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历史军事 > 鬼道涅槃最新章节 > 鬼道涅槃最新章节列表 > 第二百零四章 进阶
    震撼,激动,沸腾。

    熵国之中本是沉寂的的气氛,在君主的一段话之后,有了明显的变化,可能这些话并不会有什么实质性的效果,但是有一点是可以确定的。

    君主沒有抛弃他们,沒有放弃任何一个人,单是这一点,就足以让很多人沸腾了。所有的感动,都将在此时化为奋起拼搏的动力,意念。就算最终的结果是败,那么,也一定会是最为让人震撼的失败。

    穆哲的心中也是阵阵的感慨。感慨自己生在熵国,感慨熵国有一个好的君主,更是感慨,自己的帝国有着不输于任何的大国的凝聚力。只要这一次的灾难能过度过去,那么熵国将会组建起一只让敌人闻风丧胆的队伍出來,穆哲这样想到。

    “所有人鬼兵听令,凝练鬼气,对抗火球。屏障起。”

    穆哲的声音在全城之中响了起來,阵阵的呐喊声呼啸而來,那阵势绝对可以让人生畏,这种可怕的凝聚力,当真是一只最为强悍的队伍。

    瞬时间,熵国上下都是弥漫着铺天盖地的鬼气波动,怀浩辰等人见此,也是心中凌然,对于在这短时间内就能够组成的全城力量,他们都是惊讶不已,单说这种凝聚力,就算是龙族都不一定能做得到。

    心中兴奋之余,释放鬼气的程度又是大了不少。此时的天际依旧是不停的落下火球,但是,只有很少的一部分落入了熵国的境内,而那熊熊的火焰,也是在众人合力之下,不断的被扑灭着,一切都在向着好的方向发展着。

    见到这种情况,每个人的心中更是奋起,那种激动,不是可以用言语來表达的,这场天灾,似乎快要结束了。

    我此时的意识似乎是有些模糊,体内不停的传來阵阵的冰冷,让的我有些抽搐,乔时此时正抱着我的身体,或许他也意识到了我的不正常,不停的向我的体内渡如这鬼气,只不过,却是沒有什么效果。

    且说那条在我体内具现的龙,现在竟是不停的做着抵抗,至于什么原因,我一点也不清楚,那凶残的样子,看起來还真是有些恐怖,每一次挥动自己的龙爪,都是能生生的将那冰寒之气给撕裂成碎片。尽管此时我不能控制体内的冰寒之气,但也能够感受到两股量对碰所传來的波动。

    我的鬼气在经过变异之后,已是完全呈现出一种火属性的形态,说起來,对于这种冰寒之气,是有着很大的抵触的,但是,现在竟是被这冰寒之气所救,不过,心中的担心还是存在的,或者说这种担心一直被不停的放大着。

    原因很简单,这具现了的龙,不论怎么说都是火属性的,因为他是龙王的血液,其中的暴戾自然强大,但是至少和我的鬼气属性还是十分接近的,假如他被这冰寒之气击败,那我所要面对的,就不只是单纯的火属性了,而是寒入骨髓的冰寒···

    想到这,我倒是心中有些想笑,现在我都快要被这具现的龙给折腾死了,还担心之后的事情,怕是已经活的不耐烦了。

    “大哥,你坚持住,一定坚持住。”

    乔时的话不停的在我的耳边萦绕,说來这个家伙真是个娘娘嘴,叽叽歪歪的说个不停,但是,我心中倒是有些感动。

    乔时的鬼气只要一进入我的体内,便是会被冰火两种力量同时攻击,化成乌有,但是即便如此,他还是沒有停下來,而且因为不停的渡如鬼气,两种力量都是会有不同程度的反馈到他的体内,这让他的身体变得都是有些诡异了,两种完全对立的力量对乔时的身体也是造成了极大的伤害。

    就在这时,那具现的龙猛地一声嚎叫,忽的便是在我的体内肆意的蹂躏了起來,五脏六腑都是被他破坏的不成了形,我的嘴角也是不停的吐出乌黑的鲜血,想來也是因为两种迥异的力量相互碰撞的原因。

    忽然之间,这具现的龙形,似乎是找到了什么突破口一般,再一次冲着我的禁制而來。如果这一次他的攻击成功的话,那么,回天乏术,小命休矣。

    对于这种情况,我已经沒有办法抵抗了,横竖都是命。有句话说的好,置之死地而后生,现在这冰寒之气的出现,也是我的救命稻草了,如果抵抗不住的话,那只能说明我的命就这样了。

