚瑶强烈要求在公司只能是上下属关系,陈峰也应允了,但是后来貌似是因为公司有一个新员工公开向楚瑶告白了,陈峰终于是忍无可忍,也是当成就宣布了他和楚瑶的关系。

    现在两个人是如胶似蜜来形容一点也不为过,当真是只羡鸳鸯不羡仙。

    楚瑶双手抚上琴键,黑白分明中米筱晨竟然有些迷茫,其实比赛的曲子在前几日就已经作好,但是她现在却突然觉得有些欠缺,可是她又想不明白到底是哪里欠缺。

    眼看着比赛的日子一天临近一天,难道真的只能放弃吗…

    手指如行云流水般在琴键上飞转移动,轻灵悦耳的声音缓缓传出。

    现在,她只能靠一遍又一遍的弹着,一遍又一遍的感受着来找出欠缺的地方,如果真的要她在现在就放弃,她真的好难做到,真的…好不甘心!

    这首歌是米筱晨自她和林斯睿在学校约会过后就一直在构思的,就在几天前终于创作完成,可是她当时明明坚信这首歌没有问题,她坚信着凭借这首歌,她有很大的机会是可以打败何颉的。

    但是,她却突然间绝对这首歌好淡,淡到她寻不到一丝一毫的情感,可是明明她之前一直认为这首歌的情感足以蜜到甜彻心扉。这首歌的炽热足以灼烧听到的每一个人。

    可是…

    为什么!

    米筱晨骤然手指,她开始无规律的弹着琴键,杂乱无章。似乎是想要发泄些什么,又好像是想要捕捉些什么。

    最后却是,一无所获。

    十指最后从琴键上滑落,落在膝盖上,骨节间似乎都有些僵硬。米筱晨轻声叹气,自从她走近娱乐圈,她的身边有着各种各样的恋人,有人选择隐恋隐婚,有人选择大张旗鼓,有的人借着恋情炒作,甚至有的人闪婚闪离。

    她有时候会想,她想要的爱情是怎样的呢。

    她想要的一直都是单纯,简单,她希望她可以和喜欢的人光明正大的走进餐厅,她希望可以和喜欢的人一起去电影院看电影,她希望她可以坐在后座被她爱着的人承载到任何地方,或林荫小道,或京都古刹。

    她希望…

    那一晚林斯睿骑着自行车承载着她穿梭在校园的笑道,那一晚,林斯睿陪着她幼稚的在许愿池前许愿,那一晚他们手牵手百无聊赖的走着,那一晚林斯睿背着她走过一块块方砖。

    那一晚…

    手指再次抚上琴键,轻轻弹着浅声吟唱,大概听上去依旧是那样的音节,依旧是那样的曲调,但是细微处却又微微不同,更加活跃,转音间让人难以捕捉,一首曲子弹下来没有一个尖锐的音节,和缓的淌过,像是在轻轻述着一个故事。

    …

    晚间的露天咖啡店

    抬头看去,星光点点

    我依偎在你的胸膛

    侧耳倾听,噗通噗通

    我送你一只玩具小熊

    你给我一束玫瑰甜花

    你皱眉嫌弃的拎起小熊耳朵

    小熊委屈的龚起鼻子

    我佯怒的把玫瑰递到你鼻前

    你阿嚏阿嚏的跳着跑开

    冲你卖萌讨好

    你重新坐回我身边

    依偎着你的胸膛

    噗通噗通

    其实爱很easy

    爱伊爱一爱,爱就简单爱

    OH——爱伊爱一爱

    爱情很easy,爱就简单爱

    爱伊爱一爱

    爱,爱,爱!

    …

    “你在做什么?”苏沁从办公室走出来推开门来没来得及询问米筱晨的状况,就看到楚瑶在一旁腰肢乱捏,胡乱的唱着什么“其实爱恨easy,爱伊爱一爱,爱就简单爱。”

    “苏姐你来啦,你快听米姐的歌,好好听哦!”楚瑶一把握上苏沁的手,虽然她说不清到底是哪里好听,亦或是曲子,又或者是因为米筱晨清婉中特意染上甜意的歌声,她只知道,她只是站在这里听着,就觉得心底有一块蜜糖融化,向四周流散开来,势不可挡。

    苏沁像米筱晨看去,折射的阳光将她单薄的身体环绕其中,此时竟有些似真似幻,耳边萦绕着的是米筱晨再次徘徊而起的歌声。

    楚瑶说…甜,好甜…

    可是,为什么,她绝对苦…好苦!

    曾几何时,她和安灏廷也是像曲子的男女一样。那时的安灏廷不是一线红歌星,她也不是什么劳什子金牌经纪人。

    他们都是唱鸿公司最最普通的实习歌手,最少她是这样认为的。

    她们一起吃饭,一起手牵手看电影。安灏廷小孩子心性,每次都捉弄她,故意选一些恐怖的片子,在其他男生将女朋友护在怀里的时候,安灏廷却总是出一些怪声吓她。

    看着她瑟瑟发抖的埋进他的怀里,他似乎就特别开心。安灏廷大笑的时候会露出两颗小虎牙,这个秘密很少有人知道,因为安灏廷在别人面前总是一副二世祖的臭屁模样。

    那个时候她人微言轻,她天真的以为安灏廷和她一样,所以她还总是劝他,要低调一点,但是那个时候,安灏廷是什么反应呢…

    苏沁抚上酸涩的眼睛,不能哭,不许哭…

    那时的安灏廷笑的那样的不以为意,你怎么可以哭呢。

    安灏廷总是骑车驮着她穿梭在道路上,每次遇上堵车的时候,他总是会很自豪的说,“看吧,那些汽车有什么好的,现在还不是没有我快。”

    她当时笑的开怀,她紧紧的环上他的腰身,笑声消散在风中,她明知道他看不见,但是还是重重的点头,说,“是啊!”

    有时候两个人在路边吃完小吃,就会随便找一处看着天上的星星,有时候他总会嫌弃她说,“烟熏火燎的哪里看的了什么星星,等到哪天带你去天文馆看星星。”

    其实她从来都没有告诉过他,她已经找到了天底下最闪亮的星星。

    直到考评结束的那一天,她被刷下了,而他成功签约,她真心的为他高兴,但是她也在等着他的安慰,却不想他只是笑着对她说,“酥酥,你不适合这个圈子。”

    一如往常的笑容,她却只觉得刺眼。

    后来,她才知道,原来他是唱鸿公司董事长最疼爱的小儿子,来这里不过是来走个过场。似乎身边的所有人都知道,只有她不知道。

    她一直以为她是最了解他的人,却原来她才是离他最远的人。

    而这个离她最远的人,要结婚了。

    而新娘…不是她…

    米筱晨的歌声还在继续,苏沁的唇角却弯出一抹苦涩的弧度。

    简单爱…

    如何爱,才是简单爱呢…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