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乡村小说 > 战神进化最新章节 > 战神进化最新章节列表 > 第267章 夺人眼球
    </br>

    睡了一个白天,慢悠悠吃了晚餐,在快要天黑前二个时辰,叶扬飞才不慌不乱再度离开飞舰。

    对于整个白天,没有其他同伴返回休息的状态,虽然心有不满,但他并未主动联系喝斥这些同伴。

    有的事情只有吃了亏,以后才会学乖。

    喝斥总是比不上惨烈现实来得更有效。

    精神饱满。

    选择草原中另一块区域,当看着黑暗中一簇簇诡异磷火光芒如星星般将他包围后,叶扬飞笑了,笑得无比愉快。

    狩猎游戏再度开始。

    他倒想看看是他猎杀的速度快,还是这些树羚繁衍的速度更快。

    夜晚猎杀,白天休息。

    虽然作息时间有点颠倒,但作为异变者却完全没有太大影响。

    与同伴猎杀速度越来越慢相比,他的猎杀速度却在每晚都有不同程度持续提升。

    几天之后,同舰前往的同伴逐渐变得冷静,开始悄然分批返回飞舰休息,付出的鲜血代价,让他们逐渐意识到,想以时间换取成绩根本不太现实,反而只会让成绩越来越糟,疲惫会让判断力不断下降,充足休息反而可以保证猎杀率提升。

    与此同时,不过几天时间,分处于整个风星不同区域的参赛者,逐渐发现了叶扬飞这匹黑马的存在。

    排位不断上升。

    想令人不注意都难。

    虽然越往上升,其排名向上的速度有所减缓,但谁也不会因此而轻视,毕竟越往上,异变者实力就越强大,每上升一位含金量都十足。

    而叶扬飞这名字,每天晚上都会上升几十个排名,现在已经稳居一千六百多名。

    十七岁。

    猎杀猎物清一色六星巅峰骷髅怪物,绝对足够夺人眼球!

    这名字也被很多人默默记住。

    不过对于此,所有人态度完全不一致。

    与叶扬飞熟悉且关系较好者,比如戴兵,每一天看到其排名上升都会乐得合不拢嘴,并得意向周围同伴显摆,这是他兄弟,并赌咒发誓认定还会上涨;比如韦北,则因此排名,每次与它城相熟老伙计聊天时,都一直保持得意洋洋令人想抽他的嚣张表情。

    与叶扬飞有着不小仇恨者,比如黑暗之城与流沙之城的很多异变者,看到这排名,无一例外都是满腹咒骂,希望他早点出个意外,重伤都不是所愿,最好是死于狩猎之中。

    除去这两种极端者,更大部分的异变者却是暗暗记下他名字,希望在有一天相遇时,与其一较高下,鼓足了劲,准备反超或保住自个排名。

    “去死吧!”

    靠近启星城一侧荒原的乱石山,一个年青男人挥舞手里红金砍刀,大开大合,一抹抹红色轨迹闪过,一只只骷髅怪物脑袋碎裂。

    整个过程一气哈成。

    瞬间凭添了二三百个五星骷髅怪物战绩。

    不知者,或许会以为这年青男人实力无比雄厚。

    可在场的不会有一人如此看。

    刚才年青男人的确挥刀斩碎了骷髅怪物脑袋,这一点没错,但那仅仅是脑袋,几百只骷髅怪物均被四周百余名异变者击碎了爪子与骨架身躯,仅留下脑袋汇集到这一处地点,摆着让这年青男人斩杀获得排名积分而已。

    只要时间够快,没了身躯的骷髅怪物就不会重新生长起其余部位,哪怕是一级异变者,手持红金武器也能够击碎毫无杀伤力的脑袋。

    朱晨!

    手持红金砍刀大杀四方的正是他。

    刚刚混入联盟军,他就被三方势力联手的暗中使力,灰溜溜给赶了出来。

    不管他如何说好话,也被盛怒中的朱默直接取消了继承权。

    不好!

    可以说这一段时间他过得相当不好。

    而这一次比赛却又让他看到希望,不管如何,动用了可以动用的全部力量,将他能指使的朱家护卫全部带来赛场,每日为他斩获猎物。

    或许这一方式在大部分人看来是无耻的作弊,但就朱晨而言,他却认为相当理所当然,有些人总是天生高人一等,他自认自个就是这种人。

    如若说前一段时间,随着战绩越来越高,他的心情还算不错,那么这几天,当他偶然间发现叶扬飞的名字居然出现在了排行榜,并且一路拔高,自个的名字却连第二千名还未进入时,情绪立刻跌入深深谷底。

    “你们这群废物是干什么吃的?朱家每月付给你们高昂报酬,到了用你们之时,呸,这么多人合力居然还无法将我送入排行榜。”将最后一个骷髅脑袋斩碎,朱晨一身汗珠,满脸阴沉,没有一丝感激反而破口大骂:“从现在起给我拼了命的狩猎,每天提供数量要比以前增加一成,不,必须要两成才算勉强过关,否则,待比赛结束后统统给本少去死!”

    摞下狠话,朱晨自顾自通过金属链,再度返回就在上方悬浮等待的飞舰。

    百余名实力不错的朱家护卫,听到这命令不约而同眼睛里浮现隐蔽恨意。

    他们大部分身上已经伤痕累累,可是朱晨在击碎怪物脑袋后,却将一颗颗金属全部收入自个腰间牛皮袋,甚至连一颗都没有留给他们,伤得再重,似乎都不关他什么事。

    从本质上来说,朱晨貌似根本没将他们当人看。

    如今莫名其妙狮子大开口,没有任何理由就非要将狩猎数量提升两成,这是逼着他们去死?

    木然转身离开。

    不得不咬牙接受这无理要求的各个朱家护卫,在离开瞬间,低头时眼睛里不约而同都闪过一丝杀机。

    返回飞舰,坐定没有两秒。

    噼啪!

    朱晨如同还未发泄够般,将手侧水杯拿起狠狠向一个年青护卫砸去,水杯砸得护卫额头瞬间血流,反弹向地面,彻底碎裂。

    一个老人正好走入,并完全将这一幕看入眼里,面色顿时难看万分,低沉轻喝:“晨少爷,今天你的所做所为实在太过份,是准备寒掉到现在也没有放弃,并一直暗中支持你的所有人心吗?”

    “何伯,对不起,今天是我焦躁了,主要是每每想到那小子居然还活得如此张扬,我就控制不住自己,被剥夺继承权也全部是因为他,恨,我真的很恨!”

    脸一僵,朱晨低头,不甘道歉。

    何伯,朱家管家之一,手握不少资源,一直追随朱晨父亲多年,虽然朱晨被取消了继承权,可其父亲多年来一直无功也无过,继承权依旧存在,是以,以何伯为首的一群护卫依旧企图扭转朱晨目前在朱家的尴尬状态,毕竟,只有朱晨一脉获得家主地位,他们才有可能获得最大利益。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村长的艳福生活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