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玄幻魔法 > 恋上僵尸修个仙最新章节 > 恋上僵尸修个仙最新章节列表 > 第四十九章 首阳派
    远在万里之外的九华山上的首阳派是整个仙界之中的第一修仙大派,原首阳派掌门余清道长在十多年前随着镇山灵兽一起失踪,下落不明。门派众人一直以为余清道长已经陨落,虽说一直死不见尸,但余清道长遗留在首阳派的长生灯覆灭却是不争的事实。

    这一日,现任首阳派掌门余阳道长正在自己的练功房内打坐,突然门口一阵喧哗,接着便有弟子急急的上前叩门,那叩门声一阵急过一阵,余阳想充耳未闻都做不到。

    缓缓睁开眸子,吐出一口浊气,余阳理了理坐乱了的衣袍,这才皱了皱眉头,非常不悦的冲着叩门的弟子问道:“何事如此喧哗?”

    “师父,师父,师叔的长生灯突然又亮了!”门外急促叩门的弟子正是首阳派的大弟子夏西松,亦是余阳的亲传弟子之一。

    余阳其实一共收了两个徒弟,其中一个是他的亲生儿子,另一个自然是夏西松了,由此可见,这夏西松在余阳的心中定是举足轻重的。

    听见夏西松的话,余阳其实还未有些缓过神来,拧眉细思了半晌,这才突然弹跳了起来,急急的拉开了房门。

    夏西松正一脸欣喜的站在门口。余清道长是自己师父的师弟,以前便一直听师父在他耳边唠叨这个传说中的前任首阳派掌门,亦是对余清道长的陨落非常的痛心,他作为余阳道长的亲传弟子,自然深知师父对师叔的深切关怀之情,所以,当长生殿的守夜弟子发现这一现象的时候,他便第一时间赶来通知他的师父,哪怕他明知道师父正在闭关之中。

    果然,余阳拉开房门的刹那,脸上洋溢的是一种难以言说的喜悦之情,他扯了夏西松的手臂,一脸的激动,“西松,你方才说你师叔的长生灯又亮了?”

    夏西松笑的明媚,冲着余阳点了点头,“恩,方才长生殿弟子来回禀的时候,徒儿特意去长生殿确认了一番,的确重新亮了起来,而且光亮十足!”

    余阳听到夏西松的确切答复,一句话都未撂下,便从他的身边掠过,疾风骤起,吹得夏西松在原地呼噜呼噜的打了两个转,这才稳住了身子,冲着向前疾奔而去的师父喊道:“师父,师父,你慢点跑,小心你的伤!”

    这些日子,也不知是不是因为五十年一度的帝流浆日快要到了,九华山上忒不太平了些,总是有些妖魔鬼怪企图闯入后山禁地,余阳在前些天的时候一不留神甚至受了些伤,虽说是小伤,但是在夏西松的眼里,他的师父就是个病号,眼下看自家师父这般风风火火的,惹得他有些懊恼自己的嘴快了!刚才就应该拉着师父慢慢的挪到长生殿去阿喂!

    余阳自然没有将那些擦破点皮的伤看在眼里,此时此刻,四周仍是黑漆漆的一片,深夜里的银月都未能将周围照亮一丝一毫,但余阳却在黑夜之中风驰电掣,他的脑海里唯一充斥的,便是方才夏西松的那句“的确重新亮了起来”。

    长生殿在九华山的最高峰首阳峰上,殿内高处一共摆放了七千多盏长生灯,有依然光亮十足的,亦有已经灯灭的,零零总总分散各处,使得整个长生殿像是一幅夜晚的星空,美丽至极。

    余阳熟门熟路,跃上房梁,在一处闪着金光的长生灯下驻足。这盏长生灯自然是余清无疑,他在这十几年中来过不下百次。望着那青瓷卧龙烛台,余阳满眼都是明亮的烛光。长生灯不比寻常的油灯,它是与长生灯的主人的精气神共通的,只要精气神不灭,这长生灯便永不覆灭,可一旦覆灭,那便不可能像那寻常的油灯一般只要借助一点火光便能重燃的。

    “师父,师叔的长生灯怎么突然又亮了?”夏西松后脚赶至,见余阳站在长生灯下驻足,忍不住问道。

    余阳垂眸斜睨了一眼余清的长生灯,这才一个纵身,跃下了房梁,站在了夏西松的身前。他方才被喜悦冲昏了头脑,一时之间亦忘记了琢磨长生灯灭复燃的不可能性,可是他亦用了秘书追踪师弟元神的气息,分明是在万里之外,虽然感应微弱,可他的的确确是感应到了。

    沉吟半晌,余阳说道:“修仙者的精气神被元神所包裹,如果说你师叔的元神曾经飞离他的体内,且被某种法术阻绝了与外界的联系,也可能造成长生灯暂时灯灭的现象。”

    夏西松半知半解,点了点头,亦摇了摇头,复又问道:“可师叔为什么要让元神飞离他的身体?这样不是很伤元神的吗?”

    余阳自然不可能给夏西松一个明确的答案,他亦是百思不得其解,摇了摇头,余阳撇了一眼夏西松,又沉思半晌,现下帝流浆之日快到了,九华山上不太平,他无法离开,而夏西松又替他掌管着整个首阳派的一干事物亦是抽不出身,可他要怎么去找余清?

    “西松,你师兄呢?”思来想去,余阳又不放心将余清之事托付他人,他最终还是决定,让自己的儿子跑一趟,去万里之外看看余清的情况。

    夏西松听见余阳问道余烨,忍不支支吾吾的说道,“师兄,师兄……啊,师父,师兄去闭关了!”

    “闭关?”余阳听见夏西松的回答,忍不住冷哼一声。

    他的这个儿子虽然天资聪颖,根骨不凡,天生是个修仙的好料子,奈何三天两头的给他闯祸,又是个惫懒的货,对于修仙三天打鱼两天散网的,就那样子会突然去闭关?

    听见余阳的冷哼声,夏西松忍不住缩了缩脖子,却仍旧不敢将余烨的行踪告知,吞了吞口水,他还是硬着头皮回道:“师……师父……师兄说前些日子和那些妖魔斗法,他有些明悟,想闭关试着冲击下瓶颈,也许就此突破了也不一定呢!”

    夏西松会这般说,实在是因为他的师兄就是个天资聪颖的货,随便一件平常的事情都有可能让他顿悟,从而功力大升,以前亦是有这样的例子,他思来想去,也唯有这般搪塞师父还可能勉强过关了。

    师兄呀师兄,你快些回来……师弟要撑不住了!夏西松在心里哀嚎了一声,瞅着自家师父那彻底黑了的脸色,有些叫苦不迭,他就该拦住师兄的。-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村长的艳福生活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