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言情小说 > 重生之叱咤乐坛最新章节 > 重生之叱咤乐坛最新章节列表 > 第六十八章 改变命运的一次录音(2)

第六十八章 改变命运的一次录音(2)

作品:重生之叱咤乐坛 作者:高音上不去 字数: 下载本书  举报本章节错误/更新太慢

加入书签加入书架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推荐本书

    (今天收获9个新增收藏,总数322。高音偷笑中······)

    (还是要感谢朋友们的鼓励和支持!尤其是这周以来,点击和推荐增长得非常迅速,仅仅两天时间就新增了五十几个推荐。虽然高音并不知道是哪几位朋友给出的推荐,但是无论您是谁,高音鞠躬致谢!!!我会尽全力写好后面的文字和情节,希望大家都能看得高兴,谢谢了!)

    (码字去了。)

    ——————————

    刚才在给曾纯录音的时候,叶梓心里的压力绝对不会比曾纯小。

    虽然录音的这一套程序,叶梓在前世就早已熟极而流。但那是在自家的制作室里,这跟现在在电视台的录音棚里,那是完全不同的两种感觉。

    在这样正规专业的录音棚里,叶梓录唱的经验十足,但是给别人录音,却也是大姑娘上轿头一次,他怎么可能不紧张呢!

    还有一点极其不同。

    叶梓前世用惯的,无论是宿主软件还是调音台、效果器这些设备,即使是硬件也全都是数字产品。这些设备依靠电脑或者集成芯片来控制,操作起来非常方便。而今天操作的这些设备,除了效果器之外,全部都是模拟硬件。这两者是完全不同的两种操作方法,模拟设备的操控比起数字设备要难了许多,很多以往的经验在这两者之间是无法共享的。如果不是路征已经手把手教会了他模拟台的各项操作,他是绝不会向胡正源提出亲自上台子这样的要求的。但是第一次上台子亲手操作,陌生与担心肯定也是难免的。

    再加上曾纯又是个第一次进棚的新手,叶梓必须非常耐心的一点一点指导她,想方设法让她一步一步接近自己的要求。

    这样几处相加起来,叶梓内心的压力之大,也就可想而知了。

    还好叶梓对于录音这一套原本就熟悉,又经过路征的亲手指点,上手之后,很快就掌握了要领。而曾纯小姑娘也真是一个极具灵气的好歌手胚子,一经指点,马上就能找到感觉。

    这一次的录音,在经过了一开始的磕磕碰碰之后,终于顺利地进行了下来。现在只差最后一步,就即将圆满完成了。

    至于作品后期的混音,那是叶梓接下来的工作。

    那——又将是另一次挑战!

    ——————————

    音乐一停,胡正源就施施然踱了过来。右手拍了拍叶梓的肩膀,左手的大拇指高高地翘着,他那张微胖的圆脸笑得就像朵菊花儿似的。

    “小叶,有空就多来我这里坐坐,帮我搭把手录几首歌。我也可以趁机偷个懒,休息休息。”

    “哟,老胡你这算盘打得可是太精了啊!小叶子别理他,他这是想剥削你呢。”

    曾纯刚进去录音不久,周芳和张文亮就联袂来到。他们和胡正源一起,亲眼看着叶梓一点一点将曾纯的录音状态导向了正轨,录制下来的声音也是越来越让人满意。这眼看着就要结束了,胡正源打起了叶梓的主意,周芳当即出声调侃。

    她倒不是反对叶梓来帮电视台录音。从今天的表现来看,叶梓已经完全具备了成为一个优秀录音师的潜力和条件。

    但是话又说回来,这就算要请,是不是也应该由她周芳先来说这个话啊?

    ——————————

    胡正源和周芳几十年的同事,大家知根知底,平时的关系也非常好,当然不怵她。就算周芳身居高位,是赫赫有名的文艺部大主任,很多时候也要求到他胡正源身上。

    比如这次的录音就是如此。

    要不是周芳事先打了招呼,胡正源是肯定不会亲自出马,来做录制单曲这样的一件小事的,随便找个人来录一下也就完事了。真要如此,先不说录音的质量如何,叶梓今天想要上台子亲手操作,那是绝对没有任何可能。

    再说了,录音棚在电视台内部算是非常特殊的一个部门。如果没有胡正源这个唯一一个在编录音师的首肯,谁也别想将触手伸进这里。

    台长来了都不好使!