    想到这,我倒是安安静静的松了一口气,静静的等待着最后的审判。

    骤然之间,那条龙已经张着他那狰狞的大嘴向着我的禁制冲了过來,沒有任何的犹豫,一口要在了我的禁制之上。

    “噗。”

    大口大口的鲜血不停的喷吐了出來,我知道,一切要结束了。

    “大哥,大哥。。”

    轻轻的阖上自己的双眼,这样似乎可以让我更舒服一些。

    “大哥··你。”

    乔时此时已经发现,自己的鬼气沒有办法再与我体内产生什么交集了,当即便是抱着我的身体晃动了起來。

    “大哥。。”

    猛然只见,乔时眼中一凌,直接抱着我冲了出去,嘴角的鲜血并沒有流尽,依旧是向外冒涌着,就算是这样,乔时也沒有任何的办法。

    移动的速度越來越快,乔时脚下生风,每一寸的力量都是被他运用到了极致,但是看他的样子却是一点都不好看,脸色也是半青半红的,十分诡异,只见乔时猛地跃上了穆府的房顶,也不顾那些飞下的火球,猛地吸了一口气,双眼瞬间睁大,叫道。

    “穆··叔。快來救命啊。。。”

    闻言,穆哲浑身一紧,鬼气的输出都是慢了半拍,险些让得此时刚凝练好的阵势散去,哪知,此刻竟是有一只宽厚的手臂按在了他的肩上,轻轻的说道。

    “去吧,这里交给我。”

    转头,穆哲有些感激的看着熵国君主,猛地一点头,正要行动,乔时的声音又传了过來。

    “穆···叔。我大哥···”

    刚说到这,一阵刺眼的光亮猛地闪起,让得整个熵国都被笼罩在了里面,全国上下都是紧紧的盯着这一变故,却是沒有人注意到,那宛如落雨一般的火球此时已经完全消失了。

    “好舒服,真的好舒服,我是怎么了。死了吗。原來死了是这样的感觉,哈哈,倒也是不错。”

    一阵喃喃自语,我才是猛地惊醒,看着脚下的众人皆是伏拜在地,可是让我的心中一阵不解,诧异的抬起手臂揉了揉自己的眼睛,猛地意识到这右手,竟是已经可以挥动自如。

    惊愕。惊愕的看着我的双手,我的身体,这··究竟是怎么回事。我沒有死吗。

    “大哥。。”

    乔时的声音仿佛就在我的耳边响起了一般,当即便是回头望去,一个面色焦急的男人正站在一个屋顶之上,向着我望來。

    “···乔时。是乔时。也就是说,我沒有死··这是怎么回事。”

    恍然之间,我下意识的去催动自己的鬼气,只是,这样不经意的一个动作,便是让的狂风乱作,呼啸不止。

    震撼。这力量。这力量。这··。。不敢相信的再一次去凝练自己的鬼气,此时的狂风已是消散,但是我身上的衣服已是被这鬼气波动的力量冲的横飞不止。

    禁制之中流露出來的力量已经比之前强了不知道多少倍,想來,就是我巅峰时期,也是不可能达到这种程度,或者说,就算是在叶君的身上,我也沒有体会过。若是非得说出一个感觉的话,蓝忌。这个唯一让我发自内心颤抖的男人,拥有这种力量。

    也就是说··也就是说。。

    鬼神。。我进阶鬼神了。。

    这种感觉,比我劫后余生还要來的震撼,错愕,仿佛是忽然之间有一个偌大面饼砸在了一个快要被饿死的乞丐身上。那种幸福來的太突然的感觉,让我有些不太适应。似乎,这一切都是虚幻。

    就在这时,一个厚重的声音响了起來。

    “黎泣,恭喜你了。不过,能不能先将我们此时的危机解决了。。”

    说到这,天空之上的火球仿佛是应和着熵国君主的话语一般,疯狂的向着地面落下,此时因为我这里的突变,大部分的屏障都已经消失不见了,听到熵国君主的话,所有人的脸色又是一变,那呼啸的力量再一次冲向了天际,只不过,这匆忙之间,再也沒有办法直接抵抗火球的坠落。

    “啊··救命。救命啊。”

    这叫喊声一起,所有的人都开始疯狂的逃命,其实,有这样的情况发生,一点都不奇怪,每一个人在知道自己有机会活命的时候,都会将所有的力量爆发出來,但是,一旦这个希望破灭,那么,不管在怎么坚强的人都会奔溃的,尤其是在已经有人放弃的时候。

    一颗巨大的火球重重的砸入了熵国的地面之上,众人皆是逃窜了起來,对于此,我心中猛地一紧,瞬间,九宫九变身法便是舞动了起來。

    “赤。”

    瞬际之刻,我的右手猛地向着飞下的火球抓去。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