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乡村小说 > 战神进化最新章节 > 战神进化最新章节列表 > 第325章 是他
    </br>

    老脸涨红,隆耸拉着脑袋,如做错事的孩子般讪讪进入房门。

    一个须发花白,六十余岁的老人静静坐在房间正中的大椅上,坐着他也不闲着,正用一块干净洁白毛巾,轻轻擦拭一把漆黑金属锤。

    金属锤的锤体并不大,不过与普通金属锤相比,它的模样绝对足够奇特。

    两侧锤面居然如锥体般向外突起,中间部分只有指盖大小的平面。

    锤体相对于其长过一米的把柄,显得相当不合比例,只有普通工具箱中金属锤大小的二倍而已。

    “师父,我错了。”规规矩矩走至其身前,隆低头立刻认错,接着双手有些颤抖的缓缓伸出,一直伸向老人身前,一点点慢慢打开,声音颤抖轻声再道:“不过,请你看到这样东西的时候,仍旧能保持冷静,毕竟,你的老伤一直都未能全愈过。”

    提前提醒似乎根本没起到应有作用。

    老者当看到他掌心中露出一角的漆黑金属吊坠时,瞳孔已瞬间放大,全身肌肉不由自主开始颤抖。

    叮!

    手中奇特金属锤失神掉落地面。

    当整个金属吊坠出现时,老者颤抖双手死死抓住椅柄。

    指节发白。

    啪!啪!

    极度结实的实木椅柄,被他生生缓缓用力徒手抓碎。

    出人意料的是,接着,老者瞬间闭上眼睛,却没有第一时间却拿隆手心里的漆黑吊坠,而是努力调整着急促呼吸。

    “如果不是这些年一直跟随师父左右,恐怕我就算眼睁睁看到它,也会视而不见。”隆依旧低垂脑袋,声音却变得有三分急促地轻声解释:“不过,冥冥之中自有天意,卡送来的小子,正好因人手紧缺由我亲自教导,是以才会在他工作时不经意看到,如果不是我长年与金属打交道,一眼就可以通过其摆动幅度确认重量,仔细观察后辨认出材质,恐怕也会以为只是相似而已。”

    当最后一个字说出。

    老者已经呼吸平静,缓缓睁开眼睛。

    什么也没说,伸出指节宽大的右手。

    隆恭敬地将漆黑吊坠放置于其伸出掌心。

    只是入手,老者眼中精光一闪,低沉轻语:“十之七八。”

    接着,他自行从脖子上掏出一根金属链,与掌心项链完全一模一样的漆黑吊坠。

    手指轻移,看不出任何举动,其链子上的漆黑吊坠就自行脱离。

    将两个吊坠分置于两手,均以拇子与中指扣住其边缘捏牢,食指陡然一动,叮,叮,叮,扣击,轻脆而怪异的金属脆鸣,以同一频率从两个吊坠上传出。

    连续三次。

    卡哒。

    两个漆黑金属吊坠表面瞬间开始变化,没错,如同打开了某种机关一般,原来坚实如同实心的吊坠表面一层极薄外壳开始移动,里面似乎有着无数个细小齿轮开始动作。

    几秒之后,外壳完全缩进,露出里面银白色内里,内里之中,由很多个细若米粒大小的零件构成一个整体。

    吊坠两侧,分别出现不同的凹陷与突起。

    两手轻轻一合。

    卡。

    两块吊坠从尾端立刻重合,重合得以肉眼看上去,没有一丝缝隙。

    ‘锻门’两字,清晰出现在重合在一起的吊坠上。

    如果分开,这两个字体的线条,分明更像是无数零件之间的细小沟渠,谁也不可能知道,重合之后,这些沟渠居然能形成两个清晰字体。

    “是他!十成确定!”

    满眼惊喜笑意,可眼角却有泪花止不住闪烁。

    怀念,激动,惊喜,急切种种复杂情绪旋即如潮水般涌入老者眼中。

    咧嘴笑了,隆抬起头,片刻后才如同想起来般,有点迟疑地轻声问道:“师父,佩带它的是一个少年,其体型也与重星人不一样,会不会因为什么意外,这吊坠才流落到此少年家中长辈手里?因为这少年告诉我,他的长辈告诉他,这是一个幸运挂链,貌似完全不知道其真正涵义。”

    “不可能。”老者坚定摇头,眼中惊喜依旧,看了一眼隆,语气轻快低沉解释:“此吊坠,是锻门先祖一代又一代传下,反正,老夫已经选定你为我这一脉的继承者,告诉你也无妨,锻门从建立之初,就分为内外两脉,每脉每代只能选择一名真正传人,而这吊坠就是证明其身份的最高凭证,仍旧在重星存在的老夫这一脉,属于内门,主要学习的锻造大型武器与锻人,而外门主要学习的则是攻击之术与精密机械打造,因为他的失踪,是以现在的锻门,只能打造出重型器械或粗犷武器,但更精密的机械打造却已经无法学习,我之所以确定吊坠不可能遗失,在我最终将它传递给你时,会告诉你它的秘密,不管是在何等危险的情况下,哪怕是命悬一线,持有者也完全可以凭借最后一口气,将其彻底毁掉,不让外人有可乘之机。”

    隆恍然大悟般点头。

    照此说法,也就说明,持有者绝对没有死亡,在没有死亡的前提下,吊坠也不可能遗失。

    百分之九十九,吊坠是由持有者心甘情愿拿出,给叶扬飞佩带。

    隆接着迟疑问道:“师父,要将那小子带到你这里来吗?”

    沉吟。

    “不急。”良久后,老者带着一丝笑意轻语:“他仍旧由你带着学习一段时间,好好观察,如果其进展得到你的肯定,再带来见老夫也不迟,虽然锻门分为内外两脉,但如果他与他关系真的如此亲密,那么由老夫出手,将内门的千锤百炼用在他身上也并不违反祖宗规定,毕竟,外门的传承者只要足够优秀,也可以获得这种锻人之术,只是照卡传递来的资料,他能在重星停留的时间不超过五个月,不知他是否能在这么短的时间内达到千锤百炼的最低门槛?否则,就算老夫有心成全,恐怕他想获得这种机会也得很久以后。”

    眼中古怪之色一闪而过。

    “师父,恐怕你这顾虑有点过虑。”片刻后,隆苦笑轻声嘀咕:“这小子分明是个怪胎,今天第一次控制风箱,他就从我不到半个时辰的亲身示范中,自行用眼睛找出第一关的重要关键,亲自上手后,还原程度已经高达百分之七十,或许五个月,完全足够他到达承受千锤百炼的体质门槛。”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村长的艳福生活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