    ——————————

    “周主任,我这可是帮着台里引进人才啊。也就是小叶我看对眼了,换成别人,我才不会让他碰我的台子。”胡正源一张圆脸笑眯眯的,语气温和,骨子里却也是傲气十足。

    这话还真没说错。几乎每个录音师对于自己用惯了的调音台和各种设备,那都相当于自己的私产,都是看得很紧的,等闲不会让别人触碰。这——也算是录音师们的一种怪癖吧。

    周芳笑道:“也就你宝贝这些破机器。人家小叶子可是路征的学生,还怕没有地方上台子练手吗?中唱的设备差吗?孙云那儿的设备不比这里的强?这次要不是电视台的事情,人家早就去孙云那儿练习去了。”

    胡正源听了也不着恼,仍然笑眯眯的。

    “小路是不错,我承认。在人声录制和大编制乐队上面,他的水平很高,至少比我要高得多。小叶跟他学,那肯定是好的。”

    胡正源的坦荡让叶梓心中钦佩。

    “不过······”胡正源语气一转:“在民乐录制这一块儿,我胡正源也算一块响当当的牌子吧?”

    “那当然。”周芳也笑了:“谁不知道民乐团每次要出版专辑,全都是你老胡一手包办的?这可真不是吹牛吹出来的!”

    “那就是了。”胡正源一直是笑眯眯的:“小叶很不错,我看上了。我想将这点民乐的东西教给他,让他今后更加全面一点。怎么样,周主任还是不同意吗?小路那边肯定会同意的,我来给他打这个电话。”

    周芳尚未回答,叶梓赶紧站起身来。

    事情牵涉到了自己,胡正源虽然有“剥削”的嫌疑,出发点绝对是好意。而且这样的好事求都求不来,叶梓哪里还会往外推。还有,叶梓也绝不希望周芳和胡正源这几十年的交情,因为这一点点小事而产生龃龉。

    “周老师,您可千万别说‘剥削’什么的,能让胡老师‘剥削’一下,我是求之不得啊。我这儿先表个态,今后不管是不是台里的事情,您和胡老师吩咐一声,我一定随叫随到。”

    叶梓这话说的有点小俏皮,语气却是极其诚恳的。

    这是当然。

    能够借此跟电视台拉近关系,这无论如何都不会是个错误的选择。

    周芳和胡正源同时大笑。

    “你这小家伙,不会是担心我们俩吵起来吧?怎么可能。”周芳笑着说了一句,轻轻拍了拍叶梓的手臂。

    胡正源倒是没说什么,打开酒壶又咪了一小口,心里非常满意。

    ——————————

    曾纯从录音间出来,就一直坐在椅子上忐忑不安的等待着。她想象不出自己第一次录音出来的效果究竟会是什么样子?最后的那个小问题,又到底是什么呢?

    “来,曾纯,你先听听自己的演唱。”叶梓没有让曾纯多等,直接开始播放,他自己坐到了张磊和叶莺身边。

    张磊点了点头,很有点羡慕地说道:“曾纯唱得不错啊,我看评选一启动,她很快就要出名了。”

    “小叶子,这首歌比我想象当中还要好,太谢谢你了!”

    叶莺是在场唯一的圈外人,不过作为本次活动的组委会副主席,活动的成败才是她最关心的。这首《想唱就唱》的基本大样已经出来,它的宣传效果如何现在就已经完全可以想象了。

    如果,周芳老师能够亲手······那就太棒了!

    叶莺的心里,开始幻想起来。

    ——————————

    原声电吉他演奏的前奏旋律一起,曾纯就再也感觉不到任何其它的声音了。她的所有注意力,已经完全集中在了控制台上那两只小小的监听音箱上面。

    “推开夜的天窗······”

    一把柔嫩、清甜的嗓音从俗称“白盆”的yamaha(雅马哈)ns-10m/studio监听音箱中传出,带着一丝梦幻般的色彩,就那么轻轻地、润润地钻进了她的心底。小姑娘捂着自己的嘴巴,双颊绯红,心脏狂跳。

    这是?······这就是?······难道这真的是?······我的声音吗?

    小姑娘有点不敢相信,这从音箱里传出来的清新歌声,就是自己刚刚录制的。

    “想唱就唱要唱得响亮······”

    随着音乐渐趋**,曾纯的歌声里带上了更多的坚定和自信。

    想唱就唱?

    想唱就唱!

    想唱就唱,那是······那是怎样的一种渴望啊!

    它代表了年轻人的心声,

    它昭示着新一代的梦想。

    它是发自内心的呼唤,

    它更是冲击心灵的呐喊!

    曾纯已经完全被自己的演唱给打动了。

    她从来没有想过,一首并没有太多起伏跌宕旋律的歌曲,在恰如其分的伴奏衬托下,在自己如同耳语交谈一般的演绎下,居然会如此打动人心!

    曾纯彻底融化在自己的歌声里面。

    ——————————

    周芳和张文亮也在轻声交谈。

    “看来小叶子是对的,这首歌曲的确适合曾纯这种小女生来演唱。换成他来唱,唱功上面倒是有保障,但是这种清新别致的感觉,恐怕不一定超得过这个小姑娘。”

    “是的周主任,我也是这么看。”张文亮也是非常服气:“这小叶还真是个人才!要不等他毕业了,我们把他引进来?”

    周芳摇了摇头:“孙云那里恐怕早就给他安排好了,咱们呐,就别费那个心思了。我看这小家伙早晚是会出国去的。国内,”周芳苦笑了一下:“······国内可没有足够的营养供他吸收,也没有合适的土壤让他顺利成长啊!”

    “这······是啊!”张文亮对于国内的环境当然清楚,也是同样摇了摇头。

    周芳只是略微感叹了一下,随后立刻开始发布命令。

    “小张,你去打电话,让老于他们现在就带着设备过来,这首歌的mtv要抓紧一点。先在棚里拍一点录音的素材,下午带着小姑娘去取外景,嗯······让叶莺联系一下,就去东大取景。你也跟着去,多找几个学生配合,画面拍的讲究一点。”

    “对了,小叶子不是说这首歌还有个合唱版吗?让叶莺通知合唱歌手,下午就过来录掉。我让小叶子也抓紧,明天就把两首成品都做出来。这样的话,我们剪辑素材、音画并轨······最迟在下个星期六、星期天,这两首mtv就可以播出了。”

    “我有感觉,小家伙计划的这个活动,搞不好真的会······”

    真的会什么?说到这里,周芳却忽然停住了。

    张文亮也不多问,赶紧做事。

    ——————————

    “听出哪里出错了吗?”

    一遍听完,曾纯只顾着坐在那里傻笑,连叶梓的问话都没有注意。

    用手指轻轻点了点小姑娘的香肩,叶梓再次问道:“听出哪里不对了吗?”

    曾纯的小脸一下子涨得通红,低着头,声音轻得就像蚊子叫:“最后一句的那个音,没有唱准。”

    “对,就是降mi那个音不准。”叶梓笑道:“没关系,我们慢慢来。其他地方都已经非常好了,比我想象当中还要好!我们再接再励,将它完成好不好?”

    曾纯点了点头,却又眨着眼睛为难道:“叶梓哥哥,那个音······那个音我怎么抓都抓不准,怎么办?”

    “不要紧,来,我帮你找一下这个音。”说着,叶梓打开合成器:“你跟着我唱几遍。”

    “嗯。”

    ······

    “叶梓哥哥,还是不行诶!”

    小姑娘急得都要哭了。

    叶梓用键盘带着的时候唱得好好的,自己单独一唱,不是高了就是低了,怎么也抓不住那个音。

    胡正源走了过来,笑道:“小姑娘,你先别紧张。我来跟你说说这个降mi是怎么回事儿,你听完了就能抓到这个音了。”

    “这首歌本身就有一个转调,是从f大调转成d大调,这最后一句的降mi这个音,其实是将d大调又转回了f大调。这是作曲上面常用的一种手法,为的是让整首歌曲显得完整,有始有终。”

    “但是这样转来转去,很多时候就会有一些临时升降的半音出现,没有专门学过乐理的话,的确是很难抓住那个音的。”

    “你这样试一下。”

    “这一句‘为我挥舞的手掌’这个‘的’字,演唱的是fa这个音,但是你在心里要把这个音当成‘re’,接下来的降mi、fa、so这三个音,就唱成‘do、re、mi’了。”

    “小姑娘,我这样说你听懂了吗?”

    曾纯仔细的想了一下:“我懂了胡老师。我嘴里唱‘fa’,心里将它想成‘re’,接下来降mi这个音就唱成‘do’这个音。前面的fa到降mi就是后面的re到do,这就好找多了。”

    “对对对,就是这个意思。还是胡老师说得清楚。”叶梓拍了一下自己的脑袋,有点懊恼。

    再次理解了一下,曾纯小声哼了两遍,笑了:“叶梓哥哥,我再试一下。”

    ——————————

    这一次,曾纯顺利地抓住了那个降mi。虽然还不是很准,但已经不是刚才那样随意瞎唱,靠感觉随便乱蒙的意思了。

    方法对了,成功只是早晚。

    曾纯又练习了几次。正式录音时,她一下子就找对了,而且是稳稳地抓住了,没有任何犹豫失误,一次就过。

    从录音间出来,控制室里掌声响亮,所有人都在为她的演唱鼓掌喝彩。

    看着小姑娘兴奋激动得泪水在眼眶里打转的模样,周芳微微点头。

    看来在申城歌坛,又有一颗新星即将冉冉升起了。

    (新人新作,求点击、推荐、收藏!)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村长的艳福生活 桃花村的艳嫂