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玄幻魔法 > 恋上僵尸修个仙最新章节 > 恋上僵尸修个仙最新章节列表 > 第一百零六章 过往(4)
    那柄大弓在夜色之中熠熠生辉,周身流光莹转,到底是重泽的本命法宝,受万年仙气侵润不能与无主之时比拟。

    只见重泽大手一招,一手紧紧抱着琉璃,单手支开大弓,一把灼灼耀眼的光箭暮然成型,那光箭只在满弦的弓上停留了一秒,下一刻便呼啸着朝阿修罗士兵冲去,在半空之中那光箭以一化十,以十化百,以百化千,以千化万,密密麻麻,正如倪愁四与十五在地穴之中见到的那般,瞬间分化成无数把光箭,耀眼犹如天上的星辰,森然的光芒让人胆颤。

    光箭成型的刹那,一片耀眼的白光炸裂开来,倪愁四慌忙拿手捂住眼睛,四周的厮杀声也渐渐湮灭在白光之中,周遭陡然安静了下来。

    过了许久, 倪愁四恍恍惚惚之中睁开眼来,面前的场景早就再一次转换。

    这是一处东海之滨上的小镇,名唤青龙镇,在那个小镇之上,便是琉璃第一次与华光的相见,彼时,琉璃还是个女娃,而华光,只是伫立在东海之滨的一个白衣男子。

    传说东海之巅有棵奇树,春结桑子,炼成药丸,可起死回生。那一年,琉璃的娘去世,而琉璃堪堪满了十三岁。

    当她从族中古籍翻拣出此项典故,便满心满怀的希望去到东海之巅,寻到那棵奇树,炼成药丸,她要救活她的娘亲。于是,此后每逢春季来临,她一定要出走一月,寻访传说中的仙山及桑树。

    这一年海潮暗涌,杏花飘飞。

    琉璃扑在船板之上,随水飘荡到渡口,海潮暗涌,形成一圈圈波纹拉扯她的双脚。她吐出一口咸水,费力地从石阶上撑起上半身,一抬脸,就看到了一道静立的身影。

    一名白衣公子站在杏花树下,肩头承接两三枚红瓣,清冷之中点染了些许春意。他一动不动地望着海潮,薄唇紧抿,如同画中走出的雅仙。

    琉璃反身坐在石阶上,不住喘气,等待缓和劲头。春天即涨海潮,这是她未曾想到的变故,刚趟过一条木板船,矢志不渝朝着海那边划去。几个浪头下来,她就回到了渡口,船帆尽失,只抓回一片木板子。

    “丫头还买船么”旁边的渔民知道她每年开春就来。做好了数条桐油船等着。

    琉璃忙起身回道:“大叔,去海外真的走这条路吗”得到雷打不动的答复后,她又掏出银子,买了一条木船。

    中午吃饱饭食,看着天气和煦。琉璃踱到渡口开船,一看,白衣公子还站在杏花树下,任花瓣流转衣襟,周身只是清冷如雪。

    她推开小帆船,坚定朝着红日光彩划去,似乎走了很久,海面起伏波涛,让她嚷着“惨了惨了”,然后连番大浪降下雪沫。浩浩荡荡,冲刷着她那一叶扁舟,将她送回渡口。

    这回连板子都没留下。

    琉璃第二次从石阶上撑起身子,吐了一刻钟的海水,形貌惨不可睹。

    颧骨高瘦的渔民大叔滞留不去,凑过来,仍然拢着袖子询问:“丫头还要船吗”

    如同落水之犬的琉璃只能举起手臂,摇了摇,趴在阶石上缓和晕厥劲儿。待一切平复下来,她便一跃而起。朝着镇中客栈走去。

    树下白衣翩然,随风翩跹衣襟上的花瓣,静立如故。

    琉璃朝前盯着他看,他亦如无人之境般站的笔直。摇摇头,琉璃起身走开。

    第二日,神采奕奕的琉璃走向渡口,买下第三条桐油船。看到那抹雪白的影子又伫立树下,便笑眯眯地打了个招呼:“早啊,公子。”

    她笑得露出一口细牙。那名白衣公子形无所觉,只冷清望向海潮。

    琉璃碰了一鼻子灰,也不在意,闪身掠到船上,攥紧拳头,朝着海外进发。明明风和日丽,过得半个时辰,海潮突然第三次袭来,将她送回渡口。

    眼角瞅到渔民大叔将要踱步过来,询问什么,她趴在石阶上,连忙摇手道:“没钱买船了。”

    大叔拢着袖子叹口气,道:“丫头明年一定要来呀我和儿子等着你的银子过活呢”招招手,带着垂髫小儿走远,还说道:“小诺,咱们把最后一条船收了吧,这丫头没钱买了。”

    琉璃吐出一口海水,低声道:“这天气太邪门了,我不信征服不了海浪。”她缓和劲头,站起身来,朝着白衣公子走去。

    “公子可是在计算潮汐起替”她的衣衫到处滴水,发丝地披在苍白脸颊上,像是从海底冒出来的幽魂。

    可能是一句话就道出无人能推断的行径,白衣公子一双墨色眸子稍稍一动,掠了她一眼。

    琉璃笑道:“公子整日静立在此,一定比我知道得多,敢问公子,下次海潮起身大约在几时”

    她笑眯眯地候着,无奈被问之人冷清如故,未吐露一字半语。

    琉璃移步正前,对上他的眼睛,微笑道:“难道是巳时午时未时”一一将十二时辰报了个遍。

    白衣公子的眼神极寒冷,袖口微微一抬,一股尖利指风跳脱出去,扑向琉璃的膝盖。如果中了指风,被刺者一定会降膝下跪,严重时落得半身不遂。

    琉璃扁扁嘴,堪堪掠开步子,衫角就被削落。她纵身跃上树枝,摇晃一场纷纷扬扬的杏花雨下来,撒满底下人周身。

    正如她犀利眼光推测的那样,白衣公子似是自恃身份,断然不会也跳上来与她计较。她摇晃一阵,见他静立如雪,心底突然有些歉然,连忙跃下,隔着一丈距离伸头去探他的眼睛:“公子出手这么狠毒,一点都不符公子如谪仙般的身姿,简直浪费了这身皮囊”

    白衣公子吝于给出任何反应,仍然一动不动地关注海风流向,计算潮汐起替。

    琉璃踱开几步,牢牢看住他的眼睛,道:“只要公子告知时间,我绝对不再烦扰公子。”

    杏花淡淡飘零,风入衣襟,掀起一抹雪白衫子,除此之外,一切寂静。

    琉璃又道:“难道是巳时一刻二刻三刻午时一刻二刻哈,你眼睛稍稍动了下,我知道了,是午时二刻,多谢啦。”说罢她躬身鞠了个礼,扬长而去。

    只是白衣男子悠悠开口,声音清冽空灵,“桑花树能起死回生原属子虚乌有之事,只具有抑制人身血脉流通,冥死功效”未完待续。

    ...</p>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村长的艳福生活